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 多少人被捲入罪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迫害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製造了空前的人權災難。在江氏「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的指令下,大批善良的修煉者因不放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致傷、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數百萬人遭非法拘留、綁架、關押、判刑,以及受到無理解僱、退學、抄家、騷擾、歧視、經濟勒索等各種不公對待,無數家庭承受了巨大痛苦和冤屈。

為了實施迫害,政法委、「610」全面指揮,宣傳、公檢法司、監獄等部門合謀犯罪,形成了謊言鋪天蓋地、政治高壓脅迫、善惡顛倒的迫害氛圍。江氏迫害集團把打壓法輪功作為論功行賞的一條標準,致使大批人員放棄了良知。從副國級、省部級高官,到公檢法監獄負責人及警察等各級人員,再到器官移植醫生等各界民眾,許多人不同程度地參與和配合迫害,推波助瀾,成為邪惡的主犯、從犯或幫凶。與此同時,整個社會的道德急劇下滑。

一、政法委及「610」主導迫害

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的授意下,中共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常設機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中央「610辦公室」。隨後幾個月,其分支機構陸續設立,遍布全中國。「610」與中共政法委緊密聯繫,執行江澤民「粉碎法輪功」的滅絕政策,全方位地指揮和實施迫害。「610」在各地開設所謂的「轉化班」,對堅持修煉者進行強制洗腦和精神折磨,甚至對他們注射精神病藥物。此外,「610」還操控媒體,造謠誹謗、煽動仇恨,妖魔化法輪功。

截至2018年6月12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共發布了11批追查名單,總計責任單位38,843個,責任人83,836人。其中「610」系統8,147人。

2021年5月12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布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610」辦公室主任余輝。布林肯當天表示,「根據2021年《外國行動及相關計劃撥款法》第7031(c)條規定,認定四川省成都市所謂的『預防和處理邪教中央領導小組』的前辦公室主任余輝,嚴重侵犯人權,即任意拘押法輪功學員。余輝和他的直系親屬沒有資格進入美國。」

據明慧網發布的數據和信息,迄今,大陸各地「610」系統的官員遭到惡報的事件已超過萬例。因此,該機構又有「死亡職位」之稱。

例如,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於2013年12月12日落馬,被判刑15年,其一隱祕的頭銜被官方公布: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及「610」辦公室主任。

內蒙古赤峰市「610」辦公室主任楊春悅,2014年3月死於癌症。而早在2005年,楊春悅28歲的兒子楊志慧因車禍暴斃,場景慘烈。楊的妻子為此哭了一個多月,自問:「我們缺了什麼德啊,出了這樣的慘事!」

二、公檢法人員執法犯法

中共政法委控制的各地公安、檢察院、法院執法犯法,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凸顯鎮壓的非法和殘酷性。

來看兩個例子。陳湘睿是湖南省衡陽市法輪功學員,2003年3月11日晚,時任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隊長雷振中帶領警察將陳湘睿綁架到市公安局,一夥警察用電棒、鐵錘、橡膠棍暴打陳,致其顱骨骨折,顱內出血,五臟六腑全部被打壞。陳湘睿於3月12日早上離世,年僅29歲。

據明慧網報導,2017年11月21日,河北唐山市兩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審判長苗瑞生(音)在開庭前威脅他們:「再喊法輪大法好,把你扔到煉人爐裡!」

公安系統是這場迫害的直接實施者,公安機關全面、具體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監控、非法抄家、綁架、非法拘留、毆打、非法勞教、非法洗腦、酷刑折磨、強迫送進精神病院,以及搶劫、勒索、剝奪法輪功學員個人合法財產和權利。

明慧網2021年7月13日報導,陝西省公安廳先後有五任廳長(趙英武、胡太平、王銳、杜航偉、胡明朗)持續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政策,在這五人任職期間,從1999年7月20日發生至2020年9月,陝西省法輪功學員至少40人被迫害致死(不包括在監獄、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467人(次)被非法勞教;322人(次)被非法逮捕;411人(次)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787人(次)被綁架;677人(次)被騷擾、非法抄家;24人被非法關進安康醫院(精神病院);523人(次)在被公安機關(不包括監獄、勞教所)拘禁中遭受了不少於25種酷刑的折磨。

