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大水百家租戶被攆出門 困高架橋下艱難自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2日訊】7月20日,鄭州發生史無前例的大水,夜裡市區沒水沒電,到處成了水鄉澤國,有網民緊急轉發消息,有將近一千人受困於新里盧浮公館三期南側快速路橋下,情況緊急。記者21日上午聯繫到災民,他們說這是「一輩子都沒經歷過的遭遇」。

房東不願擔責 不顧大水 把租戶攆出

鄭州市民宋林(化名)說,他們這 一批人都是在鄭州工作的外地人,大約有一百多戶。他們在鄭州市李南崗村租房子住,20日上午,開始下大雨時,房東把他們全趕出來了,說他們躲在房子裡不安全,擔心房子倒了,或是淹死人了,承擔不起責任,所以就把他們全趕出來了,在大雨中,大家到附近的美蘭假日酒店去避雨。

另一位市民張洋(化名)說,20日10時至11時,他們從租屋處前往酒店避雨時,當時雨勢非常大,把附近一座橋樑沖壞,大水沖過來,眼看一個婦女一不小心踩空,大水直接沖過來,差點就被沖走,還好抓住了一根電線,大夥趕忙把她救起。

酒店停電 稱接到政府電話 不能收留

「當時外頭雨大,我們就在美蘭假日酒店,動彈不得。」但是到了晚上,酒店全部停電,一樓也淹水了,飯店要趕他們離開。

張洋說,「晚上十點、十一點時,酒店說,接到政府的電話,說不讓我們在酒店待,可能怕如果真出了什麼意外,酒店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因為我們沒有開房間住,只是在裡面避雨,就把我們全部都攆出來了。」

當時,他們被趕出來時,外頭一片漆黑,大街上的水,已經淹到了胸口。

老弱婦孺大水中摸黑 高架底下全是人

「我們從酒店出來到大街上的時候,大街上的水位更深,大街上的水都到我胸口位置,然後我們就淌水過去,到了高架橋下面躲雨。我是一米八的個子,那時候的情況,真的特別慘,當時從酒店出來的有一百多人。」張洋說。

張洋和宋林兩人拿著電筒走在最前面,後面的人排成一行隊。一些年輕人自己走,一些父母抱著孩子,儘可能把孩子架高。老人也仰著脖子,攙扶著,走到了高架橋底下。

當時,附近的居民樓裡,又陸陸續續出來了好幾批人,「到最後,整個高架橋下面全是人,將近有一千人。」

向政府求助無一回應 全靠民間自救

「在高架橋下待到凌晨兩點多,晚上降溫了,特別冷。身上衣服全是濕的,貼在身上,精疲力竭。」張洋說,他們整個晚上一直打市長熱線、打120、129,還有12345,反正能打的全部打了,都打不通,全是占線。

好不容易在隴海高架上,看到有救援車輛鳴著警笛經過,高架橋下的民眾,全部使勁地呼喊,結果救援車還是開走了,他們就拿起手電筒使勁地搖晃,結果高架附近一間商鋪老闆,看到他們的求救燈光,帶著照明電源,過去把他們接下來。

那時候整片地區,已經變成一片泥濘和沼澤,他們的腿時不時地陷到沼澤裡,最後才艱難地抵達老闆的倉庫,擠進了三百多人。每個人只能站著,容納不下,再去與隔壁另一間商鋪商量,協助避難。過程中,沒有得到任何的政府援助,只能靠災民自救

缺食物、缺禦寒衣物 擔心其他同事遇難

張洋說,他們把求助信息發到微信上,聯繫上了一些朋友和志願者。他們車開不過來,只能徒步過來,送了幾箱方便麵、乾糧等,每個人只吃了一點東西,大家都已經24小時沒睡覺了。

張洋告訴記者,「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幫助就是食物,還有一些禦寒衣物,給老人和小孩穿的,還需要一些感冒藥,因為這裡已經有很多人都感冒了。然後,最好是還能找個地方,讓我們休息一下,我們從昨天早晨七八點到現在,都沒有睡覺了。」

宋林說,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可能還有人沒有救過來,「另外有些同事還在第八大街,昨天晚上我就已經找人發信息,想找吊車,因為我們現在擔心,同事會不會在車裡沒有出來,已經死在車裡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