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張陶——新時代的衙內與紅旗下的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距痛毆院士王晉年、吳美蓉整整一個月後,中國航天的霸道總裁張陶終於落馬了。

北京警方的通報雖遮遮掩掩,但總算給了個實錘——刑拘。但張陶的上級,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則繼續羞羞答答、欲語還休,始終沒敢下個結論。

但我並不覺得張陶打院士讓人吃驚,因為在體制內,上級揍下級,這些年來已是家常便飯。比如,去年底河南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抽市政府祕書長翟偉棟的嘴巴,更早年薄熙來打了王立軍的耳光等等,先例累累、上行下效而已。

還有人說,張陶不該打院士,要是揍個普通人,這事就不了了之。

其實這是分不清衙內的本質。高衙內為什麼調戲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的老婆?因為衙內是分不清普通人和自己人的。只要是對上了眼,他們認為揍誰都只是體育鍛鍊。

這次也只是張書記傲嬌得有些過頭,揍了可以通天的人,還沒讓攝像頭壞掉!

但張陶先生揍人之後的弔詭之處,還是讓我詫異。比如,航天集團公開護短、張陶行凶後不屑一顧、輿論曝光後其以公司文件的方式高調反駁,甚至出動龐大的水軍將自己包裝成激情愛國者,因義憤痛打恨國賊……

更讓人意外的是,因分贓不均導致多年來內訌不斷的航天界,這次卻幾乎保持了罕見的集體沉默。因為航天領域的「影子上級」是軍方。根據慣例,這隻有兩種原因可以解釋:要麼是他的來頭大到所有的人都不敢惹火燒身,要麼是他成功地把所有的大佬都綁在了自己的船上。

當然,民間有自己的解讀。比如,張陶姓張,並且起步於陝西,他們也會立即聯想到和航太關係密切、同時還是陝西籍的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家族。網絡輿論一邊倒的認定,張陶是張又俠的侄子、開國上將張宗遜之孫。

也有人聯繫了其名陶字,認定他同時還是陶鑄的外孫、陶斯亮的兒子。但陶斯亮雖然不背書單,但她確實讀過幾本書,知道張陶這種紅旗下的衙內,所以趕緊闢謠。

這就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場景:在《英烈保護法》出台後,官方動輒以侮辱英烈為名抓人,但全民大不敬,一定要給開國上將家送個不肖子孫,但無論是張家還是官家,都保持著尷尬的沉默。

這並不是張又俠或航天集團高層們不想說,而是他們確實不敢說。

根據紅色家族約定俗成的政治規矩,紅色家族之間相互挖坑、甚至是慘烈廝殺都稀疏平常,但不得在草民面前公開撕逼。只要老大習近平沒發話,主家沒主動認領,別的人都只能裝聾作啞。於是,張陶究竟是紅旗下誰下的蛋,也就成了一筆糊塗帳。如雲南衙內孫小果那位非官方認定的神祕的生父,親兒子都斃了,他也終沒敢露面哭個墳。

大隱隱於市?不,大隱隱於朝——朝廷的朝。

巧合的是,孫小果的父輩和張又俠發跡都始於雲南,14軍。也曾經是薄熙來他爹、薄一波的嫡系部隊。就他們而言,當代衙內、官場肉搏、身世迷霧,細節雖有差異,但劇本基本相同。歷史轉了好幾個圈,一次次的又回到了原點。接下來,註定也只是繼續轉圈,等待下一個衙內重演一遍。

但衙內們沒明白,從林立果、劉源、鄧朴方、薄熙來、周濱、包括習近平自己的命運也都能看出,因為權力的更替,他們會被周期性的拋入深谷,生死難定。

原因很簡單,當張陶們可以肆意揮起拳頭的時候,這一切就成了宿命。這很公平,因為我們都是紅旗牌絞肉機裡的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