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的危言與中共的危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一方面,中共宣傳機器正大張旗鼓宣傳百年中共所謂的「輝煌歷史」和「偉大成就」;另一方面,中共黨魁習近平卻屢出危言,語驚黨內外,爆中共正面臨亡黨危機。

1月22日,習近平在十九屆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說,腐敗仍是中共最大威脅。1月23日,新華社發表解讀文章稱:「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一些腐敗分子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也就是說,有人想搞政變,奪習近平的權。

4月25日,習在廣西桂林參觀湘江戰役紀念園時說:「到廣西,來全州看一看湘江戰役,這是我的一個心願。這一戰,在我腦海里印象是最深刻的,我也講得最多。」「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

湘江血戰發生在1934年11月,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的一場敗仗。經此一戰,中共8.6萬紅軍減少到3萬。

習出此言,外界解讀,中共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大危局,習把當前的大困局與當年的湘江血戰相比,可見習心中「壓力山大」。還有人問:習要跟誰血戰?

6月9日,習對青海省委、省政府官員發表講話時,要求廣大黨員、幹部「鐵心跟黨走、九死而不悔」。

有評論指出,習的這句話暴露出其內心深處巨大的危機感。這等於說,中共已臨「九死」之地,許多黨員、幹部棄中共而去。

習說腐敗是中共最大威脅,這句話沒有錯。從習2013年1月開始反腐打虎到2021年6月暴露出的中共腐敗問題,觸目驚心,已達到人類歷史上登峰造極的地步。無論中國歷史上,還是世界歷史上,找不出一個比中共更腐敗的黨了。

至今,習查辦了520多名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原中共最高權力中心大總管、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原空軍政委田修思,原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原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等。

這些中共黨政軍最高層的嚴重腐敗分子都是誰提拔重用的?答案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也就是說,江、曾是中共最高層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一邊做官,一邊經商,利用江的權勢和自己手中的權力「悶聲發大財」,成為中共高幹子女升官發財的樣板。

曾慶紅之子曾偉,2008年3月7日,以3240萬澳元(約2.5億元人民幣)買下澳大利亞一座豪宅。成交時,沒有貸款,一次全額支付。之後,曾偉向悉尼市政府申請,再花500萬澳元(約3800萬元人民幣),將豪宅推倒重建。僅購買和翻修這一座豪宅,總計花了2.88億元人民幣。這是被《悉尼先驅晨報》等國際大媒體廣泛報道的事實。

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可能是中共最腐敗的兩大家族。至今為止,習近平查辦江澤民、曾慶紅了嗎?查辦江綿恆、曾偉了嗎?沒有。

全中國、全世界,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能很清楚地看出,中共真反腐打虎,必須查辦江澤民、曾慶紅,必須查辦江綿恆、曾偉。

但是,習一邊宣稱「腐敗是中共最大威脅」,一邊卻不查辦江澤民、曾慶紅、江綿恆、曾偉,一邊憂心如焚,高喊「鬥爭」、「鬥爭」、「鬥爭」。

有常識的人都能看明白、想明白的問題,為什麼習看不明白、想不明白?

中國古語說:「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對習而言,這一「葉」是什麼?就是江澤民、曾慶紅安插在習身邊的親信、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給習灌的馬列主義迷魂湯。

馬列主義是什麼?不管那些被稱為「馬列主義理論家」的專家寫了多少萬篇文章,出了多少萬卷書,其實,就三個字「假、惡、斗」。試舉四例說明。

第一例:關於「一黨專政」
6月12日,中共駐香港聯絡辦主任駱惠寧在演講時稱,「那些叫囂『結束一黨專政』」的人,「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真正大敵」。

1940年12月,中共領導人劉少奇在《論抗日民主政權》中寫道:「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

劉少奇被中共稱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請問駱惠寧:劉少奇是香港的「真正大敵」嗎?

1941年,毛澤東在「皖南事變」後發表講話,對中華民國政府提出十二點要求,其中第十條是「廢止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政治」。

毛澤東被中共稱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請問駱惠寧:毛澤東是香港的「真正大敵」嗎?

一會兒反對「一黨專政」,一會兒反對「結束一黨專政」。這就是中共信仰的馬列主義。這個馬列主義是沒有標準的,一切可以根據需要,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中共沒掌權時,堅決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中共掌權後,又提出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政軍學民,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不許反對一黨專政,更不許結束一黨專政。

第二例:關於「人民就是江山」
2月20日,習近平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指出:「歷史充分證明,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關係黨的生死存亡。」

2019年香港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從6月12日起,中共不斷升級對香港的暴力鎮壓。據香港電台2019年12月9日報導,半年內,香港警方發射彈藥29,863枚,其中催淚彈15,972枚,共抓捕6022人。

2019年11月25日,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揭曉: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民主派大勝,獲388席;支持中共的建制派大敗,僅獲59席。

這個選舉結果是在中共對香港人民持續5個月零13天的血腥鎮壓後出來的,無疑是香港大多數人民意志最真實的體現。

按照習的上述說法,中共理應順應香港大多數人民的意志,反省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以來在香港問題上有哪些錯誤,然後,痛下決心,改正錯誤,這樣,才能真正贏得香港的人心。