2018年1月,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二百中共公安局長派出所長遭惡報實錄》,根據明慧網的報導彙編,收集了從1999年7月至2017年100個公安局局長及100個派出所所長遭惡報的實例,數據還顯示,哪個地區迫害法輪功的情況嚴重,哪裡遭惡報者就多。

2018年6月7日,雲南昆明市前副市長、政法委前書記、曾連任三屆的昆明市公安局長杜敏,因受賄超千萬元被法院一審判刑11年半。2016年3月,杜敏被調查時,曾在懺悔書裡稱「悔啊,悔!」他說:「我接受調查後,我母親就被氣死了。我父親86歲了,我估計等我出去也見不到他了。」

公眾未必知曉,「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2010年到2016年期間,先後發出了至少4份針對昆明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的追查通告,其中杜敏都被列為頭號涉案責任人。

2018年8月31日,時任煙台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聶作坤落馬。之前,聶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被「追查國際」通告追查。2008年6月9日,由於山東壽光市公安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又一輪迫害,海外新唐人電視台採訪了時任壽光市公安局長的聶作坤,聶當時喊著:「我就是要把他們(法輪功學員)趕盡殺絕!」

天津市前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在位時,緊隨江澤民,親自部署對天津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罪行累累。2017年5月27日,武長順被判死緩,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武漢市原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楊世洪,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夕上任,他當時下令全市及各區繼續綁架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強制精神洗腦,還硬性規定洗腦班的「轉化率」必須達到85%以上,對拒不「轉化」的人殘酷折磨,致使大批武漢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迫害致傷、致殘,有人回家後不久死亡。

楊世洪本想踩著法輪功學員的血跡向上爬,可是算盤落空。2003年,楊世洪被免職、接受調查,2004年1月1日被批捕,2005年6月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死緩,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處沒收財產130萬元,後二審改判無期徒刑。楊世洪在關押期間曾三次自殺未遂。

明慧網2018年11月7日的一篇報導提到,據中共網絡消息,2017年,全國在職警察死亡361人,其中派出所所長、教導員死亡40人,占警察全年死亡人數的11%。這40人的平均年齡為42.7歲,死亡原因包括突發心腦血管疾病、車禍等。

文章指出,這40名派出所所長及教導員都參與了當年公安部的「敲門行動」,涉及綁架、抄家、跟蹤、監視、製造假證據、栽贓陷害、刑訊逼供、非法判刑等多種不法行徑。其悲劇結局,正是因為積極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而招致的果報。

此外,一些法官也因迫害修煉人而遭逢厄運。2009年2月中旬,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張文,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的途中死亡。此前,他剛剛參與了對四名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孫玉書八年、霍德福六年)。

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法官鄂安福,2001年祕密冤判了五名法輪功學員三年至八年重刑。2011年2月18日,鄂安福突發腦出血,兩個月後死亡,時年45歲。據悉,鄂安福在臨終前不斷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他並向法輪功學員懺悔自己的罪行。

三、監獄系統的罪惡

中共監獄系統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鏈條,種種酷刑和暴虐「轉化」在各地監獄的高牆內發生。中共司法部門向監獄下達「轉化」指標,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被評為「先進」,積極迫害的管理人員獲得「嘉獎」。獄警安排犯人作「包夾」,以獎勵分數為刺激手段,誘使他們嚴厲看管和虐待法輪功學員。22年來,明慧網發布了大量相關報導,曝光罪惡。

2009年6月初,在山東監獄,時任監區長張磊光、教導員李偉、獄警陳岩等指使罪犯毆打法輪功學員呂震。犯人們對他拳打腳踢,使盡酷刑和招數,一連迫害了十幾天,最後將奄奄一息的呂震的雙手雙腳捆綁在一起,頭朝下吊掛起來。2009年6月20日晚,33歲的呂震被摧殘致死,情景慘不忍睹。

