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老闆等精英被殘酷迫害 至少26人致死(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8日訊】中國大陸國有、民營企業老闆、廠長、管理者等精英人士,只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中共殘酷迫害,至少26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四川糖果廠廠長羅俊林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殘酷的酷刑折磨,釋放時全身被打得血淋淋,背上、腿上、肘上都是紫青色,兩個月之後痛苦地離開人世。

據明慧網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澤民互為利用合謀發動迫害,鎮壓法輪功,利用特務組織中央「610」迫害體系操控公檢法司軍警文宣等大舉迫害,報紙、廣播、網絡、電台、電視台等媒體輪番轟炸二十四小時滾動播出,炮製「一千四百例」和「自焚」偽案,企圖矇蔽欺騙中國大陸乃至全球的社會民眾。

一時間,遍布中國大陸三十一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上億法輪功學員遭打壓迫害,軍隊、政府機關公務員、政法系統、教育系統、金融系統、文藝系統、醫療系統傳媒等許多行業系統的主流社會精英都遭到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政法委、「610」特務組織的迫害。

這其中,也包括商業系統國有及民營企業老闆(董事長)、高管(廠長)領袖型人才只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迫害,許多成功的企業家,優秀的管理者在各自單位及公司做出許多驚人的業績卻遭到綁架、酷刑迫害、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今,二十二年來,在中國大陸國有、民營等企業公司至少有法輪功學員26人遭迫害致死,66人次遭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迫害,20人遭非法勞教迫害,179人次遭綁架迫害。

一、遭迫害致死主要案例

他們都是當地優秀的企業家、管理精英,本應出人頭地、富甲一方,卻遭中共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政法委、「610」特務組織的殘酷迫害而失去不該失去的寶貴的生命。天網恢恢,疏而無漏。參與迫害者,罪責難逃。

1、人品高尚、事業有成的北京市企業家李津鵬遭迫害致死

李津鵬,四十七歲,家住海澱區北窪西裏,大學文化,原在北京市文物局工作,後來經商,自己經營一家制冷公司。

李津鵬自幼多病,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逐漸康復。心地善良、待人極為寬厚的李津鵬,修煉大法後,更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年邁的父母恪盡孝道,對待公司雇員生活上照顧,工作中幫助指導,被下屬視為兄長和老師。在同學中,李津鵬熱心助人,敢於擔當,同學朋友都稱他為大哥。

然而,這樣一個人品高尚、富有正義感、事業有成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人生道路被殘酷改變。為了堅持信仰和行使公民的正當權利,李津鵬多次遭到當地政法委、「610」迫害,家庭、事業、身心受到嚴重打擊。

(明慧網)

二零零零年十月,北京市政法委、「610」海澱、豐台兩地警察,以「印刷大法資料」為名,將李津鵬非法抓捕,非法判刑六年。在茶澱監獄,警察用過各種刑罰:罰站、剝奪睡眠、電棍電擊、群毆手段迫害堅持信仰的李津鵬,導致他肝硬化、雙眼視網膜脫落等,症狀非常嚴重。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第一次被非法判刑的李津鵬重獲自由,得知消息的同學朋友,從北京開了好幾輛車,去茶澱監獄(地處天津界內)門口迎接,場面極為感人。剛從監獄回來時,親朋們看見昔日風華正茂的小伙兒,被折磨得像個「小老頭」,無不心酸落淚。

回家後,住地派出所、「610」等機構仍以「回訪」等藉口,對李津鵬騷擾,施加精神壓力。

二零零七年底,李津鵬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及萬壽寺派出所警察以懸掛條幅為由再次綁架,二零零九年二月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枉判五年。遭北京市政法委、「610」先後兩次歷時十一年之久的黑暗監獄迫害,致使李津鵬身體受到嚴重損傷。出獄後,極度虛弱,最明顯的狀態是肝硬化和一隻眼視網膜脫落,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李津鵬正值年富力強之年,一位人品高尚、事業有成的企業家卻因遭迫害嚴重含冤離世。

