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6)Mark與John

作者:戟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第六章:Mark與John

Mark和John相識於十幾年前,在澳洲召開的一次東亞安全防務峰會上,相關國家的國防部長都來參加。

Mark作為澳洲情報官員負責保衛工作,假扮一名保安,觀察、監控各個國家的代表,以及各國媒體工作人員。John作為中國駐澳洲大使館的武官參贊聆聽會議。

那時候的John略顯稚嫩白皙的臉龐,看不出有特別之處,但身為情報官員的Mark還是特別留心了John的表現。

John一口流利的法語很快贏得了鄰座一位祖籍法國的金髮美女青睞,當然John還顯示出對法國歷史的瞭解,以及對薩特存在主義的精湛理解,甚至對晦澀難懂的列維納斯「他者」理論,也能談出獨到見解。

「他神顯於面容,始終保持對我的超越,通過面容向我呈現自我,依據自身表達,同時不斷摧毀和溢出展現的形象,那赤裸、不幸的面容求助於我,但他又不在我的世界,而是處於超越我的支配地位,是高貴和謙卑的統一。」John用流利法語闡述著對「他者」理論的理解,清晰明確而又有自己的獨到之處,金髮女郎的眼神已經迷幻了。

Mark看出了危險,他知道金髮女郎的身分,澳國防部一個部門的機要祕書,雖然涉及資料密級不高,但稍微的洩露,都會給有經驗的情報官員提供分析的依據。

會後Mark及時將情況通報給國防部負責安全的官員,於是對這位金髮女郎的工作做了「微妙」的調整,但並沒有限制她和John的繼續交往。

很快情況就出現了,澳洲作為美國的盟友,第一批列裝F35戰機。這款簡易版的第五代戰機第一次出現在戰場上,就顯示出卓越的隱身性能。

在以色列突擊敘利亞地區的伊朗目標時,所謂的俄羅斯防空武器形同擺設。F35如入無人之境,完成任務歸來,伊朗、俄羅斯的防空系統卻不知是何種飛機光臨他們的上空。

而這位金髮女郎的前男友卻是這批列裝F35戰機的飛行員。被John求知精神感動,金髮女郎答應幫助John學習F35的飛行操作。

Mark一路觀察John眼花撩亂地操作,不得不佩服John作為一個間諜人員的天賦:聰明、博學,善於把握狩獵物件的心理,激發物件的正義感,形成共鳴。

於是Mark匯總了情況通報給美國中情局,很快中情局聯合美國國防部官員制定了一套「特洛伊木馬」的計畫。

金髮女郎的前男友在金髮女郎的誘惑之下,和John見面了,經不起John的言語刺激,展示了F35戰機系列操作步驟。

Mark看到計畫已經完成,準備收網。

在John約會金髮女郎的酒吧裡,Mark出現了:「人的道德戒律來自自由意志,每個人是道德戒律的參與者、創建者,他是發自內心遵從,而不是他神,協力廠商的灌輸、強迫。」

坐在吧檯邊小酌啤酒,等待女郎現身的John聽到旁邊的Mark娓娓道來的話語,有點驚異又有點欣喜。「啊!康得的道德論,主體意識道德論。」

「是的,不知你是否遵從你的內心,讓你的行為符合你遵從的道德律呢?」

「啊!目前來說,我是依照我的自由意志來選擇我的道德律的。」John很自豪地回覆。

「什麼是自由?」Mark反詰問道,John的臉上露出不屑。

Mark不等John回答繼續說道:「自由很簡單,當你想說不的時候,你能夠說不,沒有生命、人身安全之虞,你在中國有嗎?」一段話讓John臉上顯出深深的迷茫。

Mark將一個U盤交給John,拍拍他的肩頭:「年輕人,博學不等於會思考,會選擇。」然後下了吧檯轉身離去。

John驚愕地接過U盤,插到手機裡一看,是自己和金髮女郎前男友會面的視頻資料,顯示出自己誘惑金髮女郎前男友展示F35操作程式的全過程,不由地驚出一身冷汗。

按照這個證據,澳洲安全部門完全可以把自己逮捕判刑,押解出境,自己前途基本就毀了。可是Mark為什麼不這麼做呢?難道想發展自己為雙面間諜嗎?

John在驚慌之中等待了幾個月,直到自己調出中國駐澳洲大使館工作崗位,Mark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這個問題答案幾年後John才明白。幾年後中國發展出自己的第五代戰機殲20,成為第三個擁有研發、製造第五代戰機能力的國家。可是這款戰機每到加速脫離的時候,掛彈艙就會自動打開,反覆修改程式依然出現這個故障。

如果想徹底解決問題,飛機的整體氣動布局就要全面修改,這會使得前期的工作全部報廢。

消息傳到John,John才明白自己當年獲取的「資料」是被有意、特意設計出來的,然後傳出來。

當然John只能自己心裡猜測,而不能說出去,這個功績讓他獲得了嘉獎、晉升。而中國的殲20目前只能當做樣板威嚇,卻不能真正用於實戰。

John內心佩服Mark以及美國情報部門的長遠算計,還有美國波音公司飛機設計部門專家的智慧,只用一個飛控程式就帶偏了中國戰機設計師的思路。

隨著John離開澳洲,到其他國家歷練,逐漸從Mark的視野中消失了。然而五年後的一天,Mark突然接到了John的電話。

Mark妻子瑪麗的侄子湯瑪斯經營礦產生意,一批價值幾億美金的礦石已經到了中國港口,卻突然遇到中澳兩國國家關係發生變化,中國有關當局以檢疫為藉口,拖延貨船到岸卸貨時間。

