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蓬佩奧評中共百年:害人民最多的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2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1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2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蓬佩奧中共百年:害人民最多的黨;北歐四大報致習近平聯合公開信,震驚中共大使館;首富馬斯克讚美中共遭吐槽,特斯拉恐續蘋果噩夢。

Sydney:中共日前耗費巨額,為自己百年黨慶塗脂抹粉,引發了西方媒體、國際社會、人權衛士和海外華人網民對中共潮水般的揭露、唾罵和聲討。北歐四國四大報致習近平的聯合公開信,震驚了中共大使館。

這種國際社會罕見的一致態度,恰洽和一份最新民調相符,發達國家對中共惡感度創下歷史紀錄。我們今天來看一下,海外政要、媒體和華人是如何評價中共100周年的。

秦鵬:「有人漏夜趕科場,有人辭官歸故裡。」美國超級富豪、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在推特和微博稱讚「中國經濟繁榮」,引發網絡熱議。有網友說「馬書記啥時候入的黨」,也有人感嘆他是為了特斯拉而擺出的「滿滿的求生欲」。

不過,幾天前,有媒體報導美國專家7年前曾經警告蘋果,結果依然噩夢成真。從目前看,特斯拉恐步蘋果後塵。

蓬佩奧中共百年:殺害人民最多的黨

Sydney:秦鵬,你有沒有注意到,今年的世界主流媒體,幾乎無一例外都做了一個中共百年黨慶的專題系列報導,除了報導這一次由習近平所主導的大慶的幾個重要活動,還紛紛發表了深度報導,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罕見的事。

秦鵬:更讓我覺得罕見,甚至有些驚訝的是,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眾口一詞地揭露中共這一百年是如何殺戮中國人民的歷史,而且寫得還很有深度。有一些評論也直擊中共的合法性以及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的社會主義實質是權貴獨裁政權。

說實話,我甚至都有點不適應,我覺得這怎麼一夜之間都變了,怎麼世界都清醒了?

Sydney:嗯,而且看得出來,這些記者編輯還非常認真地做了功課,有獨家的資料和思考。比如,全球最大的報紙《紐約時報》發表了《革命、動盪與控制:圖片中的中共百年曆史》,用畫面揭露中共的殺戮歷史和對中國人民的思想和自由的控制。

英國BBC也做了一個「中共建黨百年」的大系列,發表了《合法性危機下的一次次〈趕考〉》、《「虛無主義」陰影下剪不斷、理還亂的中共歷史》等,揭露中共直到今天還在用掩蓋和暴力等各種手段去維持它的合法性,編造和篡改歷史。

《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中國共產黨的共產主義成分還有多少?》,揭示中共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群由黨的高層官員和權貴資本、白手套們聯合組成的一個利益集團,而根本不是它所聲稱的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共產主義。

秦鵬:嗯,這些文章,不要說看內容,光看題目,就讓我覺得,這些媒體,什麼時候也變得像新唐人和大紀元那樣,這麼敢言,對於中共毫不畏懼了。

比如最大的保守派媒體,福克斯新聞有一篇報導,《中國慶祝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及其手下進行了數十年的屠殺》,看看副標題,這也是在說中共還是一個殺人的集團啊。

還有,英國《衛報》說:《不要忽視中共統治下的西藏困境》,在美國政界很有影響力的NPR也以這樣的題目「中國以奇觀、劍拔弩張 慶祝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來嘲笑中共。

Sydney:中文大媒體是大多寫了中共的前世今生。我印象最深,認為做得非常好的是美國之音的一個《中共百年 夢醒時分》的系列,他們採訪了15個曾經或仍在中共治下生活的有代表性的人,講述了他們親身經歷的中共歷史,並講他們是什麼時候、如何覺醒的。

秦鵬:我推薦觀眾朋友們去看一看。我也想在這裡問觀眾朋友們,你們是在什麼時候、什麼事件,讓你認清了中國共產黨?你們可以寫在評論裡面,我們一會兒來交流。

裡面有毛澤東的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趙紫陽的祕書鮑彤、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的同學好友的女兒、著名盲人律師陳光誠、歷史學者李江琳等的故事。時間關係,我們不在這裡詳細講述了。

Sydney:除了媒體之外,今天一個觀眾都很喜歡的重量級人物,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他也發了黨慶的相關推文。他寫道,「中共一百年,是進行殺戮、種族滅絕的一個世紀,沒有哪個政黨殺的人比中共多。」

