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五十一回 子牙劫營破聞仲

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趙公明追打燃燈道人,曹寶、蕭生他們出現的時候,穿的是一紅、一黑的衣服,黑、白臉。我跟大家解釋過,其實紅、黑的衣服代表著元始天尊。那黑、白臉,實際就是他們的境界——是道家最低的——他們是散人嘛!最低的那麼一個層面。

我那天解釋了,我覺得很有趣,就再說清楚一點。

在書中講著:當燃燈道人遭遇趙公明的時候,燃燈道人沒有往蓬上跑,而是往西南角跑,遇到武夷山的散人—— 曹寶、蕭生。這兩個人認識祂,祂不認識那兩人。然後,兩個人就擋住趙公明。

燃燈為什麼奔西南跑?而沒有回蓬上?書裡沒交代。燃燈又何嘗不知道趙公明的本事……燃燈道人真就躲在那邊,等著他倆怎麼去整趙公明。這是一個完全不合情理的故事。

然後,那帶翅膀的「落寶金錢」就把趙公明的兩寶貝給拿下來了。

後來,燃燈得到了二十四顆定海珠。他一看二十四顆定海珠,祂就說:「我修成了。」

燃燈沒有回蓬上,一定與元始天尊之間有某種感悟、暗示。而這兩個散人,穿了紅、黑衣服,代表著元始天尊的法旨(應該對散人來講,可以叫法旨)……

首先,燃燈要有一個概念:祂「要往西南頭跑」,第二個,祂要知道會遇見兩個人,這兩個人能幫他(是什麼人祂不知道)。但是,燃燈一定相信這暗語——有朋友說「祂猜的」。

書裡根本沒寫,但書裡這麼寫下來,按正常道理,根本不可能——燃燈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兩個武夷山的散人——你怎麼想都是不通的。但是祂確實知道是元始天尊出手幫祂,但元始天尊沒有真正地說一定要如何,包括十絕陣最開始的時候,元始天尊是不出手的。

所以這裡面講述了燃燈道人的一個修行過程。當時,實際是性命攸關的。因為祂稱元始天尊為師尊嘛!對祂師尊內在的信——這個東西是不公布於世的,不公開的,只有祂自己遇到和遇到之後祂沒有任何猶豫地去聽從,去跟隨。所以祂修過來了。

修過來的意思就是:「落寶金錢」把二十四顆定海珠給落下來,落下來,祂就到手,修成了。所以燃燈經歷了一次生死劫,而這裡面卻包括對元始天尊的那一份沒有任何遲疑的一種跟隨。當遇到兩個散人要救祂的時候,祂毫不猶豫的就接受兩個人救祂。

我覺得,對於今天有宗教背景的人來講,都是個借鑑。我作個比喻:神說了「信祂,就能去天堂」。神說的「信」祂,跟很多人你以為的信神這個「信」字,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想過這個問題。

燃燈道人信元始天尊,沒有任何告誡,完全是祂們內在生命境界的一種表達。祂自己有那麼大的功夫,祂怎麼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兩個散人?而相信這是元始天尊的安排呢?

所以,你以為的信神,你真的覺得信嗎?很多所謂信的人,根本不信。站在利益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真信神的。

可能有朋友說:什麼叫站在利益上呢?

凡是「我要上天堂」的,我以為,沒幾個人上得去吧!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認識。

另外一個,就是彩霞仙子把戳目珠打向了元始天尊,結果呢——根本沒近身——已化作灰塵飛去。彩霞仙子只能看見他能看到的那個境界,卻看不到元始天尊的本身。所以當他把戳目珠打出去的時候,他認為絕對不是問題。

戳目珠還沒走近元始天尊的時候就給化掉了。化掉了,是來自於作為彩霞仙子根本就不知道的力量——無知就是力量——對每一個境界的生命,都是如此的。

所以修行人為什麼低頭,就在這兒。燃燈道人為什麼祂們破完一陣就上蓬裡打坐——一步一造化,一難一修行——祂們破與沒破陣,對於祂們來講,在於祂們的境界中,而不在現實的利益中。

