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蘋果給予中共權力 剝奪美國權力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稿/程航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蘋果(公司產品)具備了一款新的隱私功能,但它不適用於其在中國的用戶,也不適用於被中共獨裁政權列在被懷疑者名單上的人。新的隱私功能向廣告商、互聯網服務提供商、政府和其他與客戶互動的第三方,屏蔽了客戶的唯一IP地址,因此第三方無法發現客戶的身分或位置,蘋果也不知道其客戶正在訪問哪些網站。這意味著蘋果客戶的隱私得到改善。

然而這存在一個問題。美國執法部門在美國將更難發現恐怖分子和間諜,中共警方將繼續輕鬆追蹤和抓捕中國維權人士。因此,相對於民主國家政府的權力,北京的權力被增加了。謝謝你,蘋果。

蘋果正在一路笑到銀行。2020年,蘋果從中國市場獲得210億美元收入,同比增長57%。蘋果稱在美國支持了200萬個工作機會,但它只直接僱用了80,000名員工。相比之下,它在中國支持了480萬個就業機會,所有這些就業和銷售產生的稅收,支持了中共,而中共正在對自己的人民實施種族滅絕,並建造瞄準美國城市的導彈。

所以,蘋果不是聖人。它的新隱私功能也不例外。

蘋果本可以通過悄悄跟蹤客戶所瀏覽網頁的情況,幫助美國執法部門抓捕恐怖分子和間諜,而無需向廣告商提供他們進行定向廣告所需的數據。但情況相反,蘋果故意不去幫助美國執法部門(跟蹤恐怖罪犯)。

蘋果客戶希望獲得完全的隱私,這可以理解,蘋果因此為客戶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這就是不受管制的資本主義的美妙之處和致命弱點。這裡有一個集體行為帶來的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想獲得完全的隱私,但是當我們所有人都擁有完全的隱私時,我們的安全感就會受到侵蝕。

中共也可能對蘋果在美國的隱私功能表示歡迎。在美國的中共間諜可以使用蘋果產品,而不必擔心會被聯邦調查局(FBI)抓住。面對中共高度紀律嚴明的武力部署,包括通過讓蘋果與中共利益保持一致,我們正在成為民主但無組織的烏合之眾。

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於6月7日在一個帶有鎖頭圖案和「隱私」字樣的蘋果標誌下,宣布了這項新的隱私功能。然而,這個功能大大保護了罪犯的隱私,微弱地保護了守法者的隱私,沒能保護中國人權活動家和民主國家的犯罪受害者的隱私。

蘋果的新功能稱為「隱私中繼」(private relay),將在中國及其附近的幾個國家無法使用。據路透社報導,這些國家包括白俄羅斯、哥倫比亞、埃及、哈薩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土庫曼斯坦、烏干達和菲律賓。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其中許多來自獨裁國家,並不愚蠢。他們會通過侵犯公民隱私和抓捕人權活動人士來保持權力。要麼蘋果幫助他們這樣做,要麼蘋果無法在這些國家銷售產品。蘋果的回應是洩露數據以實現利潤最大化。蘋果和貪婪的獨裁者是同一個豆莢裡的兩顆豌豆。

每個客戶設備,如計算機、平板電腦或手機,都有一個唯一的IP地址用於瀏覽互聯網。在合規的國家,蘋果計劃通過首先從流量中剝離IP地址,然後通過一家外部公司的路由器繼續送出流量並分配一個臨時IP地址,使得蘋果和全世界對每個客戶的互聯網使用情況一無所知。

或者說,蘋果知道用戶的IP地址但不知道其訪問的網站,外部公司知道用戶訪問的網站但不知道IP地址。這使得想要使用「指紋」對客戶行為收集不同信息,發現客戶特徵,甚至身分的廣告商和政府變得難以實現。也許「隱私中繼」可以阻止中共這樣的專制政權、發現有關美國蘋果用戶的信息。為此,我們該聽到來自互聯網的歡呼聲。

3月23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經濟峰會上,蘋果CEO蒂姆‧庫克發表講話。(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

但這裡有一個具有諷刺和設置過度的地方,民主國家的公民用投票支持以法治來保護自己,但蘋果正在努力確保不僅來自非民主國家的參與者被禁止瀏覽我們的數據,我們的民主政府也無法以民主方式來執法。自由人想要他們的自由和隱私,包括來自政府的自由和隱私,但這使得自由的民主政府更難抓住那些對自由的人民造成傷害的人。

因此,民主政府因其所保證的自由而被削弱,使獲得蘋果產品而占優勢的專制政府更容易接管民主政府,因為專制政府不允許公民享有同樣的自由。蘋果在中國不能不遵循其法律,所以它與政府合作;但蘋果在美國有濫用自由的自由,因此它充分利用這些自由,(甚至)通過施壓政府來保護犯罪行為。

例如在2016年,蘋果公司拒絕了執法部門要求其協助、解鎖IS恐怖分子蘋果手機的請求,該恐怖分子在加利福尼亞州聖貝納迪諾造成14人死亡,22人受傷。隱私權倡導者使用荒謬的論點來讓公民感到恐懼。他們說,如果蘋果打開這個恐怖分子的電話,有什麼還能阻止政府要求蘋果在你的臥室裡安裝攝像頭?

回答:選民(控制政府的人)不想在他們的臥室裡出現攝像頭,他們只想抓住那個偶爾出現的恐怖罪犯。

我們可以從市場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民主國家展示了他們的自由優於非民主國家,非民主國家的公民因此會推翻他們的獨裁統治。那麽我們就可以忽略蘋果在信息層面上對民主國家的相對授權,因為民主國家通過對自由的展示在輿論層面上獲得了更多的權力。那些生活在不自由政權下的人應該觀察我們的自由,並被打動,從而推翻他們不自由的政府。但他們似乎並沒有很快地這樣做。

事實上,根據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信息,趨勢恰恰相反。自2006年以來,自由和民主的損失越來越大。去年,也許部分是因為瘟疫大流行,是自負面趨勢開始以來,自由(體制)最糟糕的一年。

2020年,近75%的人生活在民主惡化的境地。「現任領導人越來越多地使用武力鎮壓反對者來解決問題,有時以公共衛生為名。而陷入困境的活動者,因缺乏有效的國際支持而面臨重刑,在許多情況下遭酷刑或被謀殺。」根據自由之家的說法,「這些毀滅性的打擊標誌著全球自由狀況連續第15年下降。」

自由人和他們控制的政府必須更智慧地使用我們擁有的工具,包括大型科技公司,以促進全球的自由。有時,民主國家執法部門對更多絕對隱私的保護,將被不提倡(民主)自由的政權利用,他們能滲透到我們的民主國家,損害我們的自由。這裡需要我們在多層面做出微妙的平衡,而蘋果公司顯然不打算為此提供幫助。

原文「How Apple Empowers China, and Disempowers America」發表在英文大紀元網站。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1年),以及哈佛大學政府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風險雜誌》出版商Corr Analytics Inc.的負責人,並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侵入》(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