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親人被迫害致死 安徽紀廣奎曾在宿州監獄遭虐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9日訊】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紀廣奎,是一名大學本科畢業的工程師,曾被冤判四年,在宿州監獄遭受酷刑。
紀廣奎的兩位親人:紀廣奎的哥哥紀廣傑和妹妹紀廣雄先後被迫害致死。紀廣雄是安徽大學附小教師,被注射不明藥物後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紀廣奎被非法判刑四年的紀廣奎,被劫持到安徽第三監獄(宿州監獄)。在監獄內,紀廣奎遭受吊銬、關鐵籠子、噴辣椒水的酷刑折磨、也不許與家人通話。三月十八日,紀廣奎出獄。

紀廣奎,一九五六年生,大學本科畢業,工程師,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殘酷迫害。

野蠻綁架和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約二十二時,合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合肥蕪湖路派出所警察、朝陽派出所警察柯磊和國保大隊王兵,利用欺騙的手段叫開了紀廣奎的門。約凌晨二十四時,紀廣奎被不法警察綁架到巢湖市公安局刑偵樓(執法辦案中心)。

一路上,紀廣奎的雙手一直被銬著,沒給拘留決定書。王兵和柯磊把他關在第五訊問室鐵椅上,然後,國保大隊長郎登山對紀廣奎進行殘酷的刑訊逼供:插牙籤、猛擊頭、心臟部位,掐脖子將要窒息,等十種方式。之後,紀廣奎被非法關押到巢湖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紀廣奎被合肥巢湖市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巢湖市法院非法判紀廣奎四年並罰款五萬元。

家人要求上訴。紀廣奎在看守所寫了上訴狀,由看守所送到巢湖市法院。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紀廣奎的上訴被審判長胡宏林等人非法駁回,維持冤判。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紀廣奎被劫持入安徽宿州監獄。

在監獄遭酷刑迫害

在監獄,由於紀廣奎堅持信仰,不「轉化」,被限制消費,自己的錢不讓花,每月消費金額五十元,只許買日用品(司法部規定服刑人員最低消費標準為三百元,而宿州監獄可自行制定消費標準),其餘甚麼都不准買。

監獄獄警阻止紀廣奎與家人聯絡(打電話)。一次,紀廣奎因不許打電話的問題問警察,竟遭遇值班警察王慧辱罵。紀廣奎只說了一聲:「你不要罵人。」就被王慧帶到辦公室,向他的臉部噴辣椒水四次。

而且,紀廣奎的兩手被手銬銬於背後,再用一手銬吊銬在鐵籠子裏示眾。因銬的太緊,紀廣奎的右手被銬出血跡,後來解銬困難。

紀廣奎由於被噴辣椒水在臉上滯留時間過長,致使他的頸部潰爛,臉部及眼部紅腫,持續很長時間。

之後,紀廣奎被調監區。紀廣奎想將上述情況和監獄獄政科反應一下,結果,又遭獄警孔為山、寇金民的虐待。紀廣奎的雙手分別被兩個手銬吊起,持續八個多小時,又被噴辣椒水。

孔為山還拿著紀廣奎的胸牌朝著紀廣奎的臉甩十幾個嘴巴。他們說,是紀廣奎越級反映情況,其實就是不准他說話。

從下午三時,紀廣奎一直被銬到晚九點半,不給吃飯、不給洗澡。第二天早,紀廣奎被接著銬。獄警還要紀廣奎寫「檢查」。紀廣奎不知何錯,檢查又從何談起。

因紀廣奎不「轉化」,獄警利用服刑人員,將紀廣奎戴上手銬,有人按頭,將臉部貼著桌子按著,有人抵腰,還有人掰手,強行在獄警已寫好的「三書」上按手印。

另外,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孫方熙,安徽省電視台職工,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他不知何故,被關小號,雙手被吊銬在牆壁上七天七夜,還常不給吃飯。

獄警認為服刑人員犯了「錯」或他們認為「違規」,就可將此人關入小號。被關人員飯吃不飽,被罰站、跑步。小號棉被長期不洗,那裏的服刑人員在獄警的示意下,想著名堂折磨被關人員。

兩位親人被迫害致死

紀廣奎的哥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紀廣傑,原繫安徽合肥工礦電器廠職工。在修煉大法前曾患有多種疾病,如淺表性、萎縮性、糜爛性胃竇炎等,常年解黑大便,曾經多次胃部大出血去醫院搶救,貧血體質虛弱,不能正常工作、生活。紀廣傑的妻子張蘭萍也患有肺結核、咯血、偏頭疼、胃病,有時兩人一起住院,家中老人,孩子只好託給親友照看。

一九九四年四月修煉法輪大法後,他們倆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都有了健康的身體,並且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生活的幸福安寧,在家庭、社區、單位都是有口皆碑的。不但胃病痊癒,思想境界也逐漸提高。

二零零三年七月,紀廣傑被中共邪黨人員綁架、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關進安徽第三監獄迫害(宿州監獄)。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紀廣傑含冤離世。

紀廣傑的妻子張蘭萍也兩次遭非法勞教,被野蠻灌食,險些喪生。

紀廣傑的妹妹紀廣雄,安徽大學附小教師,一九九四年修煉法輪功後,獲得健康,無病一身輕,為學校節省了許多醫藥開支。她在真、善、忍法理指導下,善待他人,心性提高很快,身體也不斷地得以淨化,真是走路生風。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她致力於教學,是師生公認的好教師。

紀廣雄堅持修煉法輪功,十多年裏,遭中共各級人員無數次的騷擾、抄家、綁架、關押、強制洗腦、注射不明藥物,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被冤判四年 安徽合肥紀廣奎在宿州監獄遭受虐待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