但是,聞太師就不是!回去就喝酒,回去就吃飯。所以這就是一個本質上的差距。

我想說哪:彩霞仙子去用戳目珠從背後攻擊元始天尊的時候,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元始天尊是誰!她只是被內心中的恨,代替了一切。元始天尊不屑對她出手。

作為一個修行的人,當你真正達到一定境界的時候,不好的東西湊不了身邊——那就是一個很好的詮釋。

詩曰:
昔日行兵誇首相,今逢時數念應差。
風雷陣設如奔浪,龍虎營排似落花。
縱有黃河成個事,其如蒼赤更堪嗟。
勸君莫待臨龍地,同向靈臺玩物華。

這完全講的是聞仲,當時他出兵的時候,三五日就可以把西岐拿下,但是「今逢時數」,就是個定數——不是曾經的你,也不是你以為的你。聞仲自我標榜及自以為是的一切,他根本不知道那都不是命運當中所安排的故事。

「十絕陣」中都是風和雷,以雷為主。「似落花」就是瞬間什麼都沒了。人們的自我、貪婪跟完全在自己的利益角度,不去應對時勢的話,自然就那樣。

「黃河陣」是不錯的,因為它把十二門人全給整了。你看它成事,其實帶來的悲劇更大,因為在這其中,毀掉了趙公明跟三仙姑,這四個人幾乎是咫尺之遙就修成。

如果不能夠審時度勢、不能夠順其天意的話,即使你快修成了,繁榮的世界、紅塵的一切都是虛無的。

整首詩就是一個感嘆,我以為更傾向於感嘆「命運的更迭」。作為個體的生命來講,是順應和選擇。在選擇的過程中出現問題的,都是自我的。說是「教訓」也好……

為情所累三仙姑 暗喻紅塵聖人劫

話說二位天尊進陣。老子見眾門人似醉而未醒,沉沉酣睡,呼吸有鼻息之聲。又見八卦臺上有四五個五體不全之人,老子嘆曰:「可惜千載功行,一旦俱成畫餅!」

修了上千年,一夕、瞬間,什麼都沒有了。

且說瓊霄見老子進陣來觀望,便放起金蛟剪去,那剪在空中挺折如剪,頭交頭,尾交尾,落將下來。

這是暗中下手,毫無人品、毫無道德可言。可以看出來:當人被情感、被恨所環繞的時候,他是忘卻一切,而且不擇手段。不擇手段以達到目的的,就是卑鄙、下賤。

老子在牛背上看見金蛟剪落下來,把袖口望上一迎,那剪子如芥子落於大海之中,毫無動靜。

碧霄又把混元金斗祭起。老子把風火蒲團往空中一丟,喚黃巾力士:「將此斗帶上玉虛宮去!」

你可以看到:雲霄沒動手,是兩個妹妹各自拿著各自的寶貝出來。

三位娘娘大呼曰:「罷了!收吾之寶,豈肯干休!」三位齊下臺來,仗劍飛來直取。難道天尊與他動手?

這就是亂來,基本就是喪盡基本的良知,喪盡基本的判斷,所以情是相當邪惡的。太多人在宗教裡都是以情對待。你看他對宗教那麼狂熱,你看他對宗教那麼虔誠,那是假的。你碰到他之後,你看他那狠樣。所以那是假的。

這個道理一樣,三位道姑修了上千年,也不過如此,不在年限長短,是在於他的根基,在於他的來處,在於他所遇到的門派,所遇到的師父。這些講起來,其實都有命運在其中。

所以「萬劫不復」講的是:佛法難為,佛法難聞,東土難生。能夠托生成中國人,在今天遇到這樣的一個背景環境,遇到人世間出現大瘟疫,那是千年、萬年的造化。你得反著看啊!

那神降災於人,出現了大瘟疫,那就是神已經對人出手了,對好人來講,就是絕妙的事;對惡人,就是滅!

