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22年中的黨媒宣傳 VS真實的法輪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然而隨後,當眾多華人朋友在網絡上觀看到關先生演唱《用歌聲喚起希望》的視頻時,很多人竟瞠目結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關貴敏不是「病逝」了嗎」?事實上,至少在2011年,網絡就傳出了關貴敏先生「病逝的消息」。在谷歌上輸入「關貴敏病逝」,可以找到過萬的相關詞條,中共官媒以及海外眾多媒體都競相報導、轉載這些假消息。在廣大上當受騙的人群中,就包括身在美國的資深媒體人、評論作家曹長青先生。

為了解開這個謎團,2014年歲末,曹長青先生透過一位媒體的朋友聯繫上了關貴敏先生,透過3個多小時的交談,才解開了心中的謎團,並成文《和「去世」三年的關貴敏談三小時》(詳情請見附錄鏈接一)。

中共為什麼要如此對待這樣一個音樂家,陰損地炮製他「病逝」的假消息呢?答案:因為關貴敏先生修煉法輪功。事實上,「關貴敏病逝」只是中共給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和學員製造的海量謊言之冰山一角。

下面,我們就從中共針對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而編造的謊言說起。

一 中共對法輪大法創始人污衊

自1999年起,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顛倒黑白、極力誹謗、抹黑李洪志大師。比如,中共誣陷李洪志大師「斂財」、在長春住「豪宅」,並造謠說李大師「不准許法輪功學員吃藥、看病」等等,那麼這背後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呢?

1.1 「斂財」的真相

任何人只要點擊(https://gb.falundafa.org)便可以看到,法輪大法的所有書籍、音像資料,在法輪大法網站上都是可以免費下載的。有的朋友可能就要問了,有這麼「斂財」的嗎?如果李洪志大師真的「愛財」,會這麼做嗎?

事實上,在1992年到1994年間,李洪志大師在初期開始傳功辦班時,因為要印書、印資料、租場地,只是象徵性的收了學員少量的費用。根據原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提供的帳目顯示,李洪志大師開辦的九天法輪功學習班,老學員收費為20元,新學員收費為40元。

相比之下,當時社會上其它氣功班一週左右的課程收費大約是120-200元,還有一些更高。由於法輪功收費遠低於其它功法學習班的收費標準,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曾多次要求李洪大師抬高學費,但都被李大師拒絕了。

1994年底,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出版後,李洪志大師在國內國外都不再辦班收費。是凡有新學員來學功的,老學員都是義務教功,分文不收的。

由於在祛病健身和提升修煉者道德方面有奇效,在短短幾年內,法輪大法靠著人傳人、心傳心,便迅速傳遍中國的大江南北。根據中共官方在1999年之前的統計,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了七千萬到一個億。1998年下半年,由前中共人大委員長喬石所主持的對法輪功的官方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倘若李洪志大師跟上億的學員每人要10元錢,這些身心受益的學員人人都會毫不猶豫的、高高興興的給師父10元錢,那麼李洪志大師馬上就是十億富翁,根本用不著像中共造謠編造的那麼費勁的去靠賣書、音像製品等「斂財」。

事實上,在修煉法輪功的眾多弟子中,有錢人、高官、富商都不在少數,可是李大師什麼都不要他們的,不求名也不求利。教導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人和修煉,李大師自然是這方面的表率。也正因為走的正,法輪大法才會越傳越廣,修者日眾。

1.2 「長春豪宅」的真相

許多長春的法輪功老學員都知道,李洪志大師家住長春市解放大路103號西門四樓一號,是一個非常簡陋質樸的老式公寓。有不少學員曾去過李大師的家,發現師父家裡除了床和生活必須品外,幾乎什麼都沒有,師父的生活非常儉樸。

「師父家境清貧,家中最值錢的擺設是一台12寸的電視機。師父出來傳法前,有許多人找師父治病,但師父從不收錢財,有時還準備一點水果來招待看病的人。」 一位與李洪志師父住在同一個居民區裡的長春女學員回憶道。