2、廣東省佛山市女企業家吳白梅被迫害致死

廣東省佛山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吳白梅女士,一九六三年出生,祖籍湖南岳陽,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家住廣東省佛山市,擁有好幾家實體企業。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收留了很多被迫害而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給予了最無私的幫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吳白梅被惡人綁架到三水市洗腦班迫害,在迫害一百三十多天後,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釋放回家。被釋放回家時,吳白梅臉色蒼白,二十八日吳白梅感覺胸口痛,二十九日她跟她先生去超市買東西,突然感覺兩腿發軟,抬不起來,隨即就昏迷過去了,被送去醫院搶救,就再也沒醒過來。吳白梅女士大約當天晚上九點多鐘離世。

醫院診斷是心肌梗塞死亡,可吳白梅身體一直非常健康,遺體嘴唇發紫,手指甲蓋發紫,肚子脹的老高,不知在洗腦班惡人們對她身體做了甚麼手腳迫害。

吳白梅遭迫害離世時只有四十八歲,她的老母親已八十多歲了,身體健康,真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場景令人悲痛欲絕。中共在人間又製造了一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悲劇。

3、清華學子、蘭州信息技術工程公司副總袁江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袁江,29歲,出生於一個教師之家,父親為西北師範大學教授、系主任,母親是某學校高級教師。袁江於一九九五年七月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曾經因病休學一年,清華大學早期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回到甘肅後,成為甘肅省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以及蘭州市電信局所屬的信息技術工程公司副總經理。他是市電信局公認的任勞任怨、一心奉獻的技術骨幹和中層幹部。

(明慧網)

袁江在清華大學讀書期間,於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巨變,他樂呵呵的樣子給許多人都留下深刻印象。畢業回到蘭州後,就積極在當地和周邊地區傳播、洪揚法輪大法。據當時看到的人說,當時袁江每天早上在西北師範大學偌大的操場上煉功,很長時間只是一條橫幅一個人,但他堅韌不拔地繼續著。也就是短短的一、兩年時間,僅蘭州市區的大法修煉者就達到了數萬。九八、九九年,西北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激增,書籍、資料奇缺,袁江經常用自己的工資買來,又托運、郵寄出去。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袁江因不願放棄法輪功信仰被非法強行解職,改任技術總監。袁江於二零零一年一月被迫出走,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在甘肅敦煌附近被捕,當時因沒有身份證而在一輛班車上被綁架。袁江被捕後,甘肅省「610」的打手們迅速麇集,刑具拉了兩車,酷刑慘烈折磨他近兩個月。邪惡之徒把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將袁江以「大」字形吊銬,大打出手,最後看見他確實不行了才放了下來,但仍給他戴著手銬腳鐐迫害。

後來,袁江自行解脫了手銬腳鐐逃離了魔窟。那是大約十月二十六日的事情。由於長期被邪惡瘋狂迫害,袁江遍體鱗傷,加之長期絕食,身體極度虛弱。袁江艱難地潛出了魔窟,行走不遠便體力不支,他鑽進了一個山洞。在西北十月末的這個山洞裏,他昏迷了整整四天。而山外面,甘肅省610邪惡動用兩三千軍警,在蘭州各交通要道、車站進行盤查,將蘭州市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進行了非法搜查,並波及到其它縣、市。有的家門被撬壞,甚至有一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從四樓跳下,摔壞腰、腿。

後來,袁江堅強地爬出山洞,到了一位學員家。在那裏,一直挺到十一月九日,終因身體多處嚴重內傷發作致死。

袁江去世後,甘肅省「610」公安緊接著開始非法大搜捕迫害,許多參與過掩護、救助袁江的法輪功學員相繼被捕迫害,當時他的父母親也遭非法嚴密監控,據悉,蘭州大法學員於進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幫助袁江,再次被綁架,二零零三年底與妻子夏付英一同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家人接回,身體虛弱,不能吃東西,於十一月二十五日遭迫害嚴重離世。