老子將乾坤圖抖開,命黃巾力士:「將雲霄裹去了,壓在麒麟崖下!」

力士得旨,將圖裹去。不題。

且言瓊霄仗劍而來。元始命白鶴童子把三寶玉如意祭在空中,正中瓊霄頂上,打開天靈。一道靈魂往封神臺去了。

碧霄大呼曰:「道德千年,一旦被你等所傷,誠為枉修功行!」用一口飛劍來取元始天尊,被白鶴童子一如意,把飛劍打落塵埃。

元始袖中取一盒,揭開蓋,丟起空中,把碧霄連人帶鳥裝在盒內,不一會化為血水。一道靈魂也往封神臺去了。

化成為血水,暗指「情色」來的。三仙姑,代表著情。

……

有詩為證:
修道千年島內成,慇懃日夜煉無明。
無端排下黃河陣,氣化清風損七情。

情,把他們毀了。

話說三位娘娘已絕。菡芝仙同彩雲仙子還在八卦臺上。看二位天尊:元始既破黃河陣,眾弟子都睡在地上,老子用中指一指,地下雷鳴一聲,眾弟子猛然驚醒,連楊戩,金、木二吒齊齊躍起,拜伏在地。

這就是老子的法力了。

老子乘牛轉出,回至蓬上。眾門人拜畢,元始天尊曰:「今日諸弟子削了頂上三花,消了胸中五氣,遭逢劫數,自是難逃,況今姜尚有四九之驚,爾等要往來相佐,再賜爾等縱地金光法,可日行數千里。」

修行的人,你嘴裡吃了五穀雜糧,身體有了營養之後,彙集到精血——那東西珍貴!吃一頭牛,頂不上自己放縱一次。這是民間說的。當然是對男人而言。我覺得,男、女是一樣的。

當你有機會遇得佛法的時候,男、女是一樣的。小道才分男、女。所以,當你聚集「精」在自己的丹田的時候,它往上走——透過你的脈絡,走入到你的心、肝、肺、脾、腎,那是不是由腎往上走呢?有可能。

以精化「氣」,就是化為「五氣」,一直往上走,那五氣匯總,往你的元神這地方來(朝元),不就神了嗎?

「四九之驚」意思就是有「三十六路兵馬」討伐姜子牙……

他們經歷了黃河陣之後,甭管是造化還是修行,他們過來了。所以他們經歷過磨難之後,身體達到了淨化之後,元始天尊就授予他們更新的東西。更新的東西就是「縱地金光法」。

又問:「爾等鎮洞之寶?」

「俱裝在混元金斗內。」

命:「取來還你等。如今留南極仙翁破紅沙陣,我同道兄暫回玉虛宮。白鶴童子陪你師父同回。」遂命:「返駕。」

眾門人排班,送二位天尊回駕。

這裡滿有趣的,紅沙陣,把南極仙翁留下來。南極仙翁跟其他那些人不一樣,他是元始天尊身邊的大弟子,因為紅沙陣不值得元始天尊自己出手。

你看老子來,只不過進來,祂也沒動手。三仙姑把金跤剪扔出來,祂一接,接走了。這裡面有一個很有趣的:老子把金跤剪接走,就沒再放出來,自己收走了!

且說彩雲仙子怒氣不息,菡芝仙見破了黃河陣,退老營來見聞太師,太師已知陣破,玉虛門人都救回去了,心下十分不安,忙具表遣官往朝歌求救,又發火牌,調三山關總兵官鄧九公往麾下聽用。

南極仙翁破紅沙陣

且說燃燈在蓬上與眾道者默坐。南極仙翁打點破紅沙陣。

祂們都不說話。「不說話」什麼意思?不加入任何自以為是的因素在其中。各具自己的命運。他們都有師父,他們的命運是師父安排的。任何一人一說話就去擾亂別人,是你把自己的想法放在其中。

所以跟現在的團隊意識、團隊精神,大家討論、溝通 Communication,完全是對立的。Communication是扼殺個體的價值、扼殺命運的本身。換句話說,就是否定神、佛的存在。

