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秦剛赴美 外交系豬隊友集體看他笑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駐美大使職位空缺月余後,中共外交部副部長秦剛7月28日低調出任該職。鮮有人分析中共外交系統派系內鬥激烈,對秦剛遠赴美國的負面影響;未來,中共外交系統特殊的權力布局,又會怎樣制約著中共整體對美外交工作。

秦剛直通習近平

這次中共駐美大使調整,外界多關注到秦剛屬於所謂戰狼派,是趙立堅之流的「大哥」,又特別關注到秦剛與習近平的關係。英媒BBC稱秦剛為「習近平的親密助手」。有大外宣媒體「多維」則直指秦剛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信任和賞識」,「在關鍵時刻直通白宮」。其實反過來就是說,他能「直通習近平」。

這個標籤,是從來沒有哪一名駐外大使所能得到的,讓那些靠「狼言狼行」謀上位的外交官們恨得直咬牙。但這一點真的很重要,相對於外媒指他從沒有對美外交工作經驗,在中共官場的沉浮潛則中,那並不重要。

1966年生的秦剛在中共外交系統任職三十多年,曾兩度擔任外交部發言人,並三度派駐英國。中共的媒體特別強調,秦剛擔任禮賓司司長期間參與過多場中美元首峰會的籌備工作,「從未有過疏漏」,包括奧巴馬時代的「習奧會」和川普(Donald Trump,特朗普)時代的「習特會(川習會)」。據此,說秦剛是近年來習近平提拔重用的親信,也的確不為過。

秦剛之前的外交言行,多被認為是有強硬作風,這符合習近平要求中共官員要「敢於鬥爭」的作派。而秦剛初抵美國後向媒體發表演講,稱希望與美國各界架起溝通、合作的橋梁,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確發展軌道」。這又符合習近平最近因為感到外宣工作不力,中共國際形象不佳,改而要求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的指示。

秦剛赴美帶來兩個問題

北京當局在中美關係陷入僵局之際派出的大使,當然是經過充分考量,如今據說是習信任的秦剛赴美,如同習近平親到,大外宣指其「在關鍵時刻直通白宮」,大抵此意。

這樣一來,會帶來兩個問題。一是等同習近平又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習直管外交,將承擔失敗的巨大風險。

近年中共大搞流氓外交,本已令國際輿論對中國越來越不利。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今年7月3日曾發文吹捧習近平「親自指揮」外交,說習「親力親為」,為開創所謂「中國特色外交」新局面作出「重大貢獻」。外界就認為,這等於將外交挫敗責任甩鍋給習近平。

但顯然習是不願意的。中共官媒6月29日報導了新出版的《習近平關於全面從嚴治黨論述摘編(2021年版)》,當中就收入了習今年1月的一個講話,涉及批評官員只等待他的書面指令,而不願積極行政。

另一個問題是,在對美外交中,如果秦剛理所當然獲得超然的特權,聽命於習,下邊不同層面的外交大員,可能出於派系內鬥,或僅是出於心理不平衡而暗中對秦剛使絆子。

中共內部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外交系統更是如此。港媒曾披露,中共外交系統派系山頭林立。大派系有北外(北京外國語大學)派、北二外(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派、北語(北京語言大學)派、上外(上海外國語大學)派、外交學院派、國關(國際關係學院)派、北大(北京大學)派、復旦(復旦大學)派等,小派系就更多了。各派系之間勾心鬥角。

據說北二外派以王毅為首,而王和楊潔篪一直明爭暗鬥。

這些官場內幕應該說是符合現實情況的,也是中共治下變異的社會「正常」現象。而新任駐美大使秦剛就畢業於國際關係學院(國關派),他的得勢,自然也會被學弟學妹們視為「榮耀」。中共外交派系之間因此出現勢力消長。

不過,更為複雜的是,中共外交系統領導體制本身就是混亂,領導多頭。過去駐美的崔天凱低調,個人風格不強,一般是唯上一級而行。秦剛因得今上寵幸,可能會衝擊一大幫領導們。

外交系「豬隊友」集體等秦剛出醜?

中共體制最大特點就是黨領導一切,不同於正常的國家外交系統。總理李克強之上多了總書記習近平,而習近平又帶上一個幕後暗控外交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筆者此前有文章曾分析過,有「三朝國師」之稱的王滬寧是中共外交藏鏡人。在2019年7月17日開的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習近平接見與會者時,王滬寧到場陪同,他是政治局常委中唯一協助習指導外交的人物,李克強被靠邊站。

在王滬寧之下,還沒有輪到堂堂一國外交部長王毅,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常設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王毅之下,還有一個外交部黨委書記齊玉(正部長級)。按說黨領導一切,不過中共在國務院一些部門如外交部,實行部長負責制,故此據說與習家有淵源的齊玉只是起監軍作用,在職階上讓位於王毅。而在齊玉下邊,還有在外交部官網上寫著「分管日常外交業務工作」的副部長樂玉成,之後是副部長謝鋒。

這種複雜的黨國體制,讓國際上正常國家與中國打交道時帶來不少麻煩和誤解,主要是黨國銜頭不對口,以及級別對等問題上。而在中共內部,則構成了指揮混亂的難題。

在這種情況下,秦剛未來在處理中美外交敏感事務時,因為直通習近平,可能超越了駐美大使的職權,而楊潔篪、王毅、樂玉成,到時是否真心使力輔助,也是未知數。至於坐於總理之位的李克強,根本就是在看戲。

有意思的是,相比於中共其它的外交官任命,秦剛的此次赴美履新低調得離奇。中共官方媒體和外交部都未按照慣例,發布有關他被任命的消息。只是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網站7月28日發布簡短圖片消息,「新任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秦剛抵達美國履新」。

這對臨危受命的秦剛的出師,似是不利的開端。

也許,正因為秦剛在中美關係上是「新鮮人」,中共想藉此對美外交戰略做出「新變化」。目前儘管美國不想衝突,中共也想緩和,各取所需,但國際大勢對中共整體是不利的,也會倒逼美國政府必須保持一定的強硬態勢,「該出手時就出手」。連功夫老到的崔天凱都面對僵局無計可施,只好告老還鄉。秦剛說到底還嫩,如今還需要度過一個「試用期」,他真能讓習近平放心嗎?

另一方面,秦剛開展工作的真正阻力其實來自於國內的「豬隊友」。熟知中共官場文化的人都知道,正是因為他與習的特殊關係,秦剛赴美,整個中共外交系統都等著看他笑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