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七常委六四經歷 疫源證人藏美情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中共小白鼠長「人肺」!為病毒試驗;追究疫責,美政府內部有阻力,關鍵證人藏身美情報機構;老川索賠10萬億;「七常委」6‧4經歷;港人紀念6‧4遍地開花,胡錫進自爆參與學運;大批醫療隊進廣州,居民逃亡,荔灣全封,深圳司機封車內。

【小粉紅傳播央視抹黑6‧4短片 反揭真相】

因為中共和港共政府的打壓,今年人們對6‧4的紀念,反而更加踴躍,打壓起了反效果,反而成了「六四32周年紀念最好的一次宣傳。各國政府、駐華駐港使領館啊、媒體,還有民間輿論,都在談6‧4,都在關注香港警隊派出的七千名「宣傳工人」,在香港街頭的一舉一動,一個維多利亞公園被封鎖了,但是無數個維多利亞的燭光,在香港更多地方,以及世界許多其它地方點燃。

暴政的打壓歷來都有這種反效果。有的時候,看中共央視的假新聞報導,反過來看,也能看出一些真實情況。

比如最近有的親共小粉紅,在網上散播原來黨媒製作的,抹黑6‧4學生運動的短片,說多少軍警死亡,怎麼死的,完全不提中共機槍坦克殺人的事,但是呢,在相關的短片中,也提到在北京以外,其它地區所謂暴徒「鬧事」,我還特意看了一下,反而了解了,當時北京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在全國其它地區,學生和民眾的憤怒。

比如短片中提到,在北京89年6月4日之後,6月5日晚,成都市民爆發抗議,6月6日晚,上海市民發生激烈抗議活動,6月7日,武漢市民爆發抗議行動,武漢長江大橋因此一度中斷,等等。

成都、武漢、上海,這都是中國的一線大城市,反而證明中共的暴行,當時激起了眾多中國人的憤怒。所以,中共有些東西啊,我們需要反過來看。

更多的6‧4當時發生的事,相關報導太多了,畫面也太多了,我在這裡就不給大家贅述了,昨天節目中,我跟大家簡單回顧了「六四事件」發生的始末。但是,可能比較少人關注到的,是中共的一些領導人,特別是現今的「七常委」,8964的時候是什麼表現呢。

【現任「七常委」6‧4時表現回顧 胡錫進自曝曾參與請願】

首先是習近平,8964發生的時候,他還在福建省寧德地區擔任地委書記,是個地方小官。習近平的爸爸習仲勛,跟引爆6‧4學潮的關鍵人物,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是好朋友,兩個人都比較支持經濟改革,那習近平跟他老爸和他的胡叔叔,是否也有類似的立場呢。

當時,跟著習近平在寧德地區當公安處長的陳由誠,後來接受中共黨校刊物專訪的時候,透露了一些習近平在6‧4時期的表現,當然,是黨刊採訪,那這裡面是否有水分,就很令人懷疑了,但我們就拿他舉例子。

陳由誠說習近平「妥善處理」學潮風波,怎麼妥善呢,他提到一件事,說當時有一批溫州的學生,鬧學潮,要從寧德入境福建,乘坐的汽車上都有學潮標語,習近平對此做了個批示,說是要跟定中央,一切按中共邪黨的指揮辦,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就是說要堅決阻止這批溫州學生從寧德進入福建,隨後,習的手下就開始阻攔學生,但是陳由誠用的詞,說是「勸說」學生返回,同時拆掉車上標語,另外,他還說習近平在那個期間,還多次指示當地公安關注社區動態。

後來到了89年7月30日,習又對處理6‧4遺留下來的事宜做了指示,還說要跟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也提到不要搞人人過關,別造成人人自危,縮小打擊範圍,多去做思想教育。

1990年,習近平升官了,成為了福建省會福州市的市委書記。以上習近平在6‧4時的表現,是中共黨刊物所描述的,不一定完全是那麼回事,大家就做個參考就好。

下面再說說李克強。他6‧4當時正好是北京大學的學生,還跟異議人士胡平、6‧4人物王軍濤交好,所以有關他的記載就比較多元,美國《紐約時報》還做過專門報導。

根據王軍濤回憶,李克強在北大唸書的時候,經常參加一些辯論,談選舉政治、西方哲學和專制統治,有時會辯論到深夜,而且那時候,李克強據說跟很多持有自由思想的學生,還有很多共同點,跟現在不太一樣。

