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 抗擊中共 西方正在戰略重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幾天,西方世界的三大峰會——G7峰會北約峰會美歐峰會——接連召開,劍指中共。這有特別重大的意義:如果說2020年是以大瘟疫肆虐世界和美中新冷戰為標誌的,那麼2021年將以西方國家的戰略重整寫進歷史。

而中共這邊呢,進入2021年,判斷全球實力對比「東升西降」、「以疫謀霸」取得重大進展,「時與勢 」在自己這邊,外加「百年黨慶」的雞血,「戰狼外交」分外亢奮。中共的這些思想、戰略與行為,大大加速了西方國家反制中共共識的形成,並促使其據此開始了全面的戰略重整。

西方國家戰略重整的綱領性文件,是6月10日英美領導人簽署的《新大西洋憲章》。這個文件特意如此命名,就是明白告訴世界:現在形勢類似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需要「戰時精神」,我們需要並且正為現在和今後的世界設計藍圖(詳見筆者「英美簽署《新大西洋憲章》劍指中共」一文)。

緊接著,13日的G7峰會公報、14日的北約峰會公報、15日的美歐峰會公報,勾勒了戰略重整的主體框架。本文依據以上四個文件,對西方戰略重整略作述評。

第一、緊急抑制中共在台海的蠢蠢欲動

2021年以來,中共在台海的軍事挑釁顯著提升,戰爭風險大增。在美國的主導下,西方國家對此多次聯合發聲,並加強了在台海、東海、南海、印太的軍事存在,遏制中共的軍事冒險。G7峰會公報、北約峰會公報、美歐峰會公報,再加上之前4月16日的美日峰會、5月21日的美韓峰會、5月27日的日歐峰會、6月9日的日澳2+2會談,都分別首次提出台海問題,關注台海的和平與穩定。中共發動台海戰爭的戰略壓力空前增加。這表明,台海問題現在已上升為牽動全球戰略格局演變的風向標了。

第二、明確中共對西方構成的「系統性安全挑戰」

如果說台海問題還是個案,那麼中共「公開的野心與過分自信的行為,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與聯盟安全相關領域構成了系統性的挑戰。」(北約峰會公報語)北約作為西方最主要的政治軍事聯盟,其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稱本次峰會為該組織「至關重要的時刻」。雖然跨越歐美的30個成員國對華政策不一,但這次峰會公報能首次把中共列為安全挑戰,表明西方國家都在正視中共的崛起,初步建立起了相關共識。

在推動北約更新戰略概念、直面中共威脅的同時,美國還在推進「印太戰略」,加快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建設,加強美日、美韓軍事同盟等等,表明西方國家的軍事聯合、協調正在深化中。

第三、加快數字社會轉型,應對中共的經濟、科技挑戰

西方要應對中共的軍事挑戰,更要應對中共的經濟、科技挑戰。在從工業社會邁入信息社會、智能社會的歷史進程中,為確保不被中共利用各種手段「彎道超車」, 西方必須在共同價值觀基礎上,加強協調、一體化,如美歐峰會公報(「邁向新的跨大西洋夥伴關係」)所說,「我們決心推動數字轉型,刺激貿易和投資,加強我們的技術和工業領導地位,促進創新,保護和促進關鍵和新興技術和基礎設施。我們計劃在我們共同的民主價值觀(包括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合作開發和部署新技術,並鼓勵兼容的標準和法規。」此外,聲明還表示,「為了啟動這一積極的議程,並提供一個有效的合作平台,我們建立了一個高級別美國-歐盟貿易和技術委員會(TTC)。」

在這方面,這幾次峰會期間就已經取得了幾項進展。例如,美盟就停止長期以來由空客-波音爭端所引發的美歐間懲罰性貿易關稅問題達成協議,並就對抗「非市場經濟慣例國家「達成共識。又如,加拿大和歐盟也啟動了一項新的夥伴關係計劃,以確保關鍵礦產的供應鏈,以及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第四、推出全球基礎建設倡議,抗衡中共「一帶一路」

2013年以來,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對許多發展中國家的鐵路、道路以及港口基礎設施進行投資,使得許多國家深陷債務與腐敗。這次G7峰會同意啟動美國提出的「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計劃。這項「由民主國家主導的、高標準、價值導向的透明基礎設施夥伴投資計劃,將幫助改善發展中國家總價值超過4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這將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民主的替代」選項。這也是西方對中共「一帶一路」的第一次戰略回應。

第五、堅守普世價值,有效回擊中共劣行

意識形態、價值觀的區別導致了中共和西方的根本對立。6月15日,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中國(中共)在人權方面的記錄是使歐盟和北京分開的主要原因,並將北京定義為歐盟的系統性對手。澳洲總理莫里森則說,澳中之間的世界觀分歧可能永遠解決不了。

中共的價值觀直接導致了中共的劣行。美歐峰會公報第26條款稱雙方在多個領域對中共有共同的憂慮,包括在新疆和西藏繼續違反人權,香港自治和民主進程被侵蝕,實施經濟脅迫,散布虛假信息等等。並說,美國和歐盟繼續嚴重關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局勢,強烈反對任何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並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

美歐峰會公報表示,會在多方面與中國打交道時密切磋商與合作,並在人權、經貿和安全等領域協調對華政策。在這方面,今年以來已有若干進展。例如,3月22日,歐盟自1989年「六四」後首次因在新疆大規模侵犯人權而對中共實施制裁。又如,長期實施「模糊政策」的日本,雖沒跟進歐盟的對華制裁,但在4月5日晚間中方「主動提出電話會談」中,要求中共採取行動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並停止在香港的壓制活動。

而就在這幾次峰會上,至少有兩件事表明西方針對中共劣行的聯合行動趨向。第一件,支持美國推動的重新調查新冠病毒的來源,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對病毒的來源進行一次新的、透明的不受中共干擾的調查;第二件,澳洲總理莫里森表示,反擊中共影響力擴張的澳洲已經贏得了七國集團對澳洲的強力支持。

結語

目前,西方對中共還是「合作、競爭、對手」的三重定位。這表明西方在「全球村」的背景下,對中共還抱有一定的幻想和顧忌,還沒有完全認識到:中共是魔鬼。任何的「合作」想法都會被中共利用,都會被中共蔑視。如若不信,請看6月1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所言:美歐都對華提出了所謂「合作、競爭、對手」的三重定位,其實質就是既要損害中國(中共)的利益,還要撈中國(中共)的便宜。篤信和鼓吹這種論調的人,不是自身智商出了問題,就是低估了中國人的智商。

因此,本文認為,西方正在進行的戰略重整有其積極意義,但需提升對中共本質的認識,否則仍難免會被中共鑽空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