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鄭州洪災四大疑點南京疫情突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2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

今天關注的焦點:鄭州洪災,官方失蹤,民間只能自救;四個疑點:534億打造「海綿城市」,神話破滅?天氣預警為何失靈?大水摧城,暴雨還是泄洪所致?到底多少人遇難?南京突爆嚴重疫情,瑞麗第四輪封城。

鄭州洪災 官方失蹤 民間只能自救

7月20日,河南鄭州遭遇罕見的大洪水,慘烈的災情牽動全世界的目光。21日,更多當地民眾站出來,向外界講述他們的可怕經歷。

這說故事的,都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個體,不是「受災群眾」中冷冰冰的一個數字,說的,也是攸關他們生死的大事。故事很多,我們和大家分享幾個,一起看人情冷暖,和政府的毫不作為。

有兩位民眾化名宋林和張洋,他們和其他一百多戶,是在鄭州工作的外地人,一起在鄭州的李南崗村租房子住。

兩人告訴大紀元記者,20日上午開始下大雨的時候,他們就被房東全趕出來了。房東的理由是,他們躲在房子裡不安全,萬一房子倒了或是淹死人了,他/她承擔不起責任。沒辦法,大家只好出來,到附近的美蘭假日酒店去避雨。

到酒店後,雨一直很大,到晚上的時候,酒店全部停電,一樓也淹水了,而他們面臨的,是再次被趕走。

張洋說,「晚上十點、十一點時,酒店說,接到政府的電話,說不讓我們在酒店待,可能怕如果真出了什麼意外,酒店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因為我們沒有開房間住,只是在裡面避雨,就把我們全部都攆出來了。」

被趕出來的有一百多人。當時外頭一片漆黑,大街上的水有多深呢?張洋說,他一米八的個子,水到他胸口的位置。他和宋林兩人拿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後面的人排成一行隊。年輕人自己走,父母抱著孩子,儘可能把孩子架高。老人也仰著脖子,攙扶著。大家就這麼走到隴海高架橋底下去躲雨。

在這期間,附近的居民樓裡,又陸陸續續出來了好幾批人,到最後,整個高架橋下面全是人,總數將近有一千。

大家就這樣全身濕透,在高架橋下待到凌晨兩點多。一整個晚上,他們一直打市長熱線、120、129,還有12345,反正能打的全部打了,都打不通,全是占線。

好不容易,大家看到高架橋上有救援車輛鳴著笛經過,於是全部使勁呼喊,但救援車還是開走了,他們又拿起手電筒使勁搖晃,最後,高架橋附近一間商鋪的老闆看到了求救燈光,把大家接到他的倉庫。

那間倉庫擠進了三百多人,每個人只能站著;還容納不下,再去和隔壁的商鋪商量,協助避難。過程中,他們沒得到政府的任何援助,只能自救。

另外多名被困民眾也向大紀元證實,他們在現場沒有看到救援的武警官兵,或者政府人員。

鄭州的劉先生告訴記者,他們都是志願者發起的救援隊,20日晚上救助了近千人。之所以沒有官兵救援,第一是因為車開不進來,當時鄭州不讓外面的車進來。再就是聽說正規的政府消防兵去洛陽抗洪了。此外,當地的任何救援電話都是打不通的。

534億打造「海綿城市」 神話破滅

這次洪災中,人們非常關注的另一個問題是,鄭州遭遇極端強降雨無庸置疑,但是除去天災,有沒有人禍的成分?如果政府有不同作為,是否最起碼能降低損失?其中有四個疑點值得深究。

第一,官方之前聲稱,從2017年到2020年,投入534.8億元人民幣,把鄭州打造成「海綿城市」,也就是讓這座城市具有吸水性、蓄水功能等,就像一塊海綿一樣,並提高城市防洪排澇的能力。

這一場暴雨,似乎打破了這個「神話」。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生態市政院副院長呂紅亮對陸媒「第一財經」解釋說,鄭州城區的內澇防治設計重現期,是和其城市規模相匹配的,如果按照此次極端情況來設計,會造成嚴重的資源浪費。

但是,一名同濟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的教授卻指出,從規劃角度來看,鄭州的城市地面蓄水空間還不夠,城市軌道建設的降水預期標準還需定得更高。

有網民說,「打臉不?」「2017年到2020年,五百多億,是不是要查一查質量?」

這名教授還表示,近年來,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各地對土地開發程度明顯增加,隨之而來的是土壤涵水能力下降,土地硬化率提升,當暴雨來臨時,瞬時地表徑流增大,內澇風險增加。

