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百年歷史(VI)2001至2021

夏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8日訊】2003年4月,北京出版的《讀書》封面是一個無頭人的塑像。

2002年11月,《讀書》裡更有一幅把自己的頭踏在腳下,無頭的讀書人的插畫。當無頭者的形象占據了中國知識界風向標的《讀書》雜誌,一種思想、言論自由被閹割的絕望感早已在文化界瀰漫。

在一本薄薄的訪談錄《文學陽台:文學在中國》中,王朔這樣結束他的序言:「(這些最新最年輕的藝術家)大多數注定成不了氣候……這就是我們的現在,同時也是我們的未來。如果你看完失望,那你就替咱們大伙可悲吧。」

從無頭的人到文學中的下半身寫作,標識著六四之後中國人的生存狀態。

精神的徹底抹除、忽略不計,人的徹底物化及人肉體價值的精心算計,逐漸成為改革開放後紅色中國的社會氛圍。

從精神的真空衍生出肉體的物化:這一現象把馬克思唯物主義論推到了極點。

這樣的生存狀況是活摘器官出現的大背景。從精神的抹除到無頭的知識分子,我們抵達了一個極度恐怖的狀態。

進入21世紀,中國成為做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人的心臟、肝、腎、皮膚、眼角膜全部貨幣化。

當無頭的人出現在中國思想界的地平線,更大的災難早已在前方等待。

2020年,在疫情肆虐中,極權中國卻擴大活摘器官的規模,在獲取暴利的同時,大規模消滅中華民族。

「2020制止在中國的活摘器官」國際海報大賽金獎伊朗圖像設計師Bahram Gharavi Manjili作品〈人民幣〉。(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提供)

接上文

2001:天安門廣場上的一把火

這是在2001年除夕夜發生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事。這件事改變了民族的民運。

由於法輪功祛病健身饒有奇功,深獲百姓愛戴,幾乎每一座城市廣場上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在黎明的光中晨煉,場面壯觀殊勝。1999年7月,無神論的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鎮壓。一開始,由於法輪功深受百姓愛戴,鎮壓難以推行。於是,江澤民炮製了一場暗藏殺機的假戲。

天安門自焚偽案是中共政府策劃的一場騙局,嫁禍法輪功,作為鎮壓的藉口。圖為2001年1月24日自焚偽案隔天,一個便衣上前阻止人照天安門廣場上的滅火器。(STEPHEN SHAV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01年除夕,央視從河南開封找了五個人,在曠無人跡,戒嚴的天安門廣場演出了一場自焚假戲,其中,劉春玲當場被殺人滅口,她的小女兒劉思影則在數天後在醫院裡被滅口。臉孔被燒得扭曲變形的陳果、郝惠君之後被監控,無法與外界接觸。而扮演王進東,坐姿如解放軍的男子據稱是公安內線。事實上,透過聲音解析,影片中的王進東至少有四個人。這一齣拙劣的假戲反覆在央視黃金時段播放,猶如文革時的批鬥再現。

邪靈為了毀掉法輪大法在中國的聲譽,使出了最邪惡的招數,塑造了假修者的形象,而其中最狠的招數,一個是把小女孩劉思影當作傀儡使用後滅口,一個是把貌美的陳果以火毀容,燒出了一張不忍卒睹的臉。為了這張寢醜變形的臉,為了天真唱歌的小女孩,人們生出了對法輪功的仇視心理。通過這場殘酷的自焚,無神論的共產黨摧毀了法輪功在百姓中的地位,從此開始了鋪天蓋地的世紀大鎮壓。

自焚偽案中12歲女孩劉思影被中共當作傀儡使用後滅口。圖為做了氣管切開手術的劉思影卻能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唱歌;央視記者李玉強在無菌病房採訪,卻不穿防護服。(明慧網)

這把偽火不僅想要毀掉法輪功的聲譽,也毀掉了這五個小人物。如果我們看過陳果在毀容之前姣美的臉,對照她毀容後難以描述的醜陋扭曲,更能理解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邪惡。