圖一:中共喉舌在1999年宣揚,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長春豪華住宅如何如何。事過一年有餘,一位知情人拍攝了李洪志先生當年在長春的住處。左圖為住宅樓的外觀;右圖顯示家門口被中共貼上了封條。

然而,在中共的造謠宣傳中,竟謊稱李洪志大師住在開運街5號的一幢豪宅裡。可真相是,黨媒宣傳的所謂「長春毫宅」,實為當地公安「借」來的,房主是一個名叫李宏志的長春市民。注意,這個市民的名字中間的字是宏偉的「宏」,跟李洪志大師名字中間的字不同。

這幢「長春毫宅」是長春市民李宏志為兒子準備的新房,剛剛裝修完,就被當地的公安借走了。借走之後,公安又往房子裡面搬進了佛像和一些金銀珠寶,炮製出一幕奢華的假象。

長春市民李宏志對此十分不解,曾對別人說:「他們借我房子不知道要幹什麼,我回家時見房子裡擺滿了豪華家具。」

然而,當央視播放出栽贓李洪志大師的「長春豪宅」電視片的時候,長春市民李宏志這才恍然大悟,震驚之餘,再也不敢對別人提及此事了。

事實上,別說住什麼豪宅、使用奢華家具了,據早期跟隨過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功學員回憶,李洪志師父在各地傳功辦班時經常吃方便麵,一吃就是幾個月;穿的也是最普通的衣服,經常夜裡洗乾淨,第二天接著穿;住的也是最簡易的招待所。

有一位曾跟隨李洪志師父到各地辦班北京法輪功學員回憶道:「連續幾年,在火車上師父只吃方便麵。到了辦班地點,晚上開課之前,師父向來不吃晚飯。講完課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點,招待所已沒有飯吃了。師父也不去外面吃飯館,一律泡方便麵。我們也只好跟著師父吃。有時還是拿大袋子批發散裝的方便麵,一吃好多天。那幾年真吃怕了,聞到方便麵的味都不舒服。」

儘管自己非常節儉,但李洪志大師對慈善事業卻非常慷慨,多次都將氣功報告會的全部收入捐獻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圖書館或紅十字會。

1.3 「不讓人吃藥看病」是怎麼回事?

中共造謠說李洪志大師不讓「不准學員吃藥看病」。然而,翻遍李洪志大師所有的著作,找不到一句類似「不准學員吃藥看病」的話。

實際上,李洪志大師說的是,不允許學員用氣功給別人治病,因為那有很多危害,不但會傷害煉功人的身體,還會助長人的名利心等等。中共斷章取義,刪去上下文,把不讓人用氣功治病,歪曲成不讓人到醫院治病。

事實上,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煉功以後,身體獲得了健康,自然也用不著去醫院治病了。因修煉法輪功而身體獲得康復的例子在當時的中國大陸比比皆是。下面僅舉兩個例子。

1983年,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的事業正如日中天,《浪花裡飛出歡樂的歌》《青春啊,青春》《我們的明天比蜜甜》,《敵營十八年》等膾炙人口的歌曲廣為流傳。然而,就在這一年,關先生不幸患上了肝硬化,糟糕的時候走10分鐘、15分鐘的路,就累的滿頭大汗,氣色也很差,演唱事業幾近終止。四處求醫問藥,甚至嘗試練習了各種氣功,病情都不見好轉。1996年,關貴敏先生在一個軍樂團朋友的介紹下,開始接觸了法輪功,在修煉不長時間以後,肝病不翼而飛,身體越來越健康,在70多歲的高齡還跟隨神韻藝術團在全球巡迴演出,弘揚中華文化。由於在神韻學到了在東西方早已失傳的古老美聲唱法,關貴敏先生的歌聲愈加優美洪亮,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