旅居香港的中國籍作家顏純鉤也分析,暴雨每年都有,但是近幾年,大陸各地大水災突然多起來,就是城市發展太快,外部建設瘋狂擴張,看起來花團錦簇,地下卻沒有排水設施,雨一來水無處流泄,只好都在地面上走,於是低洼處就泡在水裡。

他在臉書上說,大陸城鄉開發沒有止境,不同時期的地方官,為搞政績工程各出奇謀。前一任前腳走,後一任為顯示比前任高明,一定要變生新花樣大搞土建,機場、橋梁、別墅群、摩天樓,找到錢就干,恨不得驚天動地,成了往上報GDP數字,轉眼又升官去了。

顏純鉤還表示,「中國過去四十年發展,求快不求穩,求名不求實,現在開始吃瘋狂開發的苦果了。」

天氣預警失靈?惰政、懶政或釀禍

第二個疑點是,當地的天氣預警為什麼失靈了?

許多人質疑,官方的暴雨預警是否及時;各部門採取了哪些應對措施;地鐵有沒有相關備案;救援系統上的應急彈性是否不足,等等。

20日當天,鄭州氣象局6次發布暴雨紅色預警,分別為在6點02分、9點08分、11點50分、13點25分、16點01分、21點32分。

但是,直到下午3點30分,也就是第四個紅色預警發布約兩個小時後,鄭州地鐵才關閉首個出入口;直到傍晚6點10分,也就是第五個紅色預警發布約兩個小時後,鄭州地鐵才下令全線停運,疏散群眾。一名何女士告訴「界面新聞」,下午5點05分,她從地鐵5號線,也就是發生圍困慘案的這條線路下車,走出地鐵站,發現路面上的積水已經到腰部了。

有陸媒詢問,為什麼當局的反應這麼慢?河南省委宣傳部辦公室工作人員回答稱,「不清楚」;鄭州地鐵公司稱,「不便回答問題,高層昨(20日)晚在連夜開會商量」,稍後作答。

時評人江峰在自媒體節目中表示,鄭州是河南省會城市,還帶著省委、省政府,官場比一般地方複雜,官場惰政、懶政,所以發了警報也沒有人督促執行,甚至壓根就沒有人認真地去散發預警。

大水摧城 暴雨還是泄洪所致?

第三個疑點是,這麼大的洪水,到底是暴雨、還是泄洪造成的?

根據官方數據,從19日20時到20日20時,鄭州單日降雨量達552.5毫米,而當地常年的平均降水量為640.8毫米。比較來看,20日的雨確實非常大。但是,我們看到喉舌媒體對雨量的描述,也非常蹊蹺。

20日,央視說河南遭遇「40年一遇強降雨」,《河南日報》說鄭州暴雨「千年一遇」;到21日,河南省委宣傳部主管的《大河報》直接宣傳最大雨量是「超5000年一遇」。

時事評論員秦鵬說,當局這是「做好了讓老天爺背鍋的準備」。

那麼,他們為什麼要甩鍋呢?這裡牽涉到一個人禍,也就是,可能是上游泄洪,加劇了災情。

網上流傳的一張圖片顯示,河南衛視一位名叫董軍的人曾在網上發出緊急通知,稱「常莊水庫出現險情,目前42每秒立方米流量下瀉放水」,「常莊水庫的水位比二七(紀念)塔還高,如果出事會淹了鄭州」。他提醒熟人當晚留心,不要死睡。

我們在網上搜索看到,河南電視台確實有一名員工叫董軍。

此外,這個常莊水庫什麼時間開始泄洪,民眾什麼時候收到通知,也是問題。

《人民日報》在20日晚10點半模糊地通知稱,水庫「將於20日晚泄洪」;而鄭州市政府在21日凌晨1點發文說,水庫是在20日上午10點半泄洪。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時間?如果是上午,即使是能上網的民眾,最早也到當天晚上才看到消息,是不是為時已晚?如果更早通知,政府採取相應的措施,地鐵五號線的悲劇是否可以避免?

到底有多少人遇難?

第四個疑點是,這次洪災,到底多少人遇難?

