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中共把「三大法寶」用到了美國

——中共針對美國的十大陰招(系列評論之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核心提示:中共為了取代美國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他們借經濟全球化和信息全球化的便利,大規模對美國開展隱蔽戰。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又把毛澤東的「三大法寶」(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組織建設)用到了美國,目的是壯大自己的同時搞垮美國。

毛澤東的「三大法寶

1939年10月,中共創始人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總結中國共產黨在18年革命鬥爭的歷史經驗時指出:「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組織建設,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大法寶。」中共奪取政權後,更是將這「三大法寶」運用到爐火純青。

第一大「法寶」是統一戰線。主要是通過利益(金錢、美女、官職、名譽)收買敵方重要人士或具有社會影響力的民間人士為己用,形成對敵鬥爭的同盟軍。此舉妙用是花最少的代價換取敵方最大的損失,從而達到克敵制勝的目的。

第二大「法寶」是武裝鬥爭。主要是組織貧困農民和工人起來造反。其主要策略是:打土豪分田地、農村包圍城市、組織敵後游擊隊、組織工人大罷工、組織學生上街遊行、利用地下黨對敵方實施綁架、爆炸、策反、暗殺、政治宣傳和剌探情報等破壞社會穩定活動。此舉的主要特徵是通過製造社會矛盾,並以組織暴亂的形式打擊敵人,達到壯大自己和削弱或消滅敵人的目的。

第三大「法寶」是黨組織建設。其主要表現是中共把黨支部建到連隊,在軍隊中實施軍事和政治管理時,形成分離式的雙重化管理模式,以防止軍事指揮官坐大後造反。除此之外,中共所指的黨組織建設還包括發展地下黨組織。在對敵鬥爭中,地下黨組織所發揮出來的作用甚至不亞於軍隊的作用。因此,中共建政後,他們在鄉村和工廠都建立了黨組織。此舉的弊端是管理成本高且容易產生內耗,所以不被世界各國採納。

毛澤東認為,「三大法寶」從來就不是單獨發揮作用的,它們結合起來才更加「靈驗」。「三大法寶」的內容也不是相互隔開的,而是相互貫通、緊密相聯的。

習近平主政後,他徹底繼承了毛澤東的鬥爭哲學,把中共「三大法寶」的使用範圍徹底放大並應用到全世界,而美國又是中共對外鬥爭的主戰場。

中共在美國十大統戰對象

統一戰線名列中共「三大法寶」的首位。從美國各大媒體所披露出來的信息可以看出,中共的統戰目標歷來就非常明確,在中美對抗過程中,中共在美國的統戰對象主要有以下十類人群:

第一類目標是針對美國政府各級要員。這其中包括各級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參議院參議員、司法人員、情報人員和已退休的高官。

第二類目標是針對美國的軍事機構。這其中包括現役軍官、退休軍官、軍事學院教官、軍事研究院軍事專家、軍事情報人員、軍工企業的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等。

第三類目標是針對美國有社會影響力的在野黨骨幹黨員、教會和行業協會骨幹人員。

第四類是針對在美華人僑團僑領。這其中包括大陸和台灣的在美僑領。

第五類是針對美國傳媒機構投資人、高管、採編人員和服務人員。這其中包括報紙、雜誌、電視台、電台、網站、通信機構的人員。

第六類是針對高校和科研機構的專家學者。這其中包括高校和科研機構的專家學者助手和投資人等。

第七類是針對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大享和金融企業高管。這其中包括銀行、投資公司、證券公司、會計事務所和金融服務機構從業者等。

第八類是針對聯合國及其附屬的官員。這其中包括各國駐聯合國官員和媒體從業人員等。

第九類是針對跨國公司投資人、企業高管和律等。

第十類是針對美國好萊塢影視行業投資人、製片人、導演、策劃人、服務商和演藝明星等。

中共對美開展武裝鬥爭的幾種形式

武裝鬥爭是中共對敵鬥爭的「三大法寶」之一。從美國各大媒體所披露出來的信息來看,中共為搞垮美國,採取各種手段對美國開展了一系列武裝鬥爭(本文主要指隱蔽戰),其主要表現形式有以下幾種:

