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視】中共政權:黑幫+流氓+邪教

「中共百年暴行與謊言」系列之六 王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1日訊】

(編者按:中共借百年黨慶企圖通過歪曲歷史、掩蓋真相再次操控媒體與輿論,吹捧其「偉、光、正」,搞全民洗腦。本系列文章通過不同角度回顧中共的百年暴行、謊言及反人類歷史。)

中共是個什麼樣的政權?它給中國和世界帶來哪些東西?對這類問題的回答,關係到每個人的命運、國家的選擇和人類的未來,因此不能不慎重。本文先概述中共百年「成績單」,再從意識形態、黨國體制、黨文化三個方面探討中共何以取得如此「成績」,最後給中共政權定性。

中共百年「成績單」

中共這一百年中,前28年打江山,最大的成績是把中華民國趕去了台灣,獨霸大陸。後72年「治國理政」,其總成績用當局的話說,是實現了「第一個百年目標」,「全民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注意,此小康非傳統中國所說「大同、小康」中之「小康」)。果真如此嗎?

本文主要討論中共後72年的「成績」。討論應該基於事實。討論之先,提請讀者特別注意一點:中共所提供事實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問題。眾所周知,證人在法庭上作證,需要宣誓,宣誓時往往說這樣一句話:「我所說的都是事實,並且是全部事實」。如果說的不是事實,或者不是全部事實(問題往往出在這點上),那就是做偽證。討論中共的「成績」,我們可不能被「偽證」帶著跑。事實上,做到這點非常的不容易。的確,中共每年發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等等大量數據;但是,公報的真實性、準確性在國內外卻遭普遍質疑,中國被稱為「統計學家的地獄」;同時,中共又控制著國家所有的數據、檔案、信息,控制著新聞媒體、學術研究、教育,控制著國際交流······因此,在中國探求事實真相併非易事。

中共總結其72年「成績」的要點:第一,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了;第二,創造了「兩個奇蹟」,一是「經濟增長奇蹟」(例如人均GDP過萬美元,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一是「社會穩定奇蹟」(例如,鄧小平稱「中國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沒有大的民族糾紛」);此外,還有所謂「脫貧奇蹟」。

這些「政績」是否屬於事實,爭論甚烈。本文限於篇幅,不展開討論,只是為上述「政績」提供一個中共刻意迴避的背景,也就是作為中共國72年歷史基本事實的八個方面,這樣才便綜合權衡中共的「成績」:

——殺人。多方推算,和平環境下,死於歷次政治運動和因「人禍」而造成的「三年災害」時期之人數,當超過八千萬。遠遠超過中國曆朝非正常死亡人數之總和,也遠遠超過日軍侵華造成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之人數,亦超過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國死亡人數之總和。

——賣國。中國陸地面積,中共各省數據匯總只有9338226平方公里(據2003年中國地圖出版社《分省中國地圖集》),少於慣稱的960萬平方公里,更少於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的11,418,194平方公里。中共之賣國遠甚於石敬瑭。

——劫財。中國從「改革開放」之初的普遍貧窮,躍升到今日世界貧富差距最高之列,「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美國也僅「5%的人口掌握了60%財富」),「500個特權家庭壟斷中國」。故老百姓曰:「解放是搶劫,改革是分贓」。

——奴民。一般講國富民強,中共則搞國強民窮。故一則與民爭利,從割「資本主義尾巴」到「國進民退」,搞「以公有制為主體」的「鳥籠經濟」;二則愚民,鉗制民智發育,無思想、學術、言論、新聞、出版自由,故文革可一呼而起也。

——人口亂。「計劃生育」與「改革開放」並行,實為大屠殺。1980至2009人工引流產2.75億例(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鑑2010》)。長期「計劃生育」嚴重扭曲人口規律,男女比例嚴重失調,人口老年化嚴重。危機舉世獨一無二,危局幾近無解。

——生態毀。戰天鬥地,「改造自然」,致使黃河斷流、長江「無魚」、青藏高原生態崩毀、森林危機、土地荒漠化、水污染與水短缺、陰霾翳空、垃圾圍城。從「大煉鋼鐵」、「以糧為綱」運動到「高污染、高排放、高能耗、低效率」的「黑色經濟」經濟增長(單位資源產出只相當於發達國家十分之一、二),僅七十年,「國破山河已不再」。

