謝田:中國民間「躺平」顛覆中共「大國崛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大陸最近以來的民間「躺平主義」,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門話題。深入探討「躺平主義」的真正意義和影響,人們不難發現,它其實是對中共的一種抗議。躺平主義中的「消極」抵抗,其實是對中共的「積極」抗爭。並且,中國民間的「躺平」,是中共「大國崛起」的反面;民間躺平日漸昌盛,實際上是在顛覆中共「大國崛起」的美夢!

躺平是人們足夠努力、精疲力儘後,發現仍然改變不了生活,心力憔悴,乾脆不努力了,而維持最低慾望的生活著。它實際上是對中共治下社會貧富分化的控訴,也是對中共宣傳的全面擺脫貧困的諷刺。大陸最近熱門的「躺平族」,靈活就業,日結的打零工族群,描述了一種新的社會形態。《躺平即是正義》一文的作者,說自己過去兩年沒穩定工作,通過打零工,降低消費,來維持「自由」的狀態。這引起很多年輕人的共鳴和認同。他們進而提出「躺平學」,來系統性的泛指年輕人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育、不消費,維持最低生存標準的狀態。

日本放送協會(NHK)早在2018年,在其名為「中國日結百元的青年們」的、採訪深圳三合人才市場的節目中,就準確描述了躺平人群的特徵。這些日入百元、當天結算發薪的青年人,感到前途無望,在絕望之中,他們開始發現人生目的、開始他們的思考。深圳三合人才市場日結百元的青年人,每天收入人民幣100元,合美金15美元,這是他們工作一天、休息兩天的躺平成本,相對於每天5美元。按聯合國貧困人口標準,每天收入在35美元以下就算貧困,而低於2美元是絕對貧困。就是說,中國這些躺平的年輕人、中年人,他們是在國際的「貧困線」和「絕對貧困線」之間遊走。

躺平是一種寧靜的示威、一種公開的不合作。從遠一點說,它與印度聖雄甘地的和平抵抗、不合作運動頗有幾分相像。甘地帶領的印度人民對殖民政府的不合作,是目標明確、頭腦清醒、堅定而和平的反抗運動。中國當代的躺平,還沒有發展到那種程度,但卻有能發展、演變到那種程度的可能。這也是中共政權為什麼對此憂心忡忡的原因!躺久了,思考明白了,反抗的意願、情緒、意志、理念、決心,就可能成熟和發展,就可能變成堅定的行動。即使是躺著不行動,也會有效果,因為它對中共的統治和控制,是一種擺脫;如果人們最後躺不住,要坐起來、走出去,也會自然而然,因為其聚集的能量和熱量,還聚集在體內。

從近一點說,躺平跟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港人的「若水、無大台」策略,也有幾分相像。躺平沒有領袖,沒有人出頭,它默默的出現,卻又有明確的策略;它對中共的統治、中共的經濟,都具有摧毀性的力量。可以不誇張的說,躺平是一種中國民眾自發的、新的不合作運動,是在中共嚴厲管控時期最好的、沈默式的反抗。

躺平跟人們的蝸居、青年人的啃老、和人們封閉自己的繭蛹化(cocooning),都有許多共性,在世界許多國家也都有,只不過在其它國家規模不那麼大、影響不那麼深,而在中國已經迅速嬗變成一個社會性的問題。在筆者居住的喬治亞州、亞特蘭大都會區,身邊就看到過幾個類似的事例。一個是華裔年輕人大學畢業後沒工作,一直在家裡啃老,老爸無可奈何,向朋友們抱怨、吐苦水;另一個也是華裔青年,中學畢業後父母讓他回中國相親結婚,結果沒相成,回來上大學也耽誤了,然後他也不就再工作、也沒上大學,每天在家就是吃飯、睡覺、打電腦,沒有女朋友,也不想談戀愛,成家立業無從談起。

在美、日等國,年輕人啃老、與父母同住的案例,比以前要多得多,但似乎還沒有成為社會現象;年輕人獨立成家,還是主體的趨勢。但中國大陸的躺平,跟中國社會的經濟衰退,看來密切相關。捲入的人多了,就成為社會現象,就成為理論探討的主體,也成為社會問題。成為社會問題之後,會有社會效應,會產生社會效果。

