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治下「億萬富翁」虛假繁榮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阿里巴巴的巨頭馬雲蔡崇信顯然買不起屬於自己的私人飛機。因為他們不得不從瑞士信貸銀行貸款才得以購買,儘管自2017年以來,他們各自兌現了超過50億美元的股票。那些現金都去哪兒了呢?這些資金確實存在嗎?難道他們把錢存放在銀行裡,必須得到中共許可才能提取嗎?換言之,這些錢能算是他們自己的錢嗎?

海曼資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創始人兼首席投資官凱爾‧巴斯(Kyle Bass)認為,「蔡崇信馬雲億萬富翁頭銜是中共分封給他們的。世界已經無數次見證和認識到,中共治下的一切都是瞬息萬變的。」

巴斯表示,馬雲和蔡崇信「需要從西方銀行借款來滿足他們的奢侈生活」就是一個謎團,令外界捉摸不透。他寫道:「很大可能就是,富豪們通過出售股票獲得的每一美元都必須置於中共管控之中。」

新聞媒體通過阿里巴巴向馬雲和蔡崇信發出採訪請求以證實此事,但只被鏈接到阿里巴巴先前發布的一個評論網頁。阿里巴巴集團的一位發言人稱,中國的億萬富翁將股票作為飛機貸款的抵押品,這樣的事情是「司空見慣」的。他們還特別指出,馬雲已不再是阿里巴巴的高管。

2014年9月19日,紐約市,紐約證券交易中心大廳,正在決定阿里巴巴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的價格。(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2014年9月19日,紐約市,紐約證券交易中心大廳,正在決定阿里巴巴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的價格。(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阿里巴巴發言人寫道:「美國各大公司高管,比如特斯拉(Tesla)的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甲骨文(Oracle)的拉里‧埃裡森(Larry Ellison)等,他們的股票質押均常見於新聞報端;而且根據對包括亞馬遜(Amazon)、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 Myers Squibb)、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網飛(Netflix)和沃爾瑪(Walmart)等在內的美國各大公司公開文件的粗略調查,結果發現,顯然許多公司並不禁止高管的股票質押行為。」

然而,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瑞安‧麥克莫羅(Ryan McMorrow)稱,「股票質押就是銀行接受股票作為貸款的抵押品,而貸款人保留股票的所有權,這是具有風險的行為,大多數美國公司均限制高管使用。任何強制出售質押股票的行為都會加劇公司股價的下跌。」

據《金融時報》報導,馬雲和蔡崇信無奈將他們在阿里巴巴集團的所謂350億美元的股份大量抵押,以購買對於億萬富翁而言相對便宜的商品,如香港豪宅、私人飛機和法國葡萄園等。西方許多知名銀行,如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和瑞銀(UBS)等,均提供類似貸款。這些銀行是在把客戶資金置於中共的風險境地嗎?

馬雲通過控制其阿里巴巴一半以上股份的離岸公司進行貸款和採購交易。或許中共插手控制了這些公司?不然的話,馬云為什麼不直接賣出對他們而言微不足道的金額以購買私人飛機呢?為什麼阿里巴巴集團沒有向包括馬雲和蔡崇信在內的高層股東提供紅利,讓他們偶爾有支配資金的機會?據報導稱阿里巴巴利潤很高,完全可以輕鬆做到這一點。

「阿里巴巴不產生紅利,因為中共需要每一個美元都留在中國,以便這個國家能夠在全球範圍內操控運作。」巴斯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世界必須看到,中國的整個經濟前景取決於他們繼續被動獲得和主動攫取美元的能力。」這聽起來更像是一個龐氏騙局。

(譯註:龐氏騙局(Ponzi scheme)是非法性質的金融詐騙手段,發生於20世紀初的美國,利用後期投資人的資金來向早期投資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報,以製造賺錢的假象,在中國又稱「拆東牆補西牆」或「空手套白狼」。時至今日,龐氏騙局的各種變體形式依舊存在於金融市場中。)

「人民幣只占全球跨境貨幣結算的1.8%(根據SWIFT數據)。」巴斯先生繼續說道,「而這1.8%中幾乎全部都是自行在香港結算的。」SWIFT是一個總部設在比利時的電信系統,銀行之間用其進行國際資金轉帳。

馬雲和蔡崇信「購買」的私人飛機均屬同一品牌,灣流G650ER,新機售價約為6,650萬美元,這還不到蔡崇信據稱112億美元淨資產的1%,只占馬雲467億美元淨資產1%的十分之一多一點。他們本不至於為自己購買私人飛機而向銀行貸款。

