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一國兩制」的喪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蘋果日報》被逼關閉事件,不僅標誌著曾經的「東方明珠」香港從此進入言論自由逐漸消失、中共專制全面展開的黑暗時期,也意味著中共對待香港、台灣的「一國兩制」政策展示出其「圖窮匕首現」的真實面目。「一國兩制」政策從此不再具有欺騙性,此刻它已壽終正寢了。

一、圖窮匕首現

6月24日,香港言論自由的最後橋頭堡《蘋果日報》被中共強行關閉,此舉意味著,中共「一國兩制」政策的喪鐘已經敲響,中共在香港完全展示出它的專制真面目。

過去這些年來,大部分香港原來的自由媒體被中共逐步接辦,變成了為中共幫腔的喉舌,中共也有計劃、有步驟地遏止港人的集會遊行自由和選舉自由。當港人的基本政治自由被逐一壓制乃至漸漸消失之時,唯一的新聞自由代表機構《蘋果日報》便象徵著香港最後的新聞自由之「燭光」。現在《蘋果日報》消失了,很多西方國家的媒體認為,香港《蘋果日報》被關閉事件代表著香港徹底失去了新聞自由。

共產黨的專制統治建立在剝奪民眾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基礎之上。中共不允許其管轄範圍內有任何一塊它不能完全掌控的土地,所以,香港的言論自由始終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因此,中共剿滅了香港《蘋果日報》這個香港言論自由最後的橋頭堡。

其實,香港從此喪失的不只是新聞自由,還喪失了言論自由;而港人沒有了言論自由,也就不再有政治自由。政治自由以思想自由和自由言論為基礎;而自由的言論若通過自由的媒體發表,就表現為新聞自由。對港人來說,香港最後的自由媒體被剿滅之後,他們再也沒法在本地傳統媒體上看到言論自由的表達;於是,自由的言論就只剩下社交媒體可以表述,接下來中共遲早會像在內地那樣,管控香港社交媒體上的言論,那時香港的言論自由就徹底消失了,港人和內地人一樣,只剩下影射和腹誹的可能。

二、扣押私產作為政治迫害手段

香港開埠以來實行的傳統法治始終保障著港人的政治自由和財產安全。如今,中共用自己的專製法規實施的法制(rule by law,實質是以黨治管制民眾),取代了香港原有的法治(rule by traditional law)。這種狀態下,不單是港人的政治自由被剝奪,連港人的私人財產支配權也被中共在香港剛實行的國家安全法剝奪了。

這次剿滅香港《蘋果日報》的過程中,中共兩次實行了剝奪私人財產的措施。先是凍結香港《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的私人資產,想用這種辦法逼香港《蘋果日報》倒閉;後來發現這個辦法不能馬上讓香港《蘋果日報》停刊,因為《蘋果日報》的銀行帳戶裡還有幾千萬資金,可以維持相當一段時間,而且民間不斷有人注資支持香港《蘋果日報》,中共便採取了第二個步驟,乾脆凍結了香港《蘋果日報》的銀行帳戶,使報社無法開支,民間資助無法匯入。

這種做法表明,一個自由社會落入中共手中之後,這個地方的民眾早晚會被迫向中共低頭、磕頭,誰讓中共不滿意,他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就隨時受到威脅。這套手法就是中共當年占領大陸之後對市民的做法。我在給香港《蘋果日報》寫的評論中介紹過,上世紀50年代初朝鮮戰爭爆發後,中共在全國掀起捐款助戰的運動,要工商界和民眾捐款購買戰鬥機。據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網站上的文章披露,當時解放軍的一個軍需官到上海的大康藥房數次強行索取5億人民幣(當時幣值)的藥品及醫療器械,所欠款項拒不支付。該藥房老闆王康年不堪勒索,不肯再賒帳,遂遭當局逮捕,編織罪名將其槍斃。這是中共建政後的歷史記錄之一。

三、記者編輯因辦報而入獄

中共這次對香港《蘋果日報》下殺手,其中還有一個做法是抓捕記者編輯。6月17日香港警方出動500多人搜查《蘋果日報》大樓,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姿態;警察不僅隨意翻查桌上的東西,而且將幾十台電腦和硬盤全部取走,以便今後羅織罪名。警方聲稱,該報自2019年起刊出數十篇文章,違反國安法,所以搜查「犯罪現場」。這是標準的中共行徑。香港國安法去年6月30日才實施,中共把國安法實施之前香港長期存在的新聞自由也列為辦罪證據。顯然,它毫無顧忌地把香港原有的法治視為如今專政香港之桎梏,開始在香港赤裸裸地為所欲為。

