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諾曼尼:亞裔美國夢正迷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7日訊】「我們不屬於他們喜歡的少數族裔。」阿斯拉·諾曼尼表示。

在美國各地學校中,「多元化、平等和包容」倡議正在興起。

「(校長告訴我們:)『你們每一個人都投票要取消TJ(托馬斯‧傑斐遜科技高中)基於成績、不分種族的入學考試辦法。』」「『批判性種族理論』(CRT)就是通過膚色評判一個人。」諾曼尼說。

美國的學校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孩子們要在受壓迫問答表上回答問題。他們按照種族遭到了隔離,大家可以想像嗎?」諾曼尼表示。

這期節目我們請到了阿斯拉·諾曼尼(Asra Nomani),她是家長捍衛教育組織(Parents Defending Education)的副主席,前《華爾街日報》記者。她說,「你不能一方面推動多元化,同時卻以非人性化手段去對待那麼多人。」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阿斯拉·諾曼尼,很高興您來到本節目。
阿斯拉·諾曼尼:非常感謝,成為思想領袖是一種榮幸,即使是偶然的。

美國排名第一高中 亞裔受衝擊

楊傑凱:確實是這樣,過去和現在,您在許多問題上其實都是一位思想領袖,您參與了家長捍衛教育組織,最早是在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開始的,我知道您當時對這個公立學校的校董們說了一些很尖銳的話。

阿斯拉·諾曼尼:確實是,在我兒子的高中,即托馬斯‧傑斐遜科技高中(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縮寫為TJHSST,以下簡稱「TJ」),我們的亞裔美國家庭遭受了幾個月的攻擊,這讓我感到非常震驚。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這是美國排名第一的高中,但是根據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董會的說法,我們不是什麼英雄。

我們什麼都不是,他們覺得我們是根本不算數的,我們不屬於他們喜歡的少數族裔。這就是那些教育官僚想要強加給我們的種族多樣性和包容性的新東西。

校長告訴我們,「學校大部分的少數族裔學生和家長現在要停止使用他們享有的特權,而你們每個人都投票決定取消學校基於成績而非種族的入學考試方法。」

我現在坐在這裡,聽你們說亞裔有多好的空話,然後你們告訴我們現在要取消唯一對我們有好處的政策,恰恰是這個政策,讓家長可以防止他們的孩子免遭洗腦及遭到行動主義的傷害。

恰恰是這個政策,確保任何爭議話題在課堂裡教授的話,必須以公平方式被呈現。

大家仔細想一想,如果取消這樣的政策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嗎?

「黑命貴」事件後 學校要停止亞裔「特權」

楊傑凱:請講一講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前發生了什麼?

阿斯拉·諾曼尼:這一切始於2020年6月的一封電子郵件,我們家長和學生從校長安·博尼塔提布斯(Ann Bonitatibus)那裡收到了這封電子郵件。她告訴我們,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殺之後,我們現在需要停止我們享有的「特權」。我和其他家長讀到這封信後,都感到很震驚。

校長以前參加過我們的各種活動,比如中國新年慶祝活動,排燈節(Diwali,印度燈節)派對活動,她知道我們來自於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家庭,我們來自三十多個國家,大部分都是移民家庭,都是一些非常了不起的家庭,為了來到美國,承受了很多艱辛。

我們孩子在TJ高中讀書,這不等於我們是社會上高高在上的特權類別,都是普通人,我們想讓孩子們健康地生活成長,孩子們每天晚上能得到很好休息。她這樣說等於在我們心臟上插了一刀。

當時我孩子讀11年級,我在TJ高中已經花了三年時間,每個星期在學校當義工,擔任學校通訊 「PTSA(家長教師學生協會,Parent Teacher Student Association)通訊」的編輯。我是家長協會的一個母親。

我當時想,「哇!一夜之間我們就失去人性了。」我很生氣,這是我不能接受的,你不能一方面推動多元化,另一方面用這樣缺失人性的辦法對待這麼一大群人。所以當時我就站出來去反駁他們。

學校改變錄取學生方法 說根據種族標準

楊傑凱:您說當時辭掉了PTSA通訊編輯,以此抗議,但您並沒有就此止步。

阿斯拉·諾曼尼:是的,發生的這個事在美國各地學區都正在發生著。我是PTSA通訊的編輯。我當記者已經30年了,現在我在孩子的學校做義工,確保每個人都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舉行PTSA會議,學校什麼時候舉行各種活動比如說獎學金競賽、藝術比賽誰贏了,這些對孩子們都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我當年在高中讀書時,在一個編輯競賽裡我贏了一個獎,得到了30元獎金,從此我走上了當編輯的道路。這些東西對孩子們的生活很重要,對家長也是很重要,這是我之前做的一些貢獻。

後來,我簡直無法相信發生的事,我參與的這個通訊平台被校長和PTSA的主席當做了宣傳平台,去推動他們要做的計劃。他們要改變學校錄取學生的方法,因為他們想讓學校學生的人數構成比例和費爾法克斯縣其它學校的人數比例一樣,而這個評判標準不是根據性別平等標準,是根據種族標準來評判。他們說非裔和西裔這些少數族裔沒有足夠多的代表,而亞裔的人數太多了。

後來,他們還對我們的殖民地吉祥物進行了攻擊,我們吉祥物的名字是托馬斯·傑弗遜,現在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拿來攻擊。

要為在美國尋找美國夢而奮鬥

阿斯拉·諾曼尼:很多人都知道巴里·維斯(Bari Weiss)在《紐約時報》辭職以抗議他們的偏見的故事。好吧,我辭去了名為「TJ本週情況」(This Week at TJ)的 PTSA通訊編輯的工作。

但後來我和紐約市的一些家長交談,有一位名叫簡國(Chien Kwok,音譯)的好爸爸,他是華裔美國人。他和我們所有人一樣,一直在為美國尋找美國夢而奮鬥。簡告訴我,「你一定要留下來,我們需要你這樣的家長去影響教育政策。」所以今年,我繼續在我兒子的學校擔任 PTSA 的通訊祕書。

每一次他們投票的時候,結果都是六比一,而我就是那個唯一投反對票的人。對抗我們的校長,對抗其他自鳴得意的家長,因為他們不想冒風險來挑戰這種對學校教育系統的顛覆。

這沒關係,我知道我發出的聲音代表成千上萬人的心聲,他們對美國教育今天的這個情況不滿意。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