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專家:鄭州水災是「人造洪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3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22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23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鄭州最悲慘的地方浮現,京廣隧道水淹上千輛車;專家:鄭州水災是「人造洪水」;中共黑客網攻,「忠實盟友」也不放過。

S(Sydney):7月22日,鄭州水災最悲慘的地方曝光,橫貫城市南北的京廣隧道完全被洪水淹沒,死亡人數難以計算,目擊者表示,打撈出車裡都是一家子人。圍繞著中共方面所稱的天災說法,水利專家王維洛發聲,稱是城市發展造成的,常莊水庫等洩洪更是「人造洪水」。

Q(秦鵬):法國政府今天發出警告,中共黑客團體APT 31帶頭發動攻擊,目前已有許多法國組織遭駭。中共黑客無孔不入,忠心盟友柬埔寨照樣被中共國安部駭客入侵!

鄭州最慘地方浮現 傳京廣隧道被淹車上千輛

S:鄭州連日大雨,造成多處嚴重災情,包括5號地鐵等牽動人心,官方目前發布的總死亡人數有33人,當然人數可能不只。那現在從網絡發布的消息看,另一個關注點,最慘的地方,可能是長達4公里多的京廣隧道,7月20日下午洪水襲來,隧道據說在短短數分鐘內,就被積水填滿,當時隧道裡的車輛和裡面的人,可想是完全來不及逃出。初步估計可能有高達上千輛車被淹。

我們先來看一組視頻。

生還者:水淹沒隧道時間也就5分鐘。

鄭州河南,京廣隧道5公里的水被慢慢抽出來!幾百輛車,屍體慢慢在打撈!之前拍視頻者口述:車裡都有人,都是一家一家的!

鄭州京廣隧道,水剛抽了一小部分,就發現十多具屍體……可是困在裡面的車有幾百輛,再抽下去,將會是什麼樣的人間慘劇場景?簡直不敢想像

Q:旁觀者在說,車裡都是一家一家的人;隧道裡頭的車還多來。

還有的人說,這是鄭州最慘的地方,馬上有人補充說,最慘烈的。

S:這個京廣隧道,是貫穿鄭州南北的一個雙向快速路的一部分,全長4.3公里,分為京廣北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隧道雙向六車道。

《澎湃新聞》指出,7月20日晚,京廣路隧道5分鐘被淹平,大量車輛、人員被困,有上千輛車被浸入水中。

Q:當然,具體被淹沒的車輛的數量,我們現在還無法得知。因為目前,這個被淹的隧道還在抽水中,而地下掩埋部分的最深處高達13米,現在只是抽了一部分。但是從隧道口外面的車輛來看,就有上百輛車。

我們找到了據說是隧道剛進水的一段視頻,看得出,車和車之間的距離很近,還有旁邊左側看起來是中巴車,所以也可能有大巴士,因此很可能總的被困的人數是很多的。來看隧道剛進水時候的視頻。

S:據大陸媒體財新網報導,21日排水的時候打撈上了兩具屍體,而22日旁觀者說打撈上來十幾具屍體,最終全部水排盡之後,會有多慘烈,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我們也發現了一段視頻,看得出也有部分人逃出。

像脫險的一個親歷者楊女士告訴記者,她的車開出隧道三四十米後,看到出現積水時便準備逃跑,開開車門一瞬間,水便沒過脖子,於是順著車門爬到車頂後抓住隧道欄杆,得以脫險。回想起當時情況,楊女士哽咽著感嘆:「真是九死一生」。

所以希望最後隧道裡面沒有大家預想的那麼多的車輛和罹難的人。

Q:目前,京廣隧道附近已經戒嚴,行人和車輛禁止靠近,據財新網報導說,有20日暴雨當天棄車逃生的私家車主重返現場,打開車輛發動機試圖檢查車輛情況,但被在現場值守的工作人員勸離。看一下。

