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砸錢 美抗共新模式 美俄峰會大盤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7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16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17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新「三國志」,普京參與抗共?獨家觀察:美國開啟抗共新模式——砸錢!八大案例,動輒數十億美元,有的更高達萬億!

Sydney:美俄峰會於日內瓦當地週三(6月16日)下午結束,這個在美國想聯合抗共的歐洲之行中插入的峰會,到底取得了哪些進展,普京會不會與美國聯合箝制中共呢?我們今天來談一談。

秦鵬:根據我們的獨家觀察,美國現任政府開啟了抵抗中共的新模式——砸錢模式,我們將為您梳理和盤點八大案例,每一個都耗資數以十億美元計資金,有的更高達萬億。那麼,這個終極大招是否有效呢?我們也會談一談。

美俄峰會成功?普京會加入抗共嗎

Sydney:今天,6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統普京之間舉世矚目的會議,為美俄關係定下基調。 外界認為,在美俄關係降到30年最冰點之後,拜登仍邀請普京舉行面對面的會談,這是美國希望平息和俄羅斯之間的矛盾,從而專心對付中共。 兩國領導人峰會後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即使在緊張時期」,兩國都要「確保在戰略領域的可預測性,降低武裝衝突風險以及核戰爭的威脅」。 這次總體看來,美俄關係的確是在峰會之後提升了。

遲到大王普京非常罕見地準時

秦鵬:我觀察到峰會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有趣的點,遲到大王普京非常罕見地準時出現,這是非常罕見的,看得出他對這次會議的重視。 正如之前商定的那樣——普京在拜登之前到達——普京幾乎完全準時到達,是當地時間下午1點04分,拜登在15分鐘後到達。 普京遲到的名聲歷史悠久,2003 年,他讓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等了他14分鐘,成為頭條新聞。奧巴馬和川普都曾經等了他40-45分鐘。 2012 年,普京與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會晤,遲到四個小時,還引發了一場外交爭執。德國總理默克爾保持了最高紀錄, 2014年等了普京四個多小時。

Sydney:從這些記錄看來,他這次沒遲到是比較值得注意了。

雙方記者會說了什麼

會談結束後,雙方各自舉行了記者會。我們會看一下雙方說了什麼。不過有一點,他們不舉行聯合記者會,各自單獨舉行記者會,這還是比較罕見的。

秦鵬:路透社報導,這將使拜登免於在一場激烈的會談後與普京公開較量,也避免提供平台給普京來譴責西方或製造對立。不過,我認為這種安排還有一個目的,美俄雙方的矛盾無法完全靠一次峰會彌合,拜登也不希望給反對黨過於討好普京的口實,所以就分開召開記者會。

Sydney:拜登也是不想給普京機會顯示自己比美國更勝一籌。 其實,拜登本週日(13日)解釋為何不舉行聯合記者會時說:「這不是一場關於誰能在記者會上做得更好,或試圖讓對方難堪的比賽。」

秦鵬:其實,拜登常常口誤等等,跟普京要較量,可能對他來說也比較困難。這次媒體也是爆料,他在會談中又帶了小抄。

Sydney:拜登在之後的記者會上,我這次聽感覺講話還是順一點,沒有之前那麼多口誤,而且他記者會最後還火爆和一位CNN的記者吵架了。我們看一下視頻。 CNN記者問拜登怎麼有信心普京會在會談後改變行為。 拜登走回來反駁說:「我沒這麼說。搞什麼,你剛剛都在做什麼啊?我哪有那麼說。」「我是說如果世界對俄羅斯做的事做出反應,削弱他們在世界上的地位,那麼他們的行為就會改變⋯⋯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記者追問,會後普京否認網絡攻擊、淡化人權侵犯議題、連納瓦爾尼的名字都不提,你怎麼能說普京會改變呢? 拜登就惱羞成怒說:如果你連這都不懂,你就不應該做這行。「If you don’t understand that, you’re in the wrong business.」

秦鵬:事後拜登道歉了,記者也說他只是在盡他的職責。

Sydney:是,那剛剛記者問的,的確也是。 普京在之後的記者會上否認俄羅斯發動網路攻擊,他說,俄羅斯也是受害者,每年都會遇到這種狀況,在他看來美國政府只是影射。 針對被拘留的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 (Alexei Navalny) ,普京在記者會上呼籲對此事進行公正報導。他說,「這個人知道自己違反俄羅斯現行的法律,而且他是屢犯。」

