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養牢頭幫兇 曝光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行(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7日訊】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常年豢養牢頭幫兇虐待法輪功學員,其邪惡目的就是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據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入監集訓監區,是該監獄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監區。該監區共有十八個組,其中最邪惡的監組是一組,也叫所謂「攻堅組」。監區的副監區長、大隊長是陶淑萍,常年慫恿、豢養牢頭獄霸為其站台助威,一方面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她們放棄信仰,為她撈取政績往上爬;一方面威懾其他服刑人員,變相幫其管理監區。

該監區有許多牢頭獄霸,其中「攻堅組」的兩個犯人高文濤和楊絮是陶淑萍極力袒護的,也是她迫害法輪功最得力的爪牙。這兩人心狠手辣,是全監區、乃至全監獄最臭名昭著的犯人。

高文濤,女,現年49歲;國字臉型,膚色黑黃,中等個頭,體態偏胖,走路墜屁股,大學文化,商人,前黑龍江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因犯詐騙罪被判刑十二年,現餘刑五年。自二零一八年入監以來,一直是集訓監區「攻堅組」組長,也是全監獄迫害法輪功的首要幫兇。

楊絮,女,現年44歲;方形臉,膚色較黑,中等個頭,體態肥胖,小學文化,農民,黑龍江省訥河市老萊鎮人。此人性情暴戾,因販賣毒品,與其母親和弟弟都被判刑,她被判無期徒刑,28歲入獄。經多次減刑後,現餘刑兩年。自二零一八年被調進集訓監區以來一直是一組的包夾,也是全監獄最出名的打人惡棍。楊絮一向懶得啥都不幹,甚至連襪子、褲衩都靠別人洗。有許多服刑人員說她是個「奸、懶、饞、滑、壞」的女人。她就像瘋婆子一樣,稍不遂心就拿法輪功學員出氣。在正常人看來根本不稱其為理由的理由,都能招來她破口大罵。而她打人的時候更像被魔鬼附體一樣凶殘,發起瘋來看不到人性,獄警也說她「人格不健全,心理變態」。

現將楊絮和高文濤公然違反監規監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惡行曝光如下:

楊絮、高文濤動輒辱罵法輪功學員

楊絮、高文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一是動輒找茬辱罵,罵起來沒完沒了,對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心理傷害很大。僅舉兩例為證。

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晚,在就寢之前,組長高文濤說「從明天開始,法輪功人員也要值夜崗了。」並威脅說:「誰敢在值崗期間煉功,就死定了!那可真死定了!」楊絮也藉此發瘋,坐在床上一通哇啦,以極其下流的髒話辱罵法輪功學員半個多小時。招來走廊裏值夜崗的人走近門口聽。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晚六點半,集訓監區訂水果。楊絮要吃楊梅,可是因為太貴沒有人訂,她就破口大罵法輪功學員不隨從她。還說「既然你們不跟我好好玩,那就都別吃。」當即取消了大家已經預定的水果。從水房洗漱回來後,又罵了半個多小時。還不算完,又攛掇組長高文濤剝奪集體訂超市的權利。

第二天晚上八點,高文濤聲稱本月全體二十人(法輪功學員十多人)不准訂超市食品!第三天上午八點開始,楊絮、高文濤又謾罵法輪功學員一小時零二十分鐘,之後高文濤正式宣布「本月全組人不准訂超市!」然而她倆卻隨即劃卡,任意訂購超市物品。連水果也正常訂購。

這兩人一向任意謾罵他人,尤其經常找茬辱罵法輪功學員。兩人還一唱一和地罵,聲音還大。就連外組包夾也說她倆心眼子太壞,連嘴臉都越來越醜了。

二、獄警唆使高文濤、楊絮肆意毆打法輪功學員

1、暴力毆打王曉榮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兩點多,包組警察肖淑芬找法輪功學員王曉榮談話。因為王曉榮不轉化,這令肖淑芬十分惱怒。就在監區五樓大廳、在監控器的下面,還當著王曉榮的面,肖淑芬給組長高文濤下令:「從現在起,一分鐘都別讓她好過了!」