2019年,湖南法輪功學員莫其兵因為傳播真相被非法判刑,被關押在浙江第二監獄,期間,他要給監獄領導寫申訴信,反映自己被電擊等受虐待的情況。教育科警察孫洪程聲稱:我們有的是手段,不轉化就要折磨到死。

在重慶市女子監獄,入監隊大隊部的「法所辦」和監區長、教導員等人指使犯人「轉化」法輪功學員,她們常說:「打死你誰給你作證?80元就燒了。」

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一個殺人犯李明華曾威脅學員稱:「政府有指標,打死也沒事」。一名「包夾」一度被法輪功學員的善良感化,曾哭著對一位被她打過的法輪功學員說,自己也不想這樣對待法輪功,但是沒辦法。有一次,她對新來的刑事犯說,法輪功是真正有德行的人,我們才是缺德的犯人,但是我們不這樣幹怎麼減刑啊。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非法」,而且「慘無人道、喪盡天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及相關機構,不論授權迫害者,還是執行迫害者,從上到下,最終都要被追究責任。

四、活摘器官的黑幕

2006年,證人安妮向海外媒體曝光,她的前夫在大陸曾經活體摘取過大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安妮現身作證時表示,希望自己講出真相,替處於癌症晚期的前夫贖罪。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多年來致力於調查中共活摘器官。他曾經發言說,中國器官移植量冠絕全球,根據他與大衛‧喬高等人2016年6月共同發表的最新報告,中共每年進行6萬至10萬宗移植手術。這樣多的器官供體從何而來?中共官方從未給出過合理的解釋。

2016年5月19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了一份21萬多字的綜合報告,在大量的電話調查錄音等資料證據的基礎上,得出結論: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2019年6月17日,由英國大法官傑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爵士主持的「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終審宣判,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作案時間很長,所涉受害者眾多,犯有反人類罪,其中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這一判決引起外界高度關注,歐洲、北美、亞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體都報導了這一消息。

2019年12月3日,明慧網報導了法輪功學員、青島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當年5月5日,中共以辦理身分證為由將何立芳騙到派出所,將其非法抓捕。他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情況迅速惡化。7月3日,何立芳的家屬在電話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家屬看到遺體時,懷疑他可能被活摘了器官,因為他的胸前有縫合的刀口,後背有空洞,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張著,鼻子和嘴裡有血跡。

2021年2月26日,大陸器官移植專家臧運金去世,據知情人披露他是跳樓身亡。臧運金生前擔任青島大學醫學部器官捐獻與移植研究院院長、青島大學附屬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大陸網站「醫學界」報導,「臧運金曾擔任山東、北京多家醫院的肝臟移植科學科頭頭。從2000年開始,臧運金所到醫院的肝臟移植科手術數量、質量均成為當地第一。」

跳樓自殺,慘烈痛苦,但多名移植醫生卻選擇了這一結局。2007年5月,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著名器官移植專家李保春從醫院腎移植大樓12層跳下死亡;2010年,84歲的中國腎移植鼻祖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下;2014年3月24日,上海腫瘤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張世林從8層樓辦公室跳下。

「追查國際」網站顯示,臧運金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罪行,被列為調查對象。那麼,他的詭異離世,是否涉及活摘器官的祕密,又是否是報應的體現?