湯瑪斯一家焦頭爛額,四處求人幫助說情。可是這是中國的國家政策,在兩國關係惡化或者不好時,就採取這種非常規手段刁難澳洲商家。

那些有關部門的熟人也不敢出面解決問題,一拖兩三個月,不能交貨,就不能回收貨款,而銀行借貸卻不因為這樣的突發事件停止。

於是求到瑪麗,瑪麗只好告訴了Mark,Mark也是一籌莫展。雖然可以動用中國方面的內線,一解燃眉之急,可是這是違反紀律不說,也非常不划算。

就在這時Mark接到了John的電話,兩人問候寒暄了幾句後,John直接詢問瑪麗侄子遇到的情況,Mark只能一五一十地介紹了一下,John讓Mark轉告湯瑪斯,過兩三天後去港口辦理卸貨上岸手續。

Mark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轉告了湯瑪斯。沒想到兩三天後一切通暢了,貨物卸貨上岸了,中國買家也很快把剩餘貨款打回湯瑪斯公司帳上。

Mark不得不驚歎中國安全部門的權力之大,令人難以想像。這時候Mark已經知道John調任中國南粵省安全部門。

其實這個在John來看確實是小事一樁,編一個國家安全機密理由,任何部門、商家都不敢過問,還要積極配合。

之後John從美國執行任務回來後,先後幾次偽裝進入澳洲,在Mark這裡留住暢談。

John已經從一個意氣奮發的有為青年,變成深沉寡言的中年人,兩人從哲學談起,文學、科技、宗教、當前時政、國際關係無所不談。

John從Mark身上獲得更多的情報工作經驗、人生哲理,兩人成為莫逆之交。

John還聯手湯瑪斯,經手幾起大的跨國礦權轉移商業大案,賺得盆滿缽滿,並在距離澳洲不遠的一個太平洋島國以Mark的名義買下了這座別墅。

這次John出逃,第一時間通知了Mark,Mark安排他第一站先去瓜地馬拉躲避。

在瓜地馬拉被發現蹤跡後,又安排John化妝換護照,搭乘飛機到澳洲,然後換遊艇進入了這個太平洋島國,這樣就沒有入境記錄,各個方面無從查起。

這一天Mark接到一個英國老朋友的電話,電話中說有要事相商。作為過去「五眼聯盟」互相協作的情報系統官員,Mark不好拒絕,便搭乘湯瑪斯的私人飛機返回了澳洲。

回到澳洲,湯瑪斯將他接到一家國際五星級酒店。滿頭華髮的老朋友詹姆斯早已在客房會客間等待,兩人擁抱一會,便互相打趣彼此的老態。

Mark和詹姆斯過去合作多個案件,互相熟悉彼此的脾氣和作為,知道這位老兄無事不登三寶殿。便開口直接問道:「說吧,有什麼要事?如果不是要事,你隨便打擾一個退休老頭的生活,我可不饒了你。」

「哈哈!你這退休老頭退休可不閒著啊!」詹姆斯清臒的面龐露出狡黠微笑,一頭花白長髮梳理得優雅別致,向後甩去。

Mark心裡一愣,依然鎮定地說道:「快說啊,給你半分鐘時間。」

詹姆斯拿出皮夾子,從中掏出一張照片,攤開在Mark的面前說道:「這位年輕人想必你不會不認識吧?」

Mark雖然老花眼,但已經看出那是John的照片,便假裝慢慢從口袋裡掏出老花眼鏡,一邊緊張地思索:「看來這個老狐狸已經聞到風聲了,如何應付他呢?」

Mark戴上老花鏡,拿起照片仔細端量,一抬頭看見詹姆斯靜靜地看著自己,便說到:「認識啊!過去中國駐澳州大使館的一位武官助手,怎麼了,你對他有興趣啊?」

「嗯!有興趣,但不是我有興趣,我接受英國M19指令來這裡和你商量協作處理這件事。」詹姆斯看Mark一臉茫然裝糊塗,又說道:「這個人已經出逃中國,出逃前是中國南粵省安全部門北美處處長,不只是M19想找到他,各國都想找到他。而且他進入了澳洲之後,就沒有了行蹤。」

Mark繼續沉吟,詹姆斯索性敞開了說:「老兄,你和John的關係我們已經調查清楚,M19只是想合作,不想加害於他。」

「你們想怎樣合作啊?」Mark看隱瞞不住,拖著長腔問道。

「哈哈!他的價值不次於俞強聲,當然可以獲得最高級別的待遇。」

Mark陷入深深的沉默,他當然知道John的情報價值,但也清楚John的顧慮所在。

如果能夠合作,早已經和美國中情局合作了,還輪不到你們M19。可是這M19也是死纏爛打的主,不給他們一點甜頭,他們會一直糾纏下去,這對John的安全是沒有好處的。

「詹姆斯,你在這裡多留幾日,我商量後給你答覆。」

「好的,Mark還是這樣睿智。」詹姆斯看目的達到,緊著拍了一句馬屁。

Mark端起酒杯:「cheer up!」和詹姆斯碰杯之後,便起身拱手和詹姆斯告別了。

坐到湯瑪斯豪華的大賓士車內,Mark仔細想著如何說服John給M19一些甜頭。

滿臉鬍鬚的侄子湯瑪斯扭頭笑著說:「我們先回我的別墅吧?」

「嗯!」Mark沒有心情地答應一聲。

湯瑪斯又回過頭遞給Mark一張照片說道:「這個中國人找到我,說是有一筆五千萬美金的生意可以合作。」

Mark定睛一看,心裡不由地打了一陣冷顫,這個娃娃臉照片正是譚鑫。

Mark冷冷地長久注視著湯瑪斯的後背,讓湯瑪斯感到不自在起來。

突然一個主意湧上心頭,嘴角陰冷地一笑說道:「可以啊!」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