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三十六:西藏的文革慘劇  

編寫: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張志新臨刑前喉管被割的慘劇,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藏人赤列曲珍臨刑前也被割了喉管,而且比張志新更慘,卻鮮為人知。

赤列曲珍文革時被中共定為「反動分子」,西藏人人皆知。1970年2月的一天,拉薩人傾城而出,被帶往公審赤列曲珍的大會現場——拉薩人民體育場和南郊流沙河刑場,接受觸目驚心的階級教育。身穿暗紅色氆氌藏袍的赤列曲珍,身體瘦弱。2001年,一位曾在西藏當兵、工作30多年的漢人老先生告訴作家唯色,當時他就站在赤列曲珍的跟前,目睹了赤列曲珍被槍斃:「那簡直比張志新還慘!」「她的喉管也被割了嗎?」「是的。怕她喊口號,擾亂人心。不但把她的喉管割了,還用幾根鐵絲穿透了她的腮幫。從這邊穿到那邊,再緊緊地拴在腦後。結果滿嘴、滿臉都流著血,胸前也是血,慘不忍睹。」「她當時還活著嗎?」「還活著,可是就跟死了差不多。」

據唯色記述,當時西藏也「搞清理階級隊伍」運動,許許多多的西藏人家破人亡。不久又「一打三反」,其殘酷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少人因不堪恐怖與貧困,逃往印度等周邊國家。不幸被抓獲的,以叛國分子的罪名嚴懲。20歲的圖登晉美是拉薩中學高66班的學生,與女朋友華小青(半藏半漢)逃亡時被捕。小青在監獄裡遭到管制人員強姦,當晚自殺,晉美被公審處決。槍斃圖登晉美那天,五花大綁,背上插一塊牌子,脖子上捆著繩子。到刑場時,圖登已經被死了,臉腫得很大,慘白。昔日的貴族官員、文革時的「牛鬼蛇神」桑頗才旺仁增的小兒子也因試圖越境被槍斃。與其一起計劃逃亡的3人,2人被槍斃,一個女孩被判20年徒刑。1958年被任命為西藏軍區副司令員的桑頗,親眼見兒子喪命於中共軍人的槍下。

有外逃的打算也會招致殺身之禍。在山南加查縣與曲松縣之間的波塘拉山修公路時,幾個家庭出身屬於領主或者代理人的年輕人,不堪生活艱難和精神壓抑,言談中流露出越境逃往印度的想法,被同伴格桑強久告密。修路隊的領導立即上報,從拉薩派來了數名軍人,將幾個年輕人全部逮捕。不久,16歲的東覺和14歲的次多被公審槍斃,18歲的索朗勒扎在獄中被打死,被中共捧為愛國上層人士的擦珠活佛的一個16歲的外甥,被判刑20年。

河壩林居委會的一位瘋尼姑,60多歲,因將毛像倒貼在牆上被槍斃。曾擔任拉薩市參事委員會委員的群覺,40年代在某縣當祕書時曾將攝政王熱振活佛手下一個違法的商人施予重刑致死,此時此事也被翻騰出來,判處死刑。1960年,拉薩穆斯林要求劃歸外籍,發生拒糧事件,一位活躍的回族穆斯林被當作叛亂分子處決。

無論公審還是處決,其親屬必須站在前排「接受教育」,而且既不准收屍,還要上交繩索費和子彈費,並須公開表態感謝黨消滅了階級敵人。很多人在獄中不堪折磨而自殺,也有人被虐待致死。

當時寬敞的拉薩人民體育場成為集合數萬人的公審大會會場,殺人的刑場則有好幾處,如沙拉寺天葬台附近、獻多電廠旁邊的天葬台附近、蔡公塘天葬台附近、古扎拘留所旁邊的天葬台附近、流沙河一帶。在天葬台附近執行死刑,並非為了將那些被處決者按照西藏傳統葬俗就地天葬。天葬習俗屬於四舊,早已禁絕。在中共軍人的槍聲中,一個個現行「反革命分子」一頭栽倒在草草挖就的亂坑中,有的人甚至腳掌露在外面,被野狗撕咬。

1970年和1971年被槍斃的人之多,僅因1969年「再叛亂」被法院判決槍斃的就有295人。後來這295人有的被認為殺錯了,予以平反,先後給家人安慰費200元和800元。很多人認為,被槍斃的遠遠不止這個數字,因為光是邊壩和丁青兩個縣,一次就槍斃過100多人。絕大多數被槍斃的人至今沒有獲得平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