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大V質疑「雨衣爸爸」炒作 被網友斥沒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7日,鄭州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一張「雨衣男子接女兒回家」的照片引起關注。照片中的男子坐在地鐵站前,身穿深藍色雨衣,戴著黑色墨鏡,身旁停著的單車上豎著一塊紙板,上面寫著「妞妞:爸爸還想接你回家。」這張令人心碎的照片被普遍認為是鄭州地鐵遇難者父親藉此方式祭奠女兒,表達內心的煎熬與懊悔,很快便被廣傳於社交網絡。

不久後,「雨衣爸爸」的照片被 @子午俠士、@師偉微博 為首的一眾微博大V質疑為炒作,無端指責這位父親「情感欺騙」、「給外媒遞刀」,相關言論也受到其粉絲們的強烈支持。7月29日,經媒體紅星新聞的一篇報道證實,被質疑的「雨衣爸爸」的確為鄭州地鐵5號線一名女性遇難者的父親,令此前的一系列惡意謠言不攻自破,許多網友對此表達了出離憤怒,還有網友扒出 @子午俠士 的個人信息。截至發稿時,@子午俠士 並未承認所發消息有誤,而是繼續公開對紅星新聞的報導提出多項指控,要求「拿出更多證據」。

「情感欺騙」、「給外媒遞刀」?說真的,我看了@子午俠士、@師偉微博 為首的一眾微博大V的言論非常氣憤,這些人的腦子難道進水了?否則怎麼能有如此奇葩的聯想!正如有網友斥責的那樣,只有沒有人性的人才能講出這種話來。

以下是「中國數字時代」網站小編收集的部分網友的發言:

「邪惡的制度培養了邪惡的混蛋們。因為死的不是這些媒體人和大V的孩子,所以它們毫無人性,感覺不到這位父親的痛苦。」

「心理諮詢師認為,從這位爸爸的穿著和行為來看,他可能出現了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對女兒的去世很內疚和自責,他心裡不承認女兒已經離開了,他穿著雨衣到地鐵站也許是想回到下暴雨那天,再和女兒見一面。」面對如此難以預料的災難所帶來的摧毀,沒有健全的知識和基本的共情,不應該妄下定論,可悲。

「馮立安,91年因為權色交易,騙農民的錢,被逮捕判刑開除警察隊伍,30年後,搖身一變成為正能量大V子午俠士。」

「他們不相信中國人會互相關愛,不相信中國人會為彼此分擔痛苦,不相信人和人有善意的聯合,有共同的憐憫和守望相助。他們對具體的、真實的人冷漠又鄙夷,卻宣稱自己愛整體的國家?怎麼可能,這些蛆蟲只愛無責任地傷害他人的權力而已。」

「普通人稍微有些不同看法,就被小將各種扣帽子被舉報炸號。為什麼粉蛆頭子造謠就沒有懲罰?」

「妞妞是對閨女的小名和愛稱,類似吳語區的囡囡吧,哪怕30歲父親也可以這麼叫。中國的父親是沉默的,羞於表達愛的,寫出一句已經不易,不要打擾他了。」

「唉 不知道該說什麼,網絡環境轉變成這樣不是一天兩天一次兩次的事了。」

「現在還有人說真假難辨,給你們一個參考:這麼大的事,之前一眾官媒刪帖的背景下,紅星新聞敢隨便發嗎?沒看到死亡證明,沒有親屬和知情人的身分核驗,紅星新聞敢發深度報導?這不比那些大V們分析來分析去更有公信力?」

「你把問題想簡單了,你以為這些蛆和大V真不知道?他們知道,但他們是領了狗糧的,有些部門深怕事件擴大影響穩定,所以讓牠們先給扣上某境外勢力的帽子,讓當事人在壓力下不敢發聲,再讓網友害怕封號和自身安危不能介入,以此來降低熱度,最後即使闢謠了,但熱度沒了,蛆沒人追究,有關部門的目的也達到。」

「愛國主義真尼瑪是臭流氓們的避難所。」

「這個時代,連悲傷都要本本分分,像網友想像的那樣。」

「雨衣、墨鏡、紙板、默默地坐……看似矛盾,得知他是一個科長後,理解了。月見山止:是的公職人員很苦,連懷念都會帶來負面輿論都不自由。」

「一群蛆在那裡散發毫無人性的惡臭。」

「真的很氣憤,他們心中所謂的『抓特務』、『反顏革』已經變成一把匕首,對著受傷的人再次狠狠刺下去。」

「質疑的都沒有生養過後代,有子女的才能共情。」

「把自己包起來應該是不想被別人看到被別人打擾,這是一種自我隔離的方式,這個父親內心創傷無法排解,選了一種讓自己內心舒服的方式,不應該被人誤會辱罵,畢竟他沒有打擾任何人。」

「一個個沒有痛失親人的鍵盤俠用放大鏡照著傷心欲絕的家屬們,用『愛國』的名義警告他們注意悲痛的姿勢。他們對自己的同胞連人都不愛,怎麼會愛國。」

「他們對具體的、真實的人冷漠又鄙夷,卻宣稱自己愛整體的國家…」

「是炒作多好,至少他沒真正失去女兒。」

「他的內疚和自責是一般人體會不到的,因為他是個公職人員,服務於這個地方政府…在這種情況下,他會有更強烈的負罪感…」

「一位父親,在水災中失去女兒,悲痛之下有異於常人的舉動,穿著雨衣、推著自行車、舉著牌到女兒出事的地方等待,這本來是完全可以被理解和共情的,想不到居然遭到了那麼多質疑、嘲諷和攻擊,真的讓人難以理解那些人是怎麼說得出那些陰謀論的。」

「他們愛一個虛幻的宏大敘事共同體勝過愛一個真實的人。同理,他們也沒有學會真正敬畏個體的死亡。」

「質疑者都是沒爹沒媽麼?什麼叫二十多歲還要父親來接不現實?!我三十多歲了,我爸媽依然會接我上下班好嗎?失獨老人已經夠可憐了,還要被你們懷疑做秀?蟈蛆粉紅長點人樣吧!」

「為啥我一個小透明已經炸兩號了,無為李爺和子午俠士這種天天造謠的活的好好的?因為『正能量』護體?」

「一個個沒有痛失親人的鍵盤俠用放大鏡照著傷心欲絕的家屬們,用『愛國』的名義警告他們注意悲痛的姿勢。他們對自己的同胞連人都不愛,怎麼會愛國。」

要說炒作、欺騙,真正炒作、欺騙的哪是「雨衣爸爸」,依我看恰恰正是誣陷他的那些無良大V們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