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為何能持續22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9年7月19日,江澤民在中共高層會議上拍板「三個月消滅法輪功」。22年之後再回首,已沒有人能夠否認:這是一個錯誤決策,這是一場人權災難,這是一次民族浩劫。

可是,為什麼八千多個苦難漫漫的日夜裡,這個錯誤決策就不能被發動者自行糾正呢?為什麼這場人權災難能夠突破一切法律、道德、人性的制約呢?為什麼這次民族浩劫至今沒有終止之日呢?

另一方面,這場迫害已持續了22年;須知,中共倒轉乾坤的「文化大革命」也只搞了10年;就世界史而言,第一次世界大戰也就打了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就打了6年。中共如此長期地迫害法輪功,這就不僅僅是中國的浩劫,也是世界的災難了。

為什麼中共迫害法輪功能夠長達22年?這是一個極端沉重的拷問,也是一個必須直面的問題,無此,我們將難以制止迫害、自我救贖。本文略陳管見。

一、發動迫害有江澤民與中共的雙重因素

如果要問中共迫害法輪功為什麼能夠長達22年?就不能不先問:這場迫害為什麼能發動起來?

迫害之被發動,江澤民和中共是兩個決定性因素。對此,2004年底發表的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有深刻剖析:

「江澤民無德無能,如果沒有中共這樣一架運轉精準、專以殺人和謊言為事的暴力機器相助,他絕沒有能力發動一場波及全中國甚至海外的群體滅絕式迫害;同樣,中共在當前的開放政策與世界接軌的國際大氣候下,如果沒有江澤民這樣一個剛愎自用、一意孤行的邪惡的獨裁者,中共也難以逆歷史的潮流而動。正是江澤民與共產邪靈互相呼應、共鳴,恰如攀登雪山者的聲音與積雪共振可以發生雪崩式的災難性後果一樣,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將鎮壓之邪惡放大到史無前例的地步。」(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的確,這是千古不移之論。迫害也不是那麼容易發動的。畢竟,23年前「文革」才被中止,10年前「六四」的血腥還未洗盡,而且當局並沒有抓到法輪功任何「問題」的真憑實據(相反,相關調查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現在再來一次「全國運動」,再傻的治國者也不會這樣做(當時中共7個政治局常委中有6個不贊成)。

但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居然成功的發動了迫害,這就絕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政治決策了,而是魔鬼在肆虐人間。這場迫害,就不僅僅是中共對法輪功這個信仰群體實施「群體滅絕」,而是正邪之戰、神魔之戰,全中國、全人類、全世界都被捲入其中,每個人都要做出自己的選擇。這也是中共為什麼很快就把迫害擴散到海外的原因所在(當然,也因為法輪功洪傳世界)。

二、迫害無所不用其極,積重難返,江澤民和中共自絕後路

迫害還在醞釀之時,全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就向中共當局大量上書,絡繹不絕;迫害發生後,數以百萬計、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前去北京和各級政府請願,前仆後繼,希望江澤民和中共能停止迫害。

但是,江澤民和中共完全無視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之心,不僅發動了迫害,而且迫害不斷升級。在江澤民「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的指令下,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傷、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數以百萬計的人遭非法拘留、綁架、關押、判刑,以及受到無理解僱、退學、抄家、騷擾、歧視、經濟勒索等等各種不公對待,無數家庭承受了巨大痛苦和冤屈。

迫害之所以不斷升級、「運動全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認錯恐懼症」,中共內鬥從來激烈,誰認錯會被趕下台。江為消除來自高層等各方面的抵制,就把壞事做絕,把全體高層和整個中共都拉上賊船,人人沾上血債。這樣,內部就難有人堅定要求為法輪功平反;同時,迫害罪孽深重,平反就意味著中共垮台,中共也就只有一條死路走到底。

於是,一方面,江不僅逼著當時的常委和政治局人人公開表態支持鎮壓,而且還在交班胡錦濤時定下不准給法輪功平反的調子;另一方面,迫害法輪功,怎麼惡毒、殘酷就怎麼做,例如迫害之初江澤民就第一個下令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

這樣邪惡、愚蠢的統治者和政權,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三、「黨性」扼殺、壓制「人性」,「保黨情結」困擾胡錦濤、習近平

中共是列寧主義政黨。「共產黨人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什麼「特殊材料」呢?就是泯滅一個正常人的人性,把「黨性」——隨時準備為黨犧牲一切,永不叛黨(中共「入黨誓詞」語)——灌輸進去。黨成了黨員的一切,黨說什麼就是什麼(所謂「個人服從組織」),黨指向哪就打向哪。