S:此前有很多市民在場自發查看,看是否車裡還有生還人員。但是現在也不能進去了。路旁的欄杆上還冷血地掛著一排橫幅「您的一言一行代表鄭州形象,請勿在此圍觀」。

Q:在國外,處理災難現場的時候,也會戒嚴的,主要是防止被干擾,但是會允許記者在場。而且,家屬或者旁觀者在觀察和拍攝是不干涉的,這是維護民眾的知情權。

S:但是現在似乎鄭州警方是在防止洩漏「機密」。有市民就說,「我們只能看到一些表面的東西,因為裡邊的東西,只要水慢慢抽得少了,浮出的車會越來越多,或者說有一些很悲慘的東西,(官方)肯定不會讓我們去。就現在我們這個《河南衛視頻道》在直播,就是電視台在直播,他也不會拍裡邊現場的慘烈畫面。」

他說,「裡邊現在已經戒嚴了,河南電視台的人肯定在現場。播報沒有問題。但是現場的裡邊畫面不會讓呈現出來,後邊會有數據出來,傷亡多少人啊。」

Q:聽得出來,他對官方媒體到底會報導出多少真相沒有信心。

S:是。不管怎樣,我們將繼續努力追蹤和報導這個事件的真相,請大家繼續支持,也請了解實情的觀眾朋友通過郵件等方式給我們爆料。

Q:我們看到,有參加京廣隧道救援的人發帖說,「隧道裡有幾百輛車,上千個人,救出來的寥寥無幾。」他自己保守估計死亡加失蹤的在四位數以上。願死者安息。

S:鄭州京廣隧道據報是鄭州受災最嚴重的地點之一。鄭州有多少隧道,以及有多少被淹,官方至今沒有報導。有當地朋友透露:「當天(20日)各個隧道都淹了。」「鄭州隧道那多了去了。那數數的話,我還真數不過來。」「我知道幾個大區的話,一二三四五,反正都是。」「具體我說不了,反正離我們近的兩三個隧道我們知道都淹了。」

專家:鄭州水災是「人造洪水」地鐵員工自白曝光
Q:我看到有網友發布了抖音帳號「抖音尋人」,其中有幾十個是河南鄭州失聯的人。現在肯定還有很多人在四處找尋找他們的家人、朋友。

S:有5號線乘客的家屬在尋找丈夫,她表示:「地鐵的遇難者,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家屬至今得不到消息。」

還有網友貼出,親友搭乘地鐵5號線,傳訊息表示「馬上要淹死了」,使用支付寶把僅有的898塊傳給他。相當心酸。

Q:這讓人們更想了解,到底誰應該為這場災難負責,是老天爺,還是鄭州市政府。

S:這一次,也讓我們見識了中共官方的冷血和無恥,比如,昨天鄭州發布那條微博,就讓無數人痛責。

官方的「鄭州發布」,發文說「……大雨過後,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網友發布災後慘不忍睹的景象大聲斥責,「你眼睛裡到底看到了什麼,請摸著良心說話!」

Q:很多網友因為追索真相被禁言。我今天看到的消息,鳳凰衛視主持人沈星,因為7月21日在微博發文,「河南政府雖然很差勁,河南人民可真不錯。 ​​」也被微博刪貼,然後禁言了。

還有,當地網友還披露,為了防止民眾發布求救視頻曝光當地應對不力,鄭州官方居然在災難面前給民眾斷網。

S:我們來看看這個信息。

Q:應該說這一次,官方的冷血超出了我之前的想像。我還看到,有地鐵員工爆料,他們的領導接到氣象局的紅色預警,仍然堅持營運。

他說,「運營口領導,不敢拍板做決斷,為了保全烏紗帽不給自己添麻煩……堅持運營,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局面。」他表示,「不是沒有預警,是各懷鬼胎。人禍一定是主要因素。」

S:他還痛斥,他們都是殺人犯。

說:「當值調度沒有把車扣住,不放進區間。當班司機也沒有第一時間開門疏散乘客到平台組織大家逃生。大家都規規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都是殺人犯!」他也認為,整個事情匪夷所思,為什麼地鐵會在區間裡?為什麼水都到頭了車門還沒開?人禍一定是主要因素。視人民的生命如無物,市裡不給下命令就堅持運營不背鍋。「現在好了,帶著愧疚活一輩子吧。」

Q:我今天還看到自由亞洲電台對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的採訪,他也揭露了這次嚴重災害,大雨只是一小部分原因,人禍才是主體。

記者問:所以,這一次鄭州水災,是天然的因素更多,還是人為的因素更多?

