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鄭州慘劇不斷 禍起書記一句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23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很多朋友可能都對有一句形容中共這個組織究竟有多邪惡的話很熟悉,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們做不到」。

前天的節目中,我們剛剛才討論了慘烈的鄭州地鐵5號線重大傷亡事件,我當時還說了一句這是鄭州本次洪災中最嚴重的事件,結果昨天就爆出來更為驚人、更為慘烈的京廣路隧道事件。

這的確是讓幾乎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但真真切切發生了,而且的確可以說,這個目前還無法得知準確傷亡數字的事件,基本上又是當局的人禍一手製造出來的。

我們今天就先來討論這個讓幾乎所有人看到視頻畫面時,腦海里都浮現出「慘烈」這個詞的重大災難事件。

然後我們再說說習近平為什麼在河南災害如此嚴重的時候,不去訪問秀親民,反而轉身去了西藏,給自己招來一片痛罵。

京廣隧道大量堵車 遭滅頂之災

打開地圖就可以看到,京廣路隧道是貫穿整個鄭州市區南北的交通大動脈「京廣快速路」的一部分,差不多位於鄭州市最中心的位置。

這個隧道由南北兩段組成,分別叫做京廣南路隧道和京廣北路隧道,設計為雙向6車道,兩段隧道加起來總長度大約為4.2公里。

在7月20日下午大約四五點左右,突如其來的洪水以很高的流量和很快的流速湧進了隧道,然後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淹沒了整個隧道,而非常可怕的是,當時整個隧道處於堵車狀態,大量的車輛根本就無法動彈,甚至都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已經遭遇了滅頂之災。

這個極短的時間有多短呢?大概只有5分鐘。

請朋友們注意,這裡提到的兩個時間概念和隧道處於堵車狀態等3個信息點非常重要,這不是我坐在這裡根據什麼道聽途說的消息就拿出來講的,這3個信息點都是本次事件的親歷者,在驚險生還後,接受正規媒體採訪的時候講述的。

至於為什麼這3個信息點很重要,我們會在稍後詳細討論。

堵在隧道內的人逃生機會極渺茫

我相信朋友們現在可能都看到了不少事後在隧道口附近拍下的視頻,大量車輛被沖得橫七豎八、彼此堆疊的畫面,猶如汽車墳場,其慘景可以說令人震撼。至於隧道內是怎樣的一副畫面,由於官方早早實施了戒嚴,普通市民根本進不去,所以無法得知。

而洪水的水位在最高的時候,已經淹沒了整個隧道,看不見哪怕一絲涵洞的空間。這意味著在這個長達四千多米的隧道中,除了接近隧道口區域的車輛主人可能有機會棄車逃生,被堵在隧道內的人逃生的機會極其渺茫。

1. 多少車多少人被「埋」

所以這就帶來第一個大家都非常關注的疑點:隧道中究竟有多少車多少人被「埋」在了水面下?

有人做了一個大概的推算:4.2公里長的隧道,6條車道,當時又是堵車狀態,所以按4公里算,平均每輛占位5米,將有多達4,800輛車被滅頂;如果寬鬆一點,按平均每輛占位8米,也有至少三千輛車在水下。

總之,不管怎麼算,這個車輛的數字都不會很小,而考慮到很多車都不止一個人,人數至少是在4位數左右。

事實上,就連大陸官方媒體比如澎湃新聞,在最開始報導京廣路隧道事件的時候,用的標題就是「上千輛車浸沒」。

這樣的一個數字,這麼多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在世界隧道洪災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的。當然,由於鄭州當局對隧道口附近採取了警戒措施,市民無法靠近,誰都無法知道真實的情況。

不過,從今天京廣路隧道傳出的最新消息來看,隧道裡面的情況絲毫不容樂觀。一個是昨天晚上,大批守候在隧道外的民眾與警方發生了爭執甚至肢體衝突,這其中很多都是與親人失去聯繫的家屬;另一個是官方證實隧道清淤的任務已經由軍隊接管,部隊番號為第83集團軍「楊根思部隊」。

與此同時,在京廣路隧道口附近的涵唐酒店一帶,有市民拍下了很多遮蓋嚴密的軍車出現的畫面。從這些信息看起來,京廣路隧道的真相恐怕將永遠成為中共的「國家機密」了。

2. 京廣路隧道的封閉之謎

第二個疑點,是京廣路隧道的封閉之謎。

我們都知道,在暴雨來臨的時候,低洼地帶要實施交通管制以策安全,這是基本常識。根據鄭州官方媒體的報導,京廣路南北兩端的隧道口在20日早上9點左右就已經因為積水較多而封閉了。當時,鄭州新聞廣播電台的記者還在現場做了報導。

然而,我們後來看到的客觀事實是,在隧道生還者的採訪中顯示,最早在當天下午2點鐘左右的時候,京廣路隧道是完全開放的,沒有任何封閉措施。如果不是鄭州新聞台的記者在報假新聞,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原本封閉了的隧道在後來某個時候又被解除了。