——傳統斷。五千年風霜雪雨、金戈鐵馬、滄海桑田,中華血脈、文脈、國脈連綿不絕,每朝神采斐然;然而,僅僅幾年時間,「破四舊」、「文化大革命」橫空出世,一朝盡毀,取而代之的是人類歷史上空前龐大、絕無僅有的黨文化體系。今日中國人與傳統意義上的「中華兒女」差之遠矣。

——道德殘。傳統中國的「忠孝傳家遠,詩書繼世長」,被「親不親,階級分」所代替,而又「一切向錢看」,導致社會衰敗(互害社會),「宰熟」、老人摔倒不敢扶、「現在強盜在公安」、砍殺小學生等等不一而足,大陸幾成狼世界。

中共為什麼要這麼做?中共為什麼能這麼做?

綜合權衡中共所宣稱的「成績」與其刻意迴避的背景,我們就朝事實真相更進一步了。據此,人們不難得出結論:中共真壞,中國人真苦,中國真危險!

不過,本文要問的是:中共在72年統治裡,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能這麼做?《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兩書,對此問題有全面、深刻剖析,可資讀者進一步研讀。本文僅對意識形態、黨國體制、黨文化三個因素進行概略討論,分列如下。

意識形態之邪惡至極

中共並非中國歷史文化的自然產物,而是在世界近代史中的一個特殊歷史時期,被蘇俄(蘇聯)強行移植過來的。中共的意識形態,源自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的《共產黨宣言》。

在這本小冊子裡,馬恩提出「兩個決裂」——「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並且,公開宣布——共產黨人「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荒謬、邪惡的理論:全盤否定人類的既往文明,無論是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還是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都統統打倒,暴力至上;以建設「人間天堂」的名義來摧毀這個世界。可以說,馬恩就此為喧囂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注入了一個邪靈。

但是,它居然能誘騙世界上許多人相信了,從而演變為罪惡的實踐。在1871年的巴黎公社運動後,1917年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建立了地球上的第一個共產黨國家政權。從此,共產黨所到之處伴隨著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從蘇聯、東歐多國、中國、朝鮮到柬埔寨等等無不如此。這無數暴行、獸行的思想根源,就是控制著共產黨的意識形態。這一切災難都是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控制下發生著的,就絕不是個人問題、個別問題,而是體系問題、普遍問題;就也絕不是臨時起意、隨機所為,而是蓄謀已久、執意而行。

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最鮮明的就是一個「斗」字,而這個「斗」的根源又是「恨」。就中共而言,從它的頭子毛澤東起就高喊「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並把這個「斗」字落實在「階級鬥爭」中,諸如「殘酷打擊、無情鬥爭」,「村村流血,戶戶鬥爭」等等;同時,毛還有一種核戰爭狂熱,高談「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令人不寒而慄。直到今天,中共也沒有本質變化,當局不是仍在大喊鬥爭嗎(什麼「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等等)?不是仍在大力發展核武器,拒不參加國際核裁軍嗎?中共構成了今日人類的最大威脅。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傳統文化講陰陽平衡、相生相剋,講敬天崇道、盜亦有道,講中庸中和、誠生萬物,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等等,中共將此破壞殆盡,而以「鬥爭」的絕對性來凌駕相生相剋,這是一種無底線的壞,反自然反人性,的的確確是一種「反宇宙的力量」(《九評共產黨》語),「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序言)。因此,中共敢做任何壞事、惡事、醜事。

任何對中共意識形態的無視或低估,都會帶來嚴重的後果。例如,2020年6月26日,時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奧布萊恩發表對華政策講話,反思美國對中共的錯誤估計——「隨著中國日益富裕和強盛,我們相信中國共產黨會實現自由化,可以滿足本國人民日益強烈的民主渴望。」他說:「這種錯誤的估計已成為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對外政策最大的敗筆。」

黨國體制之癌變

中共敢做任何壞事、惡事、醜事,但能否做成,則需要一系列條件。在歷史和現實中,中共能做成那麼大、那麼多的壞事,一個主要因素就是黨國體制的支持。

從人類歷史看,黨國體制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迄今人們知曉和公認的國家體制,主要是三種,即專制、貴族(寡頭)和民主政體形式。但蘇俄問世後,出現了第四種——共產主義黨治制形式。中共的黨國體制在蘇聯的基礎做了些改變,並還在動態調整中;但這個國家體制,從根本性上講,是有致命缺陷的,而這個缺陷又是自身解決不了。鄧小平1980年《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中所指出的一些問題(當然遠不限於此),迄今沒有實質改變(諸如黨政不分、黨凌駕一切、控制一切、「一切統一口徑」、個人獨裁等等),甚至還在倒退(例如2018年「修憲」)。

中共的黨國體制,不同於當今世界上的一黨制或一黨獨大制,無論從普世價值、人類政治文明成果角度講,還是從管理常識來講,都是怪胎,是必須予以革除的。這可從下面兩個問題中得以印證。

第一個問題,中國的黨國體制最初來自國民黨(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黨一度向蘇俄學習),但國民黨後來能夠民主轉型,為什麼共產黨就不能呢?

