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西方合圍中共 疫情追責劍指武毒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圍繞著新冠疫情溯源問題的形勢急轉直下,中共再度被推至風口浪尖,面臨第二輪追責,而且是力度更大也更嚴厲的追責。這很可能使中共將在全球範圍內面臨史無前例的最大挑戰!

迄今為止,新冠病例總數已超過1.67億,死亡人數超過348萬,這場疫情已演變成了罕見的世界範圍的大災難。顯而易見,無論是為了平息疫情,還是為了防止疫情未來再現,首先都必須搞清楚病毒到底來源於哪裡,疫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中國作為疫情的起源地,在這當口上理所當然成了全世界的聚焦點。

其實,對於疫情起源的真相,我想中共比誰都清楚,但為了逃避追責,它一直都在拚命甩鍋,試圖嫁禍於人。利慾薰心的世衛組織也一直在配合中共掩蓋真相。

今年3月,世衛組織公布的中國疫情溯源調查報告稱,新冠病毒「極不可能」通過實驗室傳人,但「非常可能」是通過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的。報告稱,武漢從事冠狀病毒工作的實驗室「管理良好」,並具有高質量的生物安全水平,在此前幾個月也沒有報告人員出現與新冠有類似症狀的呼吸道疾病。這個報告顯然讓中共鬆了一口氣。

借著世衛組織這張不無蠱惑力的嘴巴,中共本想在疫情起源上矇混過關,逃脫追責,而且在世衛組織公布中國疫情溯源調查報告後,看似也收到了某種成效——質疑病毒源於武漢病毒所的聲音一度確實有所減弱。豈知人算不如天算,風向最近又急速逆轉了,不論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各國政府,還是主流媒體和專家,都槍口一致對準了中共,要求在中國境內重新徹查病毒起源的國際呼聲越來越高。換句話說,西方世界在疫情溯源問題上已經形成了對中共的合圍!

下面,我們就來簡單梳理一下關於疫情溯源近期發生的幾樁大事:

先是5月16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福克斯新聞的「週日早晨談未來」(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採訪時說,中共為了在武漢病毒實驗室掩蓋最可疑的新冠病毒源頭可謂是「竭盡全力」,其掩蓋程度十分「驚人」。他表示,自己擔任國務卿期間,美國在調查病毒源頭的整個過程中看到的每個證據都表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他談到,「結合我們掌握的間接證據,再加上中共為否認與該實驗室有關的信息做了如此巨大的努力,這些都向我們強烈地表明:那裡(武漢病毒實驗室)就是(中共)病毒起源的地方。」蓬佩奧還說,今年1月,美國政府解密了一系列與病毒源頭相關的信息,這些信息顯示,早在2019年中國武漢就有醫生出現了感染該病毒的症狀,「那都是事實」。

蓬佩奧提到的信息之一,很快被《華爾街日報》在5月23日曝光。該報援引美國的一份情報報告稱,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員「出現嚴重病情」,並被送醫治療,症狀與新冠肺炎相似。這篇報導提出了一個重要線索:在中共前年12月宣布發現第1例病案之前1個月,武漢病毒所就有人感染,出現了相似症狀。但中共對此高度保密,試圖把武漢病毒所的擴散病毒嫌疑完全壓住。這個做法暗示,這次全球疫情的來源很可能與武漢病毒所有關。5月26日,主要國家的媒體相繼發布消息,紛紛聚焦武漢病毒所。

5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在未來三個月內提出新冠病毒起源的新報告,並告訴他新冠病毒是源自於動物,還是源自於實驗室外洩。他在白宮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說:「各機構應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能使我們更接近一個明確結論的信息,並在90天內向我報告。」同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一項議案,要求國家情報總監在3個月內,解密有關武漢病毒研究所與病毒起源潛在關聯的任何及所有情報。國會兩黨議員稱,病毒起源問題尚未有明確結論,但對中共「持續阻礙病毒來源相關事實的調查」感到不滿。有共和黨人直言,在有關調查上完全「不信任中國(中共)」、「不應排除任何可能」。