中共的暴虐和兇殘,是人類社會罪惡的集大成者,它匯集了所有的暴君、獨夫、民賊的統治之術,加上最先進的鎮壓科技和社會監控,使中國民眾雖然內心不滿、心存反抗,但心有餘而力不足,沒機會造反。今天的躺平者,看來從歷史教訓中學會了許多,從香港的若水,到印度的甘地,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和平和非暴力,是他們的主題;他們自律、自持、甚至自虐,但卻都無害於社會,但對中共的殺傷力,則非常的巨大。

中共再次鎮壓中國人民的時候,躺平者們很可能不會介入,不會參與,不會為虎作倀,實際上就是遠離了中共。這就很有意義,這是在統治者打壓人民資源極其豐富、鎮壓人民手段無孔不入的時候,最好的應對辦法。躺平的人們,中共要打台灣,他們可能不會參加;中共要反美,他們可能沒興趣;中共要經濟,他們的韭菜倒伏在地;中共要維穩,他們看起來是溫順的良民;中共要宣傳洗腦,他們聽不懂也不願意聽、只顧打遊戲。躺平實際上,是最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而在中國大地,不合作,就是抵抗,就是最有力的抵抗!

中共政權人們都知道,動輒用「搞政治」作為大帽子來壓制和迫害人民。在中共需要的時候,它就講政治,什麼政治覺悟、關心政治、政治敏銳、與黨中央在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等。中共它不需要的時候,參與政治、討論政治,甚至政治學本身,就都成了敏感詞。躺平者,會是遠離中共政治洗腦、也與政治無緣的一群人。

中國民間的「小民躺平」,其對應的,正是中共吹噓的「大國崛起」。小對大,民對國,躺下對崛起。中共需要「大國崛起」,就需要幾億農民工廢寢忘食的工作,日夜不停的工作,強化世界工廠的運作,為中共創造財富;而在政治上和意識形態上,與中共保持一致,接受中共的洗腦。民間的「小民躺平」,就是不為中共工作,不為中共賺錢,不為中共創造產值,也不為中共繁榮消費市場。蝸居在家或者在網吧打遊戲過夜,與中共的黨小組、黨支部、中共的喉舌宣傳,都敬而遠之,讓中共即使惱羞成怒、憤怒不已,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中共官方媒體的抨擊,新華網轉載《南方日報》「躺平可恥,哪來的正義感?」的文章,正好表明了中共對人權的蔑視、對這種社會現象的懼怕。中共喉舌甚至說,「認命可以,躺平不行!」中共真正要表達的的意思,是把這兩句話順序顛倒一下,亦即「躺平不行,但認命可以!」這是說,趕緊起來幹活、賣命,好好當共產黨的順民和奴隸吧!

評論界人士預計,如果「躺平族」越來越壯大,中共可能會採取手段來對付他們,讓他們連躺平的權利都沒有。中共的確會這樣做,但可能採取什麼手段呢?中共可能會發動群眾,啟動社區的「小腳偵緝隊」,把保甲、連坐那些制度恢復起來,去把躺平者轟起來、迫使其去工作。但這顯然比較難辦。據說清朝後期,官員玩忽職守、消極怠工,從嘉慶到道光到咸豐,幾代皇帝想破了腦袋,也沒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紅朝末年,中共恐怕也無計可施。中共還有可能做的,就是提高生活成本,讓躺平者躺不住、錢不夠,就只能起來幹活了!但中共如果這麼做,繼續大量印鈔,加劇通脹,就會激起民憤,加速其滅亡。

躺平,是因為沒有了希望, 面對中共的惱怒和威嚇,躺平的人們看來無所畏懼,他們提出了「三月不上崗,耗幹共產黨;半年不幹活,迎來新中國」的口號。「民間躺平」與「大國崛起」,已經走向正式的對抗!中國的躺平運動,是不合作,是消極抵抗,也是沒有組織者的罷工!顯然,韭菜和鐮刀,都知道躺平運動的力量,也都深得其中的三味!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