有人說:「你說得太絕了,有些事還得商量。」是,我不否認。我是說,就現在的環境中,人們沒有那個「境界」。

那燃燈跟眾位道友有那個境界,祂們具備道德的那一層面,自然不會出現任何自私的東西。越往下面,越「講究道德」的時候,其實越容易出現自私(為己、為我之念)的成分。

我就說這個意思啦!不好說!南極仙翁,在諸多弟子中相對更超然一些。

子牙到九十九日,上來見燃燈,口稱:「老師,明日正該破陣。」

次日,眾仙步行排班,南極仙翁同白鶴童兒至陣前,大呼曰:「吾師來會紅沙陣主!」

張天君從陣裡出來,甚是兇惡,跨鹿提劍,殺奔前來,抬頭見是南極仙翁,張紹曰:「道兄,你是為善最樂之士,亦非破陣之流,此陣只怕你:可惜修就神仙體,若遇紅沙頃刻休! 」

話說南極仙翁曰:「張紹,你不必多言,此陣今日該是我破,料你也不能久立於陽世。」

張天君大怒,縱鹿衝來,把劍往仙翁頂上就劈。旁有白鶴童子將三寶玉如意赴面交還。來往未及數合,張天君掩一劍,望本陣就走。白鶴童子隨後跟來。

還滿有趣的!師父不親自動手,徒弟動手,來表示祂道法的尊貴。這白鶴童子是南極仙翁的弟子,比張天君小了一輩。因為祂們是元始天尊身邊的人,所以就這麼個表現。

南極仙翁同入陣內。張紹下鹿,上臺,把紅沙抓了數片,望仙翁打來。南極仙翁將五火七翎扇把紅沙一搧,紅沙一去,影跡無蹤。張天君掇起一斗紅沙望下一潑,仙翁把扇子連搧數搧,其沙去無影向。

南極仙翁曰:「張紹,今番難逃此厄!」

張紹欲待逃遁,早被白鶴童子祭起玉如意,正中張紹後心,打翻跌下臺來。白鶴童子手起一劍,即時血染衣襟。正是:
未曾破陣先數定,怎脫封神臺下來。

其實就是定數。他不擺陣還有的說,一擺陣就完了。就這麼回事。金跤剪被老子收走了。金跤剪一出事,她們就完了。所以這就是一種規矩。

如果對比人來講,有些話不能說,有些事兒不能做,不該出手不出手,該扭臉走就扭臉走。你看陸壓扭臉就走了。是這樣的!因為人情,才難以脫身。人情世故帶來的麻煩,就是三仙姑(為例)。

且說南極仙翁破了紅沙陣,白鶴童子見三穴內有人。南極仙翁發一雷,驚動哪吒、雷震子,俱將身一躍,睜開眼看見南極仙翁,知是崑崙山師尊來救護。哪吒急來扶武王,武王已是死了。坐下逍遙馬,百日都壞了。

燃燈在外面見破了紅沙陣,子牙催騎入陣,來看武王時,已是死了。子牙哭聲不止。

燃燈曰:「不妨,前日入陣時,有三道符印護其前後心體,武王該有百日之災,吾自有處治。」命雷震子背負武王屍骸,放在蓬下,用水沐浴。

一百天,那逍遙馬可不就碎了,屍體都爛了。武王可沒有。

我們人這邊的物質東西,在更高級別的生命角度來講,祂完全可以護住。你可以理解成「肉身佛」—— 九華山那邊就有那些肉身佛、肉身僧——他屍體不爛。

那些和尚坐化,那是人自己修行的層面。這裡講述的是燃燈用祂的功力、功夫、功底護住了武王。表面上的武王死了,實際沒有。

燃燈將一粒丹藥用水研化,灌入武王口內,有兩個時辰,武王睜眼觀看,方知迴生,見子牙眾門人立於左右,王曰:「孤今日又見相父也!」

子牙差左右聽用官,送武王回宮。

且說燃燈與眾道者曰:「列位道友,貧道今破十陣與子牙代勞已完,眾位各歸府,只留廣成子,你去桃花嶺阻聞仲,不許他進佳夢關;又留赤精子,你去燕山阻聞仲,不許他進五關。二位速去!又留慈航道人在此,以下請回。」

眾道人方纔出蓬欲去,忽雲中子至,燃燈請上蓬。打稽首曰:「列位道兄請了!」

眾道者曰:「雲中子乃福德之仙也,今不犯黃河陣,真乃大福之士。」

總是有些很特別的。雲中子不在十二仙裡頭——談不上高和低。當初是他出手勸紂王。那後來,他出手把聞仲殺了!