這是因為國民黨的黨國體制與共產黨的有本質不同。這個話題很大,這裡只簡單提兩點。第一,主義不同。國民黨信奉的三民主義。三民主義中西合璧,是中國政治傳統之精髓與西方政治文明之結合,民本、自由、共和、法治等是其價值觀核心;且孫先生提出之「軍政-訓政-憲政」民主發展路徑,又是國民黨的路線圖。

第二,國民黨實行有限度的黨國體制,保留和維護社會自由空間;而共產黨則是「支部建在連上」,社會控制極端化,以殺立威。舉例而言,國民黨執掌全國政權之初(1929年),普通黨員僅27萬餘人,到1937年,亦不過52萬餘人。中共執掌全國政權時,擁有600多萬黨員,其中脫產幹部331萬人(1952年),到1958年,黨員人數增至1300餘萬,脫產幹部增至792萬。以如此眾多之黨員幹部,共產黨尚感不能滿足其新政權組織建設的需要,由此可見其社會控制力度之大。兩相對比,涇渭分明。(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中國現代史辨》一書,全面推翻中共近代史觀,雄辯的提出:中共國乃是專制制度的復辟,中華民國才是走向共和之路。)

第二個問題,日本戰後自民黨也是長期執政(或謂「一黨獨大制」),為什麼沒有像中共這樣滋生獨裁與腐敗?

日吉秀松寫的「日本是不是一黨制國家?」文章,對此進行了簡明扼要的分析:第一,日本絕對不是一黨制,日本有眾多的真正的在野黨,一黨獨大也是建立在多黨制度之上的;第二,日本有自由選舉制度與議會制度,使政治人物謙恭;第三,日本有言論自由以及成熟的輿論監督機制,新聞自由的影響力防止政客墮落;第四,三權分立與特別搜查部機構(類似香港廉政公署或台灣的特偵組),任何政黨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以上四點,恰恰是中共黨國體制所不具備的,也是其所排斥的,因此獨裁與腐敗橫行。百年之際,中共情勢有如末路狂奔,而黨國體制則成了其擺不脫的枷鎖(中共自己也不滿意,一直都在「改革」,但卻無法重塑)。

黨文化之毀滅人

在歷史和現實中,中共能做成那麼大、那麼多的壞事,在意識形態、黨國體制意外,還有一個主要因素就是黨文化:黨文化使中國人「聽黨的話、跟黨走」,成為黨的馴服工具。否則,如果中國人都有了自由思想、獨立人格,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浩劫怎麼可能成功上演呢?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學生告發老師的人倫悲劇怎麼可能在中原大地處處發生呢?

那麼,什麼是黨文化呢?大紀元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如是定義:「所謂黨文化,指的正是由共產黨價值觀為基礎所支撐而成的思維方式、話語體系及行為模式。這裡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黨文化可包括三種類型:第一種為共產黨強行建構和灌輸的文化;第二種為民眾為了在中共暴力和謊言下生活和自保而產生的變異文化;第三種為古已有之的糟粕,而被中共重新進行理論包裝,並推廣普及和充分實踐的文化。」

黨文化作為一個龐大的文化體系,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它是中共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精心塑造的「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的產物。

黨文化貫穿中共百年歷史,一方面讓人們對事實無從了解(黨文化的一大功能就是對事實本身的掩蓋或歪曲),另一方面通過灌輸讓人們以中共規定的善惡標準、思維方式、話語系統、行為方式去思考、工作和生活,讓人深陷其中而不自覺。其結果就是讓中共在黨文化環境中維持統治,繼續為惡;同時也使人的心靈、思想以及行為產生了深刻變異,偏離正常人類狀態,最終使人都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這裡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黨文化對中國人的愚弄和異化,是包括中共高級幹部在內的。雖然黨文化維護了中共的統治,但同時也造成了中共統治的僵化和僵硬,中共也是自嘗苦果,或許這就是中共的自我毀滅的途徑之一。

本文不能展開論述,這裡只提出黨文化在為中共統治辯護的兩個問題。

第一,在從「打江山」到「坐江山」的變換中,中共為什麼不能自我重塑?