這一把偽火同時毀了中國人一顆善良的心。從此,他們對慈悲殊勝的佛法生出了疑惑、誤解和怨怒。通過摧毀無辜的小劉思影,摧毀貌美如花的陳果,這一把中共點燃的假火摧毀了中華民族金子一般的心。此後,藉由法輪功學員努力的講清真相,打破謊言的殼,才能再度看到那一顆金子般閃亮的心。

同時,這一把假火提醒我們,來自撒旦的共產黨口袋中的伎倆叫人瞠目結舌。這把假火被國際教育組織定性為「國家恐怖組織主義」,堪稱邪惡鞭辟入裡的展現。為了摧毀正教,邪靈的思維邏輯不可思議。邪靈邪惡毀人的計謀不可思議。

國土上失蹤的小孩

1979年開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開始實施一胎化。到了1984年,計劃生育政策在地方開始嚴抓。這一年起,中國的失蹤兒童人數猛增,每年約有7萬個孩子被綁架,這些數以萬計的孩子如同貨品一樣,在黑市流通著。

2013年10月23日福建省福州街道上展示的失蹤兒童照片。(ED JONES / AFP)

同時,進入2015年,「光棍危機」已全面爆發。到2020年,中國大陸「光棍大軍」接近2400萬人。約有一成以上年輕男子找不到配偶,形成一個特殊的「光棍大軍」。這些人背後巨大的心理及生理壓力和挫折感是不能用數字量化的。

與此相對應,綁架孩童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另一個社會現象。從這一現象又衍生出一種病症:那就是無數驟然失去孩子的父母心理上承受的打擊。唯有深入審視這些父母的心理,我們才能對這一愴痛有更真實的感受。

在中共一胎化政策下,拐賣兒童成為必然的罪惡。一個失蹤的孩子在父母的生命中鑿下無法治癒的傷口。圖為2013年5月2日一群父母的志願者在福州市發放失蹤兒童傳單。(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有時他也起身跑起來,跑到路口不停,靠本能拐彎,繼續跑,好像那樣他就能知道更多,好像跑起來就能得到正確的方向。有一天夜裡他跑了很長一段路,起初喘不開氣。後來忘了喘不開氣,想停下來又連停的力氣也沒有,他記得他是摔倒了才停下,坐在地上,他往四周看,他不知道那是哪裡,他就記得到處都是樹,一個人都沒有。他往那些茂密的樹葉裡看了很久。」(《永失我愛:一個被拐十二年未歸的孩子》)

這是湖北人孫海洋,2007年,他4歲的的孩子孫卓在深圳失蹤,他賣樓、借錢,跑遍除了新疆、西藏以外的全國各地。他建QQ群、尋人網站,收集了3000多名失蹤兒童的父母,這些人有的和他一樣找了十幾年,其中一名父親因受不了孩子被拐的痛苦煎熬而跳火車自殺,孩子之後卻被找到了。

郭剛堂的兒子2歲時在山東家門口被拐走,他徹底崩潰,兩週後,他騎著摩托車,車後綁著一面尋子的旗子在風中飄,天南海北找了20多年,踏遍全國各地,報廢了10輛摩托車,受盡了欺凌、嘲笑。

當男孩在一胎化政策下成為人們覬覦的珍品時,拐賣就成了必然的罪惡。一個失蹤的孩子在父母的生命中鑿下無法治癒的傷口。從這一面向來看,一胎化的政策造成的社會影響超出人所能估量。而當人們唯一的孩子被拐走,那就像是有人在他們心中掘了一座無底的深淵,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填補。

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有多少父母有這不幸的際遇?他們相濡以沫,當誰的孩子有消息時,他們一起滿懷希望的出發去遙遠的城市尋找,一回又一回空手而歸。夜裡,他們喝醉了坐在一起默默流淚。紅色中國是一座心的煉獄,在這些受盡折磨的父母身上,這座煉獄施行了獨一無二的刑罰。