雲中子曰:「奉敕煉通天神火柱,絕龍嶺等候聞太師。」

燃燈曰:「你速去,不可遲。」

雲中子去了。燃燈把印劍交與子牙。燃燈曰:「我貧道也往絕龍嶺助雲中子一臂之力。吾今去也!」

止留慈航同子牙在蓬上。子牙傳令:「把麾下眾將調來。」

南宮適等齊至蓬前,見姜子牙行禮畢,立於兩旁。子牙傳:「明日開隊,與聞太師共決雌雌。」眾將得令。不題。

當仙界的事結束之後,剩下那些人又回歸到正常了,所以他們絕不會超越去做:該是誰的活,誰幹。不會以上欺下。

就是說,(如果)燃燈道人留下,稀哩嘩啦把聞仲他們殺了,不就完了。不是這麼回事兒!即使在那個背景之下,都是一層生命尊重一層生命,這是生命的道德。惡的就不是了。

所以你看碧霄、瓊霄看到老子,根本連躬身都不躬身,都不行禮。他們用盡所有手段,用罪惡的方法想殺掉老子。這就是惡,恨就是情,情就是惡。

所以今天看到共產黨所謂「無情無意」,其實,它藉助了人的「爛肉」——情慾的原始之地。所以它就是罪惡的。

南極仙翁破紅沙陣之隱喻

當初先進去紅沙陣的是武王、哪吒和雷震子。而哪吒跟雷震子是肉身往上修的,所以他們同樣是人。那麼,他們的來處,跟武王合在一起,又應對了天、地、人。

所以紅沙陣描寫的就是一個「紅塵」的概念,任何一個墜落紅塵的人都有他的三魂七魄,你可以把它叫作三魂——雷震子、哪吒、武王,他們代表合成的整個人類,墜入到紅塵之中。

為什麼把南極仙翁留下來了呢?因為元始天尊十二門人都遭遇了黃河陣,都在紅塵中經過了這樣一份淨化。南極仙翁不是,他是在元始天尊的身邊,由祂出手,就跳過了中間這十二門人。

一頭是武王,純是人,另外一頭,不值得元始天尊出手,但是是由元始天尊身邊的人代祂出手,所以南極仙翁跟白鶴童子留下破這第十個陣,同樣有一種首尾相扣的意思。

南極仙翁在祂們同一輩當中境界就更高了,修出去了(三界)。而武王最接近於人。紅沙陣兩組人去破的話,就涵蓋了整個三界的最高點和人的這一面。不強調鬼(不會到地下去),因為事情是發生在人的層面。

這有一個隱喻:人還是有機會修成的——能夠突破這紅塵的一切。所以才由南極仙翁來破。

子牙大戰聞太師 姜相成功奏凱還

且說聞太師見十絕陣俱破,只等朝歌救兵,又望三山關鄧九公來助,與彩雲仙子、菡芝仙共議。

其實如果聞太師知道趙公明跟三仙姑的本事都做不成的話,他應該知難而退。但是一個層面就是一個層面:

當神仙這一面打完之後祂們全走了,不管了,這是禮數、這是生命之道德。有道德的生命一定是相互尊重,不會以上欺下。

就像元始天尊跟老子進入了黃河陣之後,雲霄三姊妹執劍來取的時候,寫書的人說:「難道兩位天尊還要親自動手嗎?」不會的!一般都是這樣。

二仙曰:「不料三仙遭厄,兩位師伯下山,故有今日之挫。把吾截教不如灰草。」

這些截教的人都是有妒嫉在心中,他們不會自己檢討在過程中有違背天意之錯——他們不應該出手的。他們只去宣洩自己的憤恨。憤怒之情貫穿了整個截教人,這是遭此厄運的原因所在。

