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王毅妥協見美副卿?河南水災甩鍋開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2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21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22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遭美國連環拳打擊後,中共同意讓王毅會見美國務院二號人物;河南水災甩鍋模式開啟,網友怒喝:我們要真相,不要糊塗帳。

S(Sydney):今天,美國國務院表示,正在亞洲訪問的副國務卿謝爾曼將訪問中國,會晤王毅。此前這件事是遲遲定不下來,疑似是因為中共安排的會晤官員不對等,美國於是原本取消了謝爾曼訪華。那中共現在為什麼軟下來了呢?

Q(秦鵬):河南水災影響還未過去,中共喉舌和不同部門就開始了「甩鍋」模式,被甩鍋的對象,包括老天爺、大禹,嗯,還有美軍的祕密武器。而中共的中央和河南當地政府之間,也毫不客氣地來回甩了幾次大鍋。不得不說,這屆政府和官員的無恥,才真的是五千年一遇。

被連環打擊後 中共被迫同意美國的訪華條件

S: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下週要訪問中國,中共這邊升高層級,安排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會晤謝爾曼。

Q:在美中關係越來越緊張的時候,這次會晤非常引起關注,外界認為謝爾曼的這次對華訪問,可能有助於為今年拜登與習近平之間可能的會晤奠定基礎。外界預計,兩國領導人可能會於10月底在意大利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G20)期間會晤。

S:是,謝爾曼是近幾個月來美國官員對中國的最高級別訪問。也是繼美國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4月在上海與中共官員會面後,拜登政府的第二位訪華官員。

謝爾曼此行不是只拜訪中國,而是出訪東北亞的幾個國家。她週二(7月20日)首站先是抵達日本。

她的訪中行程當然是最受矚目的。而且之前還有一些曲折,遲遲無法定案。幾經波折,國務院才終於週三(7月21日)晚拍板定案。

為什麼之前無法定案,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在16日的報導,是因為中共只派出了外交部副部長中排名第五的謝鋒,美方認為謝鋒與謝爾曼的級別不匹配,於是取消訪中計劃。

職位上不對等

Q:因為職位上的不對等,導致了美國方面之前取消了謝爾曼的訪華計劃。

以國務卿布林肯為例,在美國,國務卿是外交層面的第二號實權人物,還是總統的第四順位繼承人,排在副總統、眾議院議長、參議院臨時議長之後。

而在中共內部,外交部長從來就沒有實權,國務委員、外長王毅要向政治局委員、中共外事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匯報,楊潔篪是進入了政治局,但還不算習近平的核心幕僚。現在外交大方向是習近平和王滬寧訂。所以布林肯不願意跟王毅對話,一般直接找楊潔篪。

中共外交部的網站,部長王毅單獨一頁。而主要官員這一頁,列出了黨委書記齊玉,之後是副部長樂玉成,謝鋒排在很後面,也就是說,即使名義上的第一副部長樂玉成都只是實際上的外交部的三號人物,如果算上楊潔篪等中共外事辦公室的負責人,那麼中共原來答應讓謝爾曼會見的第五副部長謝峰,在中共外交的權力結構上實在是不重要。

所以,美國國務院的二號謝爾曼,不願意見中共外交部副部長當中排名第五的謝鋒,就能夠理解了。

美中關係越來越緊張

S:除了表面上職位不對等的原因,我們知道美中關係是越來越緊張。

最近期的,美國聯合盟友,加北約共12國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共國安部建立黑客系統,在全球進行網絡攻擊。美國司法部7月19日還指控4名中國公民參與一項由中國國安部主導的入侵電腦系統的全球黑客攻擊行動。此外,美國政府7月16日對七名香港中聯辦副主任實施金融制裁。都引發中共跳腳。

當然還有美國對新疆、法輪功人權議題的施壓,和美國軍用運輸機三度降落台灣等爭議,都讓中共很反彈。

上次三月的阿拉斯加美中會談也很難看,中共外交官楊潔篪因為美國在會談前宣布一系列針對中方的制裁,現場發飆。自上次會談以來,雙方關係持續惡化。

其實這次要訪中的謝爾曼,本週早些時候在東京與日本和韓國同行舉行了三邊會談,再次強調維護台海和平問題,也讓北京不爽,說嚴厲譴責。

拜登政府的制中政策越來越強硬,比起川普(特朗普)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是同意了讓王毅和謝爾曼會面?