王維洛:這次水災是鄭州市在自己發展的過程中製造的。他們現在把鄭州市建造成一個水鄉,包括河流、濕地這些都有,一環一環的,它的三環就是一條河,再加上南水北調的中線乾渠。上游的洪水下來的時候,全部都往鄭州市中心壓。

我們還要說他的排水系統。按照他的城市規劃,到2020年,城市排水系統在一般地區,排雨水要達到三年一遇暴雨的標準,在重點地區是五年一遇的標準,這個標準是很低的,遠遠低於中國城市規定的指標。鄭州實際上是一個降雨不少的地方,平均每年600毫米的降雨,是半濕潤半乾旱的地區。

S:他還說鄭州的海綿城市的提法對防洪是根本沒有用的:「海綿城市是說可以把雨水全部都吸到城市裡面。這次鄭州三天降了六百多毫米,這是降在你自己土地上的雨水,這還不太要緊。但鄭州地勢比較低,河南西部的水下來的話,那你就不是600毫米了,而可能是2,000毫米了。你再有什麼海綿城市,它也是不能的。」

Q:我看到還有微信朋友圈消息:30年來,鄭州幾乎每年都在高舉防汛的旗幟下艱難地抗旱,黃河斷流常有,人畜飲水極缺,以致我們忘了暴雨這回事兒,城市裡的自然排水溝河被填埋建樓,修道路也免了過水涵洞以節約成本,金水河被截斷修了帝湖花園……誰知道,就在前天,這次,狼真的來了……就是說,還是共產黨的為了利益的戰天斗地、只看眼前、不管後世洪水滔天的做法,導致了現在的災害。

S:王維洛先生還提到,中共鼓吹水庫又防洪又供水,又能抗旱,是騙人的斯大林式的說法。

這一次倍受爭議的偷偷放水的常莊水庫,是很小的水庫,實際上防不了洪。下點雨它就滿了。「滿了之後它就發生危險了,這個時候政府就不管下面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怎麼樣,它要先保大壩的安全,所以它要緊急放水。緊急放水放出來的水就是人造的洪水。」

Q:就是說,鄭州政府這一次至少存在三方面的人禍,第一是下水系統設計標準太低,第二,所謂的「海綿城市」在設計上根本不適合低窪地勢下防洪的需求,第三,水庫偷偷放水又進一步製造了人為的洪水,加劇了災害。

S:是,王維洛先生認為人禍遠遠大於天災。

當然,我們預計中共還是會繼續鼓吹洪水1,000年一遇、5,000年一遇,把責任推給老天爺。但是,這騙不了我們越來越有思想的觀眾和廣大網友們。

中共黑客網攻 「忠實盟友」也不放過

S:我們來看看現在的國際大事,因為發動黑客網絡攻擊,中共現在是被世界各國譴責。最新消息是,法國國家資訊系統安全局(ANSSI)今天警告,與中共掛鉤的黑客團體APT 31帶頭發動攻擊,目前已有許多法國組織遭駭,且攻擊仍在進行中。駭客似乎利用遭駭的家庭路由器網絡,發動隱形偵察與攻擊。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也出面表示,英國和盟國已經掌握,被安全專家稱為APT40和APT31的駭客組織,在幕後操控的藏鏡人就是中共國家安全部。

Q:各國近日接連譴責中共的黑客攻擊,19日的時候,美國就聯合歐盟、英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日本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等12個國家,譴責中共的網絡攻擊,竊取智慧財產權、商業機密等等。

白宮19日發布的新聞稿也是直指中共國安部,說「中共國安部僱用黑客罪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未經批准的網絡操作,為自己謀取私利」。

S:同天(19日),美國司法部公布一份5月的起訴書,指控4名為中共國家安全部服務的中國人士,在2011年至2018年間,對數十家美國與他國企業,以及政府單位、大學等的電腦系統發動網絡攻擊,4名被告被依密謀進行電腦詐欺罪與經濟間諜罪起訴,最重分別能判處5年與15年有期徒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對4人發出通緝令。

