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與BLM具有相似的議程

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顏殊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週,「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縮寫為BLM,或譯「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背後的公司BLM全球網路基金會,發表了一份相當有趣的聲明。(稱)該公司的成員與古巴人民堅定地站在一起。「美國聯邦政府對古巴人的不人道待遇」是不可接受的。不止於此,BLM還呼籲拜登政府解除禁運,因為這只會損害「古巴人選擇自己政府的權利」。

有些人看到的是熱情聲援的聲明,而另一些人看到的則是希望利用局勢搶風頭的機會主義者。

作家豪爾赫‧費利佩‧岡薩雷斯(Jorge Felipe Gonzalez)似乎屬於後一類。在寫給《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的一篇題為「BLM沒說到古巴問題的重點」的文章中,岡薩雷斯寫道,古巴並不是一張精明而憤世嫉俗的參與者「可以在上面投射其政治觀點」的「空白畫布」。而且,它「不是推進某種社會主義平等幻想的烏托邦式工具」,也不是「機會主義政治辯論的棋子」。BLM運動的成員也表示支持古巴政權,最好還是記住岡薩雷斯的話。

BLM的聲明,以及岡薩雷斯的評論,讓我想起了中共(CCP)針對近來佛州邁阿密公寓坍塌事故的許多言論。

據記者麗貝卡‧譚(Rebecca Tan)、利里克‧李(Lyric Li)和艾麗西亞‧陳(Alicia Chen)說,「很​​少有國家像中共那樣密切地關注」公寓倒塌事件。這三人記錄了「(中共)國營新聞機構在世界另一端採用哪些方式,對坍塌事故進行鋪天蓋地的報導。它們每天更新死亡人數,並發表多篇社論嘲笑美國政府的『遲鈍反應』。」

諷刺的是,就在中共各喉舌忙著嘲諷邁阿密這場悲劇之際,江蘇蘇州發生了一起酒店倒塌的災難性事件。然而,中共似乎並不懂得什麼是反諷。BLM運動也是如此,他們用一貫的腔調傳遞著既諷刺又可笑的信息:我們將通過明確的種族主義來擊敗種族主義;黑人的命很重要,但只有那些認同該運動一切主張的黑人的命才重要。我可以繼續列舉,但不用贅述,你們也明白我的意思。

中共和BLM運動之間的相似之處還不止於此。二者都提倡專制主義意識形態。如果不認同它們,就得面對其施加的暴力和痛苦。至於中共,問問馬雲就知道了。至於BLM,問問住在波特蘭(Portland)的任何人就知道了。該市已被所謂的「和平運動」完全摧毀。就中共和BLM二者來說,暴力威脅被用作脅迫武器,如果威脅不起作用,則使用實際暴力。

去年,在基諾沙縣(Kenosha)的一場「和平抗議」中,一位勇敢保護家園免受憤怒的BLM暴徒傷害的老人,被打斷了下頜。

此外,BLM運動和中共都盲目迷戀共產主義思想(尤其是中共相當明顯)。BLM對共產主義的迷戀特別好笑,尤其是當人們了解到,該組織的聯合創始人帕特里斯‧汗-卡洛斯(Patrisse Khan-Cullors)擁有多套百萬美元的房屋。共產主義從未看起來如此奢華。哦,補充一下,這些房屋位於以白人為主的社區。這種虛偽令人震驚。

另一個相似之處包括意欲篡改歷史。以「1619項目」為例,這是一項無事實依據的倡議,與BLM有著密切聯繫。這一備受批評的項目是記者妮古爾‧漢娜-瓊斯(Nikole Hannah-Jones)的創意。她試圖「重構美國歷史」。從形式語義上理解「重構」(reframe)一詞的含義,並不需要擁有什麼博士學位。

與此同時,在北京,習近平和中共多年來都積極嘗試「重構」歷史。例如,2014年,習近平再三敦促歷史學家探究中共在二戰中的角色,特別強調中共軍隊幫助打敗日本的方式。換句話說,中共要求該國人民實實在在地拋棄懷疑,接受對事實的篡改。

控制了語言,你就控制了大眾

對歷史的修正與語言密切相關。BLM運動和中共都擅長於規定誰可以說什麼。

2018年,正如Vox所報導的,中共政權推出了「一份廣泛的新禁詞名單」。而幾天前,才剛剛宣布「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可以取消,從而為習近平主席無限期地繼續其統治打開了大門」。這些禁詞中包括「我的皇帝」和「終身控制」之類的詞語。引用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反烏托邦小說《動物農場》和《1984》,也被禁止。

同年,在將《小熊維尼》(Winnie the Pooh)中的角色與終身獨裁者習近平進行比較後,中共禁止了這部電影。同時,BLM也有自己的可接受語言的名單。從「微侵略」到「交叉性」,從「膚色歧視」到「表演激進主義」,這場運動在很多方面都成為了一名自我嘲弄的大師。其成員要求受到重視,但他們卻使用深奧難懂的術語作為與大眾溝通的手段。儘管如此,殘暴的欺凌和險惡的議程卻並不好笑。中共與BLM運動比人們可能想像的更為相似,二者都充斥著欺凌和險惡的議程。

作者簡介:

約翰‧馬克‧格利恩(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員和散文家。其作品已被《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和其它知名媒體所出版。他還是媒體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

原文:The Chinese Regime and the Black Lives Matter Movement Have Similar Agenda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