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后名言:車如流水馬如龍 話外真意是什麼?

【名句故事】 作者:允嘉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8日訊】她處世無爭,先人後己出於至誠,得到皇上寵敬,一生沒有生育,卻能「母以子貴」,輔佐明章之治的盛世。人們常用的「 車如流水馬如龍」(車水馬龍)這句話,就是這位皇后說的。回顧歷史,當時她是在怎樣的情境下說的這句話呢?這句話反映了什麼價值觀呢?

東漢大將新息侯馬援將軍死在軍中,又遭到朝中其他大臣藉機落井下石,讒言中傷,馬家的境遇迥然丕變,接著數度遭受權貴侵侮,更加失勢了。馬將軍繼室藺夫人遭受喪夫之痛,接著大兒子也早夭離世,連串的打擊,讓她悲傷過度精神恍惚,在這樣的境況中,安定上下,主持家務的竟然是十歲的馬家小女兒。她不慌不亂,大小事兒在她手中安排得順順當當,事情來了就找她商討,家中的僕佣也都由她調度。

天生異稟貴相

馬家小女兒(後人已不知其名)從小婉靜有禮,孝順長上,沉穩持重,不愛玩樂,而且聰明穎悟有異稟,對深奧的天地人之道和歷史很有興趣,能誦《易經》,好讀《詩經》﹑《論語》﹑《春秋》,尤其關注《周官》(又稱《周禮》)、《董仲舒書》。她的秀髮濃密如雲,掩映著嫩白膚色,眉不施黛,裝不求飾,麗質天生,標緻出眾。曹植《陳思王畫贊序》稱讚:「明德馬后,美於色,厚於德。」不過就在她十歲時,生了一場病,久久不癒。藺夫人急找卜者卜筮。卜者解卦說:「此女雖然會生一場病,但是往後貴不可言。」

當時馬家已經陷入困頓,一些皇親貴戚都不與他們相往來,馬家的女兒怎能大貴呢?藺夫人又找來相師來為家中三姊妹看相,看到最小的女兒,相師大驚,說道:「我必在此女之下稱臣。然而她貴而少子,如果能養育他人的孩子會很得力,超過自己親生的。」

先人後己發於至誠 宮中上下皆安

卜者和相師的預言全部證驗成真!

她的從兄馬嚴看到他們一家受人欺侮,不勝憂憤,上書推薦馬家三姊妹列入太子選妃之列,又提到他們家族姑姊妹的皇室姻緣,「冀因緣先姑,當充後宮」(他的姑姊妹同為成帝嬪妃)。果然馬家小女兒在十三歲時選入太子劉莊後宮,後來成了史上有名的東漢明帝的明德皇后

她初入太子宮時,奉事皇后陰麗華,敏捷周到,禮儀合度,同時輔助其他後宮嬪妃,先人後己,發於至誠,有她在後宮上下都安心。因此,得到特受寵愛,常居後宮陪侍。明帝顯宗繼位,冊封她為貴人。當時皇帝還沒有皇嗣,馬貴人屢屢推薦左右嬪妃給皇上,擔心錯過生育皇子的時機。而且,她常常親切關懷有幸得以進見的嬪妃,對那些數次得到寵幸的,更是優厚。永平三年(公元60年)春,官員奏立皇后,明帝沒有表示意見,當時皇太后陰麗華說:「馬貴人德冠後宮,是最好的人選。」就這樣,她被冊立為明德皇后

明德皇后沒有生育,明帝為她做了一件很好的安排,因此更開展了東漢的盛世。明帝應該是深覺母儀天下的皇后會是一個很好的母親,就將賈貴人(與明德皇后同時進宮,是明德皇后前母(父親前妻)姊之女)生的孩子劉炟交給她教養,說道:「人未必當自生子,但患愛養不至耳。」於是她盡心撫育愛養劉炟,心力勞悴超過親生。劉炟對她終身感恩敬愛,「母子慈愛,始終無纖介之間」。劉炟就是後來的章帝,與父親明帝共同成就了明章之治。

謙虛克己 堅拒外家封侯

馬皇后登后座之後更加謙虛克己,立志做一個賢內助輔助漢室。皇上試問她一些議而不決的政事,她都推心以對,分解析理,各得其情理,對施政多所輔助。執侍時,她對感到不安的施政,就明白陳述原因,而且從未以私家干預公事,因此得到寵敬,日日增隆,終其一生始終無衰。

