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遭謊言洗腦 有多少真正跟隨

黨慶國殤之中共百年現狀(社會篇) 廣西內部報告泄露 近9成民眾對「習思想」不感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9日訊】目前中共媒體正在用大量篇幅報導和「習思想」為建黨百年紀念活動宣傳造勢。而大紀元獲得的中共「輿情」報告披露了其全民洗腦似乎沒有宣傳中的那麼有效。

中共掀第三次黨宣運動 洗腦青少年「聽黨話、跟黨走」

今年2月20日,習近平在北京召開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5月26日,中共發出通知,要求在全社會廣泛宣傳黨史,正式掀起了中共史上第三次黨史學習運動。

與1942年的延安整風和1951年的黨史學習運動不同,今年習近平發動的黨史宣傳,是針對全社會的全民運動,而且尤其針對青少年。

中共不但在5月25日的黨史宣傳通知中(黨媒鏈接),特別強調了「突出青少年群體」;習近平還在5月31日給江蘇新安小學的回信中(中共官網鏈接),要求少先隊員(中共的未成年預備組織成員)學好黨史,「聽黨話、跟黨走」。

獨家:廣西輿情報告泄近九成民眾對「習思想」不感冒

不過,廣西社會科學院2018年做的《廣西主流社會輿情趨勢調查報告》披露了與官方宣傳不太同調的「輿情」,即自認深入學習「習思想」的被調查者占比僅約十分之一。

「輿情」是中共對輿論情況的簡稱,與自由社會中常用的「民意」一詞不同,中共將輿情視為監控和維穩的對象。

2018年《廣西主流社會輿情趨勢調查報告》截圖(大紀元)

該輿情報告稱,為「了解意識形態變化趨勢,主動引導社會輿論,掌握意識形態的主動權」,廣西社科院於2018年9月間在全區各地開展了問卷調查,並得出了「積極正面」的結論。

其中關於民眾意識形態的調查結果包括:有12.4%的被調查者表示自己對習近平中國特色主義思想「深入學,理解和掌握」;有51.4%表示「經常學習,但不夠深入系統」;有27.8%表示「很少學習」;有8.4%表示「從沒有學習過」。

所謂「習近平中國特色主義思想」(簡稱「習思想」)是習近平提出的,並在2017年被中共十九大寫入黨章、2018年寫入憲法的中共指導思想;其主旨是堅持社會主義和「黨領導一切」。

2019年中共中央宣傳部推出了宣傳習思想的「學習強國」手機應用app,要求全國各地的黨員和公務員下載使用。另有多地並非中共黨員的中國民眾曾反饋,當地社區在推廣或命令居民下載使用該app。

學習強國」app一度登上下載排行榜榜首,並被BBC等外媒喻為數字版「紅寶書」。所謂「紅寶書」是指毛澤東統治時期,強制向中國民眾推廣毛思想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教科書。

另據路透社報導(鏈接),該款app由馬雲的阿里巴巴公司開發。

儘管中共廣西社科院在報告中做出了「正能量」的結論,但評論指出這個輿情調查不能真正反映中國民意。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的洗腦和思想控制是針對全社會的,例如「學習強國」app實際上是被黨利用行政命令、成績考核等各種手段,來強迫各年齡各階層的中國民眾安裝使用。「所以超過六成的被調查者表示經常學習『習思想』,這個比例其實不高,而且也不能反映中國人心中的真實想法。」

「比如半數受訪者自認『經常學習,但不夠深入系統』;這種回覆可能暗示他們屬於黨員、公務員、國企員工等群體,因為是被迫經常學習共產黨思想,所以難以深入。」

李林一認為,中共自己做的輿情調查雖然不能也不願了解真實的民意,但無意中泄露了中共意識形態在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市場的現實。

「例如這份報告披露了『深入』學習的比例占12.4%。換言之,就是接近九成的被調查者自認對『習思想』不感冒。」

李林一懷疑,如今中共再次發起全民洗腦運動,很可能就是因為清楚看到這個現實,所以才要加強黨史學習,尤其是針對青少年、洗腦從孩子抓起。

獨家:調查泄露了青年學生受中共宣傳毒害深

而中共另外一份思想狀況調查顯示,中共的洗腦宣傳對中國高校學生的影響似乎不小。

根據中共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的部署,中共黑龍江省委高校工委和省教育廳2018年針對黑龍江高校學生做了思想政治狀況滾動調查。《調查報告》顯示,大學生們「對黨和政府工作評價高」,「社會認同和價值取向比較健康正向」。

《2018年黑龍江省高校學生思想政治狀況滾動調查報告》截圖(大紀元)

根據該調查報告,參加調查的高校學生中,中共黨員(含中共預備黨員)占比11.82%,共青團占比83.34%,民主黨派成員和群眾占比4.84%。共青團是中國共產黨的青年組織。在中共統治下,絕大多數中國學生都曾加入過少先隊、共青團和共產黨等中共組織。

