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七一講話」標示習氏統治的路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建立百年慶典花費巨額資金,在中國進行了長達數月的組織動員與宣傳準備,想昭示的內容,在海外社交媒體上 ,幾乎被挖掘出來的各種凶兆傳聞、「中共將突然崩潰」、嘲笑聲等湮沒。習近平七一講話預示著他執政下的中國方向,卻完全未被關注。

習近平的講話有極強針對性

習的講話每段都以「以史為鑑」起興,除了在第一段中「初心易得,始終難守。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之外,共有10段講話用「以史為鑑」開頭。其中有一段「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闡釋中共自我定義的黨與人民的關係之外,真正的目的在於警告美國,「任何想把中國共產黨同中國人民分割開來、對立起來的企圖,都是絕不會得逞的」。

為什麼說是針對美國?乃因自2019年以來,以前國務卿蓬佩奧為代表的部分華盛頓政界人士開始將中共與中國人民進行政治拆分,開始注重將「中共政權」與「中國」/「中國人民」區分開來。強調「美中衝突只是美國與中共的衝突」。據我網上查詢,首次引發中國外交部專門反駁的是2019年10月底,其時蓬佩奧在美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時,將抨擊目標聚焦在中共政權上,原話這樣表達:「美國一直非常珍視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但是中共政府與中國人民並非一回事,……",這段話顯然觸動了北京那根最敏感的神經,中國外交部立刻斥責蓬佩奧暴露了「陰暗的反共心理」,「挑撥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關係」,說美政客是在「枉費心機使用離間計」。

此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蓬佩奧每說一次類似的話,中共宣傳機器對蓬佩奧的攻擊就升級一次,除了指其言論與「美國國務卿的身分嚴重不符,充分暴露了他企圖通過反華來撈取個人政治資本的險惡用心」,有的話還帶有個人侮辱色彩,也算是美國高官自中美建交以來的第一例。拜登與其內閣成員雖然沒再說過類似話語,但其至今未能及時滿足中共的許多要求,採取戰略模糊姿態,讓急切的北京很不耐煩——北京一直認為拜登有理由滿足中國的要求。

講話中的「外國勢力」指向誰?

習近平的講話談到中國堅定不移地抵禦外國壓力,任何試圖欺壓中國的人都「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這當然受到海外自媒體與一些媒體的嘲笑,認為在核武器時代,血肉長城根本沒有用。其實在當前國際形勢下,中國能夠在南海海域收起牙齒,世界就額手稱慶了,沒有哪個國家想入侵中國,習近平講話表示的是決心,「外部勢力」是指向美國,因為美國對台灣的表態雖未升級,但至今未表示放棄支持。美國對香港問題的態度,也讓北京非常不滿。

接下來要問的是三點:

一、習近平是否要閉關鎖國?這是最近半年來經常會有人問我的一個問題。

我的回答是:中國經濟上完全沒有條件閉關鎖國,主要資源對外依賴性太強,尤其是石油,幾乎68%需要依賴外部供應。即使是糧食,也有將近30%需要進口,世界上從來就沒有資源短缺對外依賴強而能閉關鎖國的國家。

二、中美關係將朝向哪個方向發展?

我的判斷是:作為經濟關係,雙方彼此都有很強的依賴性。作為世界第一、第二大國在全球範圍內的競爭,將是今後的主調。

最重要的是第三點:

習近平會師法毛還是鄧?
習的精神底蘊來自毛而不是鄧。比如他最喜歡用的「外部勢力」一詞,在他心中指代的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甚至就是美帝國主義。一個人的社會化過程(思想、價值觀的形成過程)是0-14歲這段時期,習近平這個年齡段正好是毛的文革前與文革時期,他那個高幹子弟群即使在父輩被迫害之時,對毛的崇拜依然狂熱。改革開放伊始,他已成第三梯隊的重要成員、全國最年輕的縣委書記之一,絲毫不受挾歐風美雨的新啟蒙的影響。從他2009年訪問墨西哥時在當地華人社團中說那番「外國人吃飽了飯沒事幹,對中國指手劃腳」開始,我就知道他仍然篤信「紅色接班人」觀念。

毛時代的「紅色接班人」教育之核心要素就是防和平演變。美國第52任國務卿杜勒斯(1953年-1959年)被公認為美國「和平演變」戰略的原創者。 他的名言是:「解放可以用戰爭以外的方法達成,要摧垮社會主義對自由世界的威脅必須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社會主義國家將要發生一種演進性的變化」,他告誡人們要有足夠的耐心和信心,將希望「寄託在社會主義國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並強調要用「精神和心理的力量」達到目的。

毛澤東對此抱持高度警惕之心。杜勒斯提出的和平演變之說,就像魔咒一樣,被中共當局用來強制紅色中國的青少年從小就學習應對這個「和平演變」「改變中國顏色」的命題。出生於1950年代的一代青少年,當時都被灌輸「反和平演變」的戰略思想,知道「美國的和平演變在與社會主義中國爭奪下一代」,能背誦英明領袖毛主席那段「帝國主義說,對於我們的第一代、第二代沒有希望,第三代、第四代怎麼樣,有希望。帝國主義的話講得靈不靈?我不希望它靈,但也可能靈。」

在毛澤東死後至1989年六四事件這段時間,「和平演變」這個詞彙,一度從官方宣傳中消失。蘇聯崩潰、柏林牆倒塌以後,西方將推廣民主化的「和平演變」改稱為「顏色革命」,中國官方也隨之在黨內將毛的「反和平演變」改稱為「防顏色革命」。歷經十餘年、在中國「和平崛起」之後,於2005年(胡溫第一任期)公開稱「外國駐華NGO是美國在華推廣顏色革命的工具」,進行分類控制管理,打壓政治性的外國NGO,比如以促進人權、少數族權益為目標的NGO;對環保、健康、保護動物的則鬆散式管理。到習近平接任中共掌門人後,外國NGO的活動空間日益狹小,《境外非政府組織(NGO)境內活動管理法》在2017年1月1日正式生效後,7000多家NGO不得不陸續撤出中國,現在只剩下130多家(其中一些與中共政府關係良好,比如比爾蓋茨的基金會)還能在中國按規定活動。

如果中共政權沒有按照一些政治反對者預想的幾個腳本,比如百年氣數已盡、發生接班人危機、因某種突發事件崩潰、或者因全體官員「躺平」導致的國家機器失靈,習近平的統治將繼續下去。七一講話已將這種統治的特點描述得非常清楚:

在黨內,將以反腐作為保持黨內政治忠誠度的工具。七一講話中最後一段「不斷嚴密黨的組織體系,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堅決清除一切損害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的因素,清除一切侵蝕黨的健康肌體的病毒」,闡釋了這一方針。

整合國內民眾,將以愛黨愛國作為鑑別標準,而不是毛澤東那套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身分政治——七一講話中反覆談黨創建了新中國,黨與人民的關係,其意在此。

在國際社會,仍然持之以恆地以美國為意識形態敵人,只是2020以後美國進入身分政治,習近平宣稱可以「平視」美國了。

但鄧的市場經濟與對外經濟開放,習近平絕對不會放棄。大外宣尤其是在英文媒體上的力度則視灑錢的多少而定。鄧小平當時窮怕了,認為窮國跟著中共只為要錢,斷了非洲的援助,後果很嚴重。江澤民做了補救工作以挽回「友誼」,如今中國變闊氣了,習近平花錢購買國際影響力的手筆絕對比他的前任要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