4、四川糖果廠廠長羅俊林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嚴重致死

羅俊林(Luo,Junlin),女 ,39歲,四川省會理縣糖果廠廠長,人大常委委員。羅俊玲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當地「610」迫害,被非法關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非法勞教一年迫害,期間遭受獄警和犯人隨心所欲地折磨迫害,暴力轉化、殘酷的酷刑折磨。釋放時,人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全身被打得血淋淋,兩月之後因遭勞教所迫害嚴重痛苦地離開人世。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羅俊林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四川省攀枝花惡警非法抓捕,關進攀枝花市看守所。剛進看守所不久,羅俊玲被兩次夜間「外提」(邪惡不敢在辦公的地方刑訊,攀枝花市國保支隊在五十四(地名)的「沁園山莊」專門搞了一個刑訊逼供大法弟子的酷刑室)。第一次,她剛一出門雙手就被銬,被套上黑塑料袋,被憋得滿頭是汗,呼吸十分困難。這次她被吊了一天一夜,並遭毒打,回到看守所時全身烏青。

第二次在寒冷的冬夜被外提時,羅俊玲只穿著單衣單褲。來提她的惡警穿著大衣,拎著手銬,氣勢洶洶,這次她遭受的迫害比第一次更嚴重,被吊了兩天兩夜;期間被國保支隊的惡警張柏林、田萍(女)等輪番折磨:用打火機燒手心腳心,用樹枝戳臉部穴位,用帶鐵腿的凳子凶殘地打她,直到鐵凳被打得分了家,最後將無凳面的鐵架子乾脆套在她頭上,用盡殘暴卑鄙的手段……她幾經昏迷,又幾經被冷水澆醒。堅強的羅俊玲除了勸善,未提供任何惡人想知道的消息,邪惡用盡最殘酷的手段,卻連她名字都未能知道。當放下時,羅俊玲幾乎無知覺了,醫生慌忙來粗粗的檢查了一下,才被放回看守所。到看守所時,羅俊玲已被摧殘得幾乎無法行走,全身烏青,目光呆滯;看守所都怕承擔責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時間過長,直至半年後,羅俊玲的手都還是冰涼麻木的。

二零零三年三月,羅俊玲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在那裏,她依然堅持信仰,不向惡警屈服,因此遭到惡警更加殘酷的折磨。她曾經被惡警吊起、捆綁、電棍電,並長時間不准她睡覺,每天六個人看管她,只要一閤眼,包夾人員就打她,並不准她大小便。羅俊玲曾因此絕食抗議。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羅俊玲被釋放回家,但是,以往健康的她從楠木寺勞教所出來後已經不會講話了,全身沒有力氣,骨瘦如柴,精神已不太正常,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特別是背上、腿上、肘上都是紫青色,牙齒全部被打鬆了。全家人都哭了。回家後,她每天頭痛,痛苦不堪,兩月之後,於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上午痛苦地離開人世。

5、吉林董鳳山被吉林四平石嶺監獄毒打致死

吉林省松原市法輪功學員董鳳山,吉林省前郭縣蓮花泡農場分場場長,被中共秘密判刑九年,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送往吉林省四平市監獄,僅六天就被活活打死。是被四平監獄所謂「教育監區」幹事李海峰、郝玉林指使犯人活活打死的,右胸被鐵鍬把兒砸了一個窟窿。

(明慧網)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董鳳山被劫持到四平石嶺監獄,當天在勞動現場就遭到所在小隊獄警郝玉林和犯人的毆打,晚上收工回來在監舍就被強制戴上腳鐐子,左臉部有明顯的電傷,腫的很高。

