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避洪災 習鄧有何不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5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7月24日,星期六。

今日焦點:鄭州洪災之際習近平訪問拉薩何意,習鄧逃避洪災之比較,美國為何起訴中共獵狐人員

洪災之際習近平為什麼訪問拉薩,歡迎人群多半不是藏人;對比鄧小平1975年板橋潰壩,習近平2021年的避洪災有何不同;美國打擊中共非法在美獵狐行動,被告加一人,海外華人應避免幫助中共而違法。

習近平視察拉薩 非常詭異
習近平視察拉薩,非常詭異,相比較洪災,西藏目前並沒有任何緊急事件,不需要領導人勞民傷財地去視察。說勞民傷財,看前呼後擁,那麼多群眾演員,還在路兩邊排兩派人往車上扔哈達,這些是什麼人?

拉薩:1951年人口約2.5萬+1.5萬僧侶,拉薩藏人經歷兩次大逃亡。1959年和1989年中共兩次鎮壓,大批藏人和僧侶離開,填補的多數是漢人。

這次人口普查拉薩藏人60萬,漢人23萬,但不包括不計入人口普查的軍隊,按照藏人流亡政府和人權組織的估計,藏人在拉薩是少數。拉薩常駐居民中黨政機關為主,即使藏人,也和中共黨政有關,所以獻哈達的多半是黨政機關人員,不排除有藏人。

習近平訪問拉薩有兩個作用:1)避開視察災區的尷尬;2)以訪問製造新聞點引開對人禍的關注。看看《河南日報》24日第一版的版面就知道了。

鄧小平當年不可能有作為
這和鄧小平當年情況是不同的,鄧當時是不可能有作為的(當然即使有作為也不一定會做)。當時的形勢是國家一片混亂,周恩來身體狀況已無法應付,不得不啟用鄧小平;毛是抓革命的,不會管生產、建設,(黨的一把手負責革命,政府一把手負責生產,負責革命的還要給負責生產的搗亂,從毛時代就是如此,現在也是)。

鄧小平需要在毛的革命和他被啟用挽救經濟上平衡,還要應付毛的打手江青、張春橋,江張正虎視眈眈地盼著鄧的疏忽或漏洞好發難呢,不要忘了就是那年1975年1月重新重用鄧(軍委副主席、總參謀長、第一副總理)到11月份開始重新打倒鄧小平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即使真的有打橋牌的說法,那也是無奈之舉。鄧小平後來權力牢固了才是真的打橋牌。這不是為鄧辯解,鄧後來的89天安門大屠殺和75年板橋水庫潰壩性質和責任都是不同的,我講的是中共高層政治是如何運作的。

都避洪災 習鄧有何不同?
在鄭州災難中,習近平是掌握最高權力的,說一言九鼎不為過,雖然有高層權力鬥爭,但絕不會影響救災的決策和執行,也就是不可能推卸責任的。訪問拉薩,也不會為他在黨內鬥爭和20大布局加分。

在河南1975年和2021年兩次大災難中,鄧和習近平的迴避、推卸責任和甚至逃跑是不可比較的。至於說是不是有人給他挖坑,挖坑也得他自己往下跳。這就跟說四人幫欺騙毛澤東一樣,誰願信誰信。

京廣北路隧道遇難人數和車輛
官方報導是2百多輛車,財新網報導2人遇難,澎湃網報導4人, 2百多輛車的說法很難證實,但開車的都知道,堵車的時候是無路可走的,洪水來前隧道處於相當堵車的狀態,京廣北路隧道不可能只有不到3百輛車。

有人拍到加長掛車從隧道裡拉出很多包著白布疑似屍體, 真實的死亡人數也許外界很難知道了。

兩大事件死亡人數至今是謎
我們知道迄今有兩大事件死亡人數至今是謎的,89天安門和汶川地震,前者軍隊消滅了證據,後者有民間志願者收集了部分名單。這次有軍隊或武警的介入,外界要想得到比較接近的數字是很難的。反正官方的數字絕不可信。

新鄉災情 幾十個村莊被淹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新鄉災情,「共產主義渠」決堤,倒灌衛河,衛河決堤,起因可能是上游四個水庫潰壩或洩洪,導致下游幾十個村莊被淹,僅一個村莊據說就有萬人被困,村外水8米深,村內1.8米,水還在漲,當地大卡車司機用車開進決口填都無效。