不過當時的李克強沒有去外國學習,而是在黨官的勸說下,早早成了中共共青團的一個年輕幹部,在1989年5月中旬,學運進入高潮,很多學生在絕食的時候,作為官員之一的李克強,還勸說過學生,不要再絕食。慢慢的,王軍濤說李克強的為人處事也發生變化,少了很多獨立精神,變成了聽從共產黨上司的官僚。

現在中共的「七常委」,還有當時在河北省任共青團委書記的栗戰書,在安徽銅陵當市長的汪洋,在青海上商業廳當副廳長的趙樂際,還有在上海市一家黨企橡膠廠當黨委書記的韓正,這些人,跟前面講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一樣,在6‧4事件後,先後都升官了。具體他們在6‧4時表現的情節,外界知道不多。

欸,好像漏掉一個「王滬寧」。這個王滬寧呢,在6‧4的時候,是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的主任,也是教授,1989年4月,學運剛起來的時候,已經蔓延到中國各大城市,根據香港《明報》報導,王滬寧選擇了跟當時上海的學運「保持距離」,當時有復旦學子找他簽字,支持學生的訴求,但是王滬寧拒絕了,反而在一份反對學生運動的文件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6‧4屠殺後,6‧4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江澤民」,在進京「高升」前夕,還在上海開了一場會議,對打壓《世界經濟導報》做了解釋,王滬寧也在會上,很多與會者對江澤民的解釋根本不買帳,但是只有王滬寧等少數人支持,隨後他得到了江澤民這個中共內部幫派頭子的青睞,也跟著進京高升了。

直到最近這些年,推動習近平選擇左轉保黨路線,「王滬寧」也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從以上經歷,我們大概可以知道王滬寧是個什麼樣的人。

上面咱們把現任中共政治局「七常委」的「6‧4履歷」,做了一個大概介紹。他們跟公開、明確同情學生的時任總書記趙紫陽恰恰相反,6‧4後官運亨通,而趙紫陽則是因反對鎮壓被鄧小平直接撤職,然後軟禁,最終在2005離世。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人都不缺少智慧,關鍵時刻,怎麼能保命,這都是本能的。但是為什麼有人就選擇了堅守理念,有的人就可以放棄呢?這裡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人心中都有一道「閘門」,這道閘門就是「良心」。

我們很多人在關鍵時刻選擇的時候,由於這道閘門的存在,你真的不會去選擇作惡、或者跟邪惡為伍,真的不會,因為你的良心那道閘門很硬,擋著你。你真的在邪惡面前妥協了,衝破了這道閘門,你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但是有的人,這道閘門就是若隱若現,或者沒有,利益為上,自保為先,很輕易就邁過去了。但是大家知道嗎,上天看的就是這個,誰心中的這道閘門堅實,在關鍵時刻能守住自己的善良,那不就是有良心嗎、有良知嗎,這好人壞人不就一下子就分辨出來了嗎,然後好人有好去處,壞人最終會害了自己。

歷史上的帳在記,就是到現今這個歷史時期,也在看這一點,一樣重要。不要以為「良心」那道閘門,邁不邁過去無所謂,到現在都在看著,誰都得接受歷史的審判。不要以為耍點小聰明自保,見風使舵跟著作惡就沒事了,能不能守住「良心」那道閘門,這些事件都在考驗著我們。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天,這審判的結果就會出來,守住良心這道閘門的人,就有福了。