蓬佩奧提到,中共是殺害人民最多的政黨。正如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寫道:「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秦鵬:《九評共產黨》指出,暴力是共產黨奪取和維持政權的手段,「暴力的目的,是製造恐懼。」「與世界上其它共產國家一樣,中共不但大肆屠殺民眾,對其內部也進行血腥清洗,其手段也極其殘酷,目的之一就是清除那些『人性』戰勝了『黨性』的異己分子。它不但需要恐嚇人民,也需要恐嚇自己人。」

北歐四大報致習近平公開信 震驚中共大使館

Sydney:7月1日當天,還有一件大事,也是前所未有的。北歐四個國家的四大報紙,聯合發表了一封社論式的公開信,這封公開信是寫給習近平的,嚴厲斥責了中共打壓香港獨立媒體。這件事震驚了中共大使館。

這四大報紙,分別是歐洲的挪威《晚郵報》(Aftenposten)、瑞典《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芬蘭《赫爾辛基日報》(Helsingin Sanomat)和丹麥《政治報》(Politiken)。

秦鵬:四個報紙的總編輯,聯署了一封公開信,譴責中共政權打擊香港獨立媒體,同時也承諾將加強報導香港情勢。

在公開信裡,他們說:「夠了。中國(中共)逐漸將香港新聞自由的空氣吸走,全世界無法再袖手旁觀。」

「我們一邊觀察,同時也越來越擔憂,因為我們的職業,也就是自由、獨立和批判的新聞報導,正遭到定罪。」

Sydney:說的應該是《蘋果日報》。公開信中,他們也希望中共當局兌現承諾,即在香港捍衛和維護基本民主權利,但是,他們也認為希望已經破滅,也就是說他們對中共的改良已經沒有幻想。

秦鵬:所以,這樣一封公開信,更像是一封討伐邪惡的戰書。公開信前面有一段話,充滿了對中共的輕蔑和不屑。信裡還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須名副其實,作為一個為人民而不僅僅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共和國。」這一段是在赤裸裸地說中共只是一個為了中共自己服務的政權。

Sydney:簡直是剝去了中共一直以來精心打扮的為人民服務的畫皮啊。難怪記者無國界組織(RSF)對這封信非常支持,在全世界大力轉發。這件事讓中共感到了恐懼。

週四下午,中共駐挪威大使館寫道,他們對這封寫給習近平主席的信感到震驚。他們辯解說:「我們一直是人民政府。」

秦鵬:中共政權是不是人民的政府,我覺得讓觀眾朋友們來回答吧?大家可以寫下你的答案,看看你有沒有選票,有沒有選舉過國家領導人或者兩會代表?看看你有沒有自由生育的權利和自由遷徙出國的權利、自由上網的權利。

Sydney:嗯,等等我們來看看朋友們的回覆。

網友吐槽中共

秦鵬:今年也是我在海外網上看到網友吐槽和深度反思、解讀中共百年歷史和100年大慶活動最多、最深刻的一次。這些華人精采的評論內容非常多,我想我們很多網友已經看過了,我們今天想只把一小部分在這裡給大家講一下。

Sydney:是,吐槽的內容非常多,也很精采。

最火的視頻之一,是關於一個趙老太爺和阿Q的視頻,這也是中國網友非常智慧地表達對中共不滿和中共高層、即趙家人不等於普通老百姓韭菜們的一個視頻。我們來看一下。

秦鵬:嗯,我們看到有一些華人在這一次也舉著中共的血旗參加了部分國家的祝賀中共黨慶的小規模遊行,但是有網友挖出了日本華人微信的照片,嘲笑說:

今天習近平剛講了不輸出革命,就用間諜把革命輸出到日本了,而且還給他們提供了資金,去的粉蛆被賺了差價,本來一道門8,000,到粉蛆手裡4,000。香港人和維吾爾人自發組織了對壘遊行,這群領錢都幹不過不領錢的,後來中共花錢請的人都跑乾淨了,覺得太丟人吧,哈哈哈。

還有人拍了中共愛黨群眾在香港遊行前後發錢的照片。

秦鵬:居然立刻就被拍到發了出來,這也顯示很多海外的華人也越來越看不上中共這種耗費民脂民膏,給自己臉上貼金的做法了。

我看還有一些人在談論中共的殺人歷史。這也是推特上談論最多的內容。

Sydney:還有一個非常大的話題深受網友們關注,那就是中共的賣國。有網友就畫了嘲諷中共賣國的漫畫,說習近平在6月28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視頻對話中,承認了2001年的《中俄睦鄰友好條約》,實際上是承認了中共江澤民時期出賣中國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的賣國條約。