1986年,年僅17歲的黃曉敏女士就在漢城亞運會上榮獲女子100米蛙泳金牌,遂為亞洲女子蛙泳第一人,並在四年的時間裡奪得3枚亞運會蛙泳金牌,先後奪得11枚世界盃游泳系列賽金牌,成為中國游泳界「五朵金花」中的大姐大,被譽為「女蛙王」。然而超負荷的訓練使黃曉敏女士的身體長期處於過度疲勞,劇烈的腰痛、長期低燒、心臟偷停、心慌等毛病折磨得黃曉敏女士無法入睡,絕望的她感到自己無異於一個活死人。90年代,黃曉敏女士在國家隊,知道國家體委的主任伍紹祖曾給過法輪功肯定的評價,恰巧一個鄰居阿姨介紹她學煉法輪功,於是1999年她就開始煉,不到半年,一身的病痛和頑疾全都消失了。

「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就是用盡了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 黃曉敏女士熱淚盈眶地說。

圖二:左:有「中國歌王」美譽之稱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右:前奧運游泳名將、中國游泳界「五朵金花」中的大姐大黃曉敏女士。

1.4 李洪志大師為何出國?在國外的情況?

跟黃曉敏女士在絕處逢生後的心情一樣,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在獲得身心健康後,都對李洪志大師心存感恩。

儘管李洪志大師是全國著名的氣功師,卻沒有一絲架子,平易近人,非常慈祥。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深有感受,師父有著極大的包容和謙遜,跟師父在一起就跟一家人一樣,非常舒服。而且師父不求名利,做事情總是先他後我,深受弟子的敬佩和景仰。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發言中說:「我就覺得這位老師怎麼這么正,正的讓人不可思議,沒有人間任何表面的東西掩蓋,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沒有造作,沒有誇張,沒有牽強,沒有掩飾。」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李洪志師父的生日賀卡中說:「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這樣的恩人!」

儘管李洪志大師不求名,也告訴學員不搞「拜師」那些形式上的東西,但由於人之常情——弟子對師父的感恩和敬重,以致於,李洪志大師走到哪都有成千上萬的學員追隨。

為了不給政府帶來麻煩,1996年,李洪志大師作為「世界傑出人才」移民美國,1998年全家定居紐約。

1996年10月12日,李洪志大師首次到休斯頓演講,市長宣布這一天為「休士頓李洪志大師日」。市長說:「法輪大法超越了文化和種族的界限,讓宇宙真理響徹地球的每一個角落,並在東西方差異間架起橋梁。李洪志先生不知疲倦地將法輪大法從中國洪傳至世界各地。沿著這條道路,他影響了許多國家難以計數的人的生活,贏得了崇高的國際聲譽。」

1999年6月25日,李洪志大師首次到美國芝加哥演講,芝加哥市長將當天定為「芝加哥李洪志大師日」;同日,伊利諾州州長、州財政部長授予李洪志大師傑出服務獎。

圖三:1999年6月25日,李洪志師父在接受美國伊利諾伊州州長、州財政部長和芝加哥市長嘉獎的頒獎儀式上講話。(明慧網)

至今,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多國各級政府的褒獎、支持決議和信函超過3000項;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已經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李洪志大師四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2007年「在世天才百強榜」排名中,李洪志大師名列在榜的華人之首;2009年,李洪志大師獲得「精神領袖獎」……受到了世界的敬重。

1.5 李洪志大師出國了,中共為何還要迫害法輪功?

李洪志大師選擇了移居海外,但中共仍然一意孤行,發動了對上億善良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很多朋友可能都感到難以理解,法輪功不僅能為人祛病健身,還能提升人們的道德素質,確實像喬石的報告中講的那樣,「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可中共為什麼還要迫害這幫手無寸鐵的修煉人呢?

