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洛特:槍枝管制減少犯罪是誤區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0日訊】最近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再次使槍枝成為全國辯論的焦點,拜登總統宣布了新的槍枝管制行政命令。辯論聚焦於一個問題:槍枝控制措施是否能預防犯罪,還是事與願違?

為了理解這些數據的含義,我決定採訪約翰‧洛特(John Lott),他數十年來一直在研究槍枝控制措施的影響。他是犯罪預防研究中心(the Crime Prevention Research Center)的創始人,著有多本關於槍枝和槍枝控制的書,包括最近的《槍枝控制神話》(Gun Control Myths)。

「94%得以實施的大規模公共槍擊事件,發生在槍枝被禁止的地區。」約翰‧洛特表示。

本期節目,洛特破除了他所看到的關於槍枝控制的最大誤解,分析了媒體報導如何誤導人們的看法,以及為什麼他認為槍枝控制措施,實際上會傷害少數人和最脆弱的人。

「從槍枝中獲益最多的人,是最有可能成為暴力犯罪受害者的人,他們絕大多數是居住在高犯罪率城市地區的貧窮黑人。」約翰‧洛特說。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約翰‧洛特,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洛特:非常謝謝你的邀請!

哪一種規則會讓人們更安全或不安全?

楊傑凱:約翰,我們今天要談談拜登總統關於槍枝管制和相關行政命令的新聞發布會。討論那個之前(先介紹一下你吧),你有時會被描述為,比如在維基百科上,把你描述成槍枝權利倡導者,但你不是這樣看自己的,或者你不是以此出發來探究整個(擁槍)問題的,對吧?

洛特:不是,我不是《第二修正案》(即保障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的擁護者。如果人們讀了我的研究,就會知道我從來沒有談論過《第二修正案》。讓我感興趣的只是,哪一種規則會讓人們更安全或不安全。

在過去的20年或者25年裡,我自己的觀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果有人曾經告訴我,我會在25年前就禁槍區(gun-free zones,註:即禁止任何人攜帶槍械進入的區域,否則就是重罪)或其它問題提出(像今天)這樣的論點,我都不會相信,我認為認識我的人也不會相信。

我是偶然捲入這個議題的。我對犯罪做了很多研究。我是美國量刑委員會(U.S. Sentencing Commission)的首席經濟學家。

回顧1993年,那時我正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教一門關於犯罪的課程,主要是關於白領和企業犯罪類型的問題。

我在課堂上犯了這個(有關控槍的)錯誤,我提到我們在课程大纲(syllabus)上領先了,有幾個學生下課後就來找我說,「我們知道這個不是完全說到點上了,儘管它(控槍)一般是針對犯罪的。

那麽你能不能,如果我們(在課程大綱上)領先,我們確實也有更多的時間,你能不能談一談槍枝控制?」我說,「我可以考慮一下。」

當時我讀了很多學術論文,我覺得它們寫得很差。如果我要去講課,那會迫使我閱讀更多的研究論文。我很震驚,所有的研究都做得很差,所以我決定開始研究這個領域。總之,我最後寫了一篇論文。

然後,在1996年8月,我接到《今日美國》(USA Today)記者丹尼斯‧考雄(Dennis Cauchon)的電話,我在量刑委員會擔任首席經濟學家時就認識他。丹尼斯每隔六個月或九個月、或有了什麽問題,都會給我打電話。

那麽,他打電話給我,問了我他的問題,然後在討論結束的時候,他說,「順便問一下,你在研究什麼?」我告訴他我寫的關於槍枝和犯罪的最新研究論文。他說,「聽起來很有趣。」他讓我給他寄一份,我照做了。一週後,《今日美國》在頭版上討論了這篇論文。

我想我算是被捲入了那裡頭的一切(爭議)中,受到很多攻擊,所以我做出了回應。此外,我開始了解到關於這個問題有多少錯誤的信息。我說服自己,如果我不去與錯誤信息作戰,就沒有人去。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