一回到監室,高文濤就當眾學說兩遍肖淑芬的指令,並唆使楊絮打王曉榮。楊絮讓王曉榮抬頭瞅她說話,王曉榮沒有順從,楊絮就暴力毆打她。搧耳光;薅頭髮用力往牆上撞;穿硬底鞋猛踹其胸部、腹部;猛踹其臉和頭,致使其額頭被踹起大包,當即淤青了。後腦勺磕到牆上,也頓時磕起大包(事後王曉榮說,當時頭痛的眼前發暈)。

楊絮打人的全過程,就在組長高文濤面前,這正是她想要的。當看到王曉榮被毒打,同監室的刑事犯馮豔培看不下去,想拉開楊絮卻又不敢,急得直瞅高文濤,希望她能顧及影響勸阻一下。而高文濤卻陰沉著臉不發話,馮畏懼其淫威便不再言語。

打了人,楊絮又讓王曉榮脫掉棉褲,只穿單衣服碼坐小板凳,還故意撤掉坐墊(王的臀部已坐起了水泡)。楊絮讓王曉榮在窗下碼坐,還讓人打開窗戶凍她;讓包夾看管她,要求必須做到:雙手平放膝蓋上;身體坐的筆直;睏了也不能眨一下眼睛。她兇狠地說:「只要有一點不合格就往死裏打!而且從今天起,天天碼坐到半夜兩點才讓睡覺,早上四點繼續碼坐。」還叫囂:「只要不轉化,天天折磨你,看我不折磨死你!」

一陣咆哮後,楊絮雙手插褲兜,邪歪膀子從監室中間的過道走了個來回。仰起一副流氓嘴臉,就好像劊子手剛殺完人之後的變態愜意,邪淫而無恥!

打人那天正值監獄統一學習日(週三),有領導通過監控視頻檢查服刑人員學習情況。按規定,那一天監獄所有監控器必須全開著,全方位無死角監控。而楊絮行兇打人的時間是下午4:25~4:32,正值集體碼坐學習期間。也就是說指揮中心能看到,本監區也有獄警值守監控室。可是卻無人制止、無人過問。這就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管理狀況!

2、打罵七十歲老人蘇坤

王曉榮被毒打,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蘇坤和劉亞琴面露難過的表情。而一向以學舌挑撥為能事、「一肚子壞水兒」的包夾董莉,見不得法輪功學員同情自己的同修,立即向楊絮打小報告,撒謊說「蘇坤、劉亞琴的眼神好像要造反、要起義似的」,故意激將楊絮。於是,楊絮、高文濤又上綱上線辱罵法輪功學員。還不算完,又在當天晚上點名之後找茬報復。

在就寢時間,蘇坤躺在床上,雙腳夾一瓶熱水取暖。楊絮突然拽開被子,硬說她在盤腿煉功。蘇坤說不是,楊絮仍沒完沒了地罵。蘇坤急了,就說了一句「反彈」,沒想到一句話都能招來楊絮一頓打。楊掐住蘇坤的脖子將其按倒在床上,蘇坤動彈不得,被掐的面無血色,幾乎要窒息了。幸好被旁邊的法輪功學員及時拉開,才沒出人命。而組長高文濤不但不制止楊絮,反而跟著叫罵蘇坤。並向警察報告,說蘇坤要反彈。

當時正是肖淑芬值班,帶班隊長是裴桐,還有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副監區長於敏。三個警察圍在監欄門口,都數落蘇坤反彈不對,而對楊絮打人的事卻隻字不提。

這下楊絮、高文濤更囂張了,對全組法輪功學員無理糾纏、訓話一個多小時;然後迫使七十歲的老人蘇坤碼坐,在倆床的夾空之間碼坐小凳。雙手平放膝蓋上,身體坐得筆直,坐了一個小時才讓休息。