70年來,共產黨在神州大地屠殺了八千萬中國人,這是獻給撒旦的犧牲。在嗜血的撒旦祭壇上,中共祭上了千千萬萬個寶貴的生命。正如它的鼻祖馬克思是不折不扣的撒旦崇拜者,共產主義是真正意義上的撒旦教。撒旦教嗜血,尤其好嬰孩之血。直到今天,墮胎合法化依然是各國社會主義政黨提倡的政策。而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數量驚人的,被提前消失的女嬰成為撒旦祭壇上最悲慘的祭獻。人們沒有想到的是,和這些被消失的女嬰一起放在祭壇上的,是千萬找不到對象的光棍。是千千萬萬父母受盡煎熬的心。

從紅色中國土地上失蹤的人

●煉獄

進入21世紀,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器官移植手術執行國家。然而中國人並沒有捐贈器官的習慣。這些龐大數量的器官從哪來?

在這文明古國的故土上,六月飛雪,冬天陰霾覆蓋三分之一的國土。武漢肺炎奪取了無數亡魂。大瘟疫中,千萬隻烏鴉飛過天空,一道道蛟龍一般的閃電劈裂夜空。在這塊古老的國土上有一個巨大的冤情。

2006年起,活摘器官的黑暗在人們面前曝光,這麼多年來,千千萬萬失蹤的法輪功修煉人的悲慘命運也逐漸浮出地平線。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利用軍隊鎮壓法輪功,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的黑箱操作浮出水面,並已在國際廣泛曝光。圖為寫實油畫作品《活摘器官的罪惡》。(法輪大法弟子藝術中心)

「這裡的醫生哪裡是動手術,簡直就是在殺人,血噴得到處都是,手術室的地上全是血,我們用水管沖,都要沖兩個小時才乾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清潔工)

「我有幾次在半夜很晚的時候看到從醫院大樓禁用的電梯裡,四、五個40多歲的男人往外推死人,那個電梯平時是禁止使用的,可能連著暗道。我看到推出來的屍體很奇怪,都用醫用綠布包扎著,包得非常緊,也非常厚,超過對普通屍體的處理程度。」「我還看到過幾次,從外面往禁用電梯裡推人的,用布蓋著,不讓看。」(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工作人員)

在一輛從丹東開往蘇家屯,運送法輪功修煉人的火車上,發生了一件事情。

「上車前,我們並不知道押送什麼,只是感到這次氣氛很緊張、很不尋常。上車後,我們才吃驚的發現,這是一列平時專門用於拉牲口的列車,每節車廂都沒有頂棚。但是,這次裡邊拉的並非是牲口,而是煉法輪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我和另一個戰友都嚇傻了,話也不敢說,只是抱著衝鋒鎗呆呆地站著。12月東北的冬天,又是夜間快速行駛的敞篷火車,可想而知有多冷。「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終於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

「這次『任務』完成返回部隊後,我們才知道這次『任務』過程中出大事了。原來,我們連的黑龍江雙城的戰友,在押運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看到吊著的法輪功學員,大部分是女的,其中很多是老太太,有的甚至穿的衣服很單薄,心裡難受的實在無法承受了,據說他當時出現幻覺,看到吊著的人都是自己的媽媽。於是,他就和拿手銬鑰匙的另一名戰友商量,希望把那些人放下來暖和暖和,結果被拒絕。憤怒之下,雙城的戰友向空中鳴槍,嚇得那個戰友趕緊把煉法輪功的都放了下來。」

後來這名警察被嚴刑拷打,幾乎致死,最後被救回老家。

在共產黨長達70年的統治下,神州大陸已成為一座名副其實的煉獄,在越蓋越高的大樓,在人們越來越華美的衣飾的遮掩下,人們看不出這座煉獄的輪廓。隨著器官移植龐大的獲利,在國土上,出現了一家接一家做器官移植的醫院。