聞太師長吁一聲。忽聽得周營砲響,喊聲大震,來報曰:「姜子牙請太師答話。」

聞太師大怒曰:「吾不速拿姜尚報讎,誓不俱生!」遂遣鄧、辛、張、陶,分於左右,二女仙齊出轅門。太師跨墨麒麟,如煙火而來。

子牙曰:「聞太師,你征戰三年有餘,雌雄未見,你如今再擺十絕陣否?」傳令:「把吊著的趙江斬了!」

武吉把趙江斬在陣前。聞太師大叫一聲,提鞭衝殺過來。有黃天化催開玉麒麟,用兩柄銀鎚攩住聞太師。菡芝仙在轅門,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縱步舉寶劍來助聞太師。

這壁廂楊戩縱馬搖鎗,前來敵住了菡芝仙。彩雲仙子見楊戩敵住了菡芝仙,仗劍衝殺過來。哪吒大喝一聲:「休衝吾陣!」腳登風火輪,戰住了彩雲仙子。

鄧、辛、張、陶四將齊出。這壁廂武成王黃飛虎、南宮適、武吉、辛甲四將來迎。

他們之間非常明確地仙對仙、神對神、人對人——所以思考生命境界的話,他們之間都是尊重的。

兩家這場大戰:
兩陣咚咚擂戰鼓,五色旛搖飛霞舞,
長弓硬弩護轅門,鐵壁銅牆齊隊伍。
太師九雲冠上火焰生,
黃天化金鎖甲上霞光吐。
女仙是大海波中戲水龍,
楊戩似萬仞山前爭食虎。
搜搜刀舉,好似金睛怪獸吐征雲;
幌幌長鎗,一似巨角蛟龍爭戲水。
鞭來鎚架,銀花響喨迸寒光;
鎗去劍迎,玉焰生風飄瑞雪。
刀劈甲,甲中刀,如同山前猛虎鬥狻猊;
鎗刺盔,盔中鎗,一個深潭玉龍降水獸。
使斧的天邊皓月皎光輝;
使鐧的萬道長虹飛紫電。
使鎗的紫氣照長空,使刀的慶雲離頂上。
有詩為證:
大戰一場力不加,亡人死者亂如麻。
只為君王安社稷,不辨賢愚血染沙。

這首詩還是在嘲諷聞太師。

且說子牙大戰聞太師。菡芝仙把風袋抖開,一陣黑風捲起。不知慈航道人有定風珠,隨取珠將風定住,風不能出。子牙忙祭起打神鞭,正中菡芝仙頂護,打得腦漿迸出,死於非命。一道靈魂往封神臺去了。

慈航道人並沒有出手參戰。

彩雲仙子聽得陣後有響聲,回頭看時,早被哪吒一鎗,刺中肩甲,倒翻在地,後加一鎗,結果了性命。也往封神臺去了。

武成王大戰張節,黃飛虎鎗法如神,大吼一聲,把張節一鎗刺於馬下。一靈也往封神臺去了。聞太師力戰黃天化,又見折了三人,無心戀戰,掩一鞭,暫回老營,止有鄧忠、辛環、陶榮三將,見今日又損了張節,四將中少了一人,十分不悅。

且言子牙全勝回兵,慈航作辭回山。

留下慈航,就是為了拿那顆定風珠(定菡芝仙的風袋),慈航本身根本不出手的。這是那時候生命的「道德取向」。

有朋友說,那「缺德」不就成了嗎?

不是!當那些人與神仙同行的時候,他知道堅守這一份道德的重要性。那一份重要性不在勝、負中。勝負是天定的,任何衝突的過程只是他們生命淨化的過程、行走命運的過程、命運完結的過程,而不是獲得與失去的搏殺。

子牙進城,陞銀安殿,傳令:「眾將用過午飯,上殿聽點。」眾將領令。

子牙進內室,寫柬帖。直至午末未初,銀安殿上打聚將鼓響,眾將上殿,參謁聽令。子牙令黃天化領柬帖、令箭;又命哪吒領柬帖、令箭;雷震子也領柬帖、令箭:「你們三路先,只須如此如此……」

子牙令:「黃飛虎等領兵五千衝左哨;南宮適等領兵五千衝右哨。」

又令:「金吒、木吒、龍鬚虎衝轅門;四賢八俊隨於後隊接應。辛甲、辛免、太顛、閎沃、祁恭、尹籍領三千人馬,大呼曰:『歸順西岐有德之君,坐享安康;扶助成湯無道之主,滅倫絕紀。早歸周地,不致身亡!』先散開成湯人馬,以孤其勢。大功只在今晚可成。」

那時候就講宣傳!領三千人馬喊口號了——渙散軍心!