第二天早上,蘇坤上廁所時大流血,暈倒了。

而對於一天之內連打兩人的兇手,不但不受任何處分,反而得到警察的獎勵。第二天下午,楊絮從肖淑芬的執勤室帶回兩份警察餐,一份肉炒豆芽,一份肉炒辣椒。獎勵的理由是:楊絮和高文濤以流氓手段迫使王曉榮違心地轉化了,就是幫肖淑芬爭了業績。

3,打罵76歲老人張奎華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上午,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張奎華不願寫詆毀法輪功的週記。楊絮說必須得寫,還威脅說「改造不好的話,刑滿時都回不去家,直接送進洗班腦。」張奎華說「你說了算哪?我就不信到期了都不讓回家!」楊絮橫行霸道慣了,哪容得別人頂嘴?就連一句話的肚量都沒有!當即對這位76歲的老人又打又罵。並讓包夾看著她寫,必須達到要求才行。

4,毆打70歲老人劉亞琴

也是在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組集體洗漱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張奎華沒有熱水。同監室的劉亞琴說了幾句同情的話,又被奸佞的董莉聽到了。

經董莉一番歪曲事實的學舌,劉亞琴可倒楣了。當晚八點半,組長高文濤將劉亞琴一通訓斥、辱罵;楊絮又將劉亞琴一頓打。

就在監室的正中央、正對著監控器的過道上,搧耳光;多次用拳頭猛擊胸部;還不時的加腳踹。高文濤眼瞅著楊絮野蠻毆打七十歲的老人,卻像沒看見一樣,反倒訓斥劉亞琴。

大隊長陶淑萍從監控器中看到了,把楊絮叫到監欄門口問情況。楊絮說「我教訓劉亞琴呢」,並把起因黑白顛倒學說一遍。陶淑萍竟然笑著說:「指揮中心現在有人看監控器,趕緊把她(劉亞琴)弄胡同裏教訓去。」有大隊長明著撐腰,楊絮更囂張了,回來後繼續辱罵許久才罷休。

而劉亞琴被打得胸部青紫一片,疼痛得厲害,呼吸時都痛。每次都得抓住床幫或床梯才能起來,二十多天才恢復。

5,毆打其他法輪功學員

因受高文濤唆使,無辜遭楊絮毆打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例如哈爾濱阿城區的譚玉蕊,鶴崗市的李春豔,齊齊哈爾的楊淑芹,北京的霍彩雲,她們都被打傷過。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份,譚玉蕊被調入一組。因為不轉化,楊絮逼迫她脫去棉褲、碼坐小凳子,半夜十二點還不讓睡覺;並且天天打她,薅頭髮撞牆;用衣掛將手背打得青紫;再用打斷的衣掛將其頸部懟出血;那時候楊絮幾乎天天去外組遊逛,在外面有一點不開心的事,回來就找茬打罵譚玉蕊。即便是後來譚玉蕊被逼轉化了,楊絮仍然動輒打罵她,肆意迫害她。

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李春豔入獄第一天就被分到一組。因為不轉化,天天遭楊絮毆打。拿衣掛將手背打得青紫,再用斷了的衣掛繼續打,致其手痛很長時間;楊絮還穿硬底鞋猛踹其胸部,李春豔說疑似肋骨被踹斷,一直疼痛幾個月;

楊淑芹被楊絮拳頭打臉,假牙被打掉、嘴裏出血;還被用衣掛抽打;在被強制坐小凳累得直哆嗦時,楊絮突然朝後背猛踹過去,體胖的楊淑芹竟被踹出一米多遠,摔倒在地上起不來。

霍彩雲遭楊絮毆打的次數最多,經常被薅頭髮、打耳光、連踢帶踹。

凡是接觸過楊絮的人都知道,隨便找個藉口都能成為她打人的理由。有時說某人的被摞不合格;有時說某人值日衛生不合格;有時惱怒法輪功學員之間交流了;有時認為伺候她的人沒盡心或不願意伺候,比如王秀麗、馮豔培,等等。這都是發生在本組的事。