曾任北京公安局政保科長的法輪功學員鍾桂春先生坦言,江澤民之所以要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出於對李洪志大師的妒嫉。

李洪志大師平民出身,用最淺白的語言講出了高深的道理,在全國受到了億萬人的尊敬和愛戴。李洪志大師在講法時,不用講稿,經常洋洋灑灑幾個小時,深入淺出,且富有幽默感,事後對講課的內容稍作整理就發表成書;而台下聽課的弟子中,各路教授、專家、博士、碩士、留學生雲集,無不對師父的講法內容深深折服。李洪志師父每次給弟子答疑時,無論是哪個學科領域的問題,都能不假思索的點到問題的最本質,展現出的智慧與慈悲,令人肅然起敬,法會現場常常是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作為國家主席,江澤民自然也希望老百姓對他怎麼樣去尊敬和愛戴。但是江澤民禍國殃民,其家族是中國第一貪,出賣國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名聲不好,下面的百姓罵聲一片。而且,江的夫人王冶坪、孫子江志成也跟人學過法輪功,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有人學習法輪功。這一切都令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虛榮、心胸狹窄的江澤民無法忍受,妒火中燒。

而中共作為宣揚無神論的獨裁政權,從根本上講是不允許民眾有真正的信仰的。就這樣,江澤民的妒嫉與中共的邪惡相互利用,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所有莫須有的罪名都是中共強加給法輪功學員的。

二 「1400例」、「自殺」、「自焚」等真相

中共誣陷法輪功,炮製出所謂「1400個法輪功人死亡」案例,簡稱「1400例」,在電視上爆炸式持續播放了三個月,不知在多少民眾的心中播下了謊言與仇恨的種子。

根據《中國統計年鑑-1998》,1997年全中國人口平均年死亡率為0.65%,也就是千分之六點五。在整個90年代,中國年平均死亡率變化幅度很小。

而根據前國家體委調查,1999年之前,法輪功學員人數達到了7000萬。那麼,這7000萬人僅僅在1998年這1年中,按正常死亡率來講,應該就有(7000萬×0.65%)≈45萬人死亡。那麼從1992年法輪功傳出,到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這7年間,得有多少人正常死亡?

而中共費勁腦汁才找出來「1400例」,假設說這些死者真的都是法輪功學員,也恰恰反映出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說明修煉者群體死亡率遠低於全國的年平均死亡率。

那麼,這「1400例」真的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死的嗎?下面,我們可以一起來看幾個實例,或許可以窺一管而知全豹。

2.1 修車小販李友林之死 白酒露破綻

被中共炒得沸沸揚揚的其中一個案例是「井架上吊」案,死者名叫李友林,原是吉林省東遼縣安恕鎮農民,搬到遼源市後,因生活所迫,以修車為生。由於他沒錢辦理營業手續,經常被警察趕走。

1999年5月22日那天,李友林又出去擺攤時,城管部門將他的修車工具連同手推車一併沒收了,李友林失去了維持生計的手段,由於不堪巨大的生活壓力,一時想不開,就在山上上吊自殺了。

李友林家屬當時很氣憤,就要去告城管部門。遼源市民政部門為城管開脫責任,答應給予撫恤,但要求家屬同意把死者說成是練法輪功致死的。

遼源市公安還特意偽造現場,把抬回家的李友林遺體又抬回山上,再吊掛起來,並在死者周圍擺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相片和兩瓶白酒,對死者重新錄像。因家屬被封口了,就再也不提李友林的真正死因了。

然而,大多數人都知道,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不喝酒、不抽菸的,但當時遼源市公安部門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在錄像中畫蛇添足,從而露出破綻。

而周圍的街坊鄰居也都知道,李友林生前從來沒有練過法輪功,並且有精神病史。很多朋友可能也都知道一點,就是法輪功嚴格禁止殺生和自殺,所以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都不會去自殺。

