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技雜誌:中共仿美技術 無視安全加急研究新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30日訊】許多科學家正重新評估他們對中共病毒(COVID-19)實驗室洩漏理論的看法,週二(29日),美國一所頂尖大學的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了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簡稱武毒所)如何模仿美國的技術,並在更低的安全水平下進行實驗,以更快的取得冠狀病毒的研究進展。

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創辦的雜誌《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週二報導,2013年,美國病毒學家巴里克(Ralph Baric)在一次會議上找到了中國病毒學家、武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事件起於他們的談話。

巴里克石正麗,他是否可以得到「SHC014」的遺傳數據。他說,「她很慷慨,幾乎立即給我們發送了這些序列」。他的團隊把用該代碼改造的病毒引入小鼠和人類呼吸道細胞的培養皿中。果然,該嵌合體在人類細胞中表現出「強大的複製能力」,這證明自然界中充滿了冠狀病毒。

巴里克是冠狀病毒方面的頂級專家,發表了數百篇論文,開發了冠狀病毒的反向遺傳學技術。這項技術不僅使他能夠從遺傳密碼中製造真正的病毒,而且可以將多種病毒的一部份進行混合和匹配。

而石正麗和她在武毒所的團隊一直在蝙蝠洞裏採集大量的冠狀病毒。在一個蝙蝠糞便樣本中,他們檢測到了兩種新病毒基因組:「SHC014」和「WIV1」,它們是與最初的SARS病毒最接近的兩種病毒,但石的團隊無法在實驗室中培養它們。

當巴里克的研究正在進行時,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宣布,它將暫時停止對「功能增益」研究的資助(該研究使已經很危險的病毒變得更有毒性或傳播性更高),直到此類研究的安全性得到評估。該公告使巴里克的工作陷入了停頓。

巴里克認為,他在實驗室採取的極端措施已將風險降到了最低,他的研究非常緊迫。最終,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同意了他的研究。巴里克與武毒所分享了他的工作和技術。他甚至還給他們寄去了在他的研究中使用過的人源化小鼠。文章中指出,在這一點上,這成了一種競賽,武毒所急於證明它能夠發現和研究最多的冠狀病毒。

2016年,美國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達扎克(Peter Daszak)和石正麗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報告了中國實驗室如何設計了不同版本的「WIV1」,並測試了它們在人類細胞中的感染性。這篇論文宣布,武毒所已經開發了自己的反向遺傳學系統。

然而,大多數人都沒有注意到一個關鍵的區別——它大大改變了風險的算法。中國的工作是在二級生物安全水平(BSL-2)下進行的,比巴里克的三級生物安全水平(BSL-3)低得多。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生物學家埃布賴特(Richard H. Ebright)認為,可能是因為高封閉條件下工作的高成本和不便,中國實驗室決定在BSL-2條件下工作,這將「有效的提高進展速度,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會提高10-20倍」。

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生物工程師米歇爾·林(Michael Lin)說,即使與中共病毒沒有聯繫,允許在BSL-2實驗室進行潛在的危險的蝙蝠病毒研究也是「一個真正的醜聞」。

目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原因仍不確定,而且石說她的實驗室在武漢爆發疫情之前從未遇到過SARS-CoV-2病毒。5月,美國《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了一封呼籲對武毒所和實驗室洩漏理論進行調查的信,巴里克博士也加入了其中。

(記者李昭希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李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