秦鵬:這些方面,我覺得普京肯定是不能認帳的,這涉及國際顏面和合法性問題。我更關注他對會談的結果的看法,因為我們知道會談前,觀察者普遍認為這次峰會不僅著眼於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美國還希望聯合俄羅斯對抗中共。而普京對會談結果的態度,能夠體現出他們之間交換的程度和滿意度。

普京形容會談「沒有敵意」 拜登:很大成就

那麼,從普京記者招待會的發言看,他對這次會談還是很滿意的。比如,普京表示,美俄已同意兩國將就網路安全議題進行諮商。另外,他提到,拜登提出了被監禁在俄國的美國公民問題。這個成果,體現了雙方希望改善關係的意願。 Sydney:這次的會議還是比較有成果的。普京形容這場會談是「沒有敵意」「相對地,這場會議有建設性。」他說,雙方都表達了了解對方、尋求共識的意圖,這場對話很有建設性、務實,他還形容拜登是不偏不倚、專業,且經驗豐富。 普京還在記者會宣布將讓兩國大使重返駐在國。

秦鵬:意味著美俄緊張關係出現了緩和。因為我們知道,美俄關係在拜登上台後一路惡化,美國以俄羅斯介入國內選舉為由宣布制裁俄羅斯官員,今年3月份,拜登稱呼普京「殺手(Killer)」之後,俄羅斯召回了駐美國大使,一個月後俄羅斯又建議美國駐俄大使蘇利文(John Sullivan)返回美國。 Sydney:拜登叫普京是「殺手」這件事,普京在記者會上表示對拜登後來的解釋是滿意的。 那我們看到拜登之後記者會上說了什麼。 拜登表示在與普京的會議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會議過程中的氣氛都是非常正面的。(”I must tell you, the tone of the entire meeting, I guess it was a total of four hours, it was good. Positive.」) 拜登在記者會一開始指出雙邊關係要追求穩定,並且在共同利益的議題上相互合作。他解釋說當面會談很重要,才不會有誤解。(”I did what I came to do,” Biden said.) 拜登提出了美國政府關注的人權問題,提出釋放目前被俄羅斯監禁的兩名前海軍陸戰隊員。共同應對伊朗核議題。在烏克蘭議題上,拜登指出,他向普京表達了「支持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承諾」。

拜登提到中共有兩個地方

那當然大家最關心的,還是有沒有談到中共。因為開始前外界就在猜測,中共將成為談話的主要話題,也知道拜登此次歐洲之行主要關注的優先目標,就是打造一個抗共聯盟。

秦鵬:是,我想這是華人觀眾最關注的一個問題。

Sydney:在記者會上,拜登提到中共的,有兩個地方。 一個是他說由於中共就在俄羅斯旁邊,致力要成為世界經濟大國,軍事大國,而俄羅斯現在經濟再掙扎,普京是不會想要在這樣的狀態下,和美國冷戰的。 另一個是記者提問,說在北約峰會上,拜登說最大的問題就是俄羅斯和中共。拜登也經常提到,和習近平相處的時間比世界上任何一個領導人都要多。 「所以,你是否有可能打電話給習近平,像老朋友對老朋友一樣,」叫他准許世衛進入中國,開放調查。 拜登回答說,我們不是老朋友,we are not old friends. It’s just pure business. 只是事務上的往來。(有事說事)

記者問:你說會對中共施壓,G7上也說要中共開放病毒溯源調查。但中共基本上是不配合,怎麼做? 拜登回答:世界現在對中共的態度是根據中共所作所為進行的。中共試圖要表現的像負責任的、很積極的樣子,但是有些事不用解釋,看結果就知道了。中共到底有沒有想追查病毒源頭? (China is trying very hard to project itself as a responsible, and very, very forthcoming nation. Certain things you don』t have to explain to the people of the world—they see the results. Is China really actually trying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is?) 拜登說,歐盟、G7、北約,我們該做的,是建立一個機制,能夠提早應對下一個疫情,讓我們能提前應對。

秦鵬,你怎麼看拜登在記者會上,講到中共時的論述?除此之外,您認為,美俄峰會中,有沒有可能直接提到了要一起對抗中共方面?