2.2、「公務員王嚳之死」 妻子揭真相

1998年,50歲的機關公務員王嚳,死於肝硬化。到了1999年,王嚳的死亡案例被中共收入到「1400例」,說他去世是因為練法輪功練的。

王嚳的妻子知道後,為了澄清事實,想法設法找到好幾位熱心人幫忙,終於在2001年投書到海外的明慧網,非常明確的表示:王嚳的情況不是中共說的那樣。她強調,「王嚳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練法輪功練的,他本人從來沒有練過法輪功。」

王嚳的妻子還提到王嚳去世更具體的原因是:王嚳在工作中堅持說真話,因此受到排擠,心情一直不好,鬱鬱寡歡;再加上他過世前不久,工作中又被人騙了一把,不得已自己掏錢給補上,他對這事兒一直耿耿於懷;最讓王嚳感到壓力大的是,他的兩個兄弟都因為肝病相繼去世,王嚳自己在1984年也得過乙型肝炎。因此,王嚳的過世跟法輪功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2.3 那些被收買的危重病人

李淑賢家住黑龍江省阿城區,1999年7月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給他們出主意:就說李淑賢是練法輪功練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達成協議後,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用編好的台詞讓李淑賢的丈夫照著說,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得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

然而,事後院長並沒有兌現承諾,李淑賢病情加重後,被醫院強制出院後不久死亡。

1999 年7 月,中央電視台播出了所謂「羅鍋事件」的新聞。新聞中的張海青是盤錦人,他因為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張海青的妻子說,當時掛號的人很多,他們排得很靠後。這時來了一個記者自稱是中央電視台的,說誰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藥費減半。

當時張海青夫婦急於看病,張海青就胡說自己練法輪功練成了羅鍋,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污衊法輪功。

結果是先掛上了號,但藥費並沒有給減半。後來張海青的妻子說中央電視台淨騙人。認識張海青的人都知道,他從來沒練過法輪功。

2.4世紀偽案——「天安門自焚」

2001年的1月23日,正值黃曆中國大年除夕日,全國民眾大都在家裡與親友團聚,在各個電視台的收視頂峰之時,突然,電視的畫面中出現了天安門廣場上大燒活人的場面。「自焚」者一共五人,卻男、女、老、少都齊全,熊熊的火焰讓人觸目驚心,特別是,燒的面目皆非對著鏡頭喊媽媽的小女孩,更是令人心碎……

「自焚」爆發之時,距離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大約一年半的時間。案發後,中共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並在案發僅兩個小時後,第一時間將這起所謂的「突發事件」的英文稿件向全球轉發。

美國獨立製片人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表示這相當不正常,因為往往中共官媒對敏感事件向來都會隱瞞,即使要報導,也要首先經過層層審查。

中共喉舌媒體利用新年這段時間,在全國範圍不厭其煩地對「自焚」事件進行了轟炸式的報導,成功地引燃了很多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然而,熊熊的火焰後卻藏著中共不可告人的祕密。

細心的民眾發現,央視播出的「自焚」畫面中破綻百出,很多地方都違背基本常識:「自焚」主角王進東的衣服已被燒黑,但兩腿之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中共報導稱12歲的劉思穎做了氣管切開手術,然而四天後小女孩竟能說話唱歌;「自焚」事件現場,出現多名警察攜帶大量滅火器巡邏,並在「案發」後90秒鐘之內便將火撲滅;所謂的「突發事件」,卻有攝影機全程跟蹤拍攝,有遠景、近景、和各種特寫鏡頭,還有鏡頭的拉伸和切換……(更多細節,請詳見附錄鏈接二《「天安門自焚」偽案八大懸疑人物》)

圖四: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分析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2002年1月製作)。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發表強烈譴責,認為這是中共當局嫁禍法輪功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20多年來,國際社會已經公認,「自焚」這是一場嫁禍法輪功的世紀騙局。

正如前文提到過的,法輪功嚴格禁止修煉者自殺,認為自殺是有罪的。所以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都不會自殺或自焚。儘管「自焚」偽案漏洞百出,但當時很多人並不會認真去思考,因為人們壓根兒沒有想到,一個政府會如此的耍流氓欺騙百姓,自己製造這樣一個惡毒的案件來嫁禍自己善良的國民。