秦鵬:習近平的演講也遭到很多人吐槽。比如,著名時評人唐靖遠,就嘲笑習近平讀別字:照著念稿,依然還是「頤使氣指」,要麽是寫稿的人故意設局,要麽就是習總鐵心和詞典槓上了,要看看究竟誰先改……

Sydney:太多了,我們就不多講了。

皮尤研究中心星期三(6月30日)公布了一份民調,送給中共所謂黨慶大禮吧。他們調查的17個經濟體指出,這些國家中很少有人認為中共政府尊重中國人民的個人自由。

17個經濟體中,15個經濟體的民眾持這一觀點,達到或接近歷史新高,而在意大利、韓國、希臘、澳大利亞、加拿大和英國,持這一看法的民眾人數自2018年以來有了大幅增長。

與此同時,民眾對中國(中共)的負面觀感也達到或接近歷史新高。在這17個經濟體中,接受調查的絕大多數民眾都對中國持普遍負面的看法。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的民眾在日本、瑞典、澳大利亞、韓國和美國達到或超過四分之三。

秦鵬:實際上,中共不等於中國,但是很多其它國家的人分不清楚,所以中共拖累了中國人民。

馬斯克讚「中國經濟繁榮」中外網民吐槽

Sydney:不過有一個人是反其道而行,幫著烘托中共,結果被網友罵翻。這個人是誰呢?就是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

秦鵬:當然,他現在這麼做,很可能與特斯拉現在在中國的困境有關,我們等等說。

Sydney:中共官媒新華社英文推特發推文,習近平在慶祝建黨百年大會宣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馬斯克在推文下留言稱:「中國取得的經濟繁榮確實令人讚歎,尤其是在基礎設施方面!我鼓勵大家都去參觀,親自去看一看。」

秦鵬:截至今天下午4點,馬斯克這一席話引來四千多名網友評論,有網友嘲諷馬斯克應該親自去新疆與武漢華南市場參觀。

Sydney:一些留言我們來給大家唸一下。

「如果你不去參觀新疆的集中營、西藏的殖民化、最先進的人工智能監控設備或被征服的香港,那麼你看不到全貌。」

「這不是真實的,在中國,只有中共的精英階層攫取了大量的財富,相反的,普通民眾卻生活在極端的貧困中,強制勞動是富人富的原因之一。」

「但是這麼快的經濟增長來自大量的內捲 對內剝削 中國貧富差距極大 並且形式主義嚴重 而且中國政府一直避諱甚至封禁一些正確的言論」

「我們是不是也該表彰他們的虐待、控制、還有對少數族裔的強制洗腦?」

中國流亡美國民運人士周鋒鎖還要馬斯克去中共統治的中國不要離開,並稱那裡比美國和火星更適合他。

還有網友懶得說了,直接貼出一張集中營的圖。

秦鵬:裡面少數認同的,就是像中共人民日報歐盟分社社長陳衛華這樣的人。

馬斯克隨後在其個人微博發布了同樣內容,也引來中國網友的熱議。有網友誇馬斯克是「老黨員」、「啥時候入黨的」、「同志」、「特斯拉黨支部書記」。

但也有網友要馬斯克「把剎車修好」,別再哄250開心;有人則形容馬斯克發文是「滿滿的求生欲」、「召回28萬台特斯拉之後的公關?」;還有人質疑連蘋果CEO庫克今天都沒發微博慶祝,馬斯克是為錢低頭了嗎?

Sydney:蘋果呢,也有故事,等等聊。先看到中共官方在26日表示,特斯拉北京跟上海分部,將召回28萬輛,而召回的主要原因,中共稱是「主動巡航控制系統問題」。對此,特斯拉回應,將予以配合。

秦鵬:這個召回看起來是中共當局給特斯拉下馬威,而不是特斯拉主動召回的。

Sydney:特斯拉中國月前曾發生「煞車失靈風波」,4月曾有河南女車主因「剎車失靈」在上海國際車展上抗議特斯拉,把特斯拉推到中國輿論的風口浪尖。接著,中共官媒高調發聲圍剿特斯拉,監管介入,大量負面消息湧現。

但在特斯拉做出準備退出中國大陸的動作,中共態度出現反轉,但也對特斯拉加強了監管。特斯拉官方5月25日宣布,已經在中國大陸建立數據中心。事件形成極大反差。

6月22日,中共《人民日報》旗下新媒體平台「人民車市」突然發文,力證特斯拉的剎車很正常。

帖文還「規勸」今年4月在上海車展上站在車頂大鬧「維權」的張女士,「適度維權可以,但不要心存惡念、斷章取義、顛倒黑白、存司馬昭之心」。

黨媒「變臉」表演令網絡上一眾看客大跌眼鏡。因為4月份時,中國媒體曾齊聲為河南特斯拉女車主維權助陣。

一些網友認為,這種「反轉」劇情的背後,很可能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情況;有網友猜測,是不是特斯拉向北京當局妥協,答應了中方的什麼要求,所以雙方已經達成了某種「微妙」的默契?