比如《環球時報》胡錫進,屢屢昧著良心給中共屠夫洗地,就可能是屬於完全沒有道德底線,幾乎沒有「良心」這道閘門的人,至少從他一貫的表現來看,是這樣。今年6月3日,作為中國少數幾個可以「合法」翻牆的中共特權人士,他在自己的英文推特上也對6‧4做出評價,說什麼呢?說至今還有很多人沒完全理解6‧4這件事,還提到美國今年1月6日的國會衝突,說那些人是「國會暴徒」,他想說的是中共6‧4鎮壓,跟今年美國國會發生的衝突事件是一回事,以此為中共辯解,這不用我太多解釋,大家自己就有結論,這是一回事嗎!而面對譴責,選擇顧左右而言他,這就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其實胡錫進本人6‧4發生的時候也在北京,還在2019年接受《紐約時報》專訪的時候,提到了自己也在「六四」時,曾期待中國變成像美國那樣的民主國家,是天安門廣場上請願的一員,但說他在天安門清場之前,離開了天安門,說自己恢復了所謂「正常人生」,但是他是怎麼避開鎮壓的,怎麼開啟正常人生的,這些細節他都沒說。

而且一般參加當年學運的人,後來都被中共列入黑名單,秋後算帳,但胡錫進為什麼沒受影響,反而在「六四」後也是步步高升,還進入了中共黨媒工作,這個跟其他參與學生的巨大反差,公眾想要知道一下。

就是到現在,一般人在大陸公開談6‧4,也是要被中共迫害的。今年6‧4前夕,北京的一些維權人士,跟往年一樣,被當局要求去外地旅遊,比如維權人士胡佳、維權律師浦志強等,而且旅行的時候,當局還派專人全程「陪同」,這種「待遇」,也算是在中共治下一些異議人士的「偏得」了。

【維園遭打壓空蕩蕩 外圍卻是手機燈海 港人紀念遍地開花】

那麼在今年6‧4這一天,最受矚目的焦點自然是在香港。香港支聯會從89年以來,每年舉辦6‧4悼念,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6‧4集會,去年雖說被禁止了,但是大家還是自發前去,也有超過18萬人聚集。今年一樣被禁止,但是港共政府似乎得到中共高層的什麼指示,對維園集會嚴加防範。

全港派7000警員把守,維園一地就安排了3000人的警力,揚言看到穿黑衣的,可能就要抓,更別提有什麼紀念行動了。但是香港人真是讓人佩服,就這樣,還有人去!

《蘋果日報》報導,6‧4前的6月3日晚上,維園還沒有完全被封鎖,陸續有市民自發前往維多利亞公園,以自己方式悼念,有支聯會的成員,也有自稱藝術自由工作者的男士,等等。很快便有香港警察盯上他們,有的人點起了蠟燭,也有人沒點成,但是把蠟燭在地上擺了一圈,很快就被警察給阻止了。其間,還有警察每個小時去查看維園裡面的情況,發現蠟燭還拍照留檔。

這讓今年6‧4期間的維園變成了像北京天安門廣場一樣的存在。在天安門廣場就是這樣,非常敏感的地帶,你有任何可能是抗議的舉動,立刻就有軍警過來找你。我記得在2000年代初期,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有超多人去天安門廣場,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當局鎮壓的反對,他們會舉起寫有「法輪大法好」的金黃色橫幅,然後高喊「法輪大法好」,也有西方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去,都是不約而同的。有時遇到人多的時候,「法輪大法好」的喊聲是此起彼伏,很多人就這麼在廣場上被軍警抓走,有的人橫幅還沒拿出來呢,就被中共軍警逮捕了。中共治下的天安門廣場,真的是個風聲鶴唳的地方。

當然這是兩件事啊,我就看到維園的場面,聯想到了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種種。也是沒想到,類似的「風聲鶴唳」,居然在今天的香港出現。也正因如此,去了維園的港人,我覺得真的是勇敢。

也有香港媒體《眾新聞》報導,有一家四口,夫妻倆帶著小孩,頂著當局壓力去了維多利亞公園。其實他們什麼也沒做,在港警的監視下,也做不了什麼,但是這周姓的一家四口就是要去,就是堅持要到現場走一下,因為這家的周先生認為,有些事情需要堅持,每年的維園集會是香港人的約定,不需要任何鼓吹煽動。而他到場後,在維園鐵柵欄外,面對警方貼出的禁令告示,還有維園空蕩蕩的場地,對媒體說,與過去31年的點點燭光相比,現今空蕩蕩的維園場地,已經說明了一切,說明了當今香港的處境。