獄警操控的惡犯們於十月二十八日晚收工回來時帶回幾條三角帶,當天晚上是教育監區區長惡警尹首東值班,小隊犯人頭目陸晏豐於七點四十分左右被惡警尹首東叫去了,安排如何對法輪功學員董鳳山實施迫害。陸晏豐回來後,就找來幾個包夾組長(小頭目)密謀,於八點多把董鳳山由他所在小組組長於鳳武陪同去了水房子。不一會就聽董鳳山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他們一群人就用已經準備好的三角帶開始抽打,當時參與的有八個人他們是陸晏豐、王國祥、邸少權、於鳳武、韓雙、孫超、張迪、王豔雙等人。大約在九點左右,董鳳山才被於鳳武、邸少權架回來,這時董鳳山已經不能走了,第二天早上人已經起不來了,還是被架著強行出工,在勞動現場人都不行了他們還不放過,不是打就是罵,後來再仔細一看人真的不行了才送去監獄醫院,在去的途中人就已經死了(在去醫院的途中是否殺人滅口就不知道了)。

一看出事了,獄警們上上下下就開始造假、掩蓋事實,訂立攻守同盟。當問到獄方董鳳山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他們卻說從看守所帶來的,犯人頭目陸宴豐叫人把當晚的值班記錄都改了,惡人們在監獄裏散布說董鳳山在監獄裏煉功、不穿號服等等,當時好幾個包夾看守董鳳山,他連點自由都沒有還能煉功?據目擊者說是穿著號服台到醫院的。可見惡人作惡心虛撒謊都不沾邊了。

6、廣東省優秀個體企業家賴佳淼被迫害致死

廣東省梅州市蕉嶺縣優秀企業家賴佳淼,男,59歲,修煉大法前,賴佳淼患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晚

期)等多種疾病,偏訪名醫多方醫治均無好轉,遍訪全國各地大醫院求醫均無好轉,人生過程正處於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地步時,一九九七年在大街上偶遇法輪功學員在洪法傳功,因而有緣得法修煉法輪功。他遵循真善忍法理修心性做好人。修煉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十多年來一直身心健康與醫藥告別。修煉大法身體受益後,賴佳淼一直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洪揚大法的救命之恩,證實大法是救人的。

賴佳淼只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份及二零零五年而遭梅州市蕉嶺縣「610」、國保警察多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賴佳淼、林星茹夫婦在深圳住家遭綁架,並非法抄家,劫私人財物一空,二零零八年被梅州市蕉嶺縣610違憲非法判刑3年,賴佳淼被非法關押在韶關監獄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十時多,家人接到韶關監獄獄方電話,告知稱賴佳淼身體危重,也沒有叫家屬出來探視。二十八日(星期五)凌晨一時多,電話告知賴佳淼在獄中已死亡。獄方以威逼利誘手段騙取賴佳淼兒子賴劍鋒的單方同意不用驗屍,在三十日(星期一)將賴佳淼遺體強行火化。

7、吉林大安市糖酒公司經理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大安市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范義昌,在大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六點多,在大安市警察、610、便衣、國保特務等的嚴密把守封鎖下,遺體被火化。

(明慧網)

范義昌,男,原大安市糖酒公司經理。曾患過腦出血,修大法後疾病全無,身體很好,他為人正直善良,連迫害他的惡警陳亞民都不得不說他是好人。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早上,范義昌走在街上,突然被陳亞民等十多個警察踹倒並綁架,非法關押在大安看守所裏迫害。他老伴被抄家的警察當時嚇得精神失常,整天在馬路上走,不知回家。街坊鄰居都說:共產黨真是太邪惡了,連老人都不放過,好端端的家被整的妻離子散。

范義昌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回家。幾天後,國保大隊陳亞民等警察又偷偷的再次把范義昌老人秘密綁架到看守所迫害,要判刑。七月二十日晚10點多,大安市看守所給120打電話,並對趕來的親屬稱其是心肌梗死,此時范義昌老人已經不能說話了,在親屬陪伴下和警察一起去了長春。於七月二十一日約凌晨兩三點在長春逝世。據悉,在此之前大安市法院曾經對范義昌非法開庭。

