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UFO報告出爐 記錄144起UFO目擊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6月25日,美國情報機構發布一份9頁關於UFO的報告,報告顯示,自2004年以來,美國防部共記錄了144起UFO目擊事件,其中只有一起可被解釋,而其它事件仍然是謎。

美國對UFO的研究由來已久,現代最早可追溯至冷戰期間。1952年,美國空軍成立「藍皮書計劃」。2007年,美國防部成立UFO祕密研究小組,定期向國防部發送異常現象報告。

如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發布了UFO報告,該報告記錄了過去幾十年中,在美國受限制軍用領空內目擊的一系列神祕飛行物。報告說,美國政府已經遭遇144次不明飛行物(UFO)現象。

6月26日,《大紀元》報導說,ODNI在提交給國會的一份報告中說,在144起UFO目擊事件中,只有一起可被解釋,而其它事件仍然是謎。

該報告為UFO目擊事件提供了幾種可能的解釋,包括空中雜波、自然大氣現象、美國政府絕密計劃和外國對手系統、外國對手,但該報告也為「其它」解釋敞開大門。

報告稱:「根據現有報告中描述的外觀和行為範圍,可能有多種類型的「不明空中現象」(UAP)需要不同的解釋。」

「由於數據有限,或收集處理/分析面臨挑戰,我們的數據集中描述的大多數UAP現象可能仍未確定,但我們可能需要額外的科學知識來成功收集、分析和表征其中一些(UAP)。」報告補充說。

美國政府罕見公開說明UFO現象

針對長期以來吸引公眾的UFO事件,這份報告罕見地公開說明,美國政府已經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

報告說,在144起UAP案件中,有18起涉及觀察員報告「不尋常的UAP運動模式或飛行特徵」。

報告稱:「一些UAP似乎在高空風中保持靜止、逆風移動、猛然以特定方式運動或以相當快速度移動,但卻沒有明顯的推進方式。」

調查人員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目擊事件代表了外星生命,或俄羅斯或中共等外國對手的重大技術進步。

美官員:大多數目擊物體都是「實物」

CNN報導,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說:「在我們在這裡處理的144份報告中,我們沒有明確跡象表明任何來自天外來客的解釋,但我們會遵循任何數據指引的方向。」

這位官員週五告訴記者,但調查人員也確信,大多數目擊事件中的物體都是「實物」。

「我們絕對相信我們所看到的不僅僅是傳感器人工製品。這些是物理存在的東西。」這位官員說。他並指出報告的事件中有80起包括來自多個傳感器的數據。在11起案件中,調查人員認為(UFO)與美國人員發生了差點碰撞的險情。

大多數UFO目擊事件發生在美國軍事訓練和試驗場。報告稱,這可能是由於注意力過於集中、這些地區最新一代傳感器數量增加,以及個人期望導致的收集偏差。

不過,該報告也表示,這些UAP現象代表了飛行安全問題和可能的國家安全問題,特別是如果它們是「外國政府針對美國軍事活動的複雜性收集,或潛在對手展示了突破性的航空航天技術」。

這位美國官員說,報告中涵蓋的144起UAP目擊事件中的大部分是由美國海軍飛行員記錄的;儘管其它美國政府來源也有一些報告,但調查人員在檢查數據集時發現存在明顯的「報告偏差」。

這位官員說:「我們觀察到的各種現象最終都被歸入了UAP類別。但對UAP沒有一種單一的解釋。」

在143起無法解釋的案件中,調查人員只是缺乏必要的數據來對案件進行分類。

參議員:報告只是第一步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一直支持發布UFO報告,週五,他在一份聲明中說:「多年來,我們信任保衛我們國家的男人和女人報告說,遇到了具有卓越能力且身分不明的飛機,多年來他們的擔憂經常被忽視和嘲笑。」

「這份報告是對這些事件進行分類的重要第一步,但這只是第一步。」盧比奧補充道,「在我們真正了解這些空中威脅是否構成嚴重國家安全問題之前,國防部和情報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馬克‧華納(Mark Warner)在他自己的聲明中同樣表示,週五的「相當不確定報告,僅標誌著開始努力了解和闡明在全國和世界許多地區對航空造成這些風險的原因」。

五角大樓:非常認真對待UFO入侵報告

五角大樓在一份關於該報告的單獨聲明中表示,該部門「非常認真地對待(UFO)入侵報告——任何已識別或未識別的空中物體——並進行調查」。

五角大樓新聞發言人約翰‧柯比(John Kirby)表示,在報告發布後,國防部副部長凱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指示負責情報和安全的國防部副部長辦公室制定一項計劃,使去年成立的五角大樓工作隊目前正在開展的工作正式化。

柯比在一份聲明中說:「該計劃將與包括軍事部門和作戰司令部在內的國防部各個部門,以及ODNI和其它機構間合作夥伴協調製定。」

「該計劃將建立同步收集、報告和分析UAP的程序;為確保軍事測試和訓練範圍而提供建議;並確定建立和運作新的國防部後續活動以便領導這項工作的要求,包括協調、資源、人員配備、權限和實施時間表等。」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