真的是,三十多年來,維園第一次 空空蕩蕩的,只有燈光,沒有燭火,也沒有人。6月4日下午,維園的中央草坪,六個足球場,四個籃球場,被幾千個香港警察清場、封鎖了。但是呢,我們稍稍把鏡頭往外偏一偏,大家就能看到今年6‧4當晚維園外圍的景象。

這幅畫面就是當地人在維園外圍拍攝的,如潮水的人群,雖無蠟燭,但舉著手機燈光,在街上走動,這就是民意,這就是暴政的尷尬。而且根據影像記錄,當晚維園外的人潮也是絡繹不絕的。

除了舉手機燈光的,也有舉蠟燭的,也有人用打火機點燃光亮,表達紀念。

在香港其它各個地方,也有香港人紀念。比如在銅鑼灣、旺角等,都有大批民眾聚集。在旺角,不少人穿黑衣出現,有人再喊出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而香港警察則是打出了象徵《國安法》的紫色警告旗,一些人被截查搜身。

在香港天水圍,也有市民,連同小孩,一起點蠟燭做紀念活動。有香港區議員對記者說,沒想到還有那麼多香港市民一起悼念,很感動,而且互相鼓勵說:香港人加油。

還有在香港的7間天主教教堂,6‧4當晚舉行了追思亡者的彌撒,合起來可以容納2000人參與活動。天主教香港教區的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也參加了活動,他警告說,政府拒絕聽取人民聲音,6‧4慘劇還可能重演,現在連上教堂都要害怕,因為前一日,主辦悼念活動的7間教堂,都被掛了威脅橫幅。但是,陳日君鼓勵人民不要失望。

當天,也有香港大學的學生,按照慣例,洗刷象徵6‧4的「國殤之柱」。

截至香港當地時間6月4日晚10點左右,港共警方一共在各處市民的悼念活動中,拘捕6人,2男4女,包括當天早上就抓了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香港美領館所有窗口全點蠟燭 港警長臂伸到以色列】

但是,港警也有不敢去騷擾的地方。比如美國駐香港的領事館,特意在6‧4當晚,把所有窗口都用點燃的蠟燭填滿,站在街上,就能看到美領館內部的燭光,每一扇窗子都是。

英國駐華使館,也在自己在大陸的社群媒體上,貼出了紀念6‧4的蠟燭。也有其它一些西方國家的駐華使館,做了類似的舉動,比如加拿大、德國等。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臉書發文說:永遠不會忘記6‧4這一天,會緊緊堅守信念,不因風雨動搖。並且說要懷抱相同理念的人們要互相扶持。

6‧4學運領袖之一的王丹,也在6‧4紀念日發文強調: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聲明說,6‧4事件跟香港爭取自由是相呼應的,「天安門廣場」已經成了中共政府暴行的「同義詞」,永遠不能停止追尋6‧4真相。中共外交部戰狼對此也有回應,還是那套話,說什麼這是干涉中共國內政,要美國正視自己人權問題的「斑斑劣跡」,中共也沒什麼別的可說,只能永遠是這樣胡攪蠻纏。

而在今年打壓香港6‧4紀念活動中,港共政權還做了這麼一件事。以色列有個網頁設計和維護的公司,比較有名,如今有海外香港人依託這家以色列網頁公司,建立了一個爭取民主為目的的網站,結果海外港人之一的羅冠聰,最近在推特上曝光了一封信,是香港警察寫給這家以色列公司的,要求以色列公司關閉相應網站,否則要罰款和監禁一名對方的員工。香港警察這麼快就學會了中共的土匪手段,真的是「學習能力」極佳啊,而且迫害的長臂,居然伸到了以色列。

中共總說不要別人干預它的所謂內政,靜觀它殺人,可是它卻總是傷害世界人民。最近,中共病毒的內幕是美國媒體追逐的熱點,各種內幕都在被挖掘之中。

【美媒揭中共令小白鼠長「人體肺」 病毒重要證人藏身美情報局】

美國雜誌《名利場》這兩天發出一篇報導,曝光了中共軍方的研究人員,在2019年參與了一個項目,就是把小白鼠的肺部進行了「人體化」的基因改編,叫「人化肺」,用來測試各種病毒對這種類人體肺部的感染性,這是在美國2020年4月的一份報告中揭示的,這一線索,將提供給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用以調查中共病毒來源