永平年中,因楚王英謀反,事洩自殺,楚獄遂興,囚證相引,加上犯案者相陷,被關押的人甚多,累年坐死刑者達千人以上。[1]馬皇后深感憂慮,找機會向明帝進言,恐怕楚獄濫發,連累無辜,形成惡風會動搖國本。明帝惻然感動,夜裡睡不著,起身徘徊,全盤思考,採納了皇后的建言。皇上親幸洛陽監獄錄囚徒名單,理出千餘人不當死的,從而獄政務簡,恢復清明。

馬皇后愛讀史,當她讀到開朝光武皇帝本紀中的「獻千里馬、寶劍者,(皇)上以馬駕鼓車,劍賜騎士,手不持珠玉」,每每欽敬其無私、少欲,內心油然興起自我期許,躬身效法。她僅用粗疏的帛布雜絲來作衣裳,為她駕車的御者裙襬也不加緣飾,一切從儉。初一、十五,王姬們來朝見請安,遠遠望見皇后的衣袍綺麗鮮潤。驅前就近細看時,才發現皇后的衣袍根本不是精緻的綾羅綢緞。馬皇后答說:「這種雜帛染色好看,所以一直用來作衣裳。」六宮聽了莫不歎息。

漢朝各代都承襲外戚封侯的做法,但是馬皇后不要私家外戚封侯,不讓私家外戚居中央樞機要位干預朝政,她一直以前朝呂后、竇太后、王皇后等等外戚禍國為殷鑑。在漢明帝之朝,他的三兄弟擔任虎賁中郎和黃門侍郎,一直在原位都沒有升遷。

外家賓客來四方 車如流水馬如龍

明帝去世,馬皇后專心致力教養長大的章帝繼位,要為三位舅舅封侯。明德皇太后則認為自己的外家兄弟們對國家沒有柱石大功勞,無功不受祿。

明德皇太后以詔書慎重表明心意:

「吾自我要求,謹慎修己,身為一國之后,身穿粗帛雜絲裙,食不求甘美,身邊用的人穿著樸素,不用薰香飾物,在在以身教率官人庶眾,本以為外親見到後,當會從內自省從而自我克制,但是,他們看到後,反而都說太后向來喜愛儉樸。

以前經過吾外家在洛陽城的濯龍園時,看到前往拜見請安的賓客奔湊,四方畢至,車如流水,馬如遊龍(*《列女傳》:車如流水馬如龍)。僕傭都穿著立領衣戴臂套,衣領衣袖都是雪白的。顧視為吾駕車的御者,遠遠比不上他們哪。吾並未發怒譴責,僅停給他們的生活補助費用,冀望他們能感到羞愧,但是他們依舊懈怠,沒有對國家的憂慮感,知臣莫若君,何況是親屬呢?吾豈可對上負了先帝立國的宗旨,對下虧損先人之德,重蹈西漢之代敗亡之禍呢!」

章帝對詔悲歎,再請封侯,但是明德皇太后認為外家兄弟對國家社稷沒有軍功,「無軍功,非劉氏不侯」符合漢初設下的規矩,況且「富貴之家,祿位重疊,猶再實之木,其根必傷」,過多的福祿富貴不僅沒有好處,反而會傷其人的根本,因而堅辭給外家封侯。她也顧及章帝的意志,說等到天下邊境清靜了,然後再照子之志去作吧!(四年後,天下豐收,邊境無事,章帝遂封三位舅舅為列侯。)

明德皇太后要求自己言必誠信,時時自省所行,但願一生能不愧國人。她親見自己外家門前拜訪之人不絕的熱鬧繁華的景象,留下了「車如流水,馬如游龍」此語,反襯外戚無功不受祿的警惕。(成語「車水馬龍」就是由此而來)

註釋:

[1] 當時因楚獄案大,故設置令史以協助辦案,但是其中有不少小人,藉案為己謀取姦利,有的則藉機互相陷害,也有的則怕負辦事不力的責任,往往以言證牽連人入案,考一連十,考十連百,因言辭舉發就被牽連入罪的人很多。

資料來源:
《續列女傳·明德馬后》
《後漢書·皇后紀上》
《東觀漢記》
《八家後漢書輯注》@*#

─點閱【名句故事】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