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病毒溯源 科學家的良知和祖國的聲譽孰輕孰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認為,拜登呼籲重新審視病毒出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和情報,可能會給中國許多有良知的科學家帶來道德上的勇氣,促使他們挺身而出,即使冒著激怒北京的風險。

但是我認為,即使一些中國科學家在中共嚴密控制下依然保有良知和道德勇氣,但要讓他們站出來說出此次新冠疫情的真相,可能性並不大。主要原因是,他們已經深陷中共體制性隱瞞的陷阱而難以自拔。

從疫情爆發初始到溯源調查,中國政府的習慣性撒謊、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已經公開曝露在全世界面前。新冠疫情早在2019年年底爆發,但三個星期後疫情已經嚴重到掩蓋不住的程度,才承認病毒爆發會人傳人,但是病毒已在全世界迅速擴散。到了溯源調查階段,中國政府拒絕向世衛調查團提供原始數據,阻撓記者調查發現病毒的蝙蝠洞,嫁禍於美國軍人代表團和馬里蘭實驗室,咒罵不配合中共的世衛組織幹事長譚德塞和美國傳染學家福奇等。中共的這一整套反應,顯示出中共體制性隱瞞的基本特徵。

即便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核心人物石正麗有良知有道德勇氣,但也難以打破中國體制性隱瞞的桎梏。她在接受外媒採訪時屢次表示,她個人明確表示歡迎世衛專家來武漢病毒所調查和訪問,讓專家們查看實驗室數據和記錄等。她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表示,「我個人歡迎任何形式的訪問,基於公開、透明、信任、可靠和合理的對話方式。但是具體方案應該不是我能決定的。」BBC隨後接到來自武漢病毒所宣傳辦的電話,稱石正麗的表態不能算數,她的回答也未獲該機構批准。

石正麗當然知道,在調查病毒所的問題上,她做不了主。她這麼說,相信是為了獲得外界的信任。但她感到很委屈,抱怨自己是一個無辜的科學家,卻被持續潑髒水。據石正麗的美國同行說,她是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具有嚴謹的職業道德。很不幸,她被頂在這次溯源的風口浪尖上,有人說她會叛逃,她回應道,她不會叛逃不會背叛祖國。她斷言,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絕對不是從武毒所洩露出來的。她用生命擔保,病毒與實驗室沒有關係,還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在這次病毒溯源事件中,支持體制性隱瞞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就是「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習近平在去年9月11日科學家座談會上的講話特別強調這一點。這對中國科學家來說,既是警告也是激勵。這個說法據說在這次疫情中,在中國科學家群體中特別流行。無怪乎有分析稱,「當談到國家利益和普遍的學術規則時,中國科學家表現出了他們的團結和力量」(《澎湃》,「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一說的來龍去脈)。石正麗不是中共黨員,但誓言獻身科學、報效祖國。所以,當美國《科學》雜誌網站2020年7月24日採訪石正麗時問到,「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您是否接到銷毀某些病毒的指示?答:「沒有」。這種回答一點也不奇怪。

至於石正麗是不是一個被「持續潑髒水」的「無辜」的科學家,相信仔細消化她披露的種種信息,人們會得出自己的結論。據BBC和《紐約時報》報道,一個事件非常值得關註:2012年,雲南通關銅礦工人身處一個滿是蝙蝠的礦洞後,患嚴重呼吸道疾病而死亡;之後在接下來的三年裡,石正麗團隊多次去通關礦洞對蝙蝠進行取樣,他們在那兒檢測出293種冠狀病毒。石正麗對病毒源於實驗室之說鄭重否認,但其中有幾點難以自圓其說:1)她說,她的實驗室沒有在礦工樣本中檢測到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2)她的團隊把這些冠狀病毒帶回武漢安全級別不夠高的實驗室研究,是因為沒有發現這些病毒可以傳染人;3)她承認一些實驗室不夠安全,卻斷然否定新冠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有批評者認為,石正麗顯然隱瞞了什麼。

應當說,查找病毒來源真相的唯一辦法,就是公開所有原始數據,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獨立的全面的科學調查,這種調查應當是超越政治,超越國界,超越所有牽涉其中的中外科學家的利益。但對石正麗而言,在科學家的良知和祖國的聲譽之間,哪個輕哪個重,她顯然做出了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