對范義昌從綁架到非法判刑直至迫害致死,都是大安市中共邪黨書記李江山、政法委書記劉雲華、610頭目劉永波、公安副局長楚國君、國保大隊大隊長陳亞民直接操縱迫害的。

8、遼寧盤錦市林產工業公司經理李尚詩遭瀋陽第一監獄迫害致死

李尚詩老人,男,原遼寧盤錦市林產工業公司經理,家住盤錦市興隆台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尚詩作為盤錦義務輔導站站長馬上被全面監控起來,盤錦市興隆台創新派出所警察輪流二十四小時看守,樓下二、三輛警車值班。九月二十三日被非法拘留,被非法抄家,法輪功書籍和煉功帶等都被搜走。遭殘酷迫害,曾兩次被綁架、非法判刑累計刑期十七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正在路上騎車的李尚詩,被遼寧省盤錦市雙台子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盤錦第三看守所迫害,期間遭刑訊逼供迫害,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四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李尚詩被劫持到撫順青台子監獄,後被轉關到瀋陽監獄。期間他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和超負荷勞役迫害。一次李尚詩絕食抵制迫害二十八天,期間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強行灌食,胃被插管插壞。

二零一零年六月,瀋陽第一監獄獄警用電刑、餓飯、長期關小號折磨他,他的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幾百里之外的監獄要求探監,獄警的答覆都是:不轉化就不許探視。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高戒備監區,李尚詩突然大口吐血而死,終年六十六歲。

9、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武漢女子監獄迫害嚴重致死

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十九天後,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崔海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崔海自幼進入湖北省戲曲學校學習,畢業後當兵,轉業後進入武漢市化工進出口公司當幹部,因工作能力強,曾派往外地擔任總經理。多年的積勞成疾,她患上肝膽結石疑難重症,還患有嚴重的胃病、婦科病,多方求治無果。一九九六年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久,頑疾不翼而飛。從此,她以健康的身體、更旺盛的精力與熱情投入到工作中,而贏得公司領導的讚譽、同事們的敬佩。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二次被非法判刑,並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崔海後來被迫害致流離失所,二零一二年十月,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跟蹤綁架迫害,被非法關押於洗腦班、看守所、安康醫院等多個黑窩遭迫害。

10、四川省南充市農資總公司李建侯在德陽監獄被迫害致死

李建侯(明慧網)

李建侯,男 ,66歲,四川省南充市大法弟子。李建侯在部隊時多次立功受獎,曾任團職幹部;轉業到南充市農資總公司任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市政協委員。從一九九六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李建侯先後五次被「610」綁架關押迫害,並被非法勞教一次(監外執行),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四川省德陽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李建侯被關押在四川省德陽監獄,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二監區迫害致死。

據消息,二月份李建侯被監獄獄警抬到衛生所綁在床上輸液,後轉至德陽第五醫院,並死在那裏。由此直接導致了李建侯在德陽監獄被迫害身亡。李建侯抗議迫害,在南充市看守所絕食四十天,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順慶區「610」下達「只要能喝一口水就要送走」的命令,市看守所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將李建侯送入德陽監獄二監區迫害。二監區是德陽監獄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李建侯被送去僅兩個月零二十二天就被德陽監獄二監區的惡警殘害致死。

李建侯之妻,大法弟子張清芬,也被「610」綁架3次,勞教一年(所外執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邪惡之徒非法審判大法弟子時,張清芬等大法弟子在法院高呼」法輪大法好」(明慧網曾報導過),當場被綁架關押於市看守所。李建侯的大兒子迫於壓力不得不遠走他鄉。年僅三十歲的小兒子李亮在二零零三年七月得知父母遭受的一切不幸時,難以釋懷而悲憤地嘔死於家中。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李建侯的妻子張清芬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11、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遭迫害離世

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江蘇成海燕,玄武區一位富有才華的知識女性,高幹子女,中國藥科大學、上海交大雙學位畢業,曾先後任中國藥科大學副教授、宣傳部負責人,徐州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公司經理。九五年因丈夫調回南京軍區工作,又在江蘇物資集團總公司任輕紡公司總經理。成績卓著,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這位德才兼備、要求做好人的女性精英,卻被逼迫與軍人丈夫離婚、關精神病院摧殘、非法判刑十年、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關押洗腦班多次、屢遭非法傳喚、跟蹤盯梢、監控等。