日前,「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在反迫害22周年的集會上介紹說,「從2006年3月9日,也就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國際上被曝光的第二天起,在第一時間,開始了面向中國大陸的系統調查。截至2020年7月,發表了730個電話調查錄音證據,2000多份資料證據,其中包括對中共高層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直接取證。取證對象包括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多名高官,如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前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以及全國41家移植醫院的45個院長、主任和醫生等。」

五、媒體炮製謊言 煽動仇恨

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初,喉舌媒體炮製了大量謊言,誣衊法輪大法創始人,詆毀法輪功,在海內外煽動仇恨,導致大批民眾誤解法輪功、敵視法輪功學員。所謂「1400例」、「天安門自焚」等謊言被廣泛散布,造成的影響極為惡劣、持續時間長久。

羅京作為央視新聞聯播的主持人,播報了許多誣衊、攻擊法輪功的內容。2008年,羅京患上淋巴癌,2009年病亡,時年48歲。

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欄目製作了大量構陷和誹謗法輪功的專題節目,包括自編自導的臭名昭著的《天安門自焚案》。該片栽贓陷害法輪功,欺騙和誤導了大批觀眾,主要製片人陳虻在2008年3月被查出患上胃癌,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要求放棄治療,9個月後死亡,時年47歲。

六、覺醒與悔悟

這些年來,不少「610」及公檢法人員在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感受到修煉者的善良以及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由此認識到迫害的邪惡,從而幡然悔悟,不再充當暴政的工具。

2005年6月8日,原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在海外退黨並揭露了「610」迫害法輪功的黑幕。他對媒體說:「我鄭重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些組織從現在起與我沒有任何關係,退個一清二楚。因為我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對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實上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它現在在中國大陸所實施的是黑暗的統治,是沒有人權的制度。」

2007年8月,「610」人員馬文在大紀元退黨中心發表了退黨聲明。他寫道:「我特別慚愧,我是大陸某縣『610』的一員,由於不明真相,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做了不少錯事,在和大量的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了解並知道了他(她)們都是好人。在此向法輪大法師父說聲對不起,向大法學員說聲對不起,今後一定利用工作中的方便幫助法輪功。」

明慧網2016年2月15日報導,一位山東省基層「610」人員的致信明慧網坦承:「在工作中,我發現法輪功其實是教人向善,心靈慰藉,給人力量,是正的能量。但是黨組織把法輪功妖魔化,欺騙了每一個人,欺騙了我。我很疑惑、也很痛苦。」

明慧網2016年5月8日消息,大陸一位前「610」辦公室工作人員在法輪功學員的善勸下,閱讀了《轉法輪》,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他說:「不堪回首的往事,經常讓我有著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撕心裂肺的痛折磨著我,我要向我曾經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深深地鞠上一躬,道上千萬聲『對不起』。」

2018年7月22日,大紀元退黨網站刊登了一名黑龍江省警察的退黨聲明:「我是派出所的刑警,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近日遇見我們曾經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他說:我不記恨你,我知道你是個有良心的警察。咱們都是炎黃子孫,我真心希望你幸福平安。中共惡黨迫害佛法、迫害信仰『真、善、忍』善良的好人,會有惡報的,況且中共惡黨貪污腐敗、禍國殃民,你也是有目共睹,別隨惡黨陪葬,快三退保平安吧。」

「我知道中共惡黨的腐敗,沒有希望了,我們所最近提拔一個所長,聽說花了一百萬買的官。我曾經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還善良地為我著想,讓我感動。我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再也不迫害好人了。」

結語

今日,對法輪功的迫害仍未停止,世界需要嚴肅地正視這場災難。這不僅是一個執政黨對信仰人士的屠戮,亦是共產黨之謊言與暴力對「真、善、忍」普世價值與人類良知的踐踏。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表示,法輪功冤案不僅僅事關法輪功信眾的基本權利、尊嚴與命運,「這件事也必然關乎人道與正義,事關我們每一位中國同胞乃至整個人類社會的良知、命運與尊嚴!」

美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2021年4月21日發布年度報告,其中提到,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當天,該委員會委員鮑爾(Gary Bauer)就明慧網發布的2020年度老年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的案例向大紀元表示,「這些報告極其令人不安,不可接受,文明國家不會幹這種事。」

中共體制內所有對佛法修煉者犯下罪惡的凶手,難逃罪責,唯有停止作惡、將功贖罪,才能給自己的生命帶來轉機。對於中國的未來而言,只有制止迫害,結束罪惡,才能恢復法治和正義,重塑社會道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