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叛逃傳聞與習近平反覆提「忠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日前美媒披露中共史上最高級別叛逃者已與美國國防情報局合作了3個月,並向美方透露了關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和中共生物武器計劃等消息後,外界對這個神祕叛逃者的身分進行了各種猜測。最新的猜測是其人是中共國安部副部長董經緯,其因涉孫立軍案而叛逃,其手中握有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病毒外洩的「確鑿證據」。

是不是董經緯,基於有限的消息,我們暫不下結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從其與美國軍方情報局合作看,這名中共史上最高級別叛逃者手中一定掌握著中共絕密情報,不管是病毒、生物武器,亦或是其它方面,而且這些情報一旦被引爆,對中共的打擊是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有分析指,美國拜登政府、左派媒體、若干科學家以及美國首席傳染病學家福西,就病毒起源問題突然改口與此密切關聯。

自然,對於叛逃者的身分和其手中所掌握的中共祕密,中共當局是心知肚明,中共高層以及國安、軍方內部必定有不為外界所知的清洗。另有海外爆料者稱,背靠權貴的民生銀行一名董事近日也從大陸逃到國外。

儘管中共在國內封鎖了中共高官叛逃的消息,但中共官場通過各種方式知曉這個消息的未必少,這其中有多少官員或心嚮往之,或暗中為自己出逃做安排?

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重提「忠誠」、尤其突出「永不叛黨」問題就絲毫不奇怪了。6月8日,習近平在青海考察時提出「崇尚對黨忠誠的大德」的要求,並要求中共黨員莫要忘記入黨時做的「對黨忠誠、永不叛黨的誓言」,要「做到始終忠於黨、忠於黨的事業,做到鐵心跟黨走、九死而不悔」。

6月11日《求是》雜誌以「崇尚對黨忠誠的大德」為題發表評論文章,在率先回顧了習近平從2014年至2021年幾乎每年對於「忠誠」的表述後,突出強調全黨的忠誠問題的重要性。6月15日,《人民日報》以同樣標題發文,繼續同樣的陳詞濫調,不過點出了忠誠的三個體現,即「體現到對黨的信仰的忠誠上,體現到對黨組織的忠誠上,體現到對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忠誠上」。還有一點大概沒好意思點出的是:對黨魁的忠誠。

這就如同中共高層頻繁提及「政治安全」,實則等同於「習近平的安全」沒有得到保障,中共各派勢力仍在威脅其安全一樣,習反覆提及「忠誠」,說明黨內不「忠於中共」、不「忠於習近平」的高官並非少數,說明習深知中共內部的分裂,並一再發出警告。至於警告的效果,恐怕難以樂觀。

要知道,中共部級以上的高官就很少有忠於中共的。因為如果忠於中共,就不會將資產轉移到他們口口聲聲信奉的共產主義所厭惡、他們口中所切齒痛恨的西方國家,就不會讓自己的家人親屬成為外國公民。在他們陽奉陰違、小丑般的人生中,世人可以看到他們是如何將「罵美國是工作,去美國是生活」演繹得淋漓盡致的。

就拿中共主管外事的國務委員楊潔篪來說,幾個月前,他在中美高層會晤開場「戰狼式」大罵美國後,傳出馬上去美國耶魯大學看望了在那裡讀書的女兒,其妻子和女兒擁有的兩套美國房產隨即被曝光。

而中共中組部2011年的調查顯示,幾年來中共高幹家屬、高幹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內的一共有108萬人。這個名單上就包括2008年移民澳大利亞的、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以及去澳洲的原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兩個兒子。

此外,2019年4月,在美國的大陸富豪郭文貴爆料稱,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常住香港,其至少坐擁5,000億美元以上資產,江澤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財富至少在1萬億美元。據悉,江家控制的企業有上千家,包括金融機構、集團、公司等。自然,中共其他高官如韓正、賈慶林、李長春、羅干等的家人,在海外也都擁有豪宅和資產。

這些道貌岸然、口頭上一個個說著「忠誠」之語的中共高官,在與之相反的行動上,恰恰暴露了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因為他們根本上並不信什麼共產主義,而身在中共體制內的他們,最清楚中共的殘酷和翻雲覆雨的手段,且早已看到了中共沉船的命運,為了避免同歸於盡,給自己留條後路,所以將財產轉移,讓兒孫輩移民。

去年,美國政府通過媒體傳遞拒絕九千萬黨員及其家屬入境,嚇壞了眾多的中共各級官員,隨即有消息曝出在美國潛伏的上千名中共黨員叛逃。而目前3億多「三退」的中國人中有多少中共官員?有多少中共高官?

無疑,這除了表明中共正面臨著深重的危機外,亦在告訴世人,中共高官、中共官員們口中的「對黨忠誠」,其實是對權力的忠誠、對派系的忠誠、對金錢的忠誠、對自己安危的忠誠。

的確,不僅僅是這些深諳中共邪惡本質的黨內高官難以對中共忠誠,任何一個有良知之人,在看清這樣一個自成立以來,就以戕害中國人為己任,以假、惡、暴為特徵的邪惡政黨、政權的真面目後,都不會為其奉上「忠誠」。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三退」大潮,在用腳投票,就是佐證。可以說,習近平希冀的黨內出現忠於中共、忠於自己的情勢很難出現,而他本人若真的如其所言「鐵心跟黨走、九死而不悔」,結局亦讓人慨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