香港警方還奉命陸續逮捕了多位《蘋果日報》主管。先是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香港《蘋果日報》總編羅偉光被捕後遭起訴,而且法院拒絕保釋;然後,6月23日警方到家裡拘捕了55歲的該報主筆楊清奇(筆名李平),6月27日深夜又在機場抓捕了《蘋果日報》前主筆、英文版執行總編輯、57歲的馮偉光(筆名盧峰),中共給這兩位罪名安上的罪名都是「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

很顯然,中共關押審判該報的主管和主筆,不單是為了尋找罪名給該報定罪,以便抄沒該報相關的私人資產,還企圖尋找與該報評論組有聯繫的境外或內地評論員,其在境外者,用來構陷所謂的「勾結敵對勢力」,其在內地者,則到內地城市抓人。中共將不順從的人一律視為「敵人」和「敵對勢力」,採用「對敵從嚴」的打擊手段,既要斬草除根,也要恐嚇香港社會。這套手法是道地的政治迫害,被捕人員面臨的是中共羅織的政治懲罰案件。

中共拘捕香港《蘋果日報》人員之前,香港行政當局早已準備好的起訴書裡使用了「敵對」字樣。這是中共在大陸建政後一向使用的政治罪名,其前身是「反革命罪」,其含義是,凡對中共說不的聲音均屬於「政治反對罪」。現在,「政治反對罪」在香港已經和在大陸一樣通行無阻了,中共「一國兩制」政策自然就名存實亡。

四、香港《蘋果日報》埋葬了「一國兩制」

香港《蘋果日報》一系列相關事件的發生意味著,在一個充滿國際野心、完全無視國際誠信、藐視國際法規的共產黨政權面前,所謂的「一國兩制」承諾是一個遲早會被中共自己戳穿的謊言。

在國際社會裡,中國從來只在國際法規和國際約定有利於自己的時候加以利用,卻從未打算遵守它們。比如,它從不把國際人權公約放在眼裡,也同樣藐視國際法庭。中共在南中國海強占公海建造一系列人造島,用作軍事基地,海牙國際仲裁庭裁定中共的做法非法,中共置之不理。香港收回之前的中英聯合聲明裡所說的「50年不變」,包括言論自由和遊行示威的自由,但中共詭辯說,那是歷史文件,不算數了。

從中港關係來看,中共那「一國兩制」的說法絕非香港前途的保障,而更像是中共給香港套上的「緊箍咒」。就此而言,香港民眾很像「孫悟空」,而中共就像「唐僧」,「一國兩制」則是套在「孫悟空」頭上的「箍」;「唐僧」高興的時候不念「緊箍咒」,稍不高興就念,「孫悟空」便疼痛難活。「唐僧」和「孫悟空」之間並無什麼「協議」或「文件」,也沒有「菩薩」真能隨時監督「唐僧」。唐僧念了「緊箍咒」,「孫悟空」便無處講理了。

香港現狀惡化的教訓,其實就是「一國兩制」真相的展現。中共對台灣也講過「一國兩制」,這種承諾同樣毫無可信之處。國際社會裡以及台灣總有一些人指望中共「棄暗投明」,走向民主化。其實,不管中共在經濟層面如何做,它死保政權、絕不放鬆政治高壓的統治手段不會改變。所以,中國不但不會發生中歐國家那樣的「天鵝絨革命」,也不會因為經濟自由化而放鬆政治高壓。香港「一國兩制」的死亡過程已經給出了清晰的答案:中國經濟成功,中共不會鬆手;經濟不成功,中共更不會鬆手。

1997年的時侯,大多數香港民眾沒想到,惡法治港會來得那麼快。今日之香港,已經淪落成1950年的上海。當年中共占領上海,入城時對商界市民的笑臉、「一切照常」的承諾,轉眼間就變成了專制的嘴臉;中共先是全面接管治安、司法系統,然後控制所有媒體,接下來打擊商人,最後推動共產,上海這個曾經的東方巴黎頓時失色。香港就是取上海而代之,迅速崛起的。當下香港政治制度的「不變」已經終結,北京開始全面接管,中共當年在上海、廣州操作過的那一套,一步一步地搬到了香港。「一國兩制」死於香港,也再難到台灣去行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