同時,6月4日,美國媒體《紅州》,是共和黨的那個「紅州」的意思,然後還有美國知名記者Adam Housely發出的推文,共同揭示了一個驚人的信息。

目前有一名之前從中共體制內逃離的、級別非常高的、知道中共病毒內幕的官員,正在美國,與美國的國防情報局DIA合作,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這名逃離出來的人說,他本人對中共的一個「特殊武器項目」有直接的了解,項目中包括「生物武器」這樣一個分支。

這件事也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長克里斯托弗雷間接地知道了,但是中情局還不知道,因為美國國防情報局的高層阻止中情局CIA和美國國務院,直接接觸這名逃離者,因為國防情報局高層相信,CIA和國務院,都有中共的間諜或者給中共通風報信的人,就包括聯邦情報局和其它一些情報機構,也是如此。所以,這名逃離者正被國防情報局專門保護。

而記者Adam Housely所透露的信息表明,美國情報界相信,中共試圖研製來自蝙蝠的病毒「變種」,來掩蓋病毒的真正來源。不過,沒有再透露更多信息。

【蓬佩奧指查武漢曾遭內部反對 川普索賠10萬億】

美國的川普政府,早就認為,病毒來源有問題。6月3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對英文大紀元說:他此前想努力查清中共病毒如何從中共國傳到美國的時候,受到一些情報機構的激烈反對,因為重要的證據都在這些情報機構手上,當時他們拒絕公開這些證據。

對於中共的病毒責任,川普也在6月3日發出聲明,要中共向美國和世界,為中共病毒的洩漏和擴散,賠償10萬億美元,以彌補無數的生靈死亡,以及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巨大破壞。

【廣州荔灣全封 有居民逃離 大量醫療隊進城】

而中共病毒最先戕害的就是中國人自己,之前如此,現在危機也都沒解除。6月3日,因為疫情持續蔓延,廣州荔灣區的交通被全部封閉,並要求居民「足不出戶」,涉及至少15萬人,當地超市菜品已經被搶購得差不多了,而民間有人傳說可能要封城一個月,所以不少當地人有恐慌情緒,選擇「走為上」。

在荔灣區內一個叫「芳村」的區域,網約車、出租車、共享單車和公交線路全部停運,高速路出入口也僅允許持証車輛通行。因為比較突然,不少當地車輛原打算出行,但遇到公路設卡,才不得不掉頭回返。

根據當地傳出的畫面,不少當地村民擔心長期封鎖,所以想要逃離,有的人悄悄找到路徑,徒步6公里離開廣州地界。

而廣州當地,都已經普遍封閉,有的區域已經不再是往日車龍。有人拍到不少身穿醫療服,疑似醫療隊的人員,成批在廣州街頭出現,當地有人甚至盛傳,說廣州有了類似「火神山」的醫院。後來廣州當地官方證實,確實有超過百人的醫療隊進入廣州荔灣區。而實際上,不知道會不會更多。

【廣州護士感染兩院關閉 深圳司機被封車內 日援台疫苗含8964】

到了6月4日,位於廣州的「廣東省中醫院大德路總院門診」,還有「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多家門診,都被停診至少一天,有消息說,跟一名男性護士確診有關。

與廣州不遠的深圳地區,疫情也在延燒,有人傳出一段奇怪的短片,顯示深圳鹽田,有卡車司機的車門都被貼了封條,但司機人還在裡面啊,所以懷疑是司機接觸了感染者或者自己確診,被禁止下車。

台灣現在也是忙著控制疫情,6月4日當天,日本援助台灣的124萬劑中共病毒疫苗順利抵達。但是比較令人津津樂道的是,這批疫苗竟然暗含「8964」這一數字。首先,抵達日期是6月4日,而運送疫苗的航班編號是日航的JL809班機,809啊,加上日期,剛好是8964,不知道日本是不是故意的,這個細節也是被討論得蠻多的。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觀眾討論群是 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 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今天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