在古代中國政治傳統裡,「馬上打江山」不可「馬上治江山」,從「打江山」到「治江山」,有個巨大的轉換,就是「王道」的推崇(雖然這個「王道」也是雜以「霸道」的)。「王道」的政治哲學在《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等典籍中都有明確闡述,例如,「德治天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等等。

但是,中共從本性上仇視中國傳統文化,它否認有從「馬上打江山」到「馬下治江山」這麼一個轉換(用現代政治學的話說,就是從革命黨變成執政黨),因為能成功打下江山已經證明了其黨文化的正確,在「治江山」這個新環境,它需要轉換的不是黨文化本身,而是黨文化的具體表現形式。因此,雖然文革浩劫對中共本身也是嚴重的摧殘,但鄧小平仍然「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到了習近平「新時代」,也一再強調「四個自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革命會吞噬掉自己的兒女」,而且給民族和國家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第二,中共為什麼只會用暴力來解決「合法性」問題?

現代政治學有一個主題,就是合法性(legitimacy,或譯為正當性)問題,強調「除非得到被治者的同意,否則該政府不具正當性。」

中共對此斷然排斥,根本否認合法性問題。它強詞奪理地說:「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源自於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六四」時中共老軍頭王震說的非常露骨:共產黨政權是三千萬人頭換的,誰想要拿三千萬人頭來換!

對此,網絡上流傳著這樣一個回答:問題是,當年那些人是衝著普世價值民主憲政和耕者有其田的信仰掉了自己人頭的!首長們不掉人頭,而是用掉別人家三千萬人頭來換得僅僅他們兒孫的世代權力和尊貴!而那三千萬人的家族呢,更多的千千萬萬參與人的後代呢!

中共對這樣回答的反應,就是兩個字:封殺。就像它對1989年天安門前要求民主、反腐敗的大學生們大開殺戒。就像他對2019年以來的港人「反送中」、爭取「雙普選」運動的暴力鎮壓。這也是它至今仍然實施黨禁、報禁、拒絕普選的原因所在。

百年黨慶前夕,中共發布《中國共產黨與人權保護——百年的探索》白皮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在推特分享(注意:推特在大陸是被封禁的),稱中共致力創造美好的生活,這是中共高達95%支持率的原因,「這是真正的民主」。這就是黨文化的鮮明表現。

中共政權性質——黑幫+流氓+邪教

作為蘇俄(蘇聯)的移植物,中共能夠全國建政,這實在是個異數。它顛覆了中華民國,截斷了中國歷史的正常進程,統治中國的72年給世界帶來了無窮的災難。筆者在《評中共竊國七十年》一文中,曾給中共做了三個定位:災難製造者、人民迫害者、傳統毀滅者。

在歷史和現實中,中共能製造那麼多、那麼大的災難,是藉助政權的力量來實現的。1949年建黨28周年之際,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稱,「人民民主專政,或曰人民民主獨裁,總之是一樣,就是剝奪反動派的發言權,只讓人民有發言權。」這從此成為了中共的治國綱領,直至今天。

那麼,中共政權——「專政」——具有哪些性質呢?本文將其歸納為三點。

第一,黑幫性質。近期媒體披露有最高級中共官員叛逃美國,中共的反應在慣常的否認之外,還有兩個個特別的動作:

其一,6月18日,習近平帶著中共中央官員一行人,到中共黨史展覽館,進行所謂的「重溫入黨誓詞」,稱「保守黨的祕密」、「永不叛黨」。網友一針見血指出:「永不叛黨?」這不就是黑社會誓言嘛!「保守黨的祕密」——肯定是不可告人的祕密。

其二,6月19日,中紀委罕見刊發一篇回顧中共早期的領導人之一顧順章「叛變」的文章。當時顧順章是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特務機構頭子(是周恩來的副手),1931年4月24日被國民黨特工抓獲,供認了他所掌握的機密。周恩來在躲過隨後的大抓捕之後,把顧順章的親屬、朋友共39人全部滅口,其中包括一位周恩來的救命恩人(碰巧在顧家玩)。中紀委刊發這樣一篇文章,不就是明擺著威脅任何「叛逃者」「小心滅門」嗎!