又令:「楊戩領三千人馬,先燒彼之糧草。彼軍不戰自亂。你如燒了糧草,截戰後再往絕龍嶺,助雷震子成功。」楊戩領令去訖。正是:
挖下戰坑擒虎豹,滿天張網等蛟龍。

不表子牙前來劫營,且言​​聞太師損兵折將,在帳中獨坐無言。猛然當中神目看見西岐一股殺氣直衝中軍,太師笑曰:「姜尚今日得勝,乘機劫吾大寨。」急令:「鄧忠、陶榮在左哨;辛環在右哨;吉立、余慶領長箭手守後營糧草。吾在中軍,看誰進轅門!」

聞太師非常自傲!當過招之後,他已經知道無論是從兵將上、從境界上都差矣,他看見對方來劫寨了,他以為他能阻擋。硬拚、硬來已經不靈了……所以這就是一個人在利益上、仕途上的自然表現。

太師準備夜戰。當時天晚,日落西山。將近一鼓時分,子牙把眾將調出,四面攻營。人馬暗暗到了成湯大轅門,左右有燈籠為號,一聲信炮,三軍吶喊,鼓聲大振,殺聲齊起。

怎見得這場夜戰:
征雲籠四野,殺氣鎖長空。
天昏地暗交兵,霧慘雲愁廝殺。
初時戰鬥,燈籠火把相迎;
次後交攻,劍戟鎗刀亂刺。
離宮不朗,左右軍卒胡奔;
坎地無光,前後將兵不正。
昏昏沉沉,月朦朧,不辨誰家宇宙;
渺渺漫漫,燈慘淡,難分那個乾坤。
征雲緊護,拚命士卒往來相持;
戰鼓忙敲,捨死將軍紛紛對敵。
東西混戰,劍戟交加;
南北相持,旌旗掩映。
狼煙火砲,似雷聲霹靂驚天;
虎節龍旂,如閃電翻騰上下。
搖旗小校,夤夜裡戰戰兢兢;
擂鼓兒郎,如履冰俱難措手。
周兵勇猛,紂卒奔逃。
只見:
滔滔流血坑渠滿,疊疊橫屍數裡平。

有詩為證:
劫營功業妙無窮,三路衝營建大功。
只為武王洪福廣,名垂青史羨姜公。

話說子牙督前軍,衝開了七層圍子,吶一聲喊,殺進大轅門。聞太師忙上了墨麒麟,提鞭衝來,大呼曰:「姜尚,今番與你定個雌雄!」提鞭來取。子牙仗劍交還。

金吒在左,木吒在右,龍鬚虎發手放出石頭打將來,如飛蝗驟雨。成湯軍卒如何招架得開,多是著傷。聞太師酣戰,在中軍。

黃飛虎殺進左營,有鄧忠、陶榮大喝曰:「黃飛虎慢來!」

黃家父子兵把二將困在左營。鄧忠抖精神,使開板斧,陶榮顯本事,雙鐧忙輪,二將大戰在左營。

南宮適衝進右營,只見辛環大叫:「南宮適休走!」把肉翅飛起。西岐數將戰住辛環。燈毬火把,照耀如同白晝。黃昏廝殺,黑夜交兵,慘慘陰風,咚咚戰鼓。

聞太師正征戰之間,子牙祭起打神鞭,聞太師當中神目看見,疾忙躲時,早中左肩臂。龍鬚虎發石亂打,三軍駐劄不定,大隊一亂,周兵吶喊,四面圍裹上來,聞太師如何抵攩得住。

黃飛虎有四子,黃天祥等年少勇猛,勢不可當,展鎗如龍擺尾,轉換似蟒翻身。陶榮躲不及,早被一鎗刺於馬下。鄧忠攩不住,只得敗走。辛環見周兵勢甚大,不敢戀戰,知鋒銳已挫,料不能取勝;又見後營火起。楊戩燒了糧草,軍兵一亂,勢不可解,只見火焰沖天,金蛇亂舞。