依據追查國際報告,中國大陸共有700到900多間這樣的醫院,其中包括為了牟利而轉型的中醫院。在許多座城市,人們行走在街道上,經過赫赫有名的大醫院,卻不知道裡面正在進行慘絕人寰的屠殺。卻不知道自己走過的是一座煉獄。

在許多座城市,人們行走在街道上,經過赫赫有名的大醫院,卻不知道裡面正在進行慘絕人寰的屠殺。圖為北京民航總醫院。(N509FZ/維基百科)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分為內外兩個院,外院開放給一般人和警察。兩道鐵門後為內院,關押的是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直接轉來的法輪功修煉人。內院實質上是一所多了醫生和醫療設備的監獄,是一所人間煉獄。而在北京航空醫院,地下室成為關押器官供體的祕密場所。在地下室入口,有人緊張的守著,一邊拿著手機說話。供體就關押在手術室附近,人體器官成為立等可取的物件。

「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飯店北面的東廠胡同5號,在這個小胡同裡是北京公安醫院,門口沒有單位的牌子。這裡設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門『病房』,坐電梯轉到隱祕、陰森的地下室,內有監控器、竊聽器,每個床頭上鎖一只腳鐐,床沿上掛著手銬,不時傳來陣陣慘叫聲和電棍發出的吱啦聲。有的法輪功學員整日被銬在床上遭強迫插管灌食長達數月之久。」

有這些被關押在各省地下集中營、醫院內院、地下室的無數法輪功修煉人為供體,紅色中國成為全世界做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在自己的國家需要等候兩三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各國病患飛來中國接受器官移植,長的三個月,短的幾天,甚至在幾小時內,他們獲得了不知來自誰的器官,而後,如果手術成功,他們飛離中國,帶著一個陌生人的心、肝、腎,飛離這座煉獄。

●2020年之後的活摘器官

2016年,美國國會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活摘法輪功器官的黑幕曝光後,中共出台了2006版《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時管理規範》,欺騙國際社會。雖然中共宣稱已停止活摘器官,並大肆宣揚捐贈器官的成果,事實上,國家機器執行的活摘器官完全沒有停止。不但如此,在2020器官移植科學論壇上,黃潔夫說:「希望到2023年,中國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國。按照社會經濟的發展速度,我國器官移植要逐步發展到一年5萬例的規模。」

中共雖然宣稱已停止活摘器官,並大肆宣揚捐贈器官的成果,事實上,國家機器執行的活摘器官完全沒有停止。調查顯示,即使2020年疫情肆虐下也沒有停止活摘。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下面是追查國際在2020年之後的電話調查。

第四軍醫大西京醫院:「只要他到時候他(法輪功學員)在我們醫院,你只要敢看,……我可以把你領到床頭叫你看一下,……讓你親眼看到這個人就是二十來歲。」

安徽醫科大學一附院:「我們這兒不管疫情不疫情,肝移植没停!……」

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我們都在做,昨天在做,今天在做,明天還有一個B型的。」

杭州樹蘭醫院:「樹蘭已經做了很多了,就沒有因為疫情而停止過,沒有的,樹蘭沒有停止過。」

廣西人民醫院一位護士長:「有手術都會做!」「只是可能不會像沒有疫情時那麼瘋狂地做。」

內蒙古包鋼醫院:「疫情期間,沒有停,沒有停哦!」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疫情期間,在做的,在做的,在做的。」

在初期,器官的價值在數千美元;到了2013年,腎的價格飄升為20萬美元,肝則為30萬美元。在如此巨大的獲利誘惑下,活摘器官的犯罪鏈不但沒有停止,並隨著器官移植市場的擴大而向外擴散。

2014年起,中共在新疆啟用「再教育營」,關押了上百萬維吾爾族人。北京近年來在新疆強行採集維吾爾族基因,並對12歲到65歲的居民進行3D影像、指紋、聲紋和虹膜等生物特徵的採集。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認為這可能是準備將維吾爾族人作為器官移植供應庫,或是發展針對維吾爾人的生化武器。