借著這場「自焚」之火,中共江澤民集團更加肆無忌憚地升級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三 「搞政治」、「不愛國」、「破壞國家形象」等真相

自1999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在江澤民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上億法輪功學員被污衊、長期監控,數百萬學員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及關洗腦班,甚至被酷刑致死、活摘器官,數不清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儘管迫害如此慘烈,但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冒死到天安門請願,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還李洪志師父清白。同時,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走上田間、街頭,來到商場、鬧市,在各種環境中向被中共謊言毒害了的世人講述法輪大法的真相,並將中共在迫害中所作所為公諸於眾。

中共在持續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也不斷的造謠污衊,說什麼法輪功學員「搞政治」、「不愛國」、「破壞國家形象」等。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一下,法輪功學員的上訪、講清真相到底是何性質。

3.1 上訪與講真相是否是參與政治?

早在1994年春天,李洪志大師就明確對弟子提出了「不干涉政治」,要求法輪功學員「除干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也就是說,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都會遵循師父的教導,不會對政權感興趣。

然而,正如前文所述,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極盡造謠、誣陷,充斥著暴力、殺虐。那麼中共自己知不知道對法輪的打壓是一場迫害呢?當然知道。

2011年2月,香港《前哨》雜誌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副標題是「江澤民終身後悔的兩大事件」,提到江澤民終身後悔的兩大事件之一就是迫害法輪功。「封殺法輪功的決定從一開始就在政治局常委會內部引起爭議。朱鎔基、李瑞環就認為對於一種『功』完全沒有必要如此大動干戈,更沒必要搞成轟轟烈烈的群眾運動。除了政治局常委,江澤民還在自己的家裡遇到了反對,因為他的老婆王冶坪、孫子江志成都曾經修煉過法輪功。」

如果中共不迫害、不污衊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就能夠自由合法的修煉,他們自然不需要去上訪、發傳單、講真相。而法輪功學員無論是上訪,還是講真相,都是在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以及上訪的權利,都是合理合法的。

2004年,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問世,首次直接點明了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以及中共背後的共產邪靈,掀起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法輪功學員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普世價值「真、善、忍」的打壓,也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因為中共這種對法律的踐踏,對人權的迫害,一定會延伸到普通百姓身上。

圖五:香港法輪功學員於2018年3月18日舉行了慶祝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大遊行。

凡是加入中共黨、團、隊組織的民眾,其實都是參與了政治,因為中共本身就是個政治組織。而退出黨、團、隊恰恰是退出政治組織,主動不再參與它。

對於勸人三退是不是參與政治,一位法輪功學員舉了這樣一個例子:「《西遊記》裡有段故事。在烏雞國,妖怪害死了國王,裝扮成假國王,卻被火眼金睛的孫悟空識破,但是假國王妖言惑眾,一開始連王太子都不相信孫悟空的話,直到後來孫悟空除了妖怪,並使國王起死回生,朝廷上下才相信孫悟空所說所做是對的。如果有人說孫悟空想要烏雞國的王位,是在搞政治,您會怎麼想?一定感到很滑稽吧!孫悟空的任務是保唐僧西天取經,目的是修成正果,修煉人怎麼會有骯髒的政治目的呢?」

3.2 「不愛國」的政治大棒

面對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時,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有兩個選擇:這邊只要說一聲「不煉了」馬上就能獲得自由;而那邊只要說「煉」,等待他們的就是酷刑折磨、牢獄之災,甚至失去生命。然而,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選擇了堅守正信,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展現出真正信仰的強大力量。