秦鵬:背後肯定談了。很明顯,就像四十多年前一樣,中美俄現在又變成了新「三國」關係,不過之前那次是美國聯合中共抗擊蘇聯,這一次是美國試圖聯合俄羅斯對抗中共。這一點,外界都心照不宣,而中共這邊,我們看到也急眼了。

戰狼胡錫進跳出來發帖

Sydney:是,就在美俄會晤的當地時間週三的下午時段,中共戰狼、《環球時報》主播胡錫進跳出來發帖,被視為極力想把風向引離中共,他稱:「雙方都希望結束冷戰後美俄關係最糟糕的時期。最起碼,要實現雙邊關係的低水平穩定,避免出現不可控的新衝突。這可能是會議的唯一成果。」 在拜登與普京會面的前一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極力吹捧中共與俄羅斯的關係日益密切,稱中俄關係「真金不怕火煉」,「任何企圖破壞中俄關係的圖謀都註定不會得逞」,兩國是「在動蕩的世界中維持穩定的重要力量」。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說,在拜登-普京峰會之前,中共媒體進行協調一致的媒體閃電戰,不讓人感到驚訝,「當中方媒體進行協調一致的宣傳活動時,你就知道它們擔心什麼。」 所以中共是不是擔心,美俄關係好了,中共就要進一步被冷落了?也擔心俄國加入抗共聯盟。

普京曾避而不見楊潔篪

秦鵬:是的。我們非常理解中共為什麼這麼緊張。因為5月25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祕書長兼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訪問俄羅斯,普京避而不見,最後楊潔篪是跟普京通話討論了中俄雙邊關係。 那麼,普京為什麼要躲出去呢?當然是不希望引起美國方面的猜忌。之前我們也知道,2019年6月8日,習近平結束訪問俄羅斯。同日,普京於聖彼得堡舉行的投資論壇接受主持提問「中美貿易戰,俄羅斯支持誰」時,他笑說:「兩隻老虎在打架時,聰明的猴子坐在一旁,看誰贏了再說。」 普京此言一出,台下的俄國官員、與會嘉賓頓時爆發出笑聲。這段影片被人裁截出來配上中文,在Twitter上瘋傳。 所以,對普京來說,他希望從美國和中共兩邊獲得好處,美國給予普京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的國際地位,也減少國際壓力,而普京也希望從中共獲得經貿方面的好處,但是根本上,俄羅斯和中共不是盟友,所以這一次也一定會在美國聯合全球對抗中共的時候坐山觀虎鬥,需要的時候還可能落井下石。

Sydney:記者問拜登說,信不信任普京,拜登說這不關乎信不信任,這是關乎於自身的利益,我們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很快會知道了。 秦鵬:拜登在此次會面,送給普京一隻水晶水牛雕像,水牛在美國代表著力量、團結和韌性。這隻水牛雕像放置在一塊櫻桃木上,象徵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

Sydney:儘管會談僅進行約3個小時,與原先預想的4至5個小時有差距,但拜登表示,美俄雙邊領導人能夠走在一起,不論時間長短,都已經算相當了不起,且兩人對於這次數小時的會談都相當滿意。

美國對抗中共進入新階段:砸錢! 八大案例數萬億美元

秦鵬:我們在這一次G7峰會前後,發現美國為了對抗中共,開始採用了完全不同於川普時期的政策,那就是主要靠聯合盟友一起行動,而推動盟友的主要的動力,拜登政府簡單粗暴,就是靠砸錢。因為,過去美國和歐盟等國家發生衝突的原因,就是貿易等衝突,現在的美國拜登政府不僅基本上不再談這些衝突了,還直接撒下了大筆大筆的美金。 我們總結了一下,目前美國至少採取了八大動作,我們也可以叫它八大案例,每一個都耗資數以十億美元計資金,有的更高達萬億。

Sydney:拜登政府的這個終極大招是否有效呢?我們一會兒也來談一談。 我們來看看看這些案例。

秦鵬:由於時間有限,我們會簡單過一下。

1. 外國政府停用華為5G設備 提供財政激勵

Sydney:其中第一個,6/14消息,是美國破天荒的,為外國政府停用華為5G設備,啟動了經濟刺激政策。 也就是向願意避開使用中共電信設備的國家,提供財政激勵。 美國外交機構計劃幫助中歐和東歐等地以及其它發展中國家,建立不使用華為和中興設備的下一代5G 通訊。