6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約翰遜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支持獨立的疫情起源調查。同日,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也表示,由於中共掩蓋疫情,導致英國早期對疫情應對失措,損失慘重,必須對病毒起源進行「完全獨立的調查」。

歐盟也表態了。6月10日,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新聞發布會說,歐盟「非常確定」,「我們需要完全的透明,以便從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大流行中吸取教訓。」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補充說,了解中共病毒的具體起源「至關重要」,「調查人員需要完全接觸到、真正找到大流行病源所需的一切」。

隨後,6月1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通話時,明確要求中國在新冠病毒溯源的問題上加強合作和透明度,包括在中國進行由專家主導的WHO第二階段病毒溯源調查。這說明什麼?說明美國已正式向北京提出在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

6月13日發布的G7峰會聯合公報對中共更是一枚重磅炸彈。公報明確提出要對疫情「問責」,呼籲世衛組織召集下一階段在中國的病毒溯源調查必須「透明」。公報表示,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應強化透明和問責制。七國首腦承諾,為確保所有國家能更好地預防、發現、應對疫情危機並從危機中恢復,需要強化疫情爆發調查的「透明度」及「問責制」。七國首腦呼籲世衛組織召集的下一階段疫情溯源工作需以及時、透明、由專家主導且以科學為依據的研究,這包括在中國境內。

就在G7峰會聯合公報發布的同一天,WHO總幹事譚德塞也「起義」了。之前一直幫助中共掩蓋疫情起源真相的他如今呼籲中國對新冠病毒起源問題持開放態度。「全球至少有1.74億人感染新冠病毒,375萬感染者死亡。我認為,這些人應得的尊重是知道這種病毒的起源,以便我們可以防止(已經發生的事情)重演。」譚德塞說。另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在回答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問題時,譚德塞還指出,「所有假設都應是開放性的」。他甚至稱,在確定新冠病毒起源的起初階段,中國沒有表現出足夠的「透明度和合作水平」。中共估計氣得臉都歪了!

面對國際社會急劇升高的追責聲浪,中共表面上依然擺出一副強硬的架勢。楊潔篪在與布林肯國務卿的通話中老調重彈,指責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洩漏是美方一些人編造的「荒謬故事」。他說,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敦促美方不要將溯源問題政治化。但嘴硬歸嘴硬,這一輪的追責浪潮中共即便想躲顯然也是躲不過去的。

憑我對中共的了解,它肯定已經在武漢病毒所銷毀了一切證據;同時,中共最高層已下令,各級政府要嚴密控制和封鎖病毒研究數據和相關研究成果信息。任何懷疑和質疑官方關於病毒源頭說法的文章和言論,在中國國內媒體和網絡上已徹底消失。所以,疫情來源的國際追查無法取得第一手資訊,只能用間接證據做調查分析。

據美國之音報導,最早提出要對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洩露或事故調查的科學家之一、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認為,即使沒有中國配合,美國仍然有能力在美國境內啟動有關調查。

他說:「這裡的關鍵點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方面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與一個非政府組織通過合同合作進行的。這個非政府組織位於紐約市,名為『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因此『生態健康聯盟』在其硬盤和文件櫃中會有電子和紙質文件,這些文件有可能為解決起源問題提供非常重要和有用的信息,會有他們申請經費的建議書、撥款進展報告、武漢實驗室的原始數據、武漢實驗室的分析數據、與武漢實驗室一起撰寫的科學論文草稿以及與武漢實驗室的大量通信。這些都是美國公眾和美國政策制定者需要獲得的信息,因為我們為其付費。我們提供了1.23億美元,由聯邦政府給提供給『生態健康聯盟』,用於這個和其它項目。」

眼下,隨著追責的聲浪越來越高,中共面臨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可以肯定,拜登定下的90天到期後,如果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所被坐實,中共必將大禍臨頭,成為全世界的眾矢之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