中共是被迫同意

因為很多人只看到了最近美國的一系列動作,日韓美首腦會面,與G7盟友會見,與北約首腦會面,以及在新疆人權和台灣人權方面的強硬。認為,這是美國先盟友後中共,然後坐下來談合作,什麼伊朗問題、朝鮮問題。

中共也是這樣認識的,但是,美國政府最近用一系列組合拳打了中共一頓,告訴它們,這是一種誤判,美國不會在關鍵大事上再讓步,只有在很窄的範圍內合作。

第一個大事,就是你剛提到的,最新美國聯合盟友,美國、歐洲、英國等聯合指責中共當局,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網絡攻擊,包括今年3月微軟電郵服務器遭攻擊事件。這個規模是前所未有的。意思是說,盟友們是認真的。

第二個大事,堵死中共利用伊朗勾兌的路。
第三個大事,是堵死了中共在朝鮮勾兌的路
第四個大事,告訴中共台灣和平問題美國不會退讓。

河南水災 中共三大甩鍋 網友怒要真相

S:中國大陸河南省的連日大雨,在鄭州、洛陽、登封等地造成了大範圍的水災,牽動了很多人的心。官方的報導是死亡25人,不過網民普遍認為真實的死亡人數要比這個高很多。

從最新的情況看,鄭州市區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而附近的河南其它城市,還將受到暴雨的考驗。比如,大陸午夜新鄉預計未來兩小時市區降雨量將達400毫米。

Q:對於這一次水災的過程和破壞的情況,我們昨天的節目中進行了介紹。中共當局強調暴雨的規模前所未有,但是我們質疑,為何不關閉地鐵和事先疏散人群,還有為何常莊水庫7月20日上午10點洩洪卻在晚上才報導、不提前預警,以及常莊水庫洩洪到底對於鄭州的水患增加帶來了什麼影響。

S:我們今天的節目中,將主要看看目前中共當局、喉舌和專家的一些甩鍋行為,應該說,甩鍋對象也是讓人開眼,甩給了網民、網絡大V、老天爺、大禹,還有美軍的祕密氣象武器。我們分別來看看。

其中第一個,是很多人質疑鄭州花費534億元打造的「海綿城市」考試成績不佳,結果,今天看到,有人還因為這個被禁言了。

甩鍋給老天:5000年一遇?中國氣象局打臉

Q:是。比如,微博大V何光偉就問:「這534億都咋花的?要不要我幫你們查查?」結果,他被微博給禁言了。而中共大外宣觀察網,還怪英國BBC也質疑鄭州的「海綿城市」建設無效。

S:是的,中共不反思自己,卻把問題甩到了質疑者身上。

Q:其實,我覺得這不能怪何光偉和BBC,只能說,之前河南省官方吹牛吹大了,鼓吹「防洪標準達到200年一遇」。

S:這難不住中共專家和有關部門,7月20日到7月21日,短短兩天時間內,中共喉舌把河南大雨從40年一遇,迅速提升到一千年一遇,5,000年一遇,做好了讓老天爺背鍋的準備。

還有河南的專家出面說,海綿城市並非萬能,即使投幾百億,也不能應對極端降雨,因為這是千年一遇的暴雨。

Q:不得不說,河南氣象局和河南水利廳膽子還是很大的,鄭州氣象局不過是1951年建站的,居然敢說掌握了千年氣象,而且膽子一大居然說出了5,000年一遇。結果,中央氣象台的專家,狠狠地給來了一耳光。

S:21日中央氣象台召開的媒體通氣會上,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陳濤介紹,從目前掌握的氣象數據,無法下此定義。

陳濤説,從大氣科學研究的角度來講,形成有嚴謹記錄的氣象記錄時間是在1950年之後,有了比較準確和完整的降雨量的科學記錄。到現在為止,整個降雨量記錄的這個時間是70年左右,所以說表達極端天氣甚至是極端降雨過程的方法,主要是根據歷史排名。他表示,所謂「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在目前沒有得到可靠的、長時效的、有效的降雨記錄之前,很難去談這個問題。

Q:意思就是說,我黨的氣象記錄也不過70年,讓我們去吹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真的沒有資本。

S:也有網友嘲笑河南水利廳的這個5,000年一遇的說法,説:「查遍了《山海經》和《聖經》,上一次大洪水距今4,240年,上一次大洪水淹沒了整個地球。上一次大洪水有了諾亞有了方舟,上一次大洪水倖存了我,這一次如果相當於上一次,不知道距鄭州千里之外的我,能否繼續倖存。」

Q:嗯,有網友就說:「甩鍋開始!可能是大禹的問題,不然就是境外勢力!中國共產黨力挽狂瀾可歌可泣制度先進領先全球。」

另外,我注意到,就在觀察者網那篇報導《大V質疑鄭州「海綿城市」建設失效,專家:不能應對特大暴雨》,專家解釋中,還是暴露出了真實存在的問題。

比如,一個叫胡剛的專家就說,「除了不斷建設海綿城市,構建更完善的排澇系統才是解決內澇的根本。」

S:這個昨天的節目中,你也說過,排水系統才是關鍵,海綿城市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Q:對,胡剛說老城區管網擴容比較難,淺層地下已有大量建築樁基和地下車庫,「所以建設深隧很有必要,而且現在挖隧道工程技術已經成熟,投資也不是很大。」這其實說出了「海綿城市」的問題。

中央氣象局稱鄭州暴雨超過了75·8大洪水 被打臉

S:我們再來看另一個官方的甩鍋案件。這一次的主角變成了中央氣象台,稱鄭州暴雨超過了75·8大洪水,結果呢,卻被氣象愛好者打臉了!

