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日副首相:中共若犯台「日、美應一起防衛台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6日訊】【今日點擊】(4126-1)

提要
日副首相:中共若犯台「日、美應一起防衛台灣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7月6日,過了7月1日,我們有期節目講了,過了7月1日,人習近平給定性了。就是說全世界正常社會的人,在反對中共的問題上,從11月3日美國大選,在反對中共問題上,多麼壞的人,多麼壞的人,只要他是人他就反共。而在同一天,習近平自己把自己,跟共產黨就完全綁在一起。那這個東西呢,其實當他跟共產黨綁在一起的時候,換個角度來講,沒有人能夠改變他,沒有人能夠改變他,那他呢可能就自己願意,
就是把中共跟自己綁起來。

在天安門城樓上,我沒有任何印象,在過去的時間,我沒有任何印象,我不敢說確定,但沒有任何印象,把共產黨的黨徽,放在天安門城樓上給鎮住,沒有,在中共歷史上,在文化大革命的期間也沒有。那個黨徽就像,那個徽標都是標誌象徵啦,那個東西就跟在教堂裡我們看到那些,包括教堂或者道觀或者是廟宇,你看到那些所謂鎮紙的東西。它是相生相剋對應出現,在佛家裡有卍字符,在西方的信仰當中有十字架,共產黨有黨徽,共產黨有黨徽。那共產黨的黨徽,同樣在全世界,它是突破國界的,蘇共也是這個,古巴也是這個。

你要明白,那個卍字符對佛家是一樣的,太極圖對道家是一樣的,十字架對西方的宗教是一樣的。今天的人沒有這個意識,我個人覺得沒有這個意識,那在現實面對中共的一切呢,挺慘痛的,挺悲痛挺慘痛的。所以我們講過,你表面看起來是人們在反共,其實人推翻不了共產黨。他用了人很淺薄的道理,很淺薄的概念,原因就是自己利益受到傷害,當他走到反共這一面的時候呢,他卻成為了迎合了這個潮流,迎合了這個氛圍和環境,他就是自救了。

2020年台灣大選,2020年台灣大選,那台灣的政黨都是政客咧。但是在台灣大選當中,習近平的做法,使得大多數台灣人反共,甭管他把台灣叫說,我不認可中華民國,我只認可台灣,那是人的層面淺薄的認識,很淺薄淺薄的認識。但是現實中呢他卻反共了,台灣人反共了,台灣就自救,所以你看到台灣的結果是這個。我節目中一直跟大家講,台灣格局太小,太小,這個小到了一種可憐的程度。在那樣反共的過程中,等到了印度變種病毒攻陷台灣之後,你看台灣的政客,你再看台灣的媒體。台灣的媒體崇洋媚外,把美國人當爺爺,真的,把主流媒體當爺爺,它沒有自己的觀點,當它展現出自己觀點的時候呢,太幼嫩了。

所以習近平,習氏中共的吼叫為什麼聲音大?在他眼睛裡他也看不起,他看不起台灣,但是他有點兒沒辦法。所以台灣是,就這樣的一個迎合的方式出現了,不是台灣的政客有多偉大,一點兒都沒有,他就是在客觀的環境中,迎合了這麼個氛圍。所以當病毒攻陷台灣之後,你看那個台灣的政黨可低俗了,掐來掐去,借助疫苗狀況,為了獲得自己政治上的得分,垃圾呀,那是垃圾。沒有為這個,沒有任何人其實為他的福祉,都是借助福祉的說法,展現政客的那種卑賤。

媒體同樣的,在美國媒體,在美國大選當中被攻陷之後,被展現出它的虛假層面之後,台灣根本就沒有辨別能力。那同樣的道理,在大選之後,西方的媒體、西方的國家,面對中共的時候,也有著這麼一份被動的,它自己都解釋不清楚,反共的概念從而走到今天,走到7月1日。那習近平的宣言也就變成了,他認可正常人類社會對他的決裂,這是他的認可。而全世界的概念,其實真正人的生命的概念的產生,都是東西方這麼對應的。

東西方對應的過程中,以文化的方式,甚至以宗教的方式,在時間的背景之下,它是對等走在一起的。在西方的蘇格拉底希臘,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這是哲學,西方今天現代文明的傳統哲學的基礎。在東方是儒教,孔老夫子跟孟子,孔老夫子跟孟子這是對應的。所以它成為不了宗教,但是呢它似乎又是宗教,可是他講的道理是為人所用,仁義禮智信、孔孟之道。

那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西方今天經典哲學的鼻祖,在18幾幾年,在德國,在整個歐洲大陸地區,出現了正統的所謂的哲學家。而在英國出現了共產黨的基礎,馬克思、恩格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佛洛伊德,其實包括愛因斯坦,那個東西是反神的。那同樣的在歐洲大陸,因為出現了哲學的說法,是背離信仰之後為人所用。所以你看到哲學家,都是那個年代出來的,但中國不一樣,一直延續著孔孟之道,一直延續著孔孟之道。而西方在所謂哲學的理論的背景之下,攻陷東方,攻陷中國。

那同樣對等的,基督教對吧,基督教在這個歐洲大陸,在公元起始時,羅馬跟羅馬有關,那在中國是佛教,其實在中國是佛教,它都有普世的價值。而同樣在西方出現的是這個猶太教,猶太人是它最早的,在東方是道教,那時候不叫道教。所以人的行為跨在了,就是規範人的道理,跨在了兩種大的宗教之間。而在歐洲出現了地域上的移動,古埃及的猶太人,等到了後來的耶路撒冷的耶穌,然後到古希臘的蘇格拉底。

中國不是,中國一直是在中原地區,中國是在時間上,在地域上沒動,中國是根本。歐洲呢,其實歐洲是因為現在的版圖,那原來它一直是這樣城邦的,就是鬆散的。中國不是,中國自始至終保持著大一統,自始至終保持著大一統,所以中國是朝代的更替,時間的變化,朝代的更替。那在歐洲是地域上的切割,所以在歐洲的文化,未來在東方,地域上被切割了,它的勢力太小,它背後生命的勢力太小。中國大,那中國大這都是對應的,相生相剋就招了一個共產黨。中國的根基大,中國的地域大,中國的人的來處大,所以就遭遇了撒旦,給設了磨難。

日副首相:中國若犯台「日、美應一起防衛台灣

跟大家分享幾篇內容,全球反共,日本副首相麻生,他在日本的一個主要的一個論壇會上,如果中共國武力攻犯台灣的話,美國跟日本將聯手一起保衛台灣,向中共宣戰。這個日本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敢這麼說過,如果中共國敢去攻擊台灣的話,美國跟日本將聯手攻擊中共國,保護台灣。那他說的道理呢,就是說如果中共對台灣展開戰爭,台灣海峽陷入戰火之中,東海、黃海乃至於南海,肯定就成為戰區。

而日本的生存,卻仰仗著包括台灣海峽、東海、南海,整個這條水域。日本沒有任何資源,它的石油,它的主要的運輸,都是靠海上運輸,日本是海運,在全世界第一大國,是跟它的國家相關的。所以它的所有原材料,都要透過海運運到日本去,那如果你展開了戰爭,就等於置日本國生死存亡,它的基點在這裡。所以他絕不允許,在他角度絕不允許威脅到日本國的國家的這個生命。那麻生呢,在安倍晉三辭職之後,退下來之後呢,麻生一直認為他會有機會成為日本首相,但他是最反共的,但後來沒有,結果成為了副首相兼日本的財務大臣。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