一位大陸官員說:「法輪功學員敢於為真理獻身的精神讓人佩服,而李先生能把這麼多普通人變成勇士,更讓人佩服。」

在海外,法輪功學員也是二十年如一日的持續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凡出國旅遊過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在海外各大景點處,幾乎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建立的一個個「真相景點」,而法輪功學員也是「三退」義工的主力軍,幫助千千萬萬個中國人做「三退」。

圖六:2019年夏天,79歲的「三退」義工、法輪功學員潘淑珍女士(右)在瑞士盧塞恩景點向中國大陸游客講真相。(明慧網)

中共則造謠說,法輪功學員在國外「揭中國的短」,是「不愛國」。事實上,熟悉中共話語系統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中共總是偷換概念,以「愛國」情操綁架十四億中國人要「愛黨」。中共說的「愛國」實質為「愛黨」;它說的「揭中國的短」實質是「曝光中共的邪惡」;它經常喊的「穩定高於一切」,其實並不是指國家的穩定,而是指黨的政權的穩定……

根據《九評共產黨》一書估計,約有八千萬中國人被中共在各種政治運動中害死,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總合。翻開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這一百年來也是中國與中國人民的血淚受難史。共產黨從來不愛中國,也不愛中國人,是真正的反華勢力。

而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暴,敢於站出來揭露共產黨的罪惡,幫助廣大同胞看清真相,他們是真正愛護中國、愛中國人的人。

3.3 「破壞國家形象」的帽子應該往哪戴?

針對海外法輪功學員長期堅持在國際上揭露中共的邪惡,中共污衊法輪功學員「破壞國家形象」。那麼,究竟是誰在敗壞中國的國際形象呢?

眾所周知,中共在國際上大搞戰狼外交,尤其在瘟疫爆發後在國際社會抵賴甩鍋、以疫謀霸,招致國際社會的譴責與追責。除了大肆霸凌別的國家,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港人、在新疆搞集中營、種族滅絕等迫害人權的事實,讓中共的邪惡行徑和本質在全世界曝光。

由於中共對人權的踐踏和對國民的迫害,導致中國被聯合國納入了「無恥(shameful)國家」排行榜中。

比如,2018年聯合國發表的年度報告中,中國與古巴、伊朗、土耳其、緬甸、巴基斯坦、委內瑞拉等國家被列為「無恥國家」,因這些國家政權以殺戮、酷刑和逮捕形式對待維權人士,並經常以所謂的「破壞國家安全和與外國實體合作」為名起訴維權人士等。

2020年3月4日,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了「2020年全球自由度調查報告」(Freedom in the World 2020),其中,台灣以93分繼續名列自由國家,而中共國則以10分名列最不自由國家。

由此可見,迫害者——中共才是中國國際形象的敗壞者,導致中國人在全世界丟臉。

而法輪功學員堅持為中國人發聲,讓西方社會看清中共,尊重中國和中國人,善莫大焉。正如有網友所言,因為有法輪功和大紀元這樣的群體,在阻止中共作惡,對維護中國人的形象立了一大功。

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國際社會贏得的是讚譽,為中國和中國人爭取到的是尊敬與尊重。

結語

「真理就是具備這樣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擊它,你的攻擊就越是充實了和證明了它。」(伽利略)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經持續了整整22年了,儘管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一般人無法想像的魔難,甚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但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沒有倒下,受難中,仍然堅持不懈的向可貴的中國人傳遞著真相,清洗著那些被中共灌輸給民眾的瘟疫般的謊言毒素。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三億八千萬的中國人看清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越來越多的民眾正在主動了解真相,很多明白真相的民眾開始主動傳遞真相。而中共,則正在迫害法輪功中的過程中走向解體,參與的惡首與壞人們也在紛紛尋找退路。

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期,李洪志大師用「真、善、忍」 造就了無數堅忍不屈的弟子,歷史,已經無所遺漏地見證了這一光輝奇蹟,並將永遠銘記我們今天所處的傳奇時代。

附錄:
一 曹長青:和「去世」三年的關貴敏談三小時

二 「天安門自焚」偽案八大懸疑人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