哈薩克人貝卡利(Omir Bekali)2017年3月25日返回新疆探視父母時被關入新疆「再教育營」8個月。2019年3月6日他在伊斯坦堡一次受訪中展示他如何被鎖鏈捆綁。(YASIN AKGUL/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期在中國西部機場,特別是在維吾爾族地域發現「人體器官運輸通道」,並用英語和中文書寫。同時在近年,新疆兩家地方醫院器官移植發展很快。把所有這些線索合在一起,我們可以推測繼法輪功修煉人之後,維吾爾族人成為下一批活摘器官的對象。

維吾爾族外科醫生安華托蒂曾經在早期參與目擊了活摘死刑犯器官,他表示:任何人都可能遭中共活摘。「在中國所有人、你只要把自己排除在共產主義分子之外的人,就是潛在被摘器官的目標。」

如果能在中國追蹤失蹤人口,會發現這些案子涉及器官摘取是很普遍的現象。近年來出現多具器官被挖掉的屍體,就是這一罪行赤裸裸的明證。

事實上,隨著活摘器官利潤的擴大,它走向黑市,全國各地失蹤的案子越來越多,活摘器官已向全國擴散。

據CCTV統計,中國每年有800萬人失蹤。一位林先生多年來一直在四處找自己孩子的下落,他從網上查失蹤人口消息,發現近年來十八九歲到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失蹤總數量在500至600人。其中武漢大學生失蹤多達數百人。武漢遍布攝像頭,公安卻拒絕與焦慮的父母合作,不提供錄像帶。這些風華正茂的大學生消失得無影無蹤,許多人懷疑他們是活摘器官的受害者。

武漢大量大學生失蹤,其中林飛陽從俄羅斯回國沒有告訴任何人,回國後出了飛機場進入武漢市委黨校換了黑衣,再出來搭公交車後就從此失蹤。更有多人是從外地來到武漢後消失的。也就是說,武漢成為這些身強體壯的年輕人最後人間蒸發的城市。

武漢大量大學生失蹤,其中林飛陽(圖)從俄羅斯回國後進入武漢市委黨校換了黑衣,再出來搭公交車後失蹤。武漢成為這些身強體壯的年輕人最後人間蒸發的城市。(受訪者提供)

這詭祕的軌跡背後必然有更加詭祕的因由,除了活摘器官外,武漢高級別的P4病毒實驗室是一個疑點。全國遍布做器官移植的醫院,然而武漢數百大學生失蹤卻有其獨特性。加上武漢病毒實驗室是全國最高級別病毒實驗室,失蹤者和病毒實驗室之間可能的關係值得我們探究。

武漢上百大學生詭祕失蹤的因由,除了活摘器官外,武漢高級別的P4病毒實驗室(圖)是一個疑點。(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武漢數百大學生失蹤之外,中共近年來採取了一系列行動,背後的動機匪夷所思,讓人惶恐。隨著它躍上世界舞台,中共在高科技方面大力發展,其中生化、核子、衛星等,都是它砸下大筆人民幣,超限發展的面向。而隨著中共病毒導致的大瘟疫在全球爆發,對於紅色中國近年來默默投注的尖端科技及生化核子武器研究,我們需心懷揣測,戒慎恐懼。

●活摘器官:最後的大掠奪

公安部在2017年底將DNA樣本採集擴大至中國其他地區,在全國各省收集各家族男性DNA、血樣,成人和小孩血樣各採一個,建成巨大的全國性DNA數據庫。到2020年5月,已採集了約4000萬人的DNA資料,其中大多為流動和異議人士。有外國學者分析,這是為了研發生化武器而建的數據庫。也有人猜測,這是為了紅色中國成為器官移植王國而成立的全國數據庫。

中共公安部在2017年底將DNA樣本採集擴大至中國其他地區,在全國各省收集各家族男性DNA、血樣,建成巨大的全國性DNA數據庫。圖為2021年1月23日北京接受核酸檢測民眾大排長龍。(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建立全國DNA和血型數據庫的同時,活摘器官在2020年後的發展啟人疑竇。

2020年7月,國家衛健委公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訂草案)》,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摘取未滿18周歲公民的活體器官用於移植。這樣的政策是否意味著這在這之前,摘取未滿18周歲公民的活體器官沒有構成犯罪,不追究?同時,摘取已滿18周歲公民的活體器官不構成犯罪行為?更重要的,這是否變相的把活摘器官合法化?