因此,雖然深知國恥和鴉片的危害,中共「五大書記」之一的任弼時仍「黨性」堅定,專注於他的「鴉片專員」工作,生產、煉製鴉片毒害同胞,為中共賺錢無數。因此,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底線,人神共憤。且不說那無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在活生生的狀態下被強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這裡只重溫一下《九評共產黨》中提及的一個案例,而類似案例在中國許多地方都在不斷發生著:

「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一個懷孕約六到七個月的孕婦,雙手被強行綁在橫梁上,然後,墊腳的凳子被蹬開,整個身體被懸空。橫梁離地有三米高,粗繩子一頭在房梁的滑輪上,一頭在獄警手裡,手一拉,吊著的人就懸空,一鬆手人就急速下墜。這位孕婦就這樣在無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產。更殘忍的是,警察讓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

黨的因素控制著每一個黨員,包括黨魁。這就是為什麼1999年7月至今,中共黨魁從江澤民換成胡錦濤(2002年),又換成習近平(2012年),迫害卻仍持續著的原因所在。

固然,胡、習與江澤民本質不同,他們不是迫害發動者,也並非就全然贊同江氏迫害政策,也與江澤民派系內鬥激烈,他們身上也有人性,但至今他們卻沒有停止迫害政策,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身上的「黨性」在起作用,「黨性」在壓制、扼殺 「人性」,他們害怕黨亡在自己手裡,在與江澤民派系的內鬥中不敢掀翻桌子。這也因此被江系鑽了空子,維持迫害政策讓胡、習背鍋。

四、謊言與綏靖,是迫害維持的重要因素

迫害法輪功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謊言之上的。例如,為煽動民眾,為遭抵制的迫害運動注入新動力,2001年1月23日除夕當天,中共導演了一場最卑鄙的醜劇:5人自稱法輪功學員,來到天安門廣場進行「自焚」,以此妖魔化法輪功。中共喉舌新華社在事件發生的2小時後,就向外國媒體發布錄像。雖然「天安門自焚」漏洞百出,被外界揭穿是個陰謀,但中共藉此掀起了新一波的迫害高潮,且流毒至今。

利用國家機器和所掌控的一切資源來製造謊言,中共在人類歷史上可謂獨一無二。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中共製造的謊言鋪天蓋地,各種角度都有,一謊到底,無處不在。

在謊言的基礎上,中共以暴力為支柱和後盾,對法輪功學員惟所欲為。暴力支撐著謊言,謊言又加重著暴力。謊言和暴力的相互疊加,致使各種慘絕人寰的案件洪水般湧現。

然而,作為一個「成熟的流氓」,中共比歷史上的類似信仰迫害更邪惡的是,出了初期之外,絕大部分時間裡都把這空前的迫害在掩蓋,背地裡迫害,讓人看不見、聽不著,一邊迫害一邊儘可能的銷毀證據。即使被揭露出來,也是矢口否認,甚至倒打一耙,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同時,中共還把謊言輸出到全世界。在這過程中,中共對世界各國和國際社會威逼利誘,使其即使不支持迫害法輪功也要保持沉默。西方媒體(也是國際主流媒體)呢,對22年裡中共迫害法輪功事實的報導實在是太少了,與迫害的規模遠不成比例。而西方國家呢,雖然口頭高喊人權、自由、法治,但對中共這個人權惡棍卻相當軟弱,大行綏靖。就在迫害法輪功的同時,讓中共政權加入了WTO,主辦了2008年奧運會,助推中共國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實力大增之後,不僅不對西方感恩戴德,反而要反噬西方,來成就其全球野心。

雖然,因為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講清真相和西方國家政府的自身情報來源,其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狀況並非不了解;但是,其反應之無力甚或視而不見,卻助長了中共的迫害氣焰。從這個意義上講,一些西方國家政府是負有責任的。

結語

在中共長達22年的空前迫害中,中國內外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迫害,艱苦卓絕,史無前例。

法輪功真相通過一聲聲話語、一張張傳單,一串串電波……傳遍了神州大地,傳遞給海內外。一個個謊言被揭穿,一樁樁迫害案例被公之於世,一個個陰謀被制止,一顆顆靈魂在甦醒……

迄今,超過3億8千萬中華兒女公開聲明「三退」( 即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迄今,全世界對法輪功的各界褒獎(3481) 、支持議案(530)、支持信函(1433)紛至沓來;迄今,綏靖政策已經破產,反擊中共已成國際潮流。

22年裡,法輪功學員承受著莫名苦難,救贖著這個世界,開闢著人類的未來。而迫害法輪功已搖搖欲墜,中共早是窮途末路。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我們反思迫害為什麼能夠發生,為什麼迫害能夠持續至今,其意義是重大的。

我們每個人的反思,都能有助於迫害的早日結束。但願更多人加入反思的行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