有網友直言:一句話,都是買賣!

惡夢成真 特斯拉是不是難逃蘋果後塵?

Sydney:剛剛有網友提到的,蘋果CEO庫克都沒發微博慶祝,馬斯克是為錢低頭了嗎?其實,《紐約時報》最近有報導說,蘋果公司的顧問、資深中國專家曾警告蘋果在中國經營的風險,並說沒有退路,現在惡夢成真。

秦鵬:2014年,蘋果聘請了即將離任的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商學院院長顧道格(Doug Guthrie)給公司當顧問,顧道格數十年來一直在研究中國,他對當時的中共政權感到擔憂。

顧道格不斷地提醒蘋果高層:「你們明白習近平是什麼人嗎?中共牢牢掌握著一切,西方企業和中國私營企業都受到了攻擊。」

Sydney:顧道格說,他剛加入蘋果時,公司的高管們也知道他們過於依賴中國,想把供應鏈變得更多樣化。印度和越南曾是頭號候選者,但顧道格的結論是,兩國都不能提供可行的替代方案。

秦鵬:他說,越南政府很合作,但該國的問題是沒有足夠多的工人。印度有人,但該國的官僚機構讓基礎設施和工廠建設變得複雜。除這些問題外,為蘋果製造螺絲、電路板和其它零部件的小供應商大多數都集中在中國。

Sydney:結論是:任何其它國家都無法像中國一樣,提供蘋果所需的規模、技能、基礎設施和政府支持,因為中國的工人組裝了幾乎每部iPhone、iPad和Mac電腦,而且該地區還成為了蘋果的第二大銷售市場。

但是,面對當時中共正在加強控制,顧道格意識到,也沒有公司比蘋果公司更容易成為中共打擊的目標。

顧道格在接受採訪時說,「這種商業模式真的只適合於中國,但之後你就和中國綁定了。」顧道格認為習近平很快會開始要蘋果做出某種妥協。他說蘋果沒有「退路」(Plan B)。

秦鵬:面對中共,蘋果比其它任何公司都顯得更脆弱。結果是,蘋果在過去幾年裡多次向中國政府做出妥協,損害了公司高管長期以來賦予其品牌的核心價值。《紐約時報》上月曾報導,為了安撫中國當局、維持公司全球業務的運營,蘋果將中國客戶的數據置於風險之中,還為中國政府龐大的審查機器提供幫助。

2016年11月,中共通過了一項法律,要求所有在中國收集的「個人信息和重要數據」必須保存在中國。蘋果最終做出了讓步,將中國客戶的個人數據轉移到一家中共企業的伺服器上,也就是蘋果內部被稱為「金門」(Golden Gate)的項目。

蘋果也一直在反抗中共的步步進逼,偶爾它也能夠成功地抵制。但在網絡安全法生效後的三年中,蘋果表示,公司在九起案件中向中共政府提供了iCloud帳戶內容,只對三次要求進行了挑戰。

Sydney:《紐約時報》分析,事實證明顧道格是有先見之明的,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出現了民族主義、威權主義,導致蘋果、耐克和美國NBA等公司面臨兩難的境地,他們一方面捨不得在中國有利可圖的生意,一方面不得不做出很不舒服的妥協。

美國在中國的投資並沒有增強中國人民的力量,而是讓中國共產黨的權力變得更大了。

為美國公司提供諮詢的新美國基金會的中國問題專家薩克斯(Samm Sacks)說:「西方公司在中國做生意一直很困難。」他認為共產黨牢牢控制著,西方公司和中國私營部門都舉步維艱。

所以問題就來了,我們剛剛也看到了,現在似乎馬斯克的特斯拉,也要屈服了,特斯拉會不會步入蘋果的後塵,像蘋果一樣被中共牢牢掌控,只好妥協了?

秦鵬:近年來發生的事情包括,萬豪(Marriott)在一項客戶調查中將西藏和台灣列在標著「國家」的簡單下拉菜單後,中國關閉了該公司的網站。中國暫停了領英(LinkedIn)的用戶註冊,因為公司沒有審查足夠多的政治內容。中共呼籲抵制批評新疆使用強迫勞動的西方服裝公司,中國政府正在新疆鎮壓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