秦鵬:幾年前,我們知道,美國川普政府為了阻止海外盟國使用中國電信設備可能危及美國和盟友的國家安全,費勁心思的對盟友進行說服,甚至威脅使用華為5G的盟國不能跟美國共享情報分享。但是,還是有很多國家貪圖華為設備的低價,或者不願意在這件事情上得罪中共,而聽任電信運營商繼續採購華為等設備。這一努力的結果喜憂參半:例如,德國迄今為止拒絕禁止華為設備。英國等其它盟國已採取行動限制中國設備。 現在,美國在大棒之外,又提供了刺激和培訓作為胡蘿蔔。

2. 美歐達成空客波音停戰協定

Sydney:第二個案例,為了聯合抗共,美國和歐洲達成了空客波音停戰的協定。 週二(6月15日),美國和歐盟同意暫時結束了這場長達17年的爭端。因為之前雙方都指責對方向各自的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車提供政府補貼,美國和歐盟還都獲得了世界貿易組織的授權,可以向對方徵收總計120億美元的報復性關稅,但雙方在今年3月達成一項關稅措施暫停四個月的協議。現在,雙方計劃把該協議延長五年。

秦鵬:雙方停戰的主要原因,是應中共方面的競爭。中共國有企業中國商飛,已開發一款名為C919的窄體飛機,是波音737和空客A320系列的直接競爭對手。該飛機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投入使用。中共還與俄羅斯展開了合作,準備建造一款名為C929的寬體飛機,可用於執飛長途航線。

3. 啟動基建計劃援助世界 對抗中共「一帶一路」

Sydney:案例三:美國與盟國啟動新式的基建計劃援助世界,以對抗中共「一帶一路」。 上週末,七國集團公布了一項新的全球基礎設施倡議,名為「重建更美好的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拜登政府將其定位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替代方案,投資世界各地的基礎設施項目。

秦鵬:白宮上週六(6月12日)發佈聲明稱,七國集團領導人同意啟動這項由拜登倡導的新的全球基建倡議。將幫助改善發展中國家總價值超過4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 我個人認為最終設計使用40萬億美元的計劃很難實施,但是即使這樣,美國和盟友也很可能耗資數萬億、至少數千億美元。這是美國輸血全球對抗中共的一大手筆。 截至去年年中,與中共「一帶一路」有關的項目數量超過2600個,耗資3.7萬億美元。 Sydney:你認為這個結果會怎麼樣?

秦鵬:川普時期對中共的「一帶一路」更多是警告各國不要掉入「債務陷阱」,提供和項目諮詢,這對各國來說有利有弊,因為很多國家就是缺發發展基礎設施,我們知道要想富先修路、還有修電站等基礎設施,所以美國不拿出真金白銀來,它們還只能繼續與中共融資。所以,有的國家的政治人物可能就會因此被中共用金錢拉走,甚至有的國家把戰略港口移交給中共運營。這對美國的全球安全也是一個威脅。 現在這種做法,因為美國不能像中共那樣對外輸出過剩產能,如果大規模推動,這意味著將大量購買其它國家的物資和服務,也可能出現規模不小的虧空。但是,好處是金錢說話,當然就容易拉動很多國家遠離中共,或者大大減少中共的影響。

疫苗援助計劃

Sydney:案例四,疫苗援助計劃。這一次G7會議上,七國集團和歐盟最大的動作之一,是要在明年6月前為全球捐助總共超過11億支疫苗,其中美國捐助5億支。這會花費美國政府多少錢? 秦鵬:不同疫苗的價格不同。按照去年7月輝瑞透露的消息,他們與美國政府是以兩劑39美元的價格或每劑19.5美元的價格,向美國政府提供1億劑潛在疫苗,並可選擇在另外談判的條件下再購買5億劑。 輝瑞和Moderna基本一樣,都是mRNA疫苗,我們就按照20美元一支計算,那麼這會花費美國政府大約100億美元。

5. 美國對俄羅斯花大錢

Sydney:案例五,美國對俄羅斯花大錢,買與中共不結盟的,德國天然氣項目只是其中之一。 5月19日,美國國務院將俄羅斯一家天然氣管道的母公司列為應制裁對象,但免除了相關處罰,為這個重要天然氣項目掃清了障礙。 這是俄羅斯輸到德國的天然氣項目——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 北溪2號項目已經成為美國國會兩黨多數議員的眼中釘,因為他們擔心,項目將增強俄羅斯對歐洲能源市場的控制,並削弱美國的合作夥伴烏克蘭。 免罰之後,這條764英里長的管道最終完成的希望增大。

