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躺平」熱度未減 「土豬拱白菜」再度火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5日訊】「我就是一隻來自鄉下的土豬,也要勵志去拱了大城市裡的白菜。」河北一名高三學生在演說中的這句話,最近刷爆中國網路。評論人士認為,「躺平」熱度未減 ,「土豬拱白菜」又成熱點,折射出的都是在中共極權體制下,中國人在困境中掙扎、求生的心態。

最近幾天,河北衡水中學高三學生張錫峰,在電視節目《超級演說家》中的一段演講,在微博上引發熱議。他在演講中談到,農村教育資源匱乏與城鄉資源失衡,希望能通過高考改變自己的命運。

張錫峰在演講中說:「我就是一隻來自鄉下的土豬,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裡的白菜。」此言一出,立即引來各類評論,褒貶不一。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認為,張錫峰的演講相當勵志,他這句「土豬白菜論」無可厚非,只是想要到大城市、想要往上拚搏,去改變自身的命運。

滕彪對美國之音表示,張錫峰的演講引起的巨大反響,恰恰反映了中國社會的極度不公,資源分配不平衡,以及城鄉的巨大差別。

獨立時評人馬聚表示,張錫峰是中國戶籍制度、城鄉二元以及資源的嚴重傾斜,導致城鄉不公正的一個受害者。

馬聚說,張錫峰是一位奮發向上的年輕人,而他的這個「上」,是要躍升上一個階級、一個階層,在中國的一種特權階層。這本身也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情。

但馬聚認為,在中國社會,張錫峰目前所處的階層,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十分艱難。

滕彪表示,「這樣一個農村的孩子在那麼窮那麼偏僻的環境下,受到啟發要發奮學習,要向上拚搏,這個和當下中國大陸最流行的『躺平』正好形成一個鮮明對比。」

「躺平」 中國人的另類抗爭

「躺平」代表的是一種低慾望的生活狀態,年輕人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追名逐利,只維持生存最低消費標準,只做最低限度的工作,其餘的日子「躺平」,做自己想做的閒事。

「躺平」代表著中國年輕人對社會現實的無聲反抗,他們不想繼續充當有權有勢者賺錢的工具、任中共當局收割的「韭菜」,不願意繼續過勤勤懇懇卻「為他人嫁衣裳」的日子。

在中國網路上,「社會險惡,先躺為敬」、「一時躺平一時爽,一直躺平一直爽」的口號頗受歡迎。

更有年輕人喊出:「躺平3個月,拖垮共產黨;躺平6個月,換來新中國。」表達他們在中共極權暴政下,即使不能站直身軀,也不想跪著求生的另類抗爭。

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這股突如其來的「躺平旋風」令當局相當不安。中共官媒聲稱「躺平可恥」,中共學者也發文抨擊「躺平不負責任」,湖北經視更直接威脅說,「認命可以,躺平不行」。

一位中國金融學者對美國之音表示,官媒和學者指責年輕人「躺平」是墮落毫無道理,因為真正墮落的是中國階層固化、無法提供公平競爭的制度。

他認為,「躺平」是一種「無奈的積極主義」,年輕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在哪裡,才會選擇「躺平」。他以馬雲、孫大午為例,企業做那麼大又怎樣?「還不是完了,不如不做」。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說,「躺平」的核心問題在於中國社會階層結構僵化,沒有社會流動,人們即使努力了也不會成功,努力也白費力氣。

外界認為,無論是「躺平」還是「土豬拱白菜」,其實反應的都是當下中國人在困境中掙扎、求生的不同心態。一些人選擇無奈的躺平,而另一些人則是不甘心躺平,被迫發出「農村土豬要拱城裡白菜」的吶喊。

然而,在中共特權階層幾乎霸佔了所有資源的情況下,底層的年輕人即使苦苦奮鬥,想要改變命運,最終卻很可能會發現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

歷史學者、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在其YouTube頻道中評論說,現在中國是個「拼爹」的社會,沒有社會關係,最多只能拼到中層,絕不會進入社會的高層。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