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習近平為何自曝對黨內的兩大煩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百年黨慶日前兩天,官媒報導了習近平授意出版的治黨言論摘編,當中罕有曝出習對於黨內問題的兩大煩惱。

習近平批黨內奇談怪論 要樹「習核心」

中共官媒6月29日報導了新出版的名為「習近平關於全面從嚴治黨論述摘編(2021年版)」的書作。書的內容摘自習近平2012年11月15日至2021年4月27日期間的報告、講話、文章、指示等二百二十餘篇文章。其中部分內容是首次公開發表。

其中有一段話的內容是,「隨著全面從嚴治黨不斷深入,黨內也出現了一些雜音噪音。有的說什麼『過去五年強調黨的集中統一夠充分了,今後要把重心放在發展黨內民主上。』出現這些奇談怪論,有的是政治上糊塗,頭腦不清醒;有的則是別有用心,自身不乾淨,企圖矇混過關。」

這段話摘自習近平於2018年1月在中紀委全會上的講話,習批評有人要黨內民主。這話看起來當然並非針對那些反共愛國人士,而是中共內部保黨反習的一派。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之後,掀起反腐風暴,得罪了不少黨內利益集團,樹敵無數。為了防止政敵反撲,習同時加強中央極權,在2016年秋天的中央全會上確立「習核心」,再到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將「習核心」寫入黨章。

在習近平發表前述講話後不到兩個月(2018年3月),中共人大修憲去除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

年輕時經常和習一起喝酒的鐵桿兄弟、現任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在這一年夏天的北戴河會議前後曾喊出「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口號。

201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做到兩個維護,即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習的身邊大祕、大內總管丁薛祥在2019年四中全會前後,又在官媒發文批評中共的黨官對「兩個維護」理解不全面、把握不準確,他聲稱「兩個維護」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它任何組織。而且不能層層套用隨意延伸。

丁薛祥言下之意是有人做錯了,正確的做法是在中央只維護習這一個對象,而且在習之下不能層層套用隨意延伸「維護核心」。

對栗戰書和丁薛祥的這些舉動,外界當時猜測習核心可能遇上了阻力或內部生起了異議,如今習自己的言論曝光,佐證了黨內有人對確立「習核心」不滿。

問題是習近平為何要自己曝光黨內鬥爭的細節呢?

一種可能是疏忽大意,本來只是想作為反面言論的案例;另一種可能是習近平有意為之,覺得已穩操勝券,可以公開問題,準備對黨內反習派發難。

留意到近期的官場整肅動向,第二種可能性更大。

7月11日,中共喉舌新華社發文,提及「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落馬『大老虎』」,同時更警告「誰也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誰也不是『鐵帽子王』」。

「丹書鐵券」,就是民間所說的「免死金牌」。「鐵帽子王」也是習近平本人用過的詞,他這是在警告誰呢?對於「鐵帽子王」,外界過去普遍認為只有江澤民和曾慶紅夠格。

新華社文中還舉了曾慶紅心腹、華融董事長賴小民的案例,稱貪腐沒有免死金牌,那麼影射曾慶紅的意味更濃了。

江澤民、曾慶紅退休後,其派系的勢力後來主要是在商界潛藏,不但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江孫江志成也與馬雲等商界大佬長期勾連。

2015年爆發的空前嚴重的金融股災,就被外界認為是江派發動的金融政變,要將習近平拉下台。這也是習當局近年大舉進行金融反腐的原因。

今年中共黨慶過後,高層內鬥馬上開啟,繼阿里巴巴之後,滴滴出行成為又一個被中共當局高調整肅的企業。和阿里巴巴類似,滴滴背後主要是江澤民派系的勢力。

另外,中共紀監委網站7月12日表評論文章《敢於鬥爭敢於勝利》,44次提及「鬥爭」一詞,可謂「殺氣騰騰」。

從新華社發文到中紀委發文,和習近平針對有人反對習核心的言論曝光,其實是相互呼應,作為又一輪整黨的先聲。據外界估計,今年秋天應該會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主題預料就是黨建,在前邊官方釋放的權鬥信息鋪墊下,六中全會或有一場腥風血雨。

習近平的另一個煩惱:什麼都要親自指揮

習近平前述有關治黨的書中,還收入了他今年1月的一個講話,當中批評官員只等待他的書面指令,而不願積極行政。他還說有些官員只知道說場面話,不幹實事。

怠政、懶政是近年中共各級官員對反腐的一種另類抵擋方式。中共官媒近年不斷刊文抨擊這些現象,但無濟於事。

在中共治下,官員都不乾淨,生怕被習近平的反腐抓到了把柄,如今都寧願少幹事,等上峰指令,級級都如此,最上邊一級就等習近平下指令。

習對官員的離心離德心知肚明,明知表面的忠誠是假的,還是要逼著學「習近平思想」,然後靠握穩槍桿子、刀把子,製造威懾力來維穩官場。

與此同時,習近平上台以來身兼中共黨內十多個功能不一的中央級小組、委員會領導人職務,被外媒戲稱他為「全面主席」。但外媒認為「他主要是不得已」,因為周圍的人都靠不住,「他自己不做,就會亂套」。

如此說來,習自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他其實認為是被逼的,有苦難言。

然而習親自指揮是有極大風險的。親自指揮的結果就是要面臨承擔一切。

比如,2019年底開始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也是直到2020年1月20日習近平發「重要指示」後才公開,並且承認「人傳人」,但當時疫情已失控,結果全世界受害。此後,武漢官員曾就隱瞞疫情批評向上甩鍋,稱因「中央沒授權」。

據官媒後來報導,習近平說自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間接背下了隱瞞疫情這個黑鍋。

再如,近年中共大搞流氓外交,令國際輿論對中國越來越不利。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今年7月3日發文,吹捧習近平「親自指揮」外交,說習「親力親為」,上任後共出訪41次,為開創所謂「中國特色外交」新局面作出「重大貢獻」。這等於將外交挫敗責任甩鍋給習近平。

路透社報導過,內部人士透露,習近平在2019年曾親自向中共外交官下達指令,要求面對國際挑戰,要表現出「鬥爭精神」。這些消息也讓習近平難以在外交失敗責任中脫身。

故此習近平今年5月31日不得不在政治局要求大外宣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不過在剛剛過去的七一百年黨慶,他又在北京天安門城樓發狠話,聲稱任何外部勢力妄想欺負中共,會碰得「頭破血流」。中共外交官們當然又會繼續追隨著習的指揮棒「起舞」。

國際社會就疫情源頭追責中共,以及中共的流氓外交,均讓習近平不斷在國際上失分,可信度大跌,比如澳洲6月一項民調顯示,習的可信度僅贏過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而在國內,一邊是權貴利益集團反習,另一邊因為習的保黨,也讓希望中國走向民主的人士對習近平失望,如今他是兩面不是人。

習近平應該是深知問題嚴重,只有歸咎下邊怠政,什麼都等他指示。這次官方出版新書曝光習的這類話語,應該算是他一次難得的公開發牢騷,其實也是憋不住了,習忍無可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