我們看到一個最新的生還者在受訪中表示,他在20日下午3:45被堵在了京廣北路隧道口附近,當時隧道幾乎沒什麼水,地面是乾的。這個證詞說明,公路部門對隧道的積水情況是完全掌握的,早上因為有積水的封閉措施,後來可能因為積水減輕或判定情況不嚴重,就解除了。

從水流下來到所有車輛沒頂 就5分鐘

根據官媒《中青報》對化名江勇的生還者採訪顯示,差不多就在同一時間,京廣南路隧道口附近200米左右已經有了比較深的積水,大批車輛堵在原地。

按照這位江勇的說法,下午5點左右水流猛然暴漲,有的車很快就漂起來了。當時他果斷棄車往外逃,僅二三分鐘時間,車就被淹沒看不見了。

很顯然,這是一波異常凶猛的洪峰。根據大陸一個叫「猛獁新聞」的微博視頻號採訪一位女性生還者的講述,從水流下來到所有車輛沒頂,也就是5分鐘左右。

關於這個5分鐘灌滿整個隧道的說法,也是爭議多多,很多人覺得不太可信。我們從各方信息綜合來看,從明顯的水流灌入隧道,到最後填滿整個隧道直到與地表平齊,是有至少幾個小時的過程的。

但多位生還者的講述都共同提到了一個關鍵點,就是在下午5點前後出現了特別猛、特別快的洪流,幾分鐘就把人車沒頂了,只有隧道口附近及隧道外面的車主有機會成功棄車逃生。所以,這可能是當事人表述上具體所指不一造成的。

地鐵也是突然洪水暴漲 哪裡在洩洪?

如果朋友們還有印象,應該會記得,我們在上一期節目中討論的地鐵5號線事件,有生還的倖存者回憶,也是說大概在四五點鐘的時候突然出現洪水暴漲,以至於地鐵從海灘寺站強行開出去,下一站沙口路站還沒走到,就被迅猛的洪流困在中間。這個關鍵的時間點和京廣路隧道是基本吻合的。

這就回到了我們討論過的洩洪問題。事實上,20日當天在鄭州周邊洩洪的水庫並非只有常莊水庫一處,而是很多處。我們現在從官方自己的公開報導中都可以統計到,至少有常莊水庫、尖崗水庫、索河退水閘,以及緊挨著鄭州的下轄新密、滎陽等地水庫都在開閘洩洪。

而且,新密、滎陽洩洪的流量還特別大,超過常莊水庫洩洪流量7倍之多。

根據河南水利廳的官員接受大陸媒體採訪的說法,從20日開始,河南境內至少有47座大大小小的水庫在洩洪。

所以,地鐵5號線和京廣路隧道兩大慘劇發生的直接原因,都是遭遇了洪峰過境式的襲擊造成的,這與官方無預警大量洩洪有密切關係。

3. 暴雨及洩洪 為何繼續運營?

對比這兩大慘劇,我們還可以看到一個共同點,就是鄭州的交通幹線在暴雨持續而且有大量洩洪的情況下,依然保持繼續運營,沒有採取停運或真正得到貫徹的道路管制措施。

這也是鄭州慘劇的第三大疑點,為什麼會這樣?這種違反基本常識的事情一再出現,而且涉及不同部門,其背後一定有其內在的行政邏輯。

這個邏輯是什麼?就我個人目前查證的情況來看,我覺得最主要的根源恐怕就在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的身上。

鄭州市委書記:重要交通不中斷等「五不」

根據鄭州市政府官方網站的記錄,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在7月19日,曾前往北閘口等地現場檢查督導防汛工作。他專門在北閘口實地察看了河道洩洪情況,然後又到了航海路去「深入了解地鐵施工、管網改遷積水情況」。

最後,徐立毅要求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要把防汛工作作為當前頭等大事,必須確保實現「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質災害、小流域洪災等引發的人員傷亡不發生,重要交通不中斷,城區居民家中不進水,城市局部地區不出現長時間積水」的「五不」目標。

大家看到了嗎?至少從目前我們看到鄭州在應對暴雨襲擊的過程中,的確是按照這個「五不」目標在執行的。

「確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

比如說第一個「確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這等於就是幾十座水庫在超警戒水位後一概洩洪減壓的尚方寶劍。當然,水庫有潰壩危險需要洩洪,這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洩洪之前沒有對下游以及鄭州市民發布預警,這才是造成大量民眾在猝不及防的洪峰襲擊下死傷慘重的主要原因。

為什麼洩洪不預警?這個問題我也一度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上次的節目後,有不少朋友留言指點了其中的門道才明白,原來中共的邏輯是這樣的:如果通知政府要洩洪,那麼民眾可能就因此造成的財產損失向政府索賠。

為了不出這筆錢,就採取無預警洩洪,無論人死了還是房屋毀了都算做天災,百姓都沒有理由索賠。然後政府再出面裝好人,發點方便麵礦泉水什麼的,還可以賺得民眾感恩戴德把黨視為再生父母。

雖然我們沒法找到確鑿證據證明這樣的潛規則,但憑我們對中共秉性一向的了解,我覺得這個說法是非常符合中共行為方式的。中共就是這樣的組織,它們連自己內部人都是這樣相互算計相互整人的,何況面對自己權力碾壓之下的草民百姓?