2014年4月15日,在上海虹橋機場舉行的亞洲商務航空會議和展覽(ABACE 2014)期間,中國商人離開一架灣流G650豪華商務機。(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自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上市以來,馬雲和蔡崇信多次利用他們的阿里巴巴股票進行貸款。麥克莫羅認為:「馬雲和蔡崇信作為阿里巴巴的兩個最大的個人股東,利用貸款來釋放捆綁在集團股票上的巨大個人財富。」他寫道:「蔡崇信的灣流650ER私人飛機被抵押給了瑞士信貸。這家將阿里巴巴推向國際股票市場的瑞士銀行還在其上市前即向一家離岸空殼公司提供信貸,而該公司後來與馬雲在香港山頂精英區購買豪華住宅以及購買與蔡崇信同款的私人飛機有關。」

阿里巴巴的「億萬富翁」現象顯示,中共治下的經濟大廈,聽起來越來越像一座紙牌屋。

巴斯指出,「當馬雲在2018年被迫辭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職務時,他被剝奪了他的VIE(可變利益實體)股份,這些股份被『贈予至』五個不知名人士,而他們恰好住在中國的同一個偏遠地址。」如果政府可以直接拿走你的錢,那麼這些錢其實並不真正屬於你,是嗎?

阿里巴巴的VIE股份持有其在中國大陸的經營許可和其它資產。巴斯過去曾押注(做空)人民幣和香幣。

鑒於中共對馬雲從過去的熱捧到目前的冷遇,他可能試圖從中國脫身,儘管他擁有中國公民身分,而且還是中共黨員。他的妻子張瑛(Cathy Ying Zhang)獲得了新加坡公民身分,她是兩家離岸公司的唯一董事,這兩家公司持有阿里巴巴集團60%的股份。據報導,馬雲正是將這些股票作為貸款的抵押品。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銀行家們常說,股票質押是中國高管籌集現金的一種常見方法,既不會失去對公司的控制權,也不會通過出售股票向市場發出負面信號。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與他們的國際同行相比,中國公司高管們顯然更青睞這種股票質押方式呢?這難道是中國的『億萬富翁』從他們受中共控制的資產中偷偷使用的方式?」

一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的銀行家說,這種股票質押「對銀行來說確實是個好生意,它養活了很多人」。他說,「這些大型公司創始人資產豐富,但現金不足。」

這似乎與報導不符,據說自阿里巴巴上市以來,馬雲夫婦及其慈善基金會套現了價值約155億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其中大部分是在2016年之後售出。蔡崇信賣出了約54億美元。阿里巴巴在7月2日聲稱「馬雲沒有以阿里巴巴股票為抵押的未償貸款」,這些套現的數十億美元應該足以購買私人飛機和豪宅。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貸款?或許巴斯這一次又猜對了,馬雲和蔡崇信對於自己的資產根本沒有支配權?

去年10月,可能感到沮喪的馬雲說漏了嘴。他呼籲改革中共的金融體系,指責監管機構壓制創新,並說國有銀行存在一種「當鋪心態」,仍然依賴「質押和擔保」。作為報復,中共當局令其在公眾面前消失了三個月。

中共的證券監督機構在11月取消了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370億美元的首次上市(IPO)。這本來是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的IPO事件。到12月,監管機構迫使螞蟻金服集團按照新的反壟斷法進行重組。該公司的估值下降了數十億美元。這顯然是一件兩敗俱傷的事。習近平透過此舉向外界顯示誰才是真正的後台老闆,但在此過程中,通過表明中國的億萬富翁並不是真正的億萬富翁而事實上損害了中國的經濟。

中共治下的「億萬富翁」對於他們名下的資產沒有什麼權力可言,無法真正自由支配,他們是虛假的億萬富翁。他們更確切的身分是中共炫耀性的資金管理者,他們偶爾會找到一些創造性的途徑來獲得最低限度的現金,以維持其奢華生活。

那麼人們不禁要問,2016年耶魯大學從蔡崇信那裡獲得3,000萬美元捐贈,2014年哈佛大學從另一個可能與中共有關聯的億萬富翁家族那裡得到3.5億美元捐贈,為什麼這些大學沒有對這些資金的最終來源提出更多合理性疑問?如果我們的頂級學術機構無法回答這些問題,公眾怎麼能依靠它們獲得有關中共的公正資訊呢?

原文:China’s 『Billionaires』 Are Fak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發行人,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撰寫了《權力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即將出版)和《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等著作,並主編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書。安德斯‧科爾的推特帳號:@anderscorr。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