有時候她還流竄到外組滋事打人。例如二零二零年春季的一天,她流竄到本監區七組。無故踢打一個被碼坐的法輪功劉老太,致使其用頭撞暖氣。楊絮不但不收斂,反而繼續找茬兒,說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王居豔瞪了她一眼,又踢打王居豔;

有一天她還竄到三組逞能,藉口說人家的食品箱有味兒,就踢打一位法輪功老太太崔鳳蘭。

從二零一八年末至二零二零年,僅在一年多的時間裏,遭楊絮肆意打過的法輪功學員有近二十人。她們是:三組的崔鳳蘭;七組的王居豔,劉老太;一組的王曉榮、蘇坤、譚玉蕊、李春豔、劉亞琴、潘豔華、張奎華、李春輝、楊淑芹、霍彩雲、賀麗英等。

一個曾遭她打罵過、信仰某宗教的人朱鳳雲說:「楊絮眼裏沒老沒少,她就是個沒人性的牲口。」

三、楊絮、高文濤無故折磨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天

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晚間《新聞聯播》時間,當得知美國疫情中死了很多人時,法輪功學員譚玉蕊流淚了。楊絮說她是擔心在美國的師父才流淚的,譚說不是,楊卻無理糾纏。譚又解釋兩句,楊絮就掐住譚的脖子往床幫上磕,並叫囂說「從明天起法輪功人員都碼坐學習」。高文濤也跟著謾罵。

第二天上午,楊絮、高文濤強制全組法輪功學員碼成一排。然後讓她們輪流站到隊列前面,念讀王志剛編寫的詆毀法輪功的書。不讀不行(楊淑芹因此被踢打),讀的不流暢就重讀。讀完了還得給她倆寫體會,還說寫得不深刻都不行。可是她倆是啥人?是犯人!有資格要求別人給她們寫體會嗎?毫無身份意識!

在念書一段日子後,又讓看詆毀法輪功的光碟。就這樣折磨法輪功學員二十三天,到四月二十五日才停止。

此事成為全監區迫害法輪功的典型例子。楊絮、高文濤這般飛揚跋扈的做法,正觸犯《獄內嚴厲打擊下列行為》第六條之規定:「打擊牢頭獄霸」;第九條之規定:「打擊代行民警管理職權」。她們是犯人,沒有資格決定超出監區統一要求的改造方式,更何況是故意傷害好人的,就連警察都做不出來。

然而包組肖淑芬和大隊長陶淑萍都不聞不問,任由她們胡作非為。這警察不瀆職嗎?

四、楊絮、高文濤剝奪二十人訂超市商品的權利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晚六點半,集訓監區訂水果。楊絮要吃楊梅,可是因為太貴沒有人訂,她就破口大罵法輪功學員。還說「既然你們不跟我好好玩,那就都別吃。」當即取消了大家已經預定的水果。從水房洗漱回來後,又罵了半小時。還不算完,又攛掇組長高文濤剝奪集體訂超市的權利。

第二天晚上八點,高文濤聲稱本月全組二十人(法輪功學員十多人)不准訂超市食品!第三天(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點開始,楊絮、高文濤又謾罵法輪功學員一小時零二十分鐘,之後高文濤正式宣布「本月全組人不准訂超市食品!」而她倆卻隨即劃卡,任意訂購。連水果也正常訂購。

後來水果到貨了。楊絮坐在床上,一邊吃一邊搖頭晃腦地說:「哈哈,我有水果吃。」可當發現這次的水果又小又癟時,又賣給幾個包夾了。

身為犯人,哪有資格剝奪別人、乃至二十人訂超市的權力呢?這公然對抗《獄內嚴厲打擊下列行為》第六條之規定:「打擊牢頭獄霸……」。就連獄警都不敢隨便剝奪幾十人訂超市的權利,然而兩個有保護傘的犯人卻無法無天,難道說有錢賄賂警察就能凌駕於法律之上、永遠不被處置嗎?