「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斷」

我們回到剛才的話題,在徐立毅的「五不」指標中,明確要求「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斷」。這一點,和地鐵「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表現,以及京廣路隧道明明已經封閉,但隨後又解除封閉,是完全契合的。無論地鐵還是貫穿鄭州南北的京廣路,毫無疑問都是「交通要道」的範疇,都必須保障不能中斷。

從表面上看,徐立毅的「五不」指標似乎沒有問題,是要求做好防汛工作,確保民眾生活秩序不受大的影響。但我們都知道,在應對自然災害的過程中,任何政令都必須保持靈活權變,因為天災沒有真正降臨之前,誰都不知道究竟會是什麼樣。

鄭州書記的5條高壓線

但中共體制的一大特色,就是堅信「人定勝天」,所謂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種極端體制被中共吹噓為「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獨家優勢,但實際上當權力都極端掌握在一個人手中的時候,徐立毅的「五不」指標,在這個體制中事實上就變成了5條高壓線,讓下級各部門誰都不敢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做決策,只能無條件執行。

結果就是地鐵車長在明知洪水漫灌的時候,依然麻木地繼續往前開;而當號稱五千年一遇的暴雨來臨時,長達4公里的隧道口居然沒管制,甚至可能都沒有放一個警示牌。

網絡上不是已經有地鐵工作人員匿名發帖了嗎?說其實洪水情況大家都了解,但誰都不願拍板停運地鐵,原因就是不想擔責也不想得罪人,尤其不想得罪領導,層層都是這麼想的。

這與各處水庫開閘洩洪極其相似,大家都在想保住我這水庫不出事,放點水問題不大,結果匯集累加起來就變成一個人為製造的大型洪峰,橫掃整個鄭州城。這樣的人禍,既是官員的愚蠢僵化造成的,更是整個體制「死人不要緊,只要權力真」的本性造成的。這才是我們看到相似的災難,不斷在中國大地各處輪流上演、周而復始的根本原因所在。

習近平視察西藏 百姓罵聲震天

好的,最後我們來簡要說說習近平視察西藏的事情,這件事讓整個河南的百姓罵聲震天。

就在今天,中共官方證實習近平於7月21日與22日兩天在西藏訪問。因為此前官方沒有一個字透露相關情況,所以這算是一次祕密訪問。

為什麼習近平在河南受災哀鴻遍野、舉國震驚的時候,不去災區訪問做一下親民秀,反而跑到遙遠的西藏去視察?這個原因說法多樣。

有的說習近平是為了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七十周年。但實際上中共與西藏地方政府在1951年簽訂標誌性的《十七條協議》日期是5月23日,早就過去了。

還有說法是習近平自認根紅苗正,不屑於搞親民秀,或者說習近平不去災區是為了保安全等等,可以說都各有理據。

不想為河南大災背書?

不過在我看來,習近平不去災區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為河南大災背書,因為這關係到他正在國際上拚命渲染的中共體制優勢問題。

歐洲洪災爆發、尤其德國洪災之後,中共是開足了馬力大打輿論戰,以德國為典型猛攻民主體制的治理水平如何失敗,如何低效等等。這一點,相信朋友們對央視「直把歐洲作鄭州」的報導以及胡錫進「德國洪災是治理問題,鄭州洪災是天氣問題」這種雙標都印象深刻。

在這種時候,習近平去河南視察,等於承認災難嚴重,以至於不得不驚動他大駕光臨才能穩定局面,這等於是自己承認中共的治理水平不行,等於當眾自我打臉。

他不去,在中共的官方敘事中,河南事情再大也不過就是局部地區災害,無足輕重。有中共這麼優秀的治理模式,降雨量超德國3倍都輕鬆應付比德國死人少,當然不值得讓最高領導人在百忙之中分心,最多簡單發個指示就搞定了。

河南洪災傷亡數字及經濟損失 將被掩蓋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在這樣的背景下,河南洪災的傷亡數字及經濟損失,極有可能被控制在一個能體現「中共體制治理優勢」的水平。習近平故示閒暇,目的就是不想給境外勢力遞刀。

這是中共爭奪國際話語權必須的資本和籌碼,也是五毛粉紅津津樂道的所謂「正能量」。這些籌碼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假象,每個假象的背後,都有無數的冤魂在墊背,而這些生命代價在中共眼中,只不過是為了「辦大事」的需要而集中起來的「力量」的一部分。

從這個角度看,中共所謂的制度優勢實際上只有一個,就是可以隨意草菅人命而無須擔責的優勢,這的確是任何正常的國家、正常的政府所無法具備的。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