但是,中共在香港所做的與習所說的完全相反。

2021年7月1日,中共公然背棄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向國際社會作出的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將香港的「一國兩制」硬變成「一黨專政」。

第三例:關於統一台灣的最佳方式
2019年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指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

但是,就在這一年的6月12日,中共在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發起暴力鎮壓運動。香港警察在大街上野蠻毆打、甚至開槍射殺香港民眾的血淋淋的畫面,傳遍全世界,震驚無數人。短短半年時間,香港淪為一個「警權至上」的城市,香港「一國兩制」被毀得面目皆非。

這正是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中堅決反對中共「一國兩制」的蔡英文以817萬張的高票當選最重要的原因。

第四例:關於必須搞好中美關係
2017年4月6日,習近平親口對美國總統川普說:「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但是,到2020年,中美關係惡化到建交41年來最壞的程度。7月21日,美國責令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72小時內關閉。10月3日,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返回美國,美中關係事實上降到代辦級。

2020年8月25日,中共《人民日報》發表長達三萬多字的文章,批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文章列舉了蓬佩奧的26句話,每句話的下面有一個結論性的字眼:「錯」。然後,針對蓬佩奧的所謂「謊言」,以所謂「事實真相」來駁斥。結果是:錯的都是別人,對的都是「老子」。

這篇文章的結論是,美國最壞。「美在全球範圍非常不受歡迎」;美國是「國際秩序最大破壞者和當今世界最大不穩定因素」。

此文發表時,習可能將他2017年4月6日親口對川普總統講的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古詩云:「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生在此山中。」上述自相矛盾的四個典型案例,無論是駱惠寧,還是習近平,至今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但是,有人看得一清二楚,比如,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就是其中之一。

2020年6月24日,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演講時,深入反思了美國誤判中共的原因。他說:「這種誤判導致了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最大的一次失敗。我們怎麼會犯這麼大的錯誤?我們怎麼看不懂中共的本質?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沒有留意中共的意識形態。」

奧布萊恩認為,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該黨的總書記習近平把自己視為約瑟夫·斯大林的接班人。」

「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這是中共全部問題的根源所在。縱觀170多年的國際共運史,100年的中共黨史,可以清楚看出:馬列主義政黨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沒有道德和法律底線、千變萬化的政黨,極具迷惑性,堪稱「九條尾巴的狐狸精」,迷倒無數人。

它曾迷住了中國最優秀的一批高級知識分子,比如,被稱「教授中的教授」的國學大師陳寅恪,1948年底,中共軍隊開進北平城前,蔣介石派飛機接他去台灣,他不去,結果,在文革中被中共羞辱批鬥而死。

它曾迷住了中國共產黨內的一批元帥、將軍、高官,比如,48歲被授元帥銜、58歲被確定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林彪,曾經歷無數槍林彈林而沒有喪命,卻在1971年9月13日,一家三口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葬身荒漠。

它曾迷住了一批嚮往革命的熱血青年,比如,1937年投奔延安的北京大學才子、作家、翻譯家,在延安翻譯了一、二百萬字的馬、恩、列著作的王實味,僅僅因為講了幾句大實話,竟被中共祕密槍殺。

它曾迷住了從國民黨員轉為共產黨員的一批「文化精英」,比如,著名作家聶紺弩,黃埔軍校二期畢業,後來跟中共幹革命幾十年。1967年卻被中共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無期徒刑。聶晚年時,一位民主黨派人士想加入中共,特地徵求他的意見。他一聽說,異常激動,高聲說:「這個黨你想進去,我正想出來呢。當年,我要是知道共產黨是今天這個樣子,我決不會參加的。」

直到2021年的今天,中共黨魁習近平仍為這個「九條尾巴的狐狸精」所迷。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至今,僅3年零8個月多月的時間,習沉迷在這個「九尾狐狸精」製造的妖霧中,聽不到真話,看不見真相,一個誤判接一個誤判,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6月8日下午,習近平考察青海省海北州時,新華社記者為他拍了一張氣氛詭異的照片。習穿一身黑衣,戴一個黑墨鏡,獨自一人,站在一個伸向濁浪翻滾的水中的木板橋上。

一位評論者說,這幅照片讓他想起「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這句形容人處於極端危險中的古詩。

今年的中共「兩會」上,習被一批中共高官吹捧為「掌舵領航」的「舵手」。

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李希自稱,深刻體會到「總書記領航把舵」是「我們最大的信心所在、底氣所在、力量所在」。

習明知中共最大威脅是腐敗,明知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卻至今一直不動江、曾。為何?皆因中共的所謂反腐敗,不過是選擇性反腐敗而非真反腐敗。

如果中共最高層領導認為,某人可能威脅其權力,不管這個人有沒有問題,都必除之而後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中共最高層領導認為,某人不會威脅其權力,即便他犯了天大的罪,也可能不予追究。

中共選擇性反腐,只是揚湯止沸,而不是釜底抽薪。其結果是:越反越腐,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千萬個腐敗分子馬上被複製出來了。時至今日,中共的腐敗之癌已到晚期之末後,中共這艘破船隨時可能傾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