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三十五:鄉村大遊鬥       

編寫: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文革時,河南省西峽縣丁河公社木寨大隊,與相鄰的石門、上店、茶峪、奎文、簡村、河南一起,共七個大隊,合成丁河公社東區。據當地人王俊義回憶,那時七個大隊經常搞遊鬥運動,遊鬥的階級敵人分四類,共有三百多人。

第一類是所謂罪大惡極類。遊鬥時每人扛一個稻草扎的劉少奇,肚子裡裝滿石頭塊。這樣的劉少奇有八十斤重,扛的時間長了,真是受不了。女階級敵人扛的是王光美稻草人,也有六十多斤重。兩個地主的小老婆本來就瘦弱,扛這樣重的王光美稻草人,壓得歪歪斜斜,不堪重負。他們頭上還戴著一個紙糊的尖帽子,帽子上貼著兩張紙條,上面寫著打倒他們的標語和侮辱她們的稱號。

第二類是所謂抗拒改造類。遊鬥時,頭上戴著高帽子,肩上扛著一個內裝較少石頭塊的稻草人劉少奇,有四十多斤重。女階級敵人扛的王光美稻草人,上面糊一層白紙,畫著各種醜化王光美的圖案。有的大隊別出心裁,在王光美身上畫一條美女毒蛇。

第三類是所謂罪惡較輕類。他們不扛劉少奇稻草人和王光美稻草人,只是頭上戴一頂尖帽子,手裡拎一個守法公約牌子,上面寫著必須遵守的規矩:第一,老老實實改造,低頭認罪;第二,家裡來了客人要報告;第三,出門請假。

第四類是所謂最沒有民憤的,不戴高帽子,只拎一個守法公約牌子。在「階級敵人」隊伍裡,能混到這個待遇是相當不容易的。

走在遊行示眾隊伍最前面的是兩個民兵,扛著沒有子彈的步槍,顯示無產階級專政的強大威力,階級敵人跟在民兵後面,走在最後邊的是另外兩個民兵,也扛著沒有子彈的步槍。七個大隊的治安主任是遊行隊伍的監督者和管理者,跟在隊伍之外。

遊行示眾要進行七天,一天一個大隊。一個大隊有七八個生產隊,階級敵人每到一個生產隊,本大隊的治安主任就拿起廣播筒,對著組織好的人群,把自己大隊的階級敵人逐個介紹一遍,接著讓他們低頭認罪,把自己在新舊社會犯下的罪惡檢查一遍。扛槍的民兵放下槍,槍托著地,舉起一隻手臂高呼打倒這個敵人的口號,再高呼:「敵人不投降,就叫他滅亡!」之後,遊行示眾的隊伍就去下一個生產隊。

階級敵人都要自帶乾糧,條件好的會帶酸菜玉米餅子,條件差的帶的是蒸紅薯。到了飯時兒,民兵和治安主任吃安排好了的簡單飯菜,階級敵人則放下劉少奇、王光美和高帽子,坐在井台上啃自帶的乾糧。有時民兵會對某個階級敵人說:「XXX,你的玉米餅子給我一塊。」那階級敵人就給他一塊。

啃了乾糧,民兵找來水桶,從井裡打出一桶水,讓階級敵人撅著屁股,對著水桶喝一陣。吃了喝了,大家休息一會兒。這時,有些有文化的階級敵人會很有分寸地講講流行的比較文雅的笑話,讓整個敵我群體都輕鬆一會兒。有一回治安主任問群眾:「敵人多不多?」群眾們都說:「多。」「敵人們壞不壞?」大家都答:「壞。」有的階級敵人也跟著回答「壞」,惹得治安主任哈哈大笑,罵道:「哪有自己跟著說自己壞的?」

七天之後,大遊行示眾結束了。四個月之後,接著再來一次。那些本來互相不認識的階級敵人,如今都互相認識了,再一次遊行時,他們都能叫出對方的名字。

這一幕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參加遊行的人大部分已經不在人世,他們經歷的時代羞辱也成為民間歷史,漸漸淡忘。我們不禁發問:假如歷史重演,下一次參加這樣羞辱遊行的會是誰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