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最高級別叛逃者引發連鎖反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美聯社6月4日報導,美國《福克斯新聞》主播卡爾森指出,美國情報界人士透露,「史上最高級別中國(中共)叛逃者」,已與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合作三個月,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生物武器計劃」等消息。

這個消息得到多個信息源的交叉證實,應該是可信的。

這個「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共叛逃者是什麼級別?此前逃美的中共官員中,級別最高的,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逃至美國的中顧委委員、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許是正部長級官員。這個最新逃美官員是否比許的級別還高?對此,筆者無法證實,只好先存疑。

從美國主流媒體的報導看,這個「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共叛逃者帶來的情報,可能與「中共病毒」(又稱COVID-19,新冠病毒)源頭有關。

近期,國內外圍繞「中共病毒」源頭問題,出現了一系列重大變化,突出表現有七:

第一、美國總統拜登的態度變了。

5月26日,拜登發表聲明,下令美國情報機關90天內向他提交病毒起源的報告。

這是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四個多月來就「中共病毒」起源問題發表的最重要的聲明,也是拜登在此問題上發生重大轉變的表現。

此前,病毒溯源沒有列入拜登重要的議事日程上。

5月25日,CNN報導說,美國國務院武器管制局在當時的國務卿蓬佩奧領導下,對病毒起源進行過調查,但是,拜登政府2-3月間聽取調查小組初步結論的簡報後,決定中止調查。負責調查的David Asher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說,調查確實有理由繼續,但是,他不明白為何拜登政府不繼續這個調查。

第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態度變了。

布林肯在6月6日播出的美國新聞節目「Axios on HBO」中說,拜登政府決心「徹查」(get to the bottom)COVID-19病毒起源,並將追究中共的責任。

但是,布林肯3月28日接受CNN採訪時卻曾表示,拜登政府不太會在對待新冠疫情爆發的事情上懲罰中國(中共)。人們應把精力集中在「為未來設立更強有力的抗疫系統上」。

第三、美國總統首席醫療顧問福西的態度變了。

福西是美國免疫學家,現任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白宮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組成員及總統首席醫療顧問。

5月24日,福克斯新聞網報導說,美國頂級傳染病和公共衛生專家福西受訪時稱:「我並不確信病毒來自大自然,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

CNN稱,福西親自推翻了他一年前的觀點。一年前,他認為病毒是從動物傳給人類的,而不是實驗室洩漏的。

最近,《華盛頓郵報》、Buzzfeed和CNN通過美國《信息自由法》,獲得了福西3234頁私人電子郵件(從2020年1月到6月)。

郵件顯示,在病毒來源問題上,福西,美國病毒免疫學專家安德森,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密切合作過的世衛組織專家達薩克,以及世衛組織和中共疾控中心等,被發現有聯手掩蓋真實信息、蓄意誤導公眾的痕跡。

第四、美國國會議員對中共的追責聲更強了。

5月26日,美國參議院通過議案,要求國家情報總監在90天內,解密有關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新冠病毒起源潛在關聯的所有情報。

5月28日,眾議院209名共和黨議員致信議長佩洛西,要求國會徹查病毒起源,並讓中共為隱瞞疫情擔責。如果證實病毒是實驗室洩漏的,「中共就要為將近60萬美國人和全世界數百萬人的死亡負責」。

第五、國際科學界對病毒溯源的呼聲更高了。
5月13日,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瑞士等國的18位世界頂級科學家在《科學》雜誌發表公開信,呼籲對病毒的所有可能起源進行全新的獨立調查。

目前,全球頂級病毒專家,如川普政府的食品和藥品管理局負責人Scott Gottlieb,貝勒大學熱帶醫學學院院長Peter Hotez,劍橋大學臨床微生物學家Ravindra Gupta,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研究病毒進化的Jesse Bloom,斯坦福大學微生物學教授David Relman等,都表態希望重新調查,並認為不能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

第六、美國主流媒體的態度也變了。

5月23日《華爾街日報》援引一份此前未披露的美國情報機構的報告說,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員2019年11月染病就醫。這個舉動比中共官方披露新冠病毒傳播的時間早一個多月。

該報導稱,這份報告內容包含受影響的研究人員的數量丶他們患病的時間、在醫院就診的細節等。報告細節可能會增加外界呼籲對病毒是否從實驗室洩漏進行更廣泛的調查。

這條消息引發美國各界及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來源問題的熱議。美國多家主流媒體通通改變口徑,認為實驗室病毒洩漏理論有一定可信性,應得到進一步調查。

5月25日,《華盛頓郵報》刊文稱,新冠病毒從武漢實驗室外泄的說法,先前被當成可笑的陰謀論,但在過去幾個月間卻獲得了新的可信度。

5月26日,社媒巨頭臉書也發布聲明表示,將不再從平台上刪除「新冠病毒為人造」的內容。

為什麼會發生上述一連串重大變化?

我認為,很可能與「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共叛逃者有關。美國總統拜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美國總統首席醫療顧問福西,美國主流媒體,在病毒源頭問題上,突然轉向,全部改口,美國國會議員窮追猛打,科學界溯源調查的呼聲越來越大,最大的一種可能性是:「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共叛逃者,向美國提供了實錘的重磅情報。

這一點從中共對病毒溯源調查的激烈反應中,也可得到反證。

5月31日至6月4日,《人民日報》連續五天推出署名「鐘聲」的「新冠病毒溯源不容政治操弄」的系列評論,分別為《擾亂全球抗疫合作的劣行》(5月31日),《「有罪推定」包藏污名化禍心》(6月1日),《尊重科學才能有效溯源》(6月2日),《「中情局化」鬧劇貽害無窮》(6月3日)和《誘導性報道損害自身公信力》(6月4日)。

根據此前「鐘聲」發表的許多「重磅」評論看,「鐘聲」可能是中共最重要「御用文人」的筆名,代表了中共中央最高層的聲音,故取諧音為「鐘聲」。

所有這些評論的觀點歸結起來就是:世衛組織的溯源調查已經結束,3月30日發表的世衛專家調查報告已經說得很清楚,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這是不容質疑的定論,沒有必要再調查。中共不同意、不支持、不參與新的溯源調查。誰主張這麼做,誰就是「包藏禍心」,「貽害無窮」。

但是,上述五篇評論中的觀點,不值一駁。

3月30日,在世衛專家病毒溯源調查報告發布會上,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得很清楚:「實驗室洩漏的假定也不能排除」,因為「我們還沒有找到病毒的來源」。

為什麼中共急赤白臉反對溯源調查?為什麼中共接發五篇全是廢話的「重磅評論」?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中共要掩蓋,要抵賴,要欺騙中國人民,要堵住一切可能對中國、對武漢、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病毒溯源的科學調查。

結語
6月8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中南海再次面臨驚濤駭浪》。其中談到中南海面臨來自國內外的七重壓力。其中,來自國外的第一個巨大壓力是:對病毒溯源、追責、索賠。

從去年1月1日起,中共就動用專政機器和宣傳機器掩蓋疫情。但是,中共千防萬防,也未能防止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博士後閆麗夢成功逃到美國。閆麗夢將她了解的中共掩蓋、隱瞞疫情的真相,告訴了美國情報機構,並透過美國主流媒體,告訴了全世界。

從閆麗夢的經歷可見,被稱為「史上最高級別中國(中共)叛逃者」來到美國,並與美國國防情報局合作,完全有可能。

「鐘聲」接連不斷發表五篇評論,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驚濤駭浪就要席捲而來了。對於中南海里的良知尚存者,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想辦法儘快跳下中共這艘破船,另尋出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