Q:是。官媒是這麼說的:「中央氣象台表示鄭州此次極端強降雨最大小時降雨量為201.9毫米已超過『75·8特大暴雨』,歷史紀錄為河南林莊的1小時降雨量紀錄(198.5毫米,1975年8月5日)。」

S:歷史上,河南曾發生過史稱「75·8大洪水」的重大暴雨洪災,也叫板橋水庫連環崩壩事件,因為設計上外行指揮內行、管理不善、閥門打不開,以及暴雨和水災來臨之前沒有及時排空水庫,在水庫滿了之後也沒有及時地炸壩防止崩塌,一系列的人禍,導致大壩最後崩塌,並且造成了下游26個大壩連環崩塌,最後傷亡慘重,人員死亡23萬人,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2005年被美國《探索Discover》評為10大人禍事故之首,人員傷亡和損失超過了前蘇聯切爾諾貝利電站洩露事故。

Q:結果,一個叫「中國氣象愛好者」的微博帳號,7月21日把1975年8月的板橋大壩時候的暴雨和鄭州這一次的暴雨,進行了對比,我們來看一下。

S:狠狠地打了中共氣象台的臉啊。本來,氣象台也想甩鍋一下,沒想到,這樣一來,實際上,這個千年一遇,居然成了四十多年一遇。

Q:嗯,我看網友也很明白,說凡是說到X年一遇的時候,就是黨要耍流氓了。

河南水利專家甩鍋給黨

S:我們今天要聊的第三個甩鍋事件,是常莊水庫,我們昨天的節目中也提到了,眾多官方媒體報導7月20日上午10:30,這個水庫就開始洩洪,但是當天晚上,才對外報導。很多人質疑,是不是這個洩洪導致了鄭州水位高漲,才會有了這麼大的水患?後來,中共國家水利部和河南省公安廳也拚命出來闢謠沒有爆破、炸壩,反而讓人更加覺得奇怪。

Q:是,今天我們看到有更多的消息出來了,第一呢,百度百科被網友增加了信息,顯示,這個水庫距省會(鄭州)城區西環路僅2公里。(水庫大壩實際高程135.74米,比市中心二七塔處地面高程99米,高36.74米,比鄭東新區地面高程83米,高差52.74米)。

第二,7月20日,河南省電視台的記者透露,常莊水庫以每秒42立方米的速度洩洪,還提到,緊急疏散了河兩岸附近的局面,說常莊水庫如果出事兒會淹了鄭州。

S:從水庫距離鄭州市2公里,距離市中心6公里看,確實洩洪就會帶來麻煩。不過,人民網的微博,看似也為了這個闢謠,繼續甩鍋內澇,而不是很多人懷疑的,水庫洩洪導致的外來洪水惡化了災情。

Q:我恰恰從這個微博裡面看到了這一次水利部門的專家們在甩鍋給黨,不想替喉舌背這個編造謊話的罪名。

S:怎麼說?

Q:你注意到這裡面有這麼幾句:「水庫對鄭州市區基本沒有影響。」沒有影響就是沒有影響,為什麼說「基本沒有」呢?只能理解為,實際上造成了影響。第二段值得注意的,「同其它水庫一樣,常莊水庫洩洪屬常規措施,下遊河道賈魯河從鄭州西部、北部繞城而過。」其實這個暴露出來問題了。

因為平時的時候,洩洪的河道,對兩岸沒有影響,但是在汛期,洩洪的時候,為什麼要疏散兩岸民眾呢?一方面是水流是有高度的,叫水頭,奔流而下,就會沖出河堤,流到附近,另一方面,汛期這些河流本身就需要周圍的水排放進來,現在因為洩洪滿了,那麼必然導致周圍的水無處可去,就會導致周圍問題加劇。這也是河南水利廳的專家們說「水庫對鄭州市區基本沒有影響」的原因,實際上是造成了影響。

S:這一次,是河南水利專家甩鍋給黨了,給讀者打手勢、使眼色,說人民網說謊呢!

Q:是。這次常莊水庫洩洪事件確實很詭異,明明當天早上洩洪,但是《人民日報》還說20日晚準備洩洪。欲蓋彌彰。

為什麼中共不肯告訴老百姓洩洪呢?

Q:我看到原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吳祚來今天說,「不通知就洩洪,目的是毀滅一切不留活口,不用救災賠償,一切歸於天災。」

S:中共是草菅人命。這一次,讓網民們非常不滿的事,還有中共核心黨媒,對這一次水災遲遲不報導,試圖大事化小,《人民日報》21日的頭版,甚至沒有一個字提到這一次河南水災。

中國異議人士高瑜就說:「河南鄭州遭遇『千年不遇』的暴雨洪水,人民正遭遇重大傷亡,今天已經成了世界新聞。但是《人民日報》今天只在第7版進行了報導,連短消息都沒有上頭版。估計明天一定會上頭版。原因不說自明。」

Q: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7月21日指示,「要求始終把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抓細抓實各項防汛救災措施。」所以中共黨媒下一步可能會大肆鼓吹一尊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下,又取得了如何偉大的成就。

S:那就是又一次把喪事當作喜事辦,在死者的墳頭蹦迪,往災民們的傷口撒鹽。

Q:是,所以,我看到有網友說:我們要真相,不要糊塗帳。追尋真相,才能避免傷亡;追究責任,才能對得起那些傷亡者。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