《2018年黑龍江省高校學生思想政治狀況滾動調查報告》截圖(大紀元)

根據該調查,對中共給與正面評價(非常滿意和比較滿意),以及對習思想、馬克思主義、「黨領導一切」等中共意識形態表示認同(非常贊同和比較贊同)的學生占比,都超過90%。

《2018年黑龍江省高校學生思想政治狀況滾動調查報告》截圖(大紀元)

另外,該調查披露了,大學生有宗教信仰的比例大幅下降,明確表示信仰宗教的僅有3.87%。

報告稱,「絕大多數學生是無神論者」,「這說明我們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取得了一點成績,也說明學生具備較大的可教育、可轉化趨勢」。

該報告指出,對「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等重大政治觀點,仍有6.58%的學生態度模糊,以及仍有3.87%的學生表示信仰宗教,這深刻表明要對學生「加強共產主義信仰和馬克思主義教育」。

該調查得出的對中共和習思想的高認同度(逾90%),與同年廣西的輿情調查結論相比(12.4%),似乎存在不小的差異。

李林一分析說,「這可能有兩個原因,其一是黑龍江的調查僅針對高校學生,而如今的中國學生被中共洗腦的越來越厲害;『習思想』甚至已經進入大學課堂,成為必修教材。另外一個原因是大學生參與的調查,對中共和高校而言是透明的,這意味著學生可能不一定敢說出自己的真實觀點。」

中國年輕世代:要「小粉紅」還是要「躺平

與2018年黑龍江大學生思想調查結果相呼應的是近年來互聯網上愈演愈烈的「小粉紅」現象。

最近好萊塢大片《速度與激情9》(Fast & Furious 9,又譯《玩命關頭9》)主演之一的約翰‧塞納(John Cena),受到中國小粉紅討伐的壓力,被迫拍影片向中共道歉。「《玩命關頭》跪中共」的風波,再度將「小粉紅」推上全球焦點。

從中國到海外,頻頻出擊的「小粉紅」已經成為網絡上引人注目的力量。「小粉紅」原指被中共洗腦、黨國不分,從而盲目愛國的中國人;在獲得官方支持後,如今已經成為中共力推的「主旋律」年輕人代表。

中國小粉紅們不但支持中共的「戰狼外交」,同時也積極為中共出擊,化身民間戰狼。不過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並不認為小粉紅可以代表主流年輕一代,他告訴美國之音,小粉紅現象非常嚴重是因為中共只允許小粉紅的聲音發出來。

與此同時,《毛澤東選集》連續兩年登上清華大學借閱圖書排行榜,再加上「學習強國」app流行,中國大陸似乎重現「文革」及中共竊政初期的思想狂熱。

但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些都是假象,「中國大學生借閱《毛選》和中國人安裝學習強國,都不是自願的行為,而是為生活所迫。」

「所以目前中共黨魁理論著作的流行,非但不是共產主義思潮的復興,反而是紅朝覆滅前的最後瘋狂,甚至比衍生出道路以目、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兩個成語的周厲王時代更為不堪。因為後者只是讓人民不敢批評暴政,只能在路上以目示意,而中共不僅魚肉百姓,還要對民眾洗腦、讓中國人對自己遭受的暴政歌功頌德。」

事實上,今天的中國年輕人的確面臨前所未有的窘境——被壓迫的連「躺平」都不被允許。

今年4月百度貼吧一則名為「躺平即是正義」的帖文突然火遍全網,並被中國網民總結為「躺平主義」——即「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不當被剝削的奴隸」。

「躺平」話題走紅後,很快被中共封殺,並遭官媒炮轟「躺平可恥」「不負責任」。而中國網民們則創造出「躺平的韭菜不好割」、「不想跪著,又不能站著,只好躺著」等口號予以回擊。

「躺平」現象也引發外媒關注,被視為中國年輕世代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躺平」風波並非中國年輕世代與中共體制的首次交鋒,數年前曾經流行的「喪文化」也曾招來官方痛斥。

中國網絡流行詞中的「躺平」、「佛系」、「喪文化」,或源自2010年起在日本興起的「低慾望世代」(又名「達觀世代」或「悟世代」)。

李林一認為,這些網絡流行詞描述的都是年輕人對階級固化等社會現實的無奈情緒,「但中國年輕世代和外國的最大不同在於,中國人連躺都不能躺平,會遭政府抨擊,比如湖北經視電視就直接說:認命可以,躺平不行。」

「躺平主義的出現,代表著中國年輕人對中共的絕望。」

2018年黑龙江省高校学生思想政治状况滚动调查报告(定稿)
2018年广西主流社会舆情趋势调查报告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