二零零零年,成海燕去北京上訪,在南京火車站被警察劫持,後被強行關入南京精神病院殘酷折磨四個多月。南京軍區邪黨委書記溫中仁(已遭報死亡)等親自出馬,逼迫其丈夫與成海燕離婚。江蘇省「610」頭子王榮生(已患白血病)配合軍區邪黨委對成海燕夫婦多面夾攻,以事先寫好的「感情不和要求離婚」的所謂「協議書」,強逼成海燕簽字。至此省「610」與軍區黨委還不罷休,強令其丈夫必須在三個月內與一個毫不相識的女人結婚,否則就命令他離開部隊,活活拆散了這對恩愛夫妻。成海燕丈夫後來還是受到株連,被強行退休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成海燕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南通監獄受盡折磨。獄警為了逼迫她放棄信仰,使盡種種卑劣手段:逼迫她看攻擊法輪功的書籍,冬天零下七八度不許穿棉襖、不許別人和她說話、不許訂購生活用品、不許洗澡等等。在她血壓高到240以上的情況下,仍強逼她幹奴工活,拳腳相加……有一天夜裏成海燕在廁所煉功被惡警發現,馬上給她戴上沉重的腳鐐和手銬,幾天幾夜不讓她睡覺。

好不容易走出監獄,無家可歸的成海燕只好暫住姐姐家,在藥店打工維持生計。她堅持信仰,向世人傳播法輪功真相,又被多次綁架關押迫害。多年來,成女士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省高級檢察院、高級法院、中央巡視組等申訴和控告徐州市雲龍區法院的非法判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長期迫害的巨大身心摧殘和精神壓力,導致成海燕女士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三歲。

12、山東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遭迫害含冤離世

山東威海市文登壁掛廠廠長田世洪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監視、騷擾、綁架、非法關押,曾經被非法勞教,遭受著長期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高壓迫害,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含冤離世,年六十四歲。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山東省青島召開上合峰會期間,田世洪家門口停放了一輛裝了攝像頭的舊轎車,直到六月十二日峰會結束,那輛車才消失。六月十三日,當地公安部門在田世洪的工廠門前又安了一個攝像頭,正對著工廠的大門口。

離世前,田世洪一直是文登壁掛廠廠長,工廠裏管理著一百多號工人。在修煉法輪功前,當時因為經濟不景氣,田世洪不分晝夜操心工廠,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於是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煉。修煉不久,他的身體就神奇的恢復了健康,人也精神起來了,加上他外形儒雅、身材高大,年輕人都私下議論他一點不像五、六十的人,說他神采奕奕、氣度不凡。

田世洪的工廠裏絕大多數是年輕人,他自己平時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教育工人,他這麼做,整個廠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工廠的經濟效益也越來越好,產品銷售到全國各地,加上他對客戶不坑矇不拐騙、以誠待人,客戶們也樂於和他打交道,因此生意做的越來越好了。在這個人們通常認為「無奸不商」、經濟不景氣的年代,他這種誠意經商的優秀品質顯得特別難能可貴。

在工廠裏,在生活上,他給這些工人改善伙食和住宿條件,單職工和雙職工都分別有自己的宿舍,水電氣各種設備一應俱全。因此工人們安心工作,愛廠如家,視廠長如同親人。

在公安警察安排的幾次瘋狂抓捕中,面對警察公然的迫害好人的國家犯罪行為,工人們都勇敢的站了出來保護自己的廠長,當時工人們爆發的激烈情緒與公安警察的暴力執法形成了對峙。(下圖)

(明慧網)

二零一五年,田世洪用十六年來自己親身經歷的殘酷迫害向「兩高」(最高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控告書講述了這場長期的迫害對自己、對家人和廠裏的工人帶來的嚴重傷害,一字一行都是血淚。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企業老闆、管理者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綜述(上)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