周軍鑼鳴鼓響,只殺得鬼哭神號。聞太師大兵已敗,又聽得周兵四處大叫曰:「西岐聖主,天命維新。紂王無道,陷害萬民。你等何不投西岐受享安康!何苦用力而為獨夫,自取滅亡!」

心理戰!

成湯軍士在西岐日久,又見八百諸侯歸周者甚眾,兵亂不由主將,吶一聲喊,走了一半。聞太師有力也無處使,有法也無處用。只見歸降者漫散而去,不降者且戰且走。

且說周兵趕殺成湯敗卒,怎見得:
趕上將,連衣剝甲,
逞著勢,順手奪鎗。
鐧敲鼻凹,鎚打當胸。
鐧敲鼻凹,打的眉眼張開;
鎚打當胸,洞見心肝肺腑。
連肩拽背著刀傷,肚腹分崩遭斧剁。
鎚打的利害,鎗刺的無情。
著箭的穿袍透鎧,遇彈子鼻凹流紅。
逢叉俱喪魄,遇鞭碎天靈。
愁雲慘慘黯天關,急急逃兵尋活路。

這一段就講聞太師被打的過程!

聞太師兵敗,且戰且走。辛環飛在空中,保護太師,鄧忠催住後隊。一夜敗有七十餘裡,至岐山腳下。

子牙嗚金收隊。正是:
三軍踴躍聲悅,姜相成功奏凱還。

話說聞太師敗至岐山,收住敗殘人馬,點視止三萬有餘。太師又見折了陶榮,心中悶悶不語。鄧忠曰:「太師,如今兵回那裡?」

聞太師問:「此處往那裡去?」

辛環曰:「此處往佳夢關去。」

太師道:「就往佳夢關去。」

催動人馬前進,可憐兵敗將亡,其威甚挫,著實沒興。一路上人人嘆息,個個吁嗟。人馬正行間,只見桃花嶺上一首黃旛,旛下有一道人,乃是廣成子。

聞太師向前問曰:「廣成子,你在此有什麼事?」

廣成子答曰:「特為你在此等候多時。你今違天逆命,助惡滅仁,致損生靈,害陷忠良,是你自取。我今在此,也不與你為讎,只不許你過桃花嶺。任憑你往別處去便罷。」

聞太師大怒曰:「吾今不幸,兵敗將亡,敢欺吾太甚!」催開墨麒麟,提鞭就打。廣成子撒步向前,用寶劍急架相還。未及三五合,廣成子取番天印祭於空中。太師一見,知印利害,撥轉麒麟望西便走。鄧忠跟著太師退回。

辛環曰:「太師方纔怎的怕他,便自退兵?」

太師曰:「廣成子番天印,吾等招架不住。若中此印,倘或無生,如何是好!且自避他。只如今不得過此嶺,卻往那裡去?」

鄧忠曰:「不若進五關,往燕山去。」

太師只得調轉人馬,往燕山大路而來。太師曉行夜住,不一日,人馬行至燕山。猛然抬頭,見太華山上豎一首黃旛,赤精子立於旛下。太師催麒麟至前。

赤精子曰:「來者乃聞太師。你不必往此燕山去。此處非汝行之地。吾奉燃燈命,在此阻你,不許你進五關。原是那裡來,還是那裡去。」

太師只氣得三屍魂暴躁,七竅內生煙,大呼曰:「赤精子,吾乃截教門人,總是一道,何得欺吾太甚!我雖兵敗,拚得一死,定與你做一場,豈肯擅自干休!」將麒麟一夾,四蹄登開,使開金鞭,神光燦爛。

赤精子抖動麻鞋,揮開寶劍,鞭劍相交。未及五七合,赤精子取陰陽鏡出來。不知聞太師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