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八九六四是中國現代化的轉折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九八九年四月到六月,在北京發生了大規模的群眾抗議,並且擴展到全國各大城市。粗略估算,達到了每天幾百萬人的規模,光是北京每天就有超過百萬人的規模。遊行抗議的群眾秩序良好,沒有打砸搶;在沒有警察的情況下,也沒有重大交通事故。這展現了中國人良好的素質,也展現了全民一致反腐敗、要民主的決心。

中共內部也有大批官員同情學生和群眾的訴求,反對鎮壓群眾運動。最高層有胡耀邦趙紫陽和一批高級將領,最基層包括大部分普通黨員和幹部。我在電視上粗略地統計,除了中共中央委員會以外,幾乎所有中共機關都打著橫幅參加了遊行的隊伍。可以說,黨心、民心都站在了發起運動的學生們一邊,包括被港台媒體批判的所謂紅二代,更是支持學生運動的急先鋒。

事後,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一個笑話。在幹部子弟雲集的保利大廈內,有一位馬屁精看時機來了,在樓道裡大喊:鎮壓得好,鎮壓得好。幾個憤怒的群眾拿衣服把他的頭一蒙,就說要把他從樓上窗戶裡扔下去。嚇得他哭喊著說:我說著玩的,說著玩的,你們別當真。

還有一個笑話更傳神。復興門外有幾座高幹樓,其中有一位馬列主義老太太抱著孫子在窗戶口,大聲對著正在開槍鎮壓人民的軍隊喊道:打得好,打得好。結果聽不清楚的軍人以為她在喊反動口號,順手一槍打在了小孩的身上,留下了終生殘疾。這之後,全樓的老幹部包括看門大爺,碰到她都會認真地說:打得好,打得好。

您以為是笑話吧?但這都是真實的故事。這說明當時絕大多數人,不管什麼身分,都是站在學生和支持學生的群眾一邊,少數神經不正常的人就是群眾的一個笑話。有人會說,你那都是聽來的,不算數,要證據知道嗎?那我就說說,我直接遇到的。

當時,我所在的勞改隊的電視只轉播新聞聯播,之後就是一段槍斃造反的勞改犯的鏡頭,以便震懾所有勞改犯。但六四那段時間,大家都關心廣場上的形勢。就有幾個年輕的警察拿著麻袋和木棍,找到管理轉播器的傢伙問他:今天還關轉播器嗎?嚇得他說:那是領導的規定,不關我的事,現在我把門鎖上,鑰匙扔到房頂上了。大家才放過他。這以後一直到七月份,我們可以整天看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了。

和我一起整天看電視的老警察,看到廣場喇叭大聲宣布說:請大家放心,人民的軍隊不會對人民開槍的。老警察和我一起跺著腳說:太傻了,共產黨一定會開槍,怎麼沒人告訴這幫毛都沒長齊的傻學生呢?說這話的前提是:學生們反腐敗、要民主的訴求是合理合法的,但是按照共產黨的規律是一定會開槍鎮壓。說明連這些挑選看管我這個反革命的老黨員們,內心也是站在學生和市民的一邊。

1989年這場運動的影響之所以這麼廣泛,贏得了絕大多數人民的認同,是因為從毛澤東到鄧小平的兩屆中國共產黨倒行逆施,已經遭到了全國人民的反對,包括共產黨內的大多數人也認同要民主、反腐敗的訴求。這場運動就是中國社會走向何方的一個轉折點,就是一個選擇繼續專制獨裁,還是人民民主的重要關頭。

鄧小平集團靠殘酷屠殺鎮壓了運動,導致獨裁專制又延續了幾十年。現在人民已經越來越難以忍受獨裁專制的政治體制,新的選擇即將來臨。八九六四的民主運動,給新的選擇打下了深厚的人心和輿論的基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