秦鵬:投資110億美元、北溪2號項目具有很大很大爭議。管道建成之後,俄羅斯對德國的天然氣輸氣量將增加一倍。川普政府認為德國此舉是開門揖盜,讓歐洲自己把能源安全託付於俄羅斯,美國的北約盟友波蘭也一直對「北溪2號」項目表示強烈反對。3月份美國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在德國時也說「北溪2號」工程加大了烏克蘭和中歐國家的風險,讓他們更容易受到俄羅斯脅迫。 現在美國趕在美俄峰會之前對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變相放行,我當時就認為這是美國希望在會談之前給俄羅斯送出大禮包,是希望普京能夠有所回報。 Sydney:就是說,這個項目美國在用錢給俄羅斯和德國送禮。

秦鵬:是。

6. 不提北約防務費用分擔問題

Sydney:案例六:現在不提北約防務費用分擔問題了,不死追。 按照2014年北約峰會上達成的共識,計劃在2024年將成員國的國防開支提高至國內生產總值的2%。此後,德國防務開支上升了17%,距離這個2%的目標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到2018年只有1.24%。 秦鵬:其它國家同樣存在問題,2017年只有5個國家達到2%的目標。 而在所有國家中,美國負擔的最多,2017年的國防支出為6100億美元,佔美國GDP的3.1%。 Sydney:換句話說,美國幾乎以一己之力,長期承擔了盟國的國防安全。

秦鵬:是。當拜登執政之後,盟國們高呼「美國回來了」,顯然只是說川普離開了、那個願意當冤大頭的美國又回來了。現在既然它們整體上支持了拜登政府的政策,那麼當然拜登政府就不好意思繼續追究它們的費用問題了。

7. 重建《無盡邊疆法案》

Sydney:那麼,案例七,就是意圖重建美國競爭力的《無盡邊疆法案》(英語:Endless Frontier Act),也就是後來擴充之後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在6月8日美國參議院通過,準備在未來五年之內投入2500億美元提高美國的高科技,劍指中共。

秦鵬:這2500億美元,投資方向包括了從人工智能到電腦晶片,再到用於智能設備和電動汽車的鋰電池,很多民主國家將跟隨受益,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個類似北約那樣的高科技領域防禦、對抗中共的技術生產聯盟。

8. 建設民主國家新產業鏈

Sydney:案例八,是美國在建設民主國家新產業鏈等,這都會讓美國花大錢。以芯片為例,拜登政府4月份正式發布了2萬億美元的「聯邦基礎設施計劃」,其中包括為扶持美國半導體產業的「芯片法案」(CHIPS Act)提供的370億美元。白宮還舉行了白宮芯片峰會,一些行業巨頭參加,美國的目標是擴大在美國的芯片產能比例,包括讓台積電、三星等把最先進的工廠開在美國。而當然,這些行業巨頭們希望白宮拿出真金白銀來支持它們到美國落地擴產。

秦鵬:這一筆又是幾百億美元。其它的產業鏈再造,毫無疑問,也是一筆又一筆的巨額開支。 所以,匯總這八大項的開支來看,美國為了對抗中共,實際上已經花費和將要花費數以千億美元計的資金。總額可能高達數萬億美元。

大撒幣做法對抗中共 效果將如何?

Sydney:你認為美國政府這樣大撒幣的做法對抗中共,會取得效果嗎?

秦鵬:我覺得拜登政府可能借鑒了部分美國里根總統時期的星球大戰計劃拖垮蘇聯的經驗,只是現在發現中共全球影響力太大,所以在更多領域對抗,包括經濟領域,以及與盟友們在軍事領域。其中還要用金錢和政治等手段,推動俄羅斯遠離中共。這樣對打擊中共當然有效。 但是,我覺得可能會有一個負面效果,就是當把中共拖垮之後,美國可能也會受到嚴重內傷。如果換了川普,會在意識形態等領域直接對抗,以及刻意把中共和中國分開,這樣會產生釜底抽薪的效果,更有利於讓世界看到中共政權的邪惡遠離中共,讓中國民眾遠離中共,也會分化中共內部,這樣解體中共的代價小得多。 但是,我們看到拜登政府更願意採取間接一些的做法,這樣勞師動眾的結果,不僅耗費巨大,而且會使得美國變得越來越大政府,傷害自由經濟的活力,最終對美國也產生不可估量的負面效果。所以,我的預測是,這對抗日益加強,中共會垮,但是美國也會受到重創。

Sydney:嗯,聽著很有道理,我們繼續來跟進觀察。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