21日,河南防汛新聞發布會通報稱,鄭州市此次25人死亡,7人失聯。

但是,自由亞洲電台在綜合各方消息後表示,鄭州已經開始全面壓制洪災的相關資訊,媒體不得報導地鐵被淹,以及上游常莊水庫泄洪的細節,只能報導各級官員指揮救災,和搶險救災中的所謂正能量故事,所以目前,洪災造成的實際傷亡人數不明。

全球主流媒體的頭條 上不了中共黨媒頭條
嚴厲封鎖信息是一點;另一點,雖然官方宣傳鄭州降雨量五千年一遇,但是報導的力度卻非常弱,和報導西歐洪水有著天壤之別。

7月21日,《人民日報》頭版上隻字不提相關消息,只有第七版出現。而同一天,世界各大主流媒體,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衛報》(The Guardian)、《紐約時報》、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等等,他們「全球新聞」的頭版頭條,都是河南洪災的消息。

除了低調報導,鄭州當局還發給市民公共短信,聲稱「大雨過後,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千萬鄭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戰勝突如其來、超過歷史峰值的暴雨災害」。

大陸人權律師任全牛斥責說,「妖孽,從來都不知道對上蒼、對生命低頭與敬畏!面對大瘟疫也鼓吹『戰疫』,面對暴雨洪水仍在鼓吹『戰天鬥地』,這些不知死活的真是無知無畏之尤了……」

南京突爆嚴重疫情 瑞麗第四輪封城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中國大陸疫情方面的消息。

網上很多網友驚呼,鄭州洪水還沒完,南京疫情又來了,究竟要怎麼辦?

中國江蘇省會南京市,21日舉行新聞發布會,通報最新的祿口國際機場疫情防控情況。南京副市長胡萬進宣稱,經過專家判斷,總共發現了17例陽性患者,全部是機場航班的服務、保潔人員。其中9人已經確認,5人為無症狀感染者,還有3例陽性患者,需要等到進一步的診斷。

不過,由於中共一貫隱瞞真相,真實情況還有待進一步獨立核實。

即便如此,也足以看出疫情來勢洶洶,而官方給出的應對政策,又是硬性封城。

據「南京發布」消息,從7月21日起,南京市江寧區祿口街道謝村社區、白雲路社區、石埝村,溧水區石湫街道九塘行政村、毛家圩自然村,由低風險地區調整為中風險地區,祿口街道為封控區域。

此外,對中、高風險地區、封閉區域內的人員,實施封閉管理。確實是需要離開南京的民眾,需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事發當天,就有105架航班被取消,另外有151架次延誤。

官方說,防控部門會對14萬多居民,開展大規模核酸檢測。

有南京市民上傳影片顯示,民眾頂著烈日,大排長龍做核酸檢測。有人說自己排了五個小時的隊。不過,也有不少網友留言問,民眾排的隊十分密集,間隔還不到一米,這要有一個人是陽性,其他人是不是要全部隔離了呢?

也有人說,「這是變相聚眾」、「不知道是為了防疫,還是為了傳播病毒」。

祿口機場亞朵酒店的工作人員21日向新唐人電視台記者介紹說,「機場的交通公共設施已經全部關閉」,「酒店不能訂房,預計得14天之後,我們酒店住著機場的武警、特警,還有防疫人員。」

這次疫情的突襲,也讓外界再次聚焦疫苗問題。

目前,中共國家衛健委給出的數據是,截至7月20日,中國大陸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疫苗,已經超過了14億劑次。

有網友說,「就想知道那些南京感染的人打沒打疫苗,打了還得的話,那我們打疫苗,還有什麼意義?」而關於疫苗的安全性、副作用等,最近更是頻頻爆出負面新聞。

南京市疾控中心早在5月29日聲稱,南京第二劑新冠疫苗接種已經進入了第一個高峰,從6月9日開始全力接種第二劑次。

目前,除了南京,大陸其它各地的疫情也沒停,7月20日,大陸新增病例有22例,瑞麗有2例本土確診病例。其實,重點疫區瑞麗的情況一直沒有出現好轉,目前已經爆發的疫情,已經是第四輪了,而隨之而來的,是第四輪封城。

此前,7月6日中共央視網消息稱,瑞麗市所在的雲南德宏州,疫苗的接種率就已經高達96.92%。如今,疫情再起,也讓外界再次質疑疫苗的效果。

目前,那裡正準備新一輪的核酸檢測。

大紀元記者採訪到,在瑞麗工作的外地人王先生介紹說,官方所謂的「防疫」就是「封城」,一而再、再而三的封城,目前是第四輪封城了。他抱怨官方的政策就是「一棍子打死,不管你幹什麼,只要有疫情就是封城」。

王先生說,其實每次封城,都會給老百姓的生活帶來困擾,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更為困難。

官方宣稱,這次瑞麗的疫情是從7月4日開始,但是王先生說,民間普遍認為「應該是6月28日,但是是內部消息,沒有對外公布」。他認為,官方是有所隱瞞的。

疫情肆虐,官方不作為,讓不少百姓已經失去了信心。王先生預計,解封之後,將會有很多人離開這裡。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