軍隊武警都到鄭州去封鎖消息和作秀去了。犧牲農村保城市也是中共統治下的一大特色,《龍江頌》講的就是這個,叫丟卒保車,關鍵不在城市要不要保,而是被犧牲的農村應該得到及時救援和補償。

中共軍隊武警有足夠的資源,如果做不到,只有兩種情況:不願做,或沒有能力做,後者說明中共軍隊實際上是沒有作戰能力的。檢驗軍隊實力,就是重大災害和實戰,演習不算,中共軍隊演習就是演戲。

重大災害可以檢驗情報收集、分析、決策、軍隊調動、部署、通訊,惡劣條件到達目的地的能力。

美國打擊中共獵狐人員
美國司法部更新了起訴書,起訴9名參與「獵狐行動」的人士。這個案子我去年10月剛開始做油管頻道時談過。這次新加了1名被告。

先簡單談一下案情。

被告在2016年~2019年間,威脅、騷擾、監視、恐嚇從2010年起就住新澤西的某人(徐進,原武漢發改委主任和妻子劉芳,是百名紅通人員)和女兒某女2,住加州。這是中共「獵狐行動」和「天網行動」的一部分。參與者有從中國大陸派來的,也有居住美國的華人,甚至在美國僱用的。

2017年,三名大陸官員將徐的父親帶到美國,和嫌犯一起強迫徐回國受審。參與者包括一名僱用的美國私人偵探,有負責收集徐個人信息的,有接待大陸官員的,有行動後勤的,有跟蹤監視徐女兒並將照片用於網路威脅;有直接到徐家敲門並留下威脅紙條的。

去年10月起訴了8名,這次加了一個圖藍(Tu Lan),是原漢陽區檢察院的官員。

這樣,直接從中國派來的至少有三人:漢陽區檢察院(圖藍)、漢陽區公安局和一名襄陽中心醫院退休內科醫生(沿途照顧徐的父親)。其餘的直接在美國找。

這裡幾個問題值得關注。

1. 獵狐行動是否侵犯了所在國的主權
美國這次起訴就是以代理外國政府沒有通報美國司法部為名的,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特工身分活動和串謀,而沒有事先通報司法部長,並捲入和串謀捲入跨州和跨國綁架。圖藍和朱峰還另外罪名是阻礙司法和串謀阻礙司法(20年)。

國內有文章指,這根本不算什麼,不過就是接觸一下被通緝者,告訴他國內對他的政策罷了。其實對任何主權國家都是不能容忍的,只是一些小國沒有辦法而已。

這是中共常規操作,在很多國家確實就是那樣做的,同樣是漢陽區,2018年到肯尼亞抓捕了另一名紅通人員回國,而且是公安部獵狐工作組率領湖北警方去肯尼亞抓的,自稱得到了肯尼亞警方的配合。

為什麼到美國不派公安部而只是漢陽區自己來到美國再找人幫忙呢,就是知道是違反美國法律的,不敢那樣做而已。

2. 美國為什麼不配合呢?
我講過,對紅通令各國都可以不配合的,配合的條件一般是,同樣的犯罪事實在這個國家也是類似的罪行,要有足夠證據。

這和這個人是否犯罪無關,而是中國警方能不能提供能讓美國司法部接受的證據。中共知道自己不能提供,只能偷偷摸摸去綁架。

這不是美國保護罪犯,因為中共拒絕提供犯罪證據,實際上也不是拒絕,而是根本沒有和美國司法部溝通過。

3. 海外華人不能接受中共指令
還有一點就是海外華人需要注意,大陸來的官方人員,要求幫忙做些事情,很多是違反美國法律的,不能隨便接受,嚴格地說,應該一概拒絕。

這次在美國的主要就是朱峰,皇后區居民,永久居民,朱峰向美國政府交代的,他只不過是另一個被獵狐行動弄回國的人的近親,因為那個親戚的案子而被要求配合警方。其他人似乎都是他的關係找來的。

這種運作方式,中共派遣很少的人,在美國臨時組建行動小組就執行任務了。這種情況應該很普遍。而一旦破獲,以外國間諜身分被起訴,沒有人幫得了忙的。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