第一種是輿論戰。主要指中共通過組織化發動大外宣媒體、網絡水軍和親共國際名人對美國開展輿論戰。如:新冠疫情爆發後,明明病毒發源地是武漢,可中共為了推卸責任,卻企圖讓美國背黑鍋。2020年3月1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個人推特帳號上稱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武漢,並要求美國給世界一個解釋。此後,中共動員其控制下的大外宣媒體、網絡水軍和親共國際名人對美國展開了一場抹黑輿論戰。

第二種是信息戰。主要指中共通過組織化發動駭客、情報人員和網絡信息公司竊取或購買美國政府、教育機構、企業和個人信息。如:2020年2月10日,美國司法部對中共軍方4名駭客提起訴訟,理由是他們涉嫌參與了2017年對美國信用評級機構巨頭Equifax數據庫進行大規模黑客攻擊,並竊取了約1.45億美國人的敏感個人信息。

第三種是假貨戰:主要指中共通過組織化製造假貨和假幣,大規模向美國輸入假貨和假美元,目的是損害美國的信用,撓亂美國的市場秩序,給美國的宏觀經濟製造隱患。如:2021年4月6日,芝加哥CBP官員宣布,他們查獲了一百多批幾乎全部來自中國的假美鈔,總價值超過164萬美元。又如:2020年9月21日,美國海關官員在洛杉磯長灘港口查獲了3萬1,072件進口的假冒產品,其中就包括假偉哥、假路易威登、假菲拉格慕、假莫斯基諾、假范思哲、假巴黎世家、假耐克和假香奈兒等品牌的標誌。

第四種是組織敵後武工隊。主要指中共通過組織化在美國組織地下武裝力量。新冠疫情期間(2020年3月),中共在美國的某代理人團體借「黑命貴」運動之名,在美國華人眾多的洛杉磯、舊金山和紐約等城市組織華人購買槍枝,企圖在美國各大城市成立華人自衛隊,後來被美國政府及時制止。

第五種是政治戰。主要指中共通過組織化干涉美國政治。如: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2020年8月8日),美國國家反間諜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納(William Evanina)發表聲明說,外國正在使用「隱蔽及公開的措施」來左右投票。這些國家「對誰贏得選舉有偏好」,中共不希望川普(特朗普)連任總統。

按照中共的慣例,面對敵人他們是無所不用其極,鬥爭方式也是多種多樣。由於受信息來源的局限,更多表現形式在此無法列舉。

中共在美國搞黨組織建設

黨組織建設是中共對敵鬥爭的「三大法寶」之一。從美國各大媒體所披露出來的信息來看,中共為對抗美國,中共駐美大使館在美國各大高校、華人社團(商會和協會)和華人企業組織成立中共海外黨支部。

據《星期日郵報》2019年2月15日報導,有一位上海異議人士向「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提供了一份中共海外黨員名單(中共絕密信息)。該名單顯示,中共在境外共有195萬名註冊黨員和7.9萬個黨支部,其中美國是「重災區」。

據美國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4月報導,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刊登文章,披露中共已經在美國一些大學的中國留學生中建立黨支部,將中共的控制國際化,並將中國留學生和外部世界的所謂「有害思想」隔離開來。

文章說,這樣的黨支部在美國伊利諾伊、加州、俄亥俄、紐約、西弗吉尼亞、康涅狄格等州出現。一位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中國交換學生說,他們來美國之前,被要求上學習班,稱在美國還很活躍、但在中國被禁的法輪功團體是具有「危險性」的。到美國後,他們又被要求建立黨支部,還被要求組織觀看中共十九大視頻的活動。他們甚至還不得不向上級組織匯報他們同學的反動思想和行為。

美國參議員呼籲立法防中共滲透

為應對中共對美國各階層的滲透,2020年2月13日,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以及民主黨參議員凱瑟琳‧科爾特斯‧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等人,共同提出了反對中共試圖擴大其在其它國家政治影響力的法案——《反對中國共產黨及其政府的政治滲透行為法》。這項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制定一項長期戰略,以便能夠有效地應對中共對美國的滲透。

結束語:如今正處於美國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報告問世的關鍵時刻,中共為推卸責任、穩定其政權,他們將會不擇手段與美國進行對抗,更多不為人知的陰招還有待我們深度挖掘,還請讀者繼續關注我們的系列評論。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