2020年,在嚴峻的疫情中,中共政法委對法輪功展開「清零行動」,強迫簽字轉化。8月,國家衛健委公告《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規範(2020年版)》出台,取消開展人體器官移植技術的醫療機構等級限制,並且放鬆多項原先的要求。

「追查國際」發言人汪志遠表示,「新規範」表明中共活摘器官、按需殺人的罪惡將以更大規模進行。取消開展人體器官移植技術的醫療機構等級限制、人體器官移植醫師相關手術例數要求、以及醫療機搆開展人體器官移植手術例數要求等,說明器官移植的技術要求降低了,技術等級沒有限制了。而取消了相關專業診療規範中規定的人體捐獻器官保存過程冷缺血時間等非技術管理類要求,表示供體器官的質量管理放鬆了。

這兩項管理的放寬意味著紅色中國允許,甚至鼓勵更大規模的活摘器官。意味著它更加無視國際社會的指控,完全放開發展器官移植的行業,讓它擴大化,產業化。我們把這和上面對於活摘器官受害者「年齡限制」的新政策,以及黃潔夫希望在2023年中國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國」的計畫合而觀之,可能要得出一個叫人毛骨悚然的結論。也就是說,中共企圖把活摘器官全面擴大、合法化,把「這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行」施行的更深,更廣,把恐怖的器官移植施行到全世界更多人民的體内。

經歷了2020年大瘟疫,人類攜手進入2021年。中共病毒在英國、南非、巴西等地變種,更加劇毒,傳播更快,難以防治。在美聯社一篇文章中報導,武漢病毒實驗室從雲南一座蝙蝠洞穴萃取病毒樣本,至今實驗室中還藏著多種病毒樣本。根據英國《星期日郵報》,在世衛專家進入武漢開展病毒朔源的前夕,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發表的超過300個研究,包括有關動物傳人的疾病調查,全部被從互聯網上刪除。1月,中共拒絕公開手中病毒溯源的線索。

在疫情肆虐中,極權中國卻擴大活摘器官的規模,在獲取暴利的同時,大規模消滅中華民族。中共四面楚歌,經濟面臨崩潰;此時,活摘器官帶來的暴利是它救命的稻草。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指出,中共國家機器主導的活摘器官產業鏈每年賺取非法暴利約90億至100億美元。在它最後的時刻,中共把這冷血的殺戮妝點,披上政令的外衣,把這魔鬼的搖錢樹變成自己的救命筏。

2013年7月19日,曾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加拿大前內閣成員及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奔走香港,表達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的關注。(余鋼/大紀元)

在魔鬼的主導下,人類遭遇了世紀大瘟疫。就在我們還在一步步以文明人的方式發掘病毒的真相時,製造病毒的紅色中國大步狂奔,以研發病毒同樣的邪惡斗膽,把大舉活摘自己的人民、消滅人口,獲取最後一筆暴利的罪行付諸實踐。

追溯過去70年的歷史,中共正是一批批屠害了地主、富商、國軍將領、知識分子、農人、工人、女嬰,搶奪了國土上所有能搶奪的資源:良田、土地、河沙、森林、河流、石油、煤鐵,直到它探手向這塊古老土地上最後的資源:人。人的肉身,人的器官。

這是共產黨在這塊土地上最終的掠奪。這場最後的掠奪和這場大瘟疫同時進行,以奪取古國人民在被瘟神奪去生命之前肉身最後的價值。在這掠奪中,它將與被放到手術床上的人民同歸於盡。

魔鬼正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在這正邪大戰最後的一章,魔鬼放手施張它的一雙魔掌,出手掠取人類寶貴的生命。(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