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奇蹟存活 父親靠信仰面對「最大恐懼」

(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Bevan報導/林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1日訊】12年前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對夫婦,在得知他們未出生的嬰兒患有脊柱裂後,他們戰勝恐懼,勇敢地選擇讓孩子出生而非終止妊娠。他們這一決定改變了兒子的命運,展現了對生命的珍惜和尊重。

2008年,路易斯安那州拉斐特市(Lafayette)的查德(Chad)和妻子阿什利‧朱迪斯(Ashley Judice)有了第二胎。然而一次產前檢查卻給他們帶來恐懼不安。作為一名獲獎作家和全國性演講者,查德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分享了兒子伊萊(Eli)的出生如何改變了他對愛、上帝和父母的看法。

查德是拉斐特天主教教區的教義學主任,妻子阿什利是新生兒重症監護室的護士。查德說:「我一生都敬重上帝,從未感到絕望。」「在妻子第二次懷孕時,在一次常規超聲波檢查時發現胎兒異常,這成了我最大的恐懼。我祈求上帝改變這種情況。相反,他卻利用這種情況改變了我。上帝向我揭示了我的人性和他的神性。」

伊萊患有脊柱裂。(查德提供)
查德和阿什利以及三個兒子——16歲的埃弗萊姆(Ephraim Joseph)、12歲的伊萊以及6歲的伊茲拉。(查德提供)
查德與兒子伊萊。(查德提供)

當阿什利懷上伊萊的時候,這對夫婦從未想到會有任何併發症。查德說,妻子甚至不想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直到醫務人員告訴他們嬰兒是健康的。

然而,當醫生開始進行超聲波檢查時,查德回憶說,他看到這個醫生和阿什利的臉上都出現了「關切的表情」。然後這名醫生離開了房間,並帶了一位同事回來。這位同事簡單地告訴朱迪斯夫婦,阿什利懷的是一個男嬰。然而這個男嬰被診斷為脊柱裂的「最嚴重形式」。查德說,他曾經相信他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但是這個診斷改變了一切。

他說:「那天我發現,我沒有能力控制任何事情,而上帝在控制著一切。最初,我認為上帝給我送來了一個終身有殘疾的孩子,讓我來照顧他。但現實是上帝把伊萊送到我們家,讓他來幫助我。」

雖然醫生沒有談到墮胎,但是當阿什利想到兒子將來的生活,在恐懼的心理下她曾有墮胎的念頭。

查德說:「據我們了解的情況,得到這種診斷的人有80%選擇了墮胎。」根據醫學資料,如果伊萊活下來,他將永遠無法行走,並有嚴重的智力障礙,還將有慢性健康問題。然而,憑著對超自然的信仰,查德向阿什利保證,嬰兒的診斷結果不是任何人的錯,上帝送來這個孩子是有原因的。

查德說:「現代生物學表明,有一條不可複製的DNA鏈,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就定義了一個獨特的人。拒絕尊重一個人的尊嚴,就是羞辱所有人的尊嚴。我的兒子告訴我,作為一個父母需要具有自我犧牲的精神。沒有真愛,苦難是無法承受的。擁有真愛而沒有痛苦,那只是一個童話。」

伊萊在新奧爾良通過剖腹產出生。(查德提供)
查德抱著他剛出生的兒子伊萊。(查德提供)
阿什利和兒子伊萊。(查德提供)

在查德的1,100名高中學生、他們的父母、教師和大拉斐特社區的支持下,朱迪斯夫婦祈禱奇蹟出現。2009年2月17日,伊萊在新奧爾良(New Orleans)通過剖腹產出生。

查德在他的第一本書中記錄了他的心路歷程。在書中他寫到這次分娩:「醫院要求我和阿什利的媽媽安(Ann)穿上手術服,在手術室外等待,直到護士叫我們進去。這是一個超現實的時刻,這個漫長的情感之旅正在達到高潮。」「阿什利在哭,用力捏著我的手,我覺得手要斷了。然後我第一次聽到了他——伊萊的聲音。他發出了一聲尖叫。這是我和阿什利聽到的最美妙的聲音之一。」

當醫護人員意識到伊萊背部的開口(表明脊柱裂大小)只有「一美元硬幣大」時,房間裡充斥著輕鬆的氣氛,本來以為有一個碟子那麼大。

迄今為止,伊萊已經接受了五次大型腦部手術。儘管有時癲癇會發作,但他的情況比醫生預期的要好。他甚至正在學習使用拐杖走路。查德形容這個快樂的兒子是「一個智力高於平均水平的終身截癱者」。

愛好籃球的伊萊正在與他的祖父母合作,為他這個年齡的孩子建立一支名為「卡津」(Cajun)的輪椅籃球隊。

查德說他一直想做籃球教練和教高中歷史,全國性「支持生命」運動並不是他計劃中的事情。他並不覺得他和兒子的故事很特別,只不過他接到了上帝的信息。

查德說,「我們可以在生活中體驗到真正的滿足。不是為了自己的需要而把別人的需要放在一邊,而是為了別人而把自己的需要放在一邊。」

他說:「上帝通過伊萊不完美的人生故事,走入人們的生活,這簡直不可思議,並使他的故事成為永恆。如果我和阿什利沒有勇氣接納這個生命,這個故事將在超聲波室的黑暗中結束。

「『伊萊的旅程』使我由內而外地轉變成為一個真正的丈夫、父親和男人。他教會了許多人什麼是真正的愛。這是他給我的最好的禮物。他是墮落世界裡黑暗中的一盞不滅的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