這4人包含海南國安廳官員丁曉陽、程慶民和朱允敏,他們負責協調、管理中共國安部旗下幌子公司內的黑客,進行惡意行動。第4人則是隸屬「海南仙盾」、負責製造惡意軟體、進行網攻的黑客吳淑榮。據指,「海南仙盾」就是由海南國安廳成立的幌子公司,用來掩護中共的黑客行動。

不過,後來被媒體挖出來,發現這份起訴書當中,有個耐人尋味的蹊蹺:被中國駭客鎖定的對象,包括北京在亞洲的忠心耿耿的盟友柬埔寨。

駭客鎖定的目標是「柬埔寨政府A部門」,他們從這個部門竊取2018年1月柬埔寨政府與中共討論有關湄公河使用的資料。

S:秦鵬,中共為什麼要竊取湄公河相關的數據,監控自己的盟友柬埔寨?

Q:湄公河全長4,350公里,上游被稱為瀾滄江,從中國沿緬甸、老撾和泰國邊境流經柬埔寨和越南,幾千年來,一直哺育著沿岸各國當地的農業和漁業。

因為中共在這條河處於上游地位,它就想通過控制水源,來控制下游國家。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也因此,沿岸各國只能求助於美國幫助主持公道,所以現在看起來又變成一個美中競爭和對抗的前沿陣地了。所以,中共就在監控柬埔寨看他們是如何處置的,從而尋找對策。

S:原來是因為中共的擴張和控制的野心,造成了湄公河流域的問題。

我感覺這很像在南海,中共破壞自己簽約的《聯合國海洋條約》,擴張領土、領海的要求,並填造人工島、建設軍事基地,試圖進行更大的擴張。所以,周邊國家求助於美國,於是南海也變成了一個美中對抗的前沿。

Q:是,所以,上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告訴東南亞各國外長,美國支持在華盛頓支持的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下建立「自由和開放的湄公河地區」。目標,也是直指中國共產黨。

S:中共黑客現在不斷出擊,不僅犯下勒索罪、向私人企業索要贖金,還威脅國家安全。美國也認定今年3月的微軟(Microsoft)的電郵系統被駭,就是和中共國安部有關。週一的時候,美國聯合歐洲和英國等進行了抗議,19日,挪威外交部長召見中共大使後表示,「此類攻擊不可接受」。

週二(7月20日),美國政府網絡安全部門還發布報告,向相關行業發出警告說,中國黑客對美國能源管道的網絡攻擊範圍和危害程度都要超出很多人的想像。

這份報告稱在2011年至2013年之間,有二十多家美國能源管道公司的網絡遭到中國黑客的入侵。

Q:按入侵的目的,這些案例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入侵這些網絡竊取相關技術,以幫助中國相關行業的發展。

另外一類入侵,是以為了獲取「戰略訪問權」,也就是要控制管道的未來運營,報告稱,這「使美國管道基礎設施處於危險之中」。

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安全公司火眼(Fire Eye)的子公司麥迪安(Mandiant)還補充了「一個令人不安的細節」:在一起案件中,中國黑客獲得了網絡控制權,這可能導致管道關閉或者可能引發爆炸。

《紐約時報》說,被中國黑客攻擊的包括泰爾文特公司(Telvent),這家公司監控著北美半數以上的油氣管道。2012年9月,該公司發現黑客已經在它們的系統裡逛了好幾個月。該公司關閉了客戶系統的遠程訪問,擔心這會被用來關閉美國的基礎設施。

S:報告對此感到非常不安,不過,畢竟這種基礎設施會造成民間極大的問題,對平民的生命財產造成很大威脅。你認為,中共真的會利用黑客手段,強迫關閉這些管道或者引發爆炸嗎?

Q:完全可能。中共沒有道德底線,所以它們才會提出「超限戰」,也就是超越一切道德、法律和人性的底線,只要達到目標就可以無惡不作。

而且,中共這些年,眼中最大的敵人就是自由社會的燈塔美國,特別是美國還總喜歡當世界警察,管著中共這個流氓,所以中共心裡邊最恨的就是美國。

S:不過,現在中共做的壞事,越來越被世界知道了。

Q:是。也因此,中共越來越被國際社會孤立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