五、高文濤強制法輪功學員長期背《弟子規》

對集訓監區要求的「三課教育」,一般各組都集體觀看有關傳統文化的光碟,或由包夾給法輪功學員讀書。由於組裏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高文濤害怕大家發正念,也害怕她們之間交談。就想方設法折騰,不讓人靜下來。

二零二零年秋天,疫情期間各組都在碼坐的時間看電視。高文濤卻讓大家背《服刑人員行為規範》(共三十八條),《獄內嚴厲打擊下列行為》(共二十九條),以及《違禁品》、《違規品》和《危險品》等各種監規監紀。不止這些,還讓背冗長的《弟子規》、《新弟子規》,以及其它傳統文化的東西。她和楊絮都不背。

背下來還要考試,她本人監督,有時也讓包夾代勞。但要求天天考,背不下來就不准在課間吃東西;不准午休,還得繼續背;然後再考,直到她認為合格了為止。而對於剝奪午休的無理處罰,是連帶全體五聯保人員的,也就是一個人沒合格,同一聯保組的其他人都不能休息。實質是故意在法輪功學員間製造矛盾。

這樣,天天有法輪功學員被罰,李春豔幾乎天天被罰;還有幾個70歲的老太太,也經常因為背不下來而不能上床休息。老年人本來就容易疲勞,再碼坐一上午,中午還不准休息,下午又碼坐。這樣全天都得不到休息,可想對身體的傷害有多大。高文濤就這樣折騰法輪功學員兩個多月。

這件事轟動全監區。全監區共有十八個組,十八個組長中只有高文濤一個異類。連外組包夾和組長也譴責她心靈扭曲,還有人罵她是「變態的女人」。

六、楊絮侵佔法輪功學員的飲用水

在集訓監區,服刑人員的日平均用水量大約是一百斤。包括洗碗、洗漱、洗澡、洗衣服,及如廁。可是楊絮每天的用水量實在太大了!粗略計算一下,她一個人的用水量竟相當於正常人的十倍!請看幾筆數字。

用開水:集訓監區每天給每個服刑人員一暖瓶開水,水多時給兩暖瓶。而楊絮每天享用十暖瓶開水、外加兩塑料桶(四十斤)。這些開水,除了每天喝的,每天早、晚洗頭用的,其餘基本就是洗澡用。有時也用來泡腳;有時還用熱水敷腰。

而且楊絮領取開水總享受特殊待遇。每天早上她都是第一個接開水的人,首先接兩暖瓶溫度最高的水。而別人的水溫是達不到一百度的。需要強調的是,楊絮每天都有用不完的開水,第二天還想要新燒的水,就把前一天的剩水換掉。

這事由董莉折騰。她把剩水倒給法輪功學員,把人家該領取的第二暖瓶開水換給楊絮。這樣楊絮的開水總是溫度最高的,而法輪功學員就不一定了。經常聽七十歲的老太太卜寶玲說她的水不熱,就是這個原因。

7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奎華老人是新來的,她每天領取的開水都不是新水,都是董莉把楊絮頭一天的剩水換的。水溫自然不高,難怪張奎華老人總說她的開水不熱呢。可是明知道是董莉幹的,是楊絮和高文濤默許的,卻不能說,否則只會招來她們的胡攪蠻纏或打罵。於是同修們暗中給張奎華熱水喝。

她們這樣迫害高齡老人,還以為沒人知道呢。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自古善惡終有報。

七、楊絮迫使全組人給她幹活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楊絮要私改囚服,要做棉被,還要把董莉給她洗過的衣物全部重洗一遍。於是她讓全組人都為她忙。

除了四個70歲的老太太以外,她讓全組人都給她幹活。誰不想幹都不行,她惡語威脅。高文濤也挨個支使法輪功學員為她幹這幹那。

於是,潘豔華給她做棉被;李春輝給她縫製囚服;李春豔給她投洗衣物;譚玉蕊等人給她倒髒水;還有人給她擰衣物;有人給她晾衣物。她自己卻啥都不幹,轉來轉去看著全組人伺候她,竟無羞愧之心、反倒很得意的樣子。

上午9:00~10:00,水房裏有九個人為她忙,法輪功學員拎桶的、倒水的。包夾晾衣物的,來回進出、顯得很亂。引得外組人鄙視嘲笑。由於洗的衣物多,全組人備用洗漱的溫水都被她用光了。而且走廊裏兩個晾衣架都掛滿了,全是她的衣物。

相信那一刻值守監控室的警察也被嚇倒了──儘管不會制止她。如果那一刻的監控錄像被曝光的話,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可就出名了!

八、楊絮把違禁品藏在法輪功學員床下

楊絮經常跟隨打飯的隊伍去食堂,找食堂的犯人給她炸熟油或辣椒油。有時她拎回來一大瓶(兩斤多);吃沒了再要。

因為這都屬於違禁品,她也擔心上級檢查時被搜走。於是把油瓶藏在一個固定的箱子裏,這個箱子卻不放在自己床下,而是放在監室中間部位靠牆處、在法輪功學員的床下。如果被查到她會不承認。

放在別人床下,想吃的時候也不自己拿,而是由董莉支使法輪功學員拿。經常在吃飯的時候,法輪功老太太放下自己的飯碗,爬在床下拽箱子,給楊絮找辣椒油。等用完了,還得給她放回去。試想一下:如果誰讓楊絮或高文濤放下飯碗,爬到床底下給別人找吃的,那會是甚麼情景呢?事上見人心。

楊絮還經常讓食堂的犯人給她炸雞蛋醬、或肉醬,吃沒了還去要。警察看見她用黑布兜從食堂帶回東西,卻從來不問。這些醬菜也放在法輪功學員床下,因此經常不讓人消停。

九、楊絮、高文濤橫行霸道挑水果

每當出外役抬水果的時候,辛苦挨累的總是法輪功學員,然而領取水果時卻總是楊絮和高文濤優先。還得是一個一個地挑選,確保每個水果都是相比最好的、或是較好的。楊絮總是第一個挑揀,高文濤第二個。在她倆挑揀兩輪之後,好的都被挑走了。剩下不好的再往下分。

即便這樣,還得儘量給楊絮的佣人董莉挑好的。剩下最不好的、以及磕傷的,都分給法輪功學員。同樣花錢購物,到手的東西卻天壤之別。這是有目共睹的,也是集訓監區一組的特殊規定和章法。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集訓監區訂購的水果南國梨到貨了。楊絮第一個領取,由伺候她的人董莉給拿。董莉先從最上層挑揀,一個一個地審視挑揀。然後一層層地翻,一直扒拉到最底層,把好的全挑走。剩下不好的再往下分。還得是董莉先拿,剩下最不好的分給了法輪功學員。

九月十九日下午,在集體碼坐學習的時間,楊絮、董莉等人圍在楊絮的床前,用南國梨製作果酒。到了晚上,高文濤讓組裏值崗的人看守酒瓶,也讓法輪功學員看守,每隔一會兒就擰開酒瓶放氣解壓。這樣看守了半個月,果酒被楊絮和高文濤喝了。

其實夜間擺弄酒瓶的動作很顯眼,警察在監控器中都能看到,可是卻無人過問。畢竟都知道公開違抗監紀的人,除了她倆還能有誰呢?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慫恿犯人虐待法輪功學員(1)

(文字整理:李光明/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