以上只是表明中共「黑幫性質」的最新案例。事實上,中共是按列寧建黨原則建立的,其「黑幫性質」直接來源於列寧的建黨原則。完全不同於資本¬主義國家政黨中的黨員來去自由,中共強調必須有鞏固的思想統一和組織統一,要有極嚴格的紀律,必須具有戰鬥性,要黨員把命都交給黨(入黨誓詞稱「隨時準備犧牲個人的一切,為全人類徹底解放奮鬥終身,永不叛黨」),只能進不能退出(除非是被黨清除)。

第二,流氓性質。中共稱「人民民主專政」,但是,誰是「人民」?誰是「反動派」?這是由中共最高領導人任意劃定的。今天你還是「人民」,明天就可以 「右派」、「動亂分子」、「邪教成員」等等捏造的名義將你劃為「反動派」,隨意迫害。中共不僅對普通民眾如此,對自己人也是一樣的,例如劉少奇昨天還是中共國家主席,改天就變成了「工賊、叛徒、內奸」,沒多長時間又被稱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理論家」。可以說,在中共的暴政裡,沒有人能夠倖免。

中共耍起流氓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整個國家機器都能被調動起來,炮製彌天大謊。這裡舉一個例子。2000年1月23日,大年三十,5人在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門廣場進行自焚,中共當即宣稱這是法輪功學員自焚。然而,從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畫面,清楚地看到(放慢鏡頭)自焚者之一劉春玲是被警察用硬物當頭一擊,倒地而死;醫院裡的鏡頭也做了假······。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發表聲明說:從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辭。這樣的事情比比皆是,不勝枚舉。

中共流氓本性的深刻、系統揭露,首推大紀元2004年末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第八評):無論是「打江山」還是「坐江山」,無論是毛時代的歷次政治運動,還是後毛時代的「改革開放」,中共的流氓本性從來沒有改變;而最近四十年的經濟爆發反而成了中共的祭品,用來加強對內專制、對外脅迫;洗腦術也從「赤裸裸」走向「精緻化」,用人權偽裝來掩飾獨裁統治;最邪惡的是竟以國家恐怖主義剷除「真善忍」。概而言之,中共搞的就是「中國特色」的流氓社會主義。

第三,邪教性質。現代學術研究表明:馬克思是個魔教崇拜者。其葬身之所高門墓地,就是倫敦地區的撒旦教崇拜中心。據《馬克思的成魔之路》所述,馬克思讀大學期間發生靈異之事後加入魔教,做撒旦的代理人,要毀滅全人類,社會主義只是撒旦的圈套。由此不難理解,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為什麼會在奪取政權後,毫無例外的政教合一,限制、攻擊、變異、剿滅傳統政教,以無神論、進化論作為國家意識形態的基礎,漠視、抹殺生命的價值,使數億人無辜喪生,製造了人類歷史史無前例的災難。

就中共而言,它為什麼那麼熱衷「人海戰術」?它為什麼在「三年災害時期」,寧可大量出口糧食換取外匯或者讓糧食爛在倉庫裡,也不開倉放糧讓人活命?它為什麼大力發展核武器,必要時不惜與美國打核戰爭(共軍少將公開放言「我們已經做好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的準備。當然,美國人將必須做好犧牲數以百計的城市的準備」)?它為什麼大搞「計劃生育」,倡導和強制墮胎數以億計,製造了人類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大屠殺?它為什麼敢「工業化」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來做移植而謀取暴利?這不都一清二楚了嗎!

《九評共產黨》(第九評)把中共的邪教本質揭露的淋漓盡致:中共具足一切邪教的基本特徵(諸如編造交易、消滅異己,暴力洗腦、組織嚴密,鼓吹暴力、崇尚血腥,否定有神、扼殺人性等等),把「殘酷鬥爭」作為其生存法寶,用「亡黨」恐懼來強化統治,其危害超出一般邪教千萬倍——這突出表現為邪教國教化、社會控制極端化、殺人無底線無極限等等方面。

縱觀百年歷史,中共可謂一個十惡俱全的真正邪教,政教合一,集歷史上害人的邪惡經驗和流氓手段之大全,在控制一切的極端狂妄變態心理作用下,一幫子道德極其低下的流氓操控著政權,干出的事都是沒有底線的壞。

可以說,正是「黑幫+流氓+邪教」這三大性質,造成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謬的一頁」。(「【公告】大紀元將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語)

(作者王赫是大紀元專欄作家,法學碩士,中國問題學者。)

點閱中共百年透視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