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基因證據示中共病毒經過實驗室處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8日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最近壓力越來越大,實驗室洩漏理論又重新受到重視。近日,兩位美國專家表示,關鍵的基因證據可以證明,在從武漢實驗室外洩之前,中共病毒(COVID-19)已經過設計,並具有超強的感染性

總部位於西雅圖的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 Inc.」的創始人、著名醫學博士奎伊(Steven Quay)和馬勒教授(Richard Muller)週日(6日)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們認為科學表明中共病毒是實驗室洩漏,並呈現了他們的證據。

他們寫道:「COVID-19病原體具有在天然冠狀病毒中從未觀察到的基因足跡。」

在「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研究中,微生物學家可以通過在冠狀病毒基因組的黃金位置拼接一個特殊的序列來極大的提高其致命性,這樣做不會留下操縱的痕跡,卻改變了病毒的尖峰蛋白,使病毒更容易將基因物質引入患者的細胞中。

自1992年以來,至少有11個單獨的實驗完成了在同一位置添加一個特殊序列的操作,其最終的結果都是使病毒具有了超強的感染性

基因組是一個生物體攜帶的遺傳信息,也是一個細胞工廠製造蛋白質的基礎,它由3個字母的「信息」組成,共64個,代表20種不同的胺基酸。

專家們認為,CGG-CGG的基因組配對,通常是通過所謂的「功能增益」研究以提高病毒傳播性而出現的,在自然的冠狀病毒中從未發現過它。他們認為,雙CGG組合,是一個「方便的燈塔,使科學家能夠跟蹤實驗室的嵌入情況」。

奎伊博士和馬勒教授把在SARS-CoV-2中發現雙CGG配對稱作是一個「災難性的事實」。他們寫道,「人畜共患疾病起源說的支持者需要解釋,為什麼在新冠狀病毒變異或重組時,碰巧選擇了它們最不喜歡的組合,雙CGG。」

「為什麼它複製了實驗室『功能增益』研究人員會做出的選擇?」奎伊博士和馬勒教授寫道,「至少,這一事實——冠狀病毒以極小的隨機可能性,採用了研究人員使用的罕見和不合自然規律的組合——意味著冠狀病毒起源的主要理論肯定是實驗室洩漏。」

奎伊博士和馬勒教授還認為,最令人信服的證據可能是SARS-CoV-2與引起薩斯病毒(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MERS-CoV)的原病毒之間的差異。這兩種病毒都已被證實具有自然起源,並且它們在人類間傳播時被觀察到了在不斷進化、直到其最具傳染性的形式出現。而中共病毒在2019年12月第一次明顯出現在武漢時,就顯示出了超強的感染性。

「這樣的早期優化是史無前例的,它表明在其公開傳播之前經過了一段很長的適應期。」兩位專家寫道。他們還強調,雙CGG序列的存在是基因拼接的有力證據,而病毒在疫情爆發中缺乏多樣性則表明,其受到了「功能增益」的加速。

(記者李昭希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李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