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宋詞】鄉愁無盡 且試新茶

文/簫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提及思鄉,世人皆知其苦:輕則讓人難寐,重則令人斷腸。古時不少詩詞都以抒發鄉愁為主,格調多為淒涼,而北宋文人蘇東坡的一闋思鄉詞卻脫穎而出,其心境與心理調節能力均值得今人學習。下面請隨筆者一起走近東坡這首超然的思鄉詞——《望江南•超然台作》: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
試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
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為何稱這闋詞「超然」?因為東坡在抒發思鄉之愁時並未一愁到底,而是先抑後揚、先婉再豪,尾句更凸顯其努力走出鄉愁深淵的心態,如黑夜後的黎明般超然灑脫。來看賞析:

該詞作於公元1076年(熙寧九年)暮春,蘇軾登上超然台,見煙雨春色,觸景而思。開篇三字「春未老」一方面點明作詞時間:春雖將逝卻未逝,已暮而未老; 另一方面體現出作者的積極心態,似乎也暗指自己不服老、不願以消極視角觀賞春景。而後寫景,斜柳、春水、城花、煙雨色彩有明有暗,將春日裡不同時空的變幻傳神地描繪出來。半壕春水與滿城春花乃美好景物,可以聯想到或許那時天色尚晴,春水波光粼粼,春花滿城開放,如此美景盡收眼底; 隨後下起了小雨,天色轉暗,遠處千家萬戶的房屋因煙雨而朦朧。「暗」本為形容詞,此處活用為動詞使整個煙雨春景更加生動,同時亦暗示作者此時的心情隨天氣轉暗,為下闋抒情鋪墊。

下闋第一句「寒食後,酒醒卻咨嗟」與上闋末句「煙雨暗千家」緊密相連 —— 寒食節後不久便是清明節,而「清明時節雨紛紛」,因此上闋末句(天氣)與下闋首句(節日)便自然連貫起來。 東坡在此寫明寒食節,既承上亦啟下,為表達思鄉之情做鋪墊,因為寒食後的清明節本應返鄉掃墓,但東坡那時卻有家歸不得,那麼在這個時間點就非常容易想念家鄉。「酒醒卻咨嗟」更進一步表現作者已被鄉愁籠罩:「咨嗟」意為嘆息、慨嘆,明顯是哀傷之情,而酒醒二字則側面暗示東坡借酒消愁。從「醒」字可看出東坡醉酒,不難聯想他在此之前有過一番掙扎,試圖以酒沖淡愁情卻不得不在酒醒後再次面對鄉愁。

之後「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兩句堪稱經典,從中不僅能看出東坡為擺脫思鄉之苦而努力調整心態的過程,還能看出他對超然境界的嚮往:不要在老朋友面前傾訴思鄉之情,以免自己的愁情傳染給他人,暫且點上新火來煮一杯新茶吧! 由此可見,東坡不單為他人著想,也未忘記自己心中所憧憬的超然與豁達之境,即使鄉愁如無盡煙雨,也要盡最大努力讓自己從中解脫、保持積極與樂觀。

此時他身處超然台上,而超然台恰由他命人修葺,「超然」二字則取《老子》「雖有榮觀,燕處超然」之義。既然曾經懷抱超然物外的志向,如今身處這超然台上,那又何必哀愁感傷? 於是吟道:「詩酒趁年華」,不如將鄉愁拋卻腦後,抓緊時機借詩酒自娛。「年華」二字與開頭「春未老」相應,再度表達作者的樂觀與對超然心境的嚮往。

回顧整首詞,東坡的心情在不斷變化之中:春尚未逝,他原本不願消極,但思鄉之情難以排斥,不得不咨嗟傷感; 其後豁然開朗,悟到此時不該消沉,於是且試新茶,且惜年華。這婉約後的豪放來之不易,是東坡努力掙扎的結果,從某種程度而言,也是他內心修煉的見證 —— 擺脫「剪不斷、理還亂」的愁情,超然物外,得大自在。

東坡的超然之志在《超然台記》中亦有體現:「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哺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 意思是「世間任何事物都有可供觀賞的地方。如有可觀賞之處,則必可使人快樂,未必只有怪異、新奇、雄偉、瑰麗的景觀才能使人快樂。吃酒糟、喝薄酒,都可以使人醉;水果蔬菜草木都可以充飢。以此類推,我到哪會不快樂呢?」 若將 《望江南•超然台作》一詞與《超然台記》聯繫起來,便不難理解詞中情感由抑轉揚的原因:思鄉雖是人之常情,但世間何處不可樂? 與其執著不放,不如隨遇而安。

時隔近千年,身處21世紀的我們遇到的心結或許更多,在這樣一個物質繁華的時代,七十情、六十慾而不止,如今的我們更需東坡那般心態 —— 且試新茶,且趁年華。也許我們都只是世間的過客,唯有放下多餘的思